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话说2010

  • 跟2008和2009相比,2010绝对不算是快乐的一年,但却是绝对丰收的一年。
  • 2010,发生了许多事,好事居多,自己也‘一年’成长许多。
  • 秉持着过去两年的信念,快快乐乐过日子。快乐工作、快乐旅行、快乐演出。
  • 今年一共演了3部舞台剧,两部中文剧,一部英文剧,分别是1月底的《等爱之最后的晚餐》、4月的《Hotaru萤火虫》和10月的《恋爱之叫猫头鹰的女子》。
  • 另一个成就是和好朋友王衍任及叶伟良组成了《讲笑三人组》,公演了7场劲爆歌舞讲笑会 - 《等等爱》、《Office吹水部》和《X的初体验》。
  • 透过这些演出,认识了许多新朋友,FB friend list暴增!
  • 现在回想起演出讲笑会的点滴,还是不胜感慨的啊,何德何能,我们如此受欢迎。感恩。
  • 嚷嚷了好几年,今年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终于去了巴黎!
  • 理想与现实总有些距离,巴黎没有想象般浪漫;倒是伦敦给我无限惊喜。
  •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游欧陆,所以这次经验让我格外珍惜。感谢带给我这次旅游机会的Agnes和Emily。
  • 要感谢的人还有加爱和阿练,这两个大姐姐给我精神上大量的支持。
  • 人生总是迂回。不是富贵的命,但在转角处,我总是遇见贵人。
  • 我的朋友们依然可爱可亲,每次聚会总是充满惬意。
  • 也(重新)认识了一些朋友们,友情逐渐萌芽。
  • 我珍惜身边来来去去的朋友们,我爱你们。
  • 工作上,坚守本分,渐见佳绩,欣喜。感恩体谅人的上司。
  • 也有低潮时,但时间渐渐冲淡。我喜欢马来人在开斋节时,总会说:“selamat hari raya, maaf zahir dan batin... kosong kosong ya!” 让一切纠纷、仇恨、不快归零,从头开始。
  • 话说2010,实属难忘。
  • 2011,一切归零,美好开始。
  • 祝福你!

Monday, December 27, 2010

情殇

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忘记了。

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新宠:Instagram @iPhone

我的朋友们中,有不少是玩Lomo的,有些还拍得很好看。比如宇恒。


一直以来,我自问消费不起Lomo相机。不是我没有钱,而是我舍不得。有多余的钱,我宁可拿来买衣服、鞋子、书本、CD,你是知道的。


感谢科技发达,现在不用Lomo,利用手机拍摄也能弄出多种Lomo效果。同样是Lomo玩家的同事,介绍我iPhone apps里头的Instagram。这个apps拥有约8 - 10种Lomo效果 - 凸显颜色的、各种层次的黄、菲林、黑白等等特效。用法也很简单,就跟你用Lomo一样,随意拍摄,再挑选所要的效果即可。


比Lomo相机更优胜的地方是它拥有社交功能。一旦拍摄完成,你可以直接上载到它的网站,同时也可以configure到其他社交网站如FB和Twitter。你可以‘关注’拥有同样apps的朋友,也可以‘like’和留言。


更好的是,这是一个免费的apps,所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赶快下载。


现在除了讲电话,传简讯,上网,打机,画图,iPhone还可以让我摄影!再一次验证了,iPhone不仅是手机,也是我的玩具。


我的部分Instagram作品

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聖誕平安


愿你有個平安的聖誕節!

Monday, December 20, 2010

Wishing You a Childish Xmas


Return to Innocence.

Happy Xmas!

=)

S' Wear: 71

Via Instagram @ iPhone
*notice the 'ghost' behind me*

Grey Top: Topman
Sweater: Zara
Jeans: Topman
Shoes: Puma

Sunday, December 19, 2010

S' Wear: 70


在Bond Street一家时尚服饰店,试穿Balenciaga。

Top: Undercover
Pants: Balenciaga
Sandals: Zara

Friday, December 17, 2010

Celebrate a Fruitful Year!!!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開店啦!!!

Sick and tired of the dull black color camera strap?

Add colors and style to your camera!

Come in multiple designs, colors and materials, Vlashor Camera Strap makes you POP from the crowd!!!

Pricing
Slim Strap = RM 106 (limited to Holiday series, Raindrops series, Scottish series)
Thick Strap = RM 109

*Season’s Pick* - Scottish series, Holiday series, Raindrops series, Big Cat series and Batterfield series!




有興趣的朋友, 請留下電郵聯絡; 或寫信給我: season.chee@gmail.com.
謝謝.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一个青少年的死

近日,引起众人热烈讨论的莫过于那位坠楼自杀的少年。大家在谈论时,大约都会用相同的语调来形容他“很傻”。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倒想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来诠释。

我常觉得,每个人对事情的感受能力不一样,每个人对事情的包容忍耐度也不同。可能你会觉得失恋是很苦,但还不至于要自毁,结束生命。其实,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人的感受和反应都不同。同样是一件开心的事,他可能觉得还好,你却可能觉得是天大的好消息。反之亦然。何况,我们都不是他,我们没有办法处在他最脆弱那个当下,去理解他的感受。

还有,每个人在面对事情时,都会运用过去的经历、经验和知识来去处理。这个少年的过去,对于我们这些过路的,是一无所知。我想,即使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亲人,或最要好的朋友,都未必能够理解他复杂的内心感受。他过去经历了什么,可以是渺小至童年发生的一桩小事,都有可能是导致他今天走上不归路的下场。

逝者已矣,任何的批判或谴责也没办法挽回什么。你以为这件惨剧纯粹只有负面的结果吗?我告诉你,他自己也万万没想到,他这么一跃,唤醒了千千万万的青少年,甚至是成年人,成为大家的警钟,提醒大家要好好的处理情绪,谢绝排泄不良的情感系统。

我还有一个观点。我觉得这些亡魂得不到解脱,除了自身的执念,也许也有其他世人的执念在牵绊着。当我们在为这件事情给予负面的讨论时,那些‘念’的负能量就不断停留在这个空间,循环再循环、累积再累积。所以让亡魂安息,我们原谅他。原谅的力量,中和了执念。我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但希望高人指点。

原谅的力量,中和了执念。

夢錄 69

在購物商場里, 突然就下起雪來了.

大朵大顆, 白色的雪, 從天而降. 人們在歡呼, 我也在歡呼. 下雪了, 下雪了!

雪越下越急, 然後就變成雨了.

夢錄 68

那是不遠的未來, 世界一片漆黑.

我們照常生活 - 工作, 打球, 閑聊...

我計畫著放假, 要去巴黎. 現在旅行比以前方便, 不用搭飛機了, 我們搭火車. 不是一般走鐵軌的火車, 這個火車利用某種動力, 浮在離地約3呎高, 速度超快.

我看著天空, 很黑很低, 好像一層膜罩著. 天上的星象眾多, 炫麗耀眼. 看一看, 那些一顆顆星星好像城市的燈火, hang on, 真的是空中的城市! 我可以清楚辨識一個個閃亮的城區, 彷彿觸手可及.

Friday, December 10, 2010

咖啡。时光

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呀。

恬静的午后,空气中仿佛还逗留着中午的一场雨所带来的湿度。我坐在吧台,静候着一杯咖啡。

这是我第3次来这儿吧。这是一个不太熟的朋友开的cafe,却是我许多相熟的朋友爱来的地方。餐单上写了各种咖啡豆的简介。我挑选了一款写着带有香草味的豆子,但原来缺货。于是店员推荐我另一款豆子,据说是呈圆形、在植物学上属畸形的咖啡豆类。经过专员测试,发现它别有一种浓郁的香气,所以人手挑选出来售卖。我无所谓,我不是一名咖啡专家,我只喜欢喝咖啡的感觉。

店子小小的,约有4张桌子和几张吧椅。我一个人,就坐在吧台。星期六的下午,人客算是多的,我坐下之后,就只剩下两张椅子了。

让我看过我挑选的咖啡豆,闻一闻,店员才把豆子研磨成粉。“嗯有很浓的可可味。”我说,店员眯着眼微笑着点头。豆子在瞬间打成粉末。

旁边的一对男女朋友才谈论着鸟类的灵性和能量。那只乌鸦一而再的困在我家的窗台上,其他乌鸦一直在树梢上叫嚣,他说。可是经过两次之后,乌鸦们就再也没有掉进我的窗台了,他顿了顿,鸟类他们是有沟通的。气功。神秘的庙宇。不明灵体跟踪他。那男的不停在说,他的女伴只偶尔搭一两句。看出来,他们是好朋友。

打好的咖啡粉放进纱布制成的漏斗,放进一个特别的玻璃容器,往下摆的长颈圆形容器,热水从下面的容器倒吸向上,渗透漏斗。不一会儿,黑褐色的液体流出来了。整个过程大概5分钟,咖啡就泡好了。

我刚看了一个演出,就在旁边的剧场。这是一个拥有浓浓本地色彩的作品,是第二次被创作了。之前是我的三个朋友们演的,现在换成3个科班出身的新生代演员演出。我没看过之前的演出,无从比较,但是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导演是我敬重的导演,他的作品风格惯常的拥有本地色彩和议论时事。每个演员都必须不停更换角色语言姿态。这真是适合我演的戏啊,我想,模仿不同语言和口音是我的强项。

咖啡倒进用温水泡过的茶杯,好让咖啡的温度能够一致,不会因茶杯的温差而影响了它最初的口感。小心烫,店员说,你可以先闻闻它的香气,放冷一点再喝,可以更尝出它的甘甜。我用手拨了拨咖啡的氤氲,果然很香。

看完戏之后,我写下这样的评语:这是一个可以一再被创作的作品。我期待看到更多不同年代、不同内容、不同演员的《3个小孩》。我满意的笑着把问卷呈上。

尝一口咖啡,顺滑的咖啡慢慢滑进我的喉头,一股温热的甘苦味在整个舌头打转,然后微细的甜味浮现。我喜欢这种香醇的口感。这时,店员在准备一杯冰咖啡。我看见鸡尾酒杯里放进一块黑褐色的东西,我以为是啫哩,噢原来是冰块。咖啡冻结成的冰块。跟温杯的动作一样,咖啡冰块的作用是以防普通冰块溶解后影响咖啡原来的味道。

我一个人坐着,品尝咖啡,也在想着一个故事。一个不能错过的爱,该如何呈献。他和他的对话,要如何精密有趣才不会让观众睡着;他和他的相遇分离,要怎样铺排才不会掉入俗套,同时让观众感动。如何在这个作品中不着迹的带出我原来想表达的讯息,让人略有所得。。。我静默地在和自己斟酌着。

如果说泡咖啡是一门艺术,在这里,也是科学。看着店员们俐落又不失精准的测量着咖啡与水份的比例,那些仿如实验室里的烹调容器,连倒出来的咖啡送到客人面前的温冷也精心设计过,这跟科学家没什么两样。哎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永远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

一个宁静的星期六下午,在咖啡里得到片刻的私我时光。

[刊登于女友雜誌12月號 City Beat]

Wednesday, December 08, 2010

梦录 67

(在普吉岛做的梦。)

我们一行人都被抓去一个空间,他们要测试我们这些人对灵体的感应度。我知道如果他们会把感应得到灵体的人,拿去做实验或当作祭品或直接杀害。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就是因为我们这种人,让‘他们’不得安宁。

我们排成一排。开始有人害怕的尖叫,或指着一个方向大喊。我的策略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身边的人也不知是实体还是灵体,有可能是伪装来骗人的。开始有人拉扯着我,指向我的左边,唤道:“啊~~~来了来了!!”我眼角也不瞄一下。耳边也有一把声音,诱惑的说:“看到吗,前面有鬼。。。”我依旧装作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到。有一段时间,我突然间为了一件小事狂笑起来。当然目的是不让他们察觉我的恐惧。

实验结束后,一些人被带走,一些人被带到另一个房间。我是后者。透过玻璃窗,我们看到一个医生和一个智障的女孩,还有她的父母。有一把声音告诉我们,智障的人其实他们对灵体的感应力更强,他们的psycho kinetic power比正常人来得高。那个女孩正两只手抚摸医生的脸,看着我们;医生目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Friday, December 03, 2010

走囉

[picture courtesy of JW Marriot Mai Khao]

我明天要去這個地方, 帶一本小說, 一個墨鏡, 防曬油跟飲料.
我要躺在海灘看日落.
我要睡到日上三竿.
我要吃很多東西.
走囉, 放假去!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死亡

"一想到家族里的人, 一個一個死去, 最後剩下我一人, 那種孤獨感, 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Thursday, November 25, 2010

S' Wear: 69


I look like a famous designer/stylist today!


Shades: NEXT
Top: Topman
Necklace 1: antique ceramic pendant from Beijing
Necklace 2: cross made from coins from Taipei
Stone bracelet: from Len
Jeans: Morphine Generations
Sneakers: Zara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夏蟬

結果
蟬鳴成為了唯一的佈景
在竹林里 撒下網
罩著了天 地

數億個圈圈

最終乾涸
情感的井
掏不出一絲水圈
風過 不涼

仍響徹雲霄
蟬鳴
到結束那天
你是否知了?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秋月

未尝相思疑似甜,
倚窗孤枕自难眠,
凭栏独望广寒冷,
天涯谁来共婵娟?

Tuesday, November 16, 2010

春节

都说草原是不能守秘密的
一下子
就传遍开来
那风带来的喜讯

吵醒了
绿芽
红的 白的 黄的 小孩
还有敢情是被雨弄醒的
小斗牛
瞬间冒出土


归来
熙熙攘攘
眼里充满了光

最后的秘密
也让蜂蝶偷去
留待
剩下果实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冬至

冬天要來了
我要換上雪山的風衣
枯枝當頭飾
雪花玲瓏吊墜
冰枝垂在衣角
這樣
我跋涉而過
你都能聽見我擺動的姿態
叮咚 聲響
在遠方
天山鳥飛絕
的異地

河床都冰化了

大地都白了

眼神也凝住了

夢錄 66

我們全家乘搭火車到某地. 我們是魔法家族, 我的媽媽是一個金髮巫女. 我們在顛簸的車廂內坐著. 突然我想上厕所, 車廂內沒有廁所, 媽媽要我到隔壁的'房間'上.

我走進房間, 寬大陰暗的房間很凌亂, 灰濛濛的床褥抱枕咕呻散落一地, 還有許多雜誌. 我走進廁所, 馬桶被移走了, 留下兩個四方型的洞, 中間隔著一個洗水盆. 洗手盆和四方井都積滿了水.

四處濕瀝瀝的, 很不舒服. 但是我照樣小便. 這時, 左方彷彿有一股陰森的力量衝著我來. 我轉頭, 看不到. 我閉上眼, 用內眼意識探測, 同时,我感觉到全身的热能正迅速被吸去,果然是一個鬼. 我眼睛一睜, 目露兇光, 眼里飛出擊退的力量.

趁魔鬼還來不及反擊, 我趕快跑出廁所. 可是遍地的雜誌捉住了我的眼光. 我情不自禁地開始翻閱尋找我要看的書, 然後帶出房間. 嚇了我一跳!

(這肯定是哈里波特後遺症)

Thursday, November 11, 2010

伦敦初体验


在夏天认识伦敦,至少对我这个第一次到访的客人来说,真的是最好的时节。伦敦的夏天,天空很澄蓝,气温适中,时有微风,雨不多,连行人也因为天气好,而和颜悦色许多。

在伦敦几天,让我发现另一种不同的生活体验。

我记得刚到埠的第二天,我们到住所附近的餐厅吃早餐。这个餐厅就坐落在附近的公园里。我们坐在户外,阳光和煦,暖暖的照在身上,幸福感油然而生。吃饱了,我们在公园散步。上午11点,十来度的气温,正适合漫步。在伦敦,我们天天都到不同的公园造访散步;换作在吉隆坡,同样的时间去走公园,人人都会大呼‘咪搞我’。

在伦敦,出门除了走路,就是搭地铁。伦敦的地铁系统是世界闻名的。不单是因为它是全世界第一个地铁系统,还有他兼具comprehensive又方便的路线,真的是“一卡(oyster card)在手,万路恒通”。我还发现伦敦地铁跟其他地方的地铁不同之处。首先,这里的地铁是不开冷气的。每个车厢的前后都开了窗让空气流通。即便是夏天,也没有冷气。这不但节能,又环保。英国人的国民意识很强,不会随便破坏公物,所以,在地铁里面是被允许吃东西的。也没有乘客会吃了东西喝了水,就随意丢垃圾。这一点我是十分赞许的。我想,这种观念,就像大人在管小孩:“你听话,我就给你多一点的自由。”当然,伦敦的地铁你要说干净,自然比不上香港跟日本,但是还算中规中矩。

在乘搭地铁的时候,有时看到老年人,我跟友人会习惯性的让座。可是几乎每次这些衣着有型的老年人都客气的婉拒。后来经过当地朋友的解说,才知道这是他们的习惯。英国,或许应该说西方社会的老年人,如果健健康康,他们是十分介意年轻人特别优待他们,感觉上他们好象被歧视年纪大了,没用处了。你让位给他们,他们反而会觉得不受尊重的。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了。

在伦敦走路,马路上也鲜少听见汽笛声。伦敦的开车人士都十分有风度,习惯礼让,看到行人在斑马线,即使不是红灯,他们也会让行人过马路。这又让我对伦敦人增添好感。

虽然大马也有同样的霸级市场,伦敦的本店就截然不同。除了货品齐全之外,食物部更是让我跟友人流连忘返。除了各种当季的时令蔬果,霸级市场所贩卖的微波食物也水准奇高。比方说我们买了一盒chicken tika masala & briahni rice咖喱鸡肉饭。别看他是速食,微波后的成品跟新鲜的食物味道相比毫不逊色。其实,我们因为思乡,买了几款微波咖喱餐,结果每一样都很美味。当地友人再次解说,英国的印度餐实际上是极有水准的。毕竟印度人很早以前就移民英国,时至今,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印度移民报到,所以印度餐做得好,似乎理所当然。

嗜酒的朋友更会爱上伦敦。在伦敦,何时何地都可以看到人们喝啤酒。到了晚上,更不用说,泡酒吧似乎是例行公事。无他的,百货公司只开到6点,所以我这个购物精只好也也把钱花在酒精上。到了礼拜天,当地的pubs都会推出 Sunday roast套餐。10镑可以换来一杯啤酒和一盘烤肉配蔬菜。而且,这是一家大小共享天伦的场所。所以,我在想,喝酒已经是当地的文化了。

据说,伦敦大部分时候天色昏沉,灰蒙蒙的,人们都绷着脸。上下班时节,你更是可以从空气中强烈感受到那种压力跟紧绷。也只有在夏天,天气好了,人放松了,这个城市的气氛也因此愉悦起来。我的伦敦初体验是如此美好。

(刊登于女友杂志11月号City Beat)

Monday, November 08, 2010

S' Wear: 68


Military Inspired Look for MIFA 2010 Gala.


Coat: vintage
White shirt: Club Monaco
Red & White tie: from Taipei
Belt: Energie
Pants: Forever21
Boots: Zara

夢錄 65

I had the strangest dreams.

0000000000000000000

Sophia Jane是我的新同事, 他負責某本雜誌. 我不是做雜誌的, 可是我有一篇關於漫畫的文章, 建議他刊登. 文章是中文的, 我告訴他我會翻譯去英文給他. 可是他態度惡劣, 不揪不睬.

0000000000000000000

我帶兩個朋友去Batu Pahat (玻州某名勝). 去到那裡, 眼前是一個小山坡, 山坡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蟒蛇, 和他們的排泄物. 我跟朋友說:"這裡很出名蟒蛇的."
除了蟒蛇, 原來還有黑猩猩. 我們站得遠遠地看, 不敢惹怒他們.
'看, king kong!' 我們三人看著遠處的山坡上, 一只黑金剛正在挑著扁擔, 在鍛鍊身體呢.

And that's the end?

虽然有些东西即将成为历史,我庆幸我们曾经那么快乐过!



Tho something will soon be part of history,
I'm truely greatful that we were so happy together!

Tuesday, November 02, 2010

新好朋友


雖然我們的內容都沒甚麼營養, 但是當我們在一起時, 我真的很快樂.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你比从前快乐

你知道文康我平常是叫他‘大师’的。

昨晚,在一个event遇见他。由于会场太挤太热,我俩站到一旁乘凉。

大师跟我说:“你知道吗,今天我给我5年前的自己写信。我写说‘恭喜你,你比5年前开朗了。’写完了。”

说罢,我们就一直笑。但是在心里面,我是充满感动的。

比起从前快乐,那是多么重要的事啊。我看回自身,我何尝也不是如此?5年前,我不敢说我不快乐,但肯定是充满忐忑的,对于未来充塞着不安全感。现在,我真正实践了‘活在当下’的道理,也自然比5年前快乐。

时光不早,感觉快乐要趁早。

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夢錄 64

我跟隨一家人回他們的家 - 爸爸媽媽一男一女兩個小孩.

他們的家是雙層排屋. 到家了, 婆婆出來開門. 兩個小孩蹦蹦跳跳地跑進屋子, 我也跟著進去.

我站在角落, 那個男孩從後面走回客廳, 突然就長大了, 18歲左右的樣子. 魁魁的他, 一躺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他的弟弟從樓上下來, 噢還有個弟弟原來, 他們兩人開始大聲講話起來. 弟弟還一邊擺出拳擊的動作.

我依然站在角落觀看.

(我才意識到, 我常常夢見鬼; 在這個夢里, 我變成了鬼. 原來是這樣的.)

夢錄 63

我在澎沱大雨中開著車子. 晚飯時間, 可是我仍在猶豫著該不該下車吃晚餐, 那麼大雨. 打包嗎, 也是要下車, 還是有可能淋到雨. 心裡掙扎著, 於是在兜圈. 在某個角落, 我看見我的朋友, 迪晨正在跟一個女子糾纏著, 好像跟他索簽名還是合照. 我把車子開靠近, 那個女子看到有人來, 急急離開了.

我: 誰來的?
晨: 不認識的, 都不懂是不是人來的, 樣子奇奇怪怪的.

道別後, 我把車子駛開. 在轉角處, 剛才那個女子突然衝出來, 差點碰上我的車子, 嚇了一跳. 我看清楚他的樣子 - 五官像是被壓扁, 稀疏的頭髮綁成一條小羊尾.

他走到對面路, 我才繼續開車. 心想應該是個人吧, 有實體的.

想想, 應該告訴迪晨, 好讓他安心. 我把車子停下, 打電話, 雨聲太大, 聽不見. 我抬頭一看...

(就醒來了, 果然下起大雨了.)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乐极生悲 x 1000000000000

早一阵子,同事跟我分享了一个在网路上流传的影片,那是我看过最骇人的整人录影。

话说,一对朋友趁他们的女性友人外出购物,一个就蒙面准备吓人,另一个就躲起来拍摄。女孩回来了,大包小包在手,一边还在讲电话。她走进房子,放下东西,继续讲电话,完全没有意识到另一边有个蒙面人。讲完电话,一转身,蒙面人“唬”一声,女孩吓得没命,赶快跑出去。

恶作剧得逞的两人笑倒了,边笑边拿着摄录机跟随出去。

而被吓坏的女孩,冲出家门,直奔到对门求救。慌张的女孩在冲到对面之际,一辆车正快速驶来,撞上她,女孩当场毙命。摄录机旁的笑声瞬间转换成呐喊和哭泣。

一切只发生在秒间。

所以,下一次要整人,三思再三思。共勉之。

Friday, October 15, 2010

S' Wear: 67

诚如黄伟文所言:
有些东西买下来的时候,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
但总会用到,就先买下。

这条围巾终于重见天日。
5年前吧跟好友W在台北D-Mop逛街时买下它,
用了一次有多, 便收起。

这几天天气很热,
但是一踏入公司,
空调又冷得吓人。
于是乎,这种仿初秋的装扮最适合。


Top: Graniph
Scraf: Cha to Pat
Pants: G's by Henry
Shoes: The Star Bangkok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S' Wear: 66


This is my favorite style lately.
tuck in t-shirt,
slim belt,
folded pants &
a cardigans.


Top: Pull & Bear
Cardigans: Topman
Belt: Forever 21
Pants: A/X
Shoes: Lacoste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S' Wear: 65


这是旧衣新穿的示范。


Top: Key Ng (2000)
Pants: S Square (1999)
Scraf: Bali (bday present 2009)
Sandals: Zara (2010)

Sunday, October 10, 2010

梦录 62

(假如Inception是进入3层梦境,我看我进入了10层。)

我在房间里,准备要出发了。突然肚子很痛,感觉肛门有一坨屎要出来了。正想大出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做梦,如果大出来,就会大在床上,就醒来了。醒来了,我看看时钟,时候不早了,我该出发了。可是肛门有一坨屎,好像要大出来了。我跑去厕所蹲马桶。可是我在做梦,如果大出来,就会大在床上,就醒来了。醒来了,有人来催我,要出发了。很急迫的,要出门,却一直出不到门,要大便。我跑去蹲马桶,突然意识到我在做梦,眼睛睁不开,睁不开。睁开眼,醒来了,我要起来,起不来,快迟到了。。。等等,我不是在做梦吧?果然是,醒来了。可是又发现原来是个梦,想要醒来,眼睛睁不开。。。反复做梦醒来。

(一直到闹钟响,眼睛一睁,醒来了。)

Thursday, October 07, 2010

快乐

一切安好,所以快乐。

Wednesday, October 06, 2010

梦录 61

(嚷嚷着要学油画,就梦见了。)

画画班开在某栋高楼大厦的天台,类似以前Lot10顶楼的露天停车场。还没开始前,先在楼下的购物广场看衣服。皮带要百多元,短裙要RM471。

我的好朋友们都来参加这个绘画班,monica,丽琴和W。我们在闲聊着。这些女朋友都身穿漂亮的一件式洋装,我记得W穿的是杏色的。我们上完课还要去派对。W说等下我可以坐你的车去吗,我把车停在这里,结束了你载我回来。可以啊,我答道。我们开的是白色的银色的跑车。

课还没上,就直接跳到在路上。

我们是在未来世界吗?2011算是未来了吗?

Monday, October 04, 2010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杂想

这是你的人生,你选择你要做什么,旁人没办法阻止。旁人也无法知道你想什么。到最后,快乐不快乐的也是你自己。所谓‘自食其果’。

00000000000000000000

发现华人艺人比较不习惯握手。反而,马来人 in general是比较习惯握手的。连 Saiful Apek这种当红艺人到了后台,不管是谁,他总是握手一圈才坐下。

00000000000000000000

正经历着莫名其妙的时期,耐人寻味到爆。可是,一切终究会过去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所以,看开点,但求问心无愧就好了。

00000000000000000000

很多时候,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坏。最坏的永远是我们的假想。当真相揭露以后,之前的猜疑都只是一场空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

还没到
听到一句歌就掉泪的境界
尚未无可救药
收拾好心里
提早离场

(阿管来接龙,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還不夠
不過是記憶裡的風吹草動
一組失焦鏡頭
不准的時鐘
假裝不痛

(点名阿鲸嫣薇章力行,还有谁要来接chorus???)
(不敢点阿练,因为她很忙,要烘蛋糕)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诡异极短篇

那条高速大道是他每晚都会经过的路。

新建的大道跨山而过,大道两旁除了前端的郊区有些建筑之外,在通往另一个城镇的路上,两旁都是树林。每天晚上他经过时,总是静悄,车流不多。

后来在郊区那里又兴建起新的办公大楼,高耸的5层楼,还有3层停车场。经过该处时,大道的水平线正好对着停车场。每晚经过时,他都会望一望那栋楼,看着它成型建竣。大楼盖好了,却迟迟没有租户入驻。

有一天晚上,是周末吧,他比往常稍微迟归。经过那处时,他习惯性地望了一望那栋楼。这时,他好像看到停车场有个身影。四周都黑漆漆的,只有几盏微弱的日光灯在照耀着。他揉揉眼睛,再看,那个身影正快速的飘来。他一慌,急踩油门。车子加速向前,他再转头一看,啊,车窗外有个人脸 - 脸色苍白,眼梢向上,正睁开大嘴,嘴里布满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锐利的尖齿!!!

他急忙把驾驶盘转开到另一条跑道,却失控撞上围墙,半辆车子悬挂在围墙上。

他人后来奇迹性的没事,毫无损伤,但从此都会兜远路走回家。

有人说,那栋大楼的原址本来是片树林,有个女人在那里上吊自杀过。

也有人说开发土地建高速大道盖房子,不但原本栖息在那里的动物昆虫失去居留地,连长久以来以该地为家的山精树妖也被惊动了,所以出来搞乱。

梦录 60

做了一个焦虑的梦,事事不顺心。要到邻镇,一直去不成。后来终于把车子开到火车站。才走进月台,火车就呼啸而过,客满了拒载。火车才走,大闸就落下了,啊那是最后一班车了吗?
生气的走到车旁,咦车子怎么怪怪的。天啊,左后轮塌了下来。
我满怀牢骚,而身旁的人却因为我的过度认真而讪笑起来,还要我直接把车子开到邻镇停放着。我大吼:“点得啊,你知欧洲人唔系人甘品架啦!!!”
原来我在欧洲。

000000000000000000000

原来一直有几件让我焦虑的事儿,包括我那酸痛已久的肩颈,哎~~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最后剩下我不动声色地,把仅存的一点什么也解决掉。无需动用到感性,一点理性就能够剔除干净。

你不必知道,他不必知道,这等小事就让我一个人来解。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中秋节快乐

插画:农夫(陈剑霖)
构思:林彦杉

是这样的

因为开始到结束的过程,我都没有__的感觉,所以现在末了,试图捕捉一些剩余的什么。

能够这样清楚的看透自己的心思,就知道这都是幻象,跟以往绝对不一样。

抑或,过往的经验教会我小心翼翼,以防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请别mind我的自言自语。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我只能若无其事地讲话,一切不便透露。因为你是那么若无其事,一点蛛丝马迹也看不见。也许是我多心了,我真的多心了,一切都只是善意的表达,表示友爱;而我,久未尝到雨的滋味,牛毛细雨也心猿意马了。

应该都是假的吧,我的想象如同剧中的猫头鹰女子,自行掉入梦的地域。

我猛然想起他的独白:“为什么爱上一个人,总是变得怯懦?”

这才是真的。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昨晚

我一一向你和其他3人道别后,便离开到吧台跟另外一个朋友道晚安。

这时,你突然离座来到身旁。我转身,你便用力给我一个拥抱,再kiss me good night。

心。慌。马。乱。

这是一个暗示,还是一个再也明显不过的明示?

那我现在该怎办你说?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我的新戏《恋爱》


三编导《恋爱》舞台剧凭舞台916-919浪漫上演!

自《等爱》舞台剧获得观众的热烈欢迎,并取得场场爆满的成绩,制作单位凭舞台决定延续这场爱的路途,即将于9月16日至19日在八达岭Jaya One的PJLA剧场悸动上演全新制作,让你充份感受爱的氛围--《恋爱》 !


凭舞台延续《三人行》原创戏剧系列的概念,邀请三位编剧兼导演针对同一个主题进行创作,然后通过舞台剧的方式呈献。凭舞台成功邀请三位截然不同风格的编导加入《恋爱》行列,他们是讲笑三人组成员之一及《等爱- 那一刻》编导叶伟良、资深戏剧工作者林彦杉和多媒体创意人准准。

《恋爱》共由三个短剧组成。

《来不及做的爱》

演员:Douglas王衍任、Gwen叶慧君、Tee翁诗传、Jean陀韵妮

故事大纲《来不及做的爱》,讲述一对现实生活中的配偶和一台24小时上演爱情故事的巨型电视,相互映辉,互相需要着。他们毫不怀疑,努力创造丰富的爱情动作,是因为浓浓的爱情满溢?还是拥有太多不好意思的空间呢?

编导:叶准准
- 电视编导、 制作人和文化艺术工作者,擅场于插画、动画、设计、节目制作等等。
喜欢画画的他是 《尚未戒奶》、《红姐姐》有声书绘本作者,并曾编导《反锁7号房》舞台剧以及担任《宝镜》歌舞剧总制作过程影片的编剧和导演, 可谓是一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工作者。 准准更决定在剧中采用本地乐坛“彩女”Ellisan锂汕首张全新个人创作专辑的歌曲,希望可以达到舞台剧和音乐创作的交流。
《叫猫头鹰的女子》
演员:Season徐世顺、MayJune陈美君
故事大纲 全剧以新诗的形式呈献。故事讲述一名叫猫头鹰的女子,无可救药般的恋上,总是有特别多的情怀和幻想。 站在爱人的身边,思绪却是复杂的,像是走进梦中一片美丽地域。。。。。。
编导:Tuna 林彦杉 本地著名的戏剧工作者,多次参与大大小小的舞台剧制作工作, 其中的大型作品是《艺园-走失的主人》、《1 CNI, 1 Malaysia- CNI集团20周年纪念音乐剧》、 《爸爸和妈妈我爱你》、《宝镜音乐剧》等等。 近期她开始尝试编导工作,其中较多为人知的作品是爱国幽默喜剧《爱你的50个理由》。
《第100天》
演员:Coby庄可比、Melvin谢佳见、Michelle小米、Damien
故事大纲《第100天》讲述一对情侣约定在同居第一百天的时候进行感情检讨,测探是否适合应该继续同居下去。 可是,讨论的结果竟并不尽人意,他们必须经历这场爱情的考验。。。。。。
导演:William 叶伟良 涉足于戏剧表演组和技术组已有约十年之久的叶伟良再次执导,曾 参演的作品包括《不可能重来》、《Stop 2》、《白兰曲》、《爱你的50个理由》、《FAMILY》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编导作品《等爱之那一刻》虽是首次执导, 但凭着写实和逗趣的都市剧情设计,让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恋爱,结,也不解。
凭舞台凝聚本地3名最具潜力的编导, 9月16日至19日于八达岭Jaya One的PJLA剧场浪漫公演,带给你2010年最爱意绵绵的舞台剧!
Date : 16 Sept 2010 - 8pm 17 Sept 2010 - 8pm 18 Sept 2010 - 3pm, 8pm 19 Sept 2010 - 3pm, 8pm Venue: PJ Live Arts, 2A-3, Block K, Jaya One, Section 13, No.72A, Jalan Universiti, 46200, Petaling Jaya, Malaysia
欲订票者,请联络凭舞台热线012-203 3599及浏http://pingstage.blogspot.com。 或前往紫藤各隆雪分行购买(热线:03-21451200) * 票价:RM35,只限16岁以上人士观赏
Ticket Price: RM 35 (RM25 for students on 18 & 19 Sept 2010 3pm show)
特别感谢: 摄影大师Jefferey Lum
海报设计大师Scotto
般若人文空间
紫藤
Enya School Of Beauty/ 安雅國際美容化妝學院
Banana J
MyPLAYground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酒菜

下雨天,你最想吃什么?
一碗粥?
一碗热腾腾的冬炎米粉?
还是热辣辣的咖喱叻沙?

我最想吃的是。。。

是这样的。中学时期,周末有空的话我们会去乡下(福建话叫田芭)探访舅婆。说是乡下,也没多远,就大概10分钟车程。

有一次,探访舅婆后,回家途中,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刚好是晚饭时间,一回到家,妈妈就赶快下厨弄晚餐。

当天的晚餐很简单,只有两道菜。

第一道是蒜炒芥兰。做法很简单。蒜头拍了,丢下锅爆香。然后把切好的芥兰梗先下锅。几番翻炒后,再下菜叶。一番快炒后,临起锅,沿着锅边倒入一些米酒。没错,重点就是这个米酒。这米酒可是刚刚舅婆给的,她老人家自家酿的,特别甜,特别香。

第二道菜也很简单,是姜酒鸡。老姜切片下锅放入麻油先爆香,鸡肉块才下锅。鸡肉半熟时,把米酒倒进去,量多少悉随尊便,再放进少量水,然后盖着把鸡肉焖熟。

凉凉的天气,伴着响亮的雨声,大口大口地把这些热腾腾、带着浓浓酒香的菜肴送进肚子里,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还能说什么呢,原来我是个酒鬼!

国民美食

如果你问我,有一天离开这个国家,最想念的食物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答你:“椰!浆!饭!!!”椰浆饭在我心目中是国民美食。

对于椰浆饭最早的记忆,来自小学时。玻璃市港口大街旧巴刹对面的街角有一档马来妇女卖的椰浆饭,每天早上都挤满了人潮,水泄不通。走近档口,可以听见人们七嘴八舌的下订单:“makcik, nasi lemak 5 kupang lima bungkuih/ makcik, had 8 kupang dua / nasi lemak seringgit makcik...”。而卖椰浆饭的makcik和帮手不慌不忙地把各个不同需求的椰浆饭包裹好,交给客人。她的椰浆饭有什么料那么特别那么受欢迎?嗯其实就是香浓的椰浆饭,新鲜的蒸鸡蛋、脆脆的江鱼仔和花生,清凉的黄瓜片、半条用黄姜腌制、煎得干身酥脆的小鱼,和最主要的灵魂人物 - sambal。她的sambal辣中带甜,除了belacan、辣椒、糖,阿参汁、应该还有什么秘密配料吧。几乎每天早上,我们都会到那里乖乖地轮候买椰浆饭。小学毕业后,听说makcik回去浮罗交怡,就把这里的档子关掉了。

好吃的椰浆饭其实不容易寻得,因为价钱跟好吃与否不一定划上等号,靠的是功夫。美食,不都这样吗?我通常在这些地方吃到好吃又廉价的椰浆饭 - warong或马来人居多的巴刹。比如中六时,在亚罗士打Happy Garden附件的马来咖啡档(warong)。这也是由一位马来妇女经营的档口,是我们每逢周末假日就会报到的地方。我们都亲昵的学其他顾客叫老板娘Kak Ton。Kak Ton的椰浆饭是那种典型的包装 - 报纸上垫一片香蕉叶才放上椰浆饭、江鱼仔、花生、黄瓜、蒸鸡蛋和sambal。她的sambal让我回到童年,跟小时候吃的几乎一模一样。这时,年纪比较大,对于味道的品尝也比较有心得,我才想起以前吃过的sambal的秘密武器,原来就是辣椒干。对没错,制作sambal时,除了新鲜的辣椒,她们还加入了辣椒干一起搅拌,才有这种独特的香气。

说椰浆饭是国民美食,一点也不为过。有哪一种本地食物是你不论早、午、晚餐和宵夜都能够吃他还不觉得奇怪的?就是椰浆饭!而且椰浆饭的配料繁多,包容性强,充分体现马来西亚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的现象。再说,马来人发明的椰浆饭,独立至今,华人有华人的版本、印度人有印度人的style,融会贯通,百花齐放。
椰浆饭早就登入大雅之堂。各大酒店和大大小小的餐厅都推出这道美食。有些还因为卖椰浆饭而发达了,分行一开再开。椰浆饭的配料也应有尽有 - 咖喱鸡、咖喱羊肉、冷当牛肉、苏东、虾、煎蛋等等,任君选择。但是,不一定每一家都做得好。我吃过一些卖敷衍货的店家,连sambal都不是自己制作的,是买超市罐装的再加罐头沙丁鱼一起搅拌而成。也吃过江鱼仔不酥,花生漏风的椰浆饭。为了多赚点钱偷工减料或疏忽品管,真的值得吗?你以为顾客会再回来光顾吗?

我诚心希望椰浆饭能够源远流长,卖椰浆饭的人们可以尽力作出最好吃的椰浆饭,每一档都有自己的特色,那么椰浆饭才能长久保持“国民美食”这个美誉。

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10

Paris Je’Taime?

其实我一直在纳闷:“为什么我会不喜欢巴黎?”

在回程的机舱里,反正无聊,我细细思量“巴黎”这个城市带给我的印象。

刚抵达巴黎时,语言不通,在火车站浪费了好一段时间。而且,巴黎火车厢的设计很不人性化,要上火车必须上两大级高高的阶梯,让提着大行李的旅客造成不便。而且扒手出没,害同行的友人提心吊胆。

但是踏出火车站,壮观的欧洲风情建筑映入眼帘,处处都是衣着入时、悉心打扮的巴黎人,又不禁让人浮现“人景皆是画”。风景明信片似的美丽画面随处可见,又让人把旅行的愉悦心情拿出来。

巴黎的地铁又脏又丑,处处垃圾不在话下,随时还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尿臊味。但是巴黎的地铁系统实在没话说。在重要的旅游地带如巴黎铁塔、歌剧院、罗浮宫、美术馆、购物街等都设有地铁站,而且衔接点都很方便。对于不谙法文的游客,只要按照随处可得的地铁路线册子便可成行。

在巴黎,点餐是一个难题,如果你不懂法文的话。你得一边用电子词典,一边忙着看餐牌,因为大多数的餐单都以法文书写。除非你是打算误打误撞,点到什么吃什么的随和性格,不然真的要好好看清楚,点错了可不得了。欧罗不便宜哦!

可是,位子都面朝外的露天café, 每一个顾客都看起来仿如明星模特般光鲜亮丽,“看人及被看”。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连自己也忍不住拉好身上的衣着,架上墨镜,完成美丽街景的最后一块拼图。巴黎处处是美人,美人处处在巴黎,所言不虚。
在巴黎铁塔,没走两步就会遇见一个两个孟加拉籍或非籍男子向你兜售纪念品。再走两步,“疑似”吉普赛女子递给你一张纸跟你要钱。然后又有更多的外籍男子继续向你兜售更多款式的纪念品。你握紧你的钱包,准备掏钱要买票登上铁塔,一看,天啊,人龙!!!看来不排个一两个小时也不行。

于是,你不想浪费时间,要走到附近的墨西哥广场。踏上横跨赛纳河的桥,正当你被河边的黄昏景致吸引住,突然听见背后出现欢呼声。一转身,粉红色天空里竖立的巴黎铁塔不停闪出点点灯光,像是时尚周时装摄影师们在猛按快门。这时,你又原谅了之前那些恼人的事情,沉醉在巴黎铁塔动人的倩影中。

在巴黎购物,难得遇见的售货员们都能够操英语,服务态度友善,笑容可掬。货品之齐全,让人暂时忘记兑换率,疯狂采购。而且退税服务方便又快捷,于是一买再买。然而不是每一家店都是如此殷勤,部份巴黎人爱理不理的态度,还真叫人以为他们不愁没生意呢。

买得爽快之余,厕所却屡寻不获。找到了,它要收你1欧罗。马币4块钱上一个厕所,你也算活该了。

仔细算下来,巴黎其实也不太坏。任何城市都有其优劣点,为什么我不能像喜爱香港北京悉尼台北东京曼谷伦敦京都般喜欢巴黎呢?啊我知道了。因为我没有巴黎人的悠闲心态。巴黎是一个悠闲悠哉的城市。巴黎人懂得生活的哲理,每个人出门前细心装扮,在街上自然放慢脚步展现充满个人风格的装束。吃一顿饭要几小时,食物只是配菜,交际畅谈看人被看才是主菜。而我,身为一个匆忙的旅客,又怎能领略巴黎的乐活情趣呢?下一次吧,下次让我有多一点时间去细细体会巴黎迷人的慵懒风情,也许我会爱上巴黎。


[刊登于9月号女友杂志City Beat]

Monday, September 06, 2010

讲笑三人组之造型篇

每一次《劲爆歌舞讲笑会》的演出,我都负责造型的工作。


等等爱
第一次跟观众见面,我们走‘型男’路线。我们穿上合身的外套,袖子折起,衬里的是颜色鲜艳的t-shirts - 桃红、鲜黄、茄紫。
等等爱enchore
这次,同样的外套,但里面换了红白相间、条纹粗细不一的t-shirts。

Office 吹水部
话明office,当然要穿衬衫。可是讲笑三人组又怎会甘心简简单单上台呢?于是乎,我们穿了不同颜色的细格子衫,配上bow tie和短裤。
Office吹水部enchore
安哥秀,衬衫换上hang ten的条纹衬衫 - 绿红紫。可是,‘有人’hor,妒忌我的美貌咯,故意买很大号的衣服给我穿!!!
X的初体验
既然是初体验,我们想走青春一点的路线,所以各人穿上了黑白灰3色的hoodie上阵。效果褒贬不一。有人觉得很年轻活泼,有人觉得不够华丽。

X的初体验enchore
哼嫌我们之前的服饰不够华丽,这次就华丽给你看!哈哈其实这是我们上《12星星烁》电视拍摄的造型。我想说这是讲笑三人组第一次上电视拍摄节目,应该穿得庄重时尚一点。我设计了黑白两色的造型。伟良是dandy gentleman look - 白衬衫配bow tie配黑色毛衣。我是cool cool型男 - 白衬衫配黑领带配骑士外套。衍任是搞怪精 - 白衬衫配大蝴蝶结配阔袖外套。效果出来非常好,得到许多有识之士的赞赏。所以安哥秀,再穿一次。


后记:多年的时尚修炼总算没有白费。

Saturday, September 04, 2010

讲笑三人组之心路历程

所以说,凡事还是要踏出第一步。空想而不行动,是永远看不到路的。
幸好当初我们仨胆粗粗组织了讲笑三人组,也大胆地尝试了第一场秀《等等。。。爱?》,不然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算是小有成绩。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是这样开始的。我跟伟良是同事嘛,当时我们在公司的位置是两对面而已,每天讲话讲没两下就演起来了。在去年年尾,伟良就有跟我说2010要尝试做栋笃笑。我觉得ok,自己也想做。当时想说先从小型做起。
而我跟衍任是好朋友。每次我们在一起,讲起话来都会引起哄堂大笑。今年年头,刚好The Actors Studio接洽他,要他做中文的stand up comedy。他跟我聊起,我就告诉他我跟伟良的计划。
就这样,这个讲笑组合从零开始出发。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讲笑会》这个名字是我想的。我们都觉得许多观众如果要来看我们的演出,心里必定是抱着看栋笃笑的心态。这样的话,肯定会拿我们跟大师级的詹瑞文、林海峰、黄子华来做比较。怎么比呢?人家是做了很多场栋笃笑的高手,而我们只是初出茅庐。想想,反正我们是站在台上讲笑话的,不如就叫讲笑会吧。
衍任之前在澳门涉及artist management & program design,接触的对象大多是舞者。很自然的,他想把歌舞的部分放进这个讲笑会。于是乎,《劲爆歌舞讲笑会》的全名诞生!!!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这个组合,在台上我们的功用是互补的,台下亦然。
在幕前,我们各司其职 - 衍任是主导,兼且讲笑话是最好笑的。我的舞蹈是三个人里面最好的(哈哈怎样,不爽啊?),讲话是那种一讲就很‘绝’,一刀插下去那种。而伟良是扮演花瓶的角色。除了他‘俊美的外貌’,桃花朵朵开之外,他经常扮演‘正面精’,给予正面的讯息,也顺便给我们两个‘润’。
在幕后,衍任通常是主脑 - 负责节目架构和流程。我是造型设计。伟良是宣传。
有一位观众说,你们三个各有优点,各有缺点;但三位一体是最完美的。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第一场秀是《等等。。。爱》。当初会想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等爱》舞台剧的回响很大,基于我们三人都有份参与,就打算“食住条水”,吸引部份《等爱》的观众进场。果然这个决定是明确的。我们的first attemp就引来了满堂红,全场爆满。说真的,有一点始料未及。接着在KLPAC Pentas 2的enchore秀也满座。
这让我们更有信心去筹备第二部作品。我们讲笑会的题材都是围绕在我们生活的题材,聊过了爱情,接下来聊工作应该也能够引起共鸣,于是《Office吹水部》面世。结果同样获得观众的热烈支持,演了两场。
The Actors Studio也开始注意到我们的表现。于是在筹备第三部的时候,经过过去4场的经验,我们决定把演出放在周末。当我们跟The Actors Studio提出要求时,他们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衍任觉得上一次的主题名字不够劲爆,所以购票走势略缓,这次决定要放一个很容易引起话题性的题目,《X的初体验》就此出现。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我还记得第一场演出的经验。虽然我们演舞台剧的经验很多,喜剧也演了多次,但是站在台上3个人对着群众讲笑倒是头一遭。我记得我很紧张。虽然有流程,也反复看了几遍;但一上台,全都忘光光。所以我一边演出,一边在想“等下要讲什么?”。整个人很拘谨,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没有排练时理想。唯有在跳舞的部分,我才得心应手的表演。
在筹备第二部的时候,我负责把经过讨论的整个架构打出来,分发给大家。此举果然对我有帮助。那个大纲就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演出时,就非常自然。
我觉得《X的初体验》是我们目前演出最好看的一次。虽然在构思的时候,我们三个可是猛抓头,毫无头绪。所幸后来衍任终于figure out一个架构,我们三个回去想内容,才把一次又一次精彩的《X的初体验》呈献给大家。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等等。。。爱?》用的歌曲都是时下最流行的歌曲,比如“single ladies”、“bad romance”等等。而每一首歌曲都恰好配到内容。
《Office吹水部》我们起用了80年代的歌曲,因为我们想到目前在工作的我们这些70后,都是听这些歌曲长大的,观众应该跟我们一样会有共鸣。但我们没料到原来我们也有许多80后的观众,这些歌曲流行的时候,他们还在牙牙学语。
《X的初体验》我们再次回到当代,找出近年来流行的各种风格的舞曲 - 有西部风的‘牛仔很忙’、pop dance的‘womenizer’、印度风的‘jaiho’、拉丁风有‘whatever’、以及中东风的‘舞娘’。Enchore曲我们特别选用了《等等。。。爱?》的开场曲‘i will survive’来做结束,因为这是我们做讲笑会初体验的第一首歌,别具意义。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在台上讲话的内容很多时候都没有经过练习,临时放炮的。我们觉得这种讲笑会,就是要spontaneous才会好看好笑。通常我们都是在流程出来了,大概练习讲一下。如果默契跟效果出来了,感觉有了,我们就不练了。
我们练最多的是舞蹈哈哈。
然后在演出的当天,一来到,3个人就开始‘练习讲话’。话语之间,都是刀光剑影,你砍我一刀,我射你一箭。我们叫这个做‘抓默契’。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我们上台笑嘻嘻,下台大斗法。没有~~~这是我们练习的方式。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9月1号的演出之后,今年的讲笑会暂告一段落。我的意思是在吉隆坡的演出。我们打算向其它城市前进。第一站极有可能是槟城,目前在接洽着。我当然希望可以到其他地方比如怡保、新山、马六甲。或者更小的城市如亚罗士打、加央、太平、芙蓉、关丹、麻坡等等。
但是想念我们的朋友,可以在10月3日在双威金字塔看我们跟perfect OL的互动,详情参阅新潮杂志。
或者记得守住astro aec 《12星星烁》节目。10月17每逢星期日晚上830播出。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每一次演出前,我们在后台看着小屏幕观众陆续进场,心里总是充满激动跟感恩。
每一次演出后,听着你们的欢呼声和掌声,我们总是感动又感激。
说真的,也不知是修了几世得福,我们能够获得那么多朋友的支持。
谢谢你们对讲笑三人组的爱戴,我们深深感受到。谢谢。
至于我的两位搭档,我爱你们。。。

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S' Wear: 64


女style男穿


Top: Hang Ten
Pants: H! by Holand
Beanie: Uniqlo
Belt & Sandals: Zara

Thursday, September 02, 2010

灯火阑珊处

(Picture courtesy of Citta Bella)

拍摄这辑照片,拍得很愉快。穿上我最喜欢的服饰,摄影师SL很放任我摆任何浦士。我们共换了两个景 - 第一个在Tarbush,另一个就是图片中的走廊。拍了前面一两张,当天在现场的所有人跟我都一致对那张full frontier的照片表示喜爱。敬业的摄影师虽然找到了心头好,但坚持要shot多几张,包括上面这张。
更多内容以及大家都喜欢的照片,可以参阅9月号都会佳人Citta Bella。


谢谢Yuki, 谢谢SL和助理们。



我又要开始update blog了。等我,很快很快的ok.

Friday, August 27, 2010

放假

显然之前几个礼拜,我是严重缺乏睡眠的。
回家的那天早上,原本打算6点出发,然后到怡保吃点心。结果,前一晚收拾行李到凌晨两点,醒来已经是8点。
开了6小时半的车,回到家,身体疲累,睡没两下,又去海天吃饭。
第二天,又一早去机场载小妹。回到家,开始打喷嚏,噢身体疲倦的讯号。于是午餐也免了,睡睡睡。
5点多起来,吃一点东西,又继续睡。
晚餐过后,做一点东西,又是睡觉时间。
今早睡到9点醒来,补眠好像补够了。
啊~~~怎么我又觉得爱悃了呢?

Friday, August 20, 2010

S' Wear: 63


生活太忙碌,没空写字,只好贴图。


Jacket & Pants: Zara
Shoes: Kurt Geiger
Shades: NEXT
Belt: Energie

Monday, August 09, 2010

S' Wear: 62


@ The Editor's Choice Bazaar,
A Loft of Things,
Giza Mall.


Top: Pull & Bear
Jacket: Mind Field
Shorts: H&M
Legging: Sg. Wang Plaza
Necklace: Unknown (courtesy of Monica Mong)
Shades: NEXT



* photographer: Agnes Chee*

Friday, August 06, 2010

恋爱

0 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是连体婴般生活?

0 两个人在一起,还是独立的个体?

0 你传简讯给他,多久没回你才会发脾气?

0 公主们都需要被呵护?

0 男朋友一定要帮你挽手提袋?

0 对数字没有概念让你生气?

0 我们都应该有各自的空间?

0 做事有交代所以你放心?

0 我们拥有相同的品位,所以甚少争执?

0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想,你自己怎么不会做决定要吃什么?

0 如果找不到人,你会很愤怒?

0 要懂得包容,才不会吵架?

0 讲话很直接,让你受不了?

0 我们相爱吧?

Thursday, August 05, 2010

行动力 + S' Wear for Sale

后记:
昨晚终于清出两大袋衣裤,当中有些精品,想了3次才忍心割爱。所以,明天中午12点过后,我们在Giza Mall的Editor's Choice Bazaar不见不散!

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承认我是属于行动力较差的人,所以不敢下巴轻轻,信口开河,毕竟我是讲求“信”的人。

这个周末,在Giza Mall,朋友们办了一场Editor's Choice Bazaar,我答应带衣服过去‘搭单’出售。说真的,是时候把一些衣服清掉。这些衣服,不是因为旧了而遭我唾弃,而是岁月催人老(!),身材日渐走样(!!!),不穿了。而且,衣橱衣满为患了。想了几天,还没能衣服们翻出来分类。今晚,今晚一定不可以赖帐,要把东西pack 好。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来看看。

Monday, August 02, 2010

日记:无聊的一天

失眠了几天,难得周末不用早醒,我反反复复醒了又睡,最后醒来一看闹钟,哇已经是下午2点(!!)。敢情是昨晚喝了点小酒(一杯马天尼而已我的天),晚上睡得很沉。不懂谁说过,睡不着可以喝酒,喝了助眠。
想想还没到新开的商场逛呢,身为“魔”精的我又岂能执输。
换好衣服,就出门去。下午3点多,奇怪我还没肚子饿。
到了EG, 可能是免费泊车的关系,停车位不容易找。好不容易停好车子,我快步走进商场。
边走边看有什么好吃的,嗯都挑不起我的兴趣。而且人潮特别多,已经下午4点了,人们还在吃吃吃。然后我看到Belanga,一间我还蛮喜欢的马来餐馆,便走进去。
翻开餐牌看一看,咦Nasi Tumpang已经被列入例牌了。这个Nasi Tumpang我每次到他们位于Gardens的店,都和它失之交臂。这回看到,赶快点了两客。Nasi Tumpang是东海岸的小食,卷成圆锥型,里头是米浆、鱼松、叁巴、蛋和咖喱鱼/虾。米浆的口感QQ的,有点像华人的芋头糕的口感。而鱼松起了点睛的效果,甜甜辣辣的味道,综合了整个餐点的风味。
完成了中餐,我开始我的探索之旅。先到Toy's R Us 看看。这把年纪了,看到玩具还是不免心动。看完了,两手空空离开。然后到Tang's,嗯,不能引起我的购买欲。
不出15分钟,我已经觉得索然无味,5点还不到呢。
那么无聊的商场,新鲜度可以维持多久呢?城中不停不停建构购物广场,购物的人有那么多吗?不能维持而沦为无聊的杂货铺,多么伤财劳民哪。
于是我离开,回家。我下载的Modern Family应该完全下载完毕了吧?
这样悠闲但无聊的周末毕竟不常有,因为接下来我(又)要排戏了。

Saturday, July 31, 2010

Inception

At the end of the movie, you realised that the moral of the story is to ask people to let go of their past, that past memory that keep haunting us for years. But then at the very end, the totem won't stop spinning, you suddenly realised that there's another meaning to it: Nomatter how hard they tried, people often choose to trap themselves in the dream that they've created and won't come out.

Chirstopher Nolan, nice job!

在电影结束之际,你意识到片子的教训是要人们从梦魇中走出来,把过去的记忆留给过去。但是转到最后一个镜头,那陀螺图腾不停不停旋转,你才恍然明白另一层意义:不管经过多少努力挣扎,到最后,人们依然选择继续逗留在自制的梦里,不愿醒来。

好样的导演!

Friday, July 30, 2010

Wednesday, July 28, 2010

L.O.V.E.


这个9月,整个城市即将

Friday, July 23, 2010

S' Wear: 61


"Out for a Drink Tonight" look

p/s Sigh, the leggings are still too avant garde,
even for my office...


Black Top: TH:+
Shorts: H&M
Leggings: Sg. Wang Plaza
Sheos: Puma

Thursday, July 22, 2010

S' Wear: 60


BIRTHDAY LOOK!!!!!


Top: Armani
Pants: Zara
Shoes: Kurt Geiger
Belt: Forever 21 (!)

Tuesday, July 20, 2010

S' Wear: 59

A snap shot I took @ Liberty, London.

Top: Moschino
Pants: H! by Holand
Shoes: Kurt Geiger

Sunday, July 18, 2010

Suffolk House

这次到槟城度假,我特地上网搜寻可以fine dining的地方,让我发掘到Suffolk House。这个建筑据说是当年Francis Light的居所,曾经在60、70年代是某名校的食堂(!),近年经过槟州地方闻人几度翻新,蜕变成fine dining的好去处。

是晚,我们仨接近9点才到达这位于Jalan Scottland的古宅。其实它的地点满偏僻,很里面,一个人来恐怕会迷路。一下车,看到黑暗中一栋亮灯的白色建筑,心里有点毛毛的,这里很适合拍鬼片啊各位,那种晚上富丽堂皇,早上醒来是坟墓那种。
一走进去,大堂有点空荡,摆放了一些图片,讲述屋子的翻新史。

但是一旦进入餐厅,整个高贵的氛围就截然不同。这里的环境很适合情侣来拍拖,当晚就有3对情侣在进餐,我们3个麻甩佬,呃。。。幸好我们有高贵的气质pun,所以没有破坏环境的嫌疑。


这里的食物可以单点,也可以点套餐。我们各选了一种套餐 - 烤茶鸭、鳕鱼和炖羊腿。套餐附送5种前菜,分别是迷你咖喱鸡馅饼佐樱桃跟蘑菇、沙拉、西洋菜浓汤配日晒蕃茄酱面包、蕃茄雪芭上淋酸梅粉,还有一个我忘记了哈哈。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西洋菜浓汤跟蕃茄雪芭。一般上我们华人煮西洋菜,都是放排骨,然后西洋菜是一条一条浮在汤里面的。但是这种西式的做法,是加了忌廉去熬的,没有一根菜,却有着浓浓的菜香。蕃茄雪芭配上酸梅粉,越吃我就越觉得像什么你知道吗,小时候常常吃的“摇摇冰”。大厨,你的雪芭冰块太粗了~~~


主菜来了。烤鸭配上risotto跟小白菜。烤鸭有点韧,但是味道不错,配上切成细小的腌菜块一起送入口,更添甘香。Risotto煮得太老了,软绵绵的,不好。


鳕鱼则普普通通,配菜是煎土豆丝饼、蘑菇跟树苗。
炖羊肉配上椰浆饭跟杂菜(腌菜条、灯笼椒、大蒜等)。炖羊腿做得不错,肉很鲜嫩多汁,放入辣椒干一起焖煮,带来一丝东方触感。但是味道偏重,吃到最后反而会过咸了。椰浆饭则够香浓,又不腻。

用过了晚餐,套餐还会附送甜点跟咖啡或茶。我们移师到户外去享用。甜点一上,我们有点吓一跳。不是一个甜点,是3样!!!计有香芒春卷配香草雪糕、椰丝米布丁配新鲜椰子跟海底椰(惊喜的组合)以及Tiramisu。我特别喜欢椰丝米布丁,口感香滑可口,新鲜椰子的脆跟海底椰的软,这三种美妙的口感在口腔合力演奏一阕取名为“yeah yeah yeah (椰椰椰)”的协奏曲!
外面的情调真的很好,晚风轻吹着低吟的爵士乐。。。咦铿铿锵锵是什么来的?原来,这个空间是跟厨房连接的,隔音没有很好,所以厨师们在工作的声音,我们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哎呀,美中不足!
结帐时,费用是400多块。这样的食物水准、环境跟服务态度,很值得。我打3颗半星,真的值得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