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梦录3

我和Wang在flat外面闲聊。灰色的天,但不是晚上,是冬天的傍晚吧。有一辆罗里停在我们旁边。

有两个人走过,其中一个是戴眼镜的熊族。我们装作没看见他们,继续讲话,一边又用眼角留意他们的目光。一会儿他们走过了。

后来我走上去。Flat里面也是满奇怪的,从中间的楼梯走上去到了某层,是一条走廊,左右各两个楼梯。走上去,也是一条走廊,也是我要拜访的人的家了。走廊边的墙有窗,有微微的光透进来,但是基本上还是暗暗的。饭桌摆在走廊中间。一家5口:先生,太太,先生的妹妹,儿子和女儿。我认识那位先生。先生的妹妹不喜欢她的嫂子,口含着饭在数落她的嫂子。她们刚刚应该有争执,气氛满僵的,我有点尴尬。我想,基本上,我有点同情那位太太。太太是大陆人。她从里面端豆腐汤出来,看到我,客气的说:“啊,好久不见了!”我也用北京腔和她寒暄两句,说:“我最近在排戏。”她说:“上一次见到你,你在演四喜临门呵。”我暗地计算,已是两年光景了。

后来的事情,就忘了。只记得人物的服装打扮。

先生:戴眼镜。头发稍长。墨绿色寒衣。
太太:米杏色寒衣。格子围裙。及膝裙。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脸微油。没化妆,和平时不一样。
妹妹:胖。戴眼镜。双颊因青春痘而稍红。深色寒衣。典型乞人憎。
小孩:花色寒衣。戴冷帽。

但是这家人我之前是有梦见过的,所以那位太太才会说好久不见。

愛情盲點

(在我的文章archive里发现这一篇,应该是2002年写的。那么久了为什么还把它po上来,因为我觉得可笑。文中的C和A我已经忘记是谁了,原来某些名字我是可以彻底忘记的。如果不是重新阅读这篇文字,我甚至忘了有这件事。)

經過几個禮拜的愛情抓迷藏后,我猶豫著該否選擇放棄?

我帶著刻意節食而消瘦下來的身軀,走進超市。一邊推著推車,一邊在心裡想著要吃一口甜甜多汁的東西。

漫無目標地轉了一圈,我隨便在推車里加進了兩片巧克力-一黑一白。

回到家里,坐在床上,一面看書,一面咬著巧克力。在無意識之下,我幾乎把巧克力都吃完。

第二天回到公司,我告訴MW。他說這其實代表你想談戀愛,因為甜美的巧克力像征愛情。我覺得吃驚,他說對了嗎?我真的有那麼渴望嗎?有時候,潛意識的舉動,準確性遠是理智的頭腦所不能比擬的。

我回到工作崗位,坐下來,想了想,突然想吃的,甜甜的,多汁的,不正是愛情的禁果么?

几天后,在手提電腦前,我打了一封電郵給在倫敦的W。

“親愛的,我的感情生活正處於遊魂狀態,腦袋無時不刻在虛擬著和他交流。我知道這樣是錯誤的,我就像個妄想症患者。可是,有時候我無法自拔,因為這樣能幫助我入睡。
昨晚我作了一個惡夢。我看到C和他的追求者,A。A微笑向我招手,我也笑笑。C目無表情地挂上墨鏡。當下我想拔腿就跑,卻不知怎的,身體就是不能動彈。這難道是一個征兆,要我把對C的感覺拋下嗎?可是怎麼我在一個週末就在兩個不同的場合碰見他?
我感到悲傷,因為不明白為什麼同樣的情節總是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悲傷,現在。”

W大概也在線上,不消半小時,他便回信了。

他說:“親愛的,或許不是同樣的情節在重復它的宿命,而是你自己不知覺地在摧毀自己的感情生活。我們總被自己的愛情盲點蒙蔽著方向感。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老是以同樣的程序犯下同樣的錯誤?錯誤的那一方是我嗎?是我還沒學會把對方留住的技倆嗎?我是該作出一些改變或更加努力些嗎?
問號,問號,問號,我卻還沒有找到答案。當我看到你說你悲傷時,我也感到悲傷。我想叫你出去盡情享樂,可是我卻不肯定這是一個好主意。像我就是不停地在享樂,和不同的人約會,可是心靈還是空虛的。有時候,我感覺到自己像鉛塊一般沉溺因為我需要一個人來抱住我,緊緊地抱著我。所以我不停的約會,或把一個人的電話號碼留在手機里好一陣子。我不需要一個男朋友,可是我卻需要一個人來珍惜我的存在。祝安好。”

我看了歎了一口氣。原來需要自救的人看來不只我一個。我們兩個人在海洋的兩岸,過境著感情觸礁的港灣。我突然發現我倆就像〈欲望城市〉里的CARRIE,在跟彼此對話。為什麼我們老是掉進同一個自設的陷阱?

當一個人孤單寂寞時,他是極度需要一個可以讓感情依賴,可以將感情投射的對象,所以才會故意把愛情盲點的範圍擴大再擴大。讓自己的悲喜,執著于一些可笑愚蠢的小事頭上,比如他的手機里是否存放著你的電話號碼,或他有否回應你傳的簡訊。在單戀的國境里,我們都變成卑微盲從的小人物,可憐得可笑。

第二天,我決定把C的手機號碼從手機里刪除掉。愛情的盲點頓然消失,視線變得清晰無比。原來還是要自救,第N次告訴自己說。

NOTE: After 6 months, I post this article again in a new blog as a self reminder.

Batman Begins 观后手扎

•蝙蝠侠不是外太空来的超人,也不是遭受辐射的变种人,所以没有特异功\能。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类。他的厉害是善于使用高科技产品来警恶惩奸。但是过去的蝙蝠侠电影系列,无论是早期的黑暗诡异,或后期的五彩缤纷,都让我错误解读他非凡人。这一次的Batman Begins,Christopher Nolan终于让我看到蝙蝠侠真实,人性化的一面。我甚至有另一个错觉,仿佛他就是现实中活生生的英雄人物。

•在影片中,高顿城乍看之下,像是纽约市,Narrow仿如曼哈顿。也难怪那位中文翻译pandai-pandai把Narrow译成纽约湾。也是第一次那么\清楚看见白天的高顿市。记忆中,高顿市长年累月都是乌漆麻黑的。

•Christian Bale演得真出色,尤其化身蝙蝠侠后,他可以连声音也变得凶残,凸显了蝙蝠侠亦正亦邪的个性。恢复布鲁斯韦恩身份的时候,他的眉宇之间流露出和梁朝伟相同的气质:有点悲伤,有点冷酷,有点不知所措;又带点神气,带点不羁,带点风度翩翩。

•之前读到的报导说本集的反派是稻草人。看完后才知道稻草人在里头只是个大配角,真正的大坏蛋是Ra’s Al Gul。虽然依据漫画,稻草人是其中一个最可怕的狠角色。 莫非真正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类?但其实,多数的蝙蝠侠片集里的反派也并不是什么\妖怪,都是患有心理病的人类。

•记得有一句台词是说“你要克服恐惧,那你必须成为恐惧”。小时候总是被人欺负。后来渐渐长大后,不知道从哪学到一个功\夫,就是“冷面人” 。我的其他武器包括毒舌和利爪。果然,没有人敢再动我了。可是,冰冷从此挂在我的脸上,没有人敢再接近我因为他们怕会被冻僵/毒死/刮伤。

•看到布鲁斯小时候掉进古井里头,第一次接触蝙蝠时那种恐惧,我颇有同感。小时候有成群的蝙蝠就住在我们家的屋顶上。偶尔会有一两只蝙蝠掉下来,顿时引起整晚的恐慌。殊不知真正怕得要死的是可怜的小蝙蝠。有一天下午,我的爸爸拿了一把剪草刀爬上屋顶,把蝙蝠赶尽杀绝。一袋一袋的蝙蝠尸体,从屋顶上提下来;一缕一缕的蝠魂,从屋顶往上升。现在想起,真害怕蝙蝠的复仇。

•这一次,我竟然看见蝙蝠侠和蜘蛛侠影片相同之处。不,我还没那么\高深到研究两位英雄人物性格或内在的同处。只是,蝙蝠侠深夜造访警官居所,而警官分明就是和蜘蛛侠住在同一个社区。对蝙蝠侠的存在深信不疑的小孩家楼下,就是蜘蛛侠2里的经典画面 – 蜘蛛侠倒吊亲吻Mary Jane - 的拍摄地点。蝙蝠侠和蜘蛛侠同样选择在高耸入云霄的楼顶沉思,莫非英雄所见略同?好啦,我也有注意到他俩都是因为亲人被杀,才下定决心除暴安良。

夜游

深夜的停车场
鲸鱼群 沉睡
轻轻泅泳 过
冰凉月夜

背脊 光

远方 森林传来敲击鼓声

忽然



热了

彩色糖衣的真相:从衣柜看欲望城市

1998年当《欲望城市》开始启播,每一季的内容都会引起城中时尚男女的注意和讨论。每一次的起承转合,都会让我们either say:“Oh that’s so true!”或“Is this the right way to do?”或“Fabulous!”
等等让我们认同/质疑/省思/激赏的反应。贴近都会男女生活方式的情节,4位女主角的警世精句,我甚至要大胆的说《欲望城市》简直就是都会男女的现代启示录,our modern city bible!

当然少不了的是我们熟悉的场景如独居的公寓,服饰店,餐厅,clubs,服饰店,德士,电影院,还有服饰店,have I said that already?

对,《欲望城市》另一个最大的卖点是fashion & style。

许多人开始被《欲望城市》吸引,除了标题大大的SEX之外,便是剧中人的fashion & style。4位女主人翁,充分体现了强烈的个人服装品味。幕后的黑手功不可没。Patricia Field是一位喜作出位打扮的师奶级人马,但是你不能因此漠视她的styling功力。每一位女角的造型,都非常的significant。

先说说Charlotte好了。在剧中,Charlotte的角色是女性化,期待完美爱情,an ultimate optimist。故此,她的打扮永远是以典雅高贵大方为主题,偶尔小性感,特别是when the girls hit the clubs。在Charlotte的壁橱里,垂吊着简洁沥落,质料超好的裙装。壁橱的另一边,摆放着成列成行的鞋子。许多女观众之所以容易对Charlotte产生好感,除了她甜美的外表和对完美爱情的忠贞,就是她爱买鞋子的癖好。许多女性一看就产生认同感,因为这是女性最大的嗜好。

Miranda是一位都会职业女性的成功典范。身为律师所的合伙人之一,她永远清楚知道把工作做好是她的终极目标,所以power suit是必要的。和其他三位女角比起来,她的衣柜无疑逊色许多。打从第一季到现在,我们不难察觉Miranda衣着品味上的蜕变。曾经,她所属的颜色是黑,灰,深蓝等较corporate的颜色,也是一般我们用来表现我们认真严肃沉稳的一面的色彩。随着每一季的发展,Miranda变得比较大胆运用色彩。酒红色,紫色,淡绿色等等鲜色都出现在她的衣柜里,比较casual和性感的打扮也渐渐多了。但是身为知性的代表,Miranda的性感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欣赏的。某一集里,在健身房,被她裹在运动服里的“性感”所吸引的Dave,后来居然被Miranda多露一点肉的性感给吓退了。她自己也不讳言:“sexy is the thing I try to get them to see me as after I win them over with my personality”。

Vivian Westwood曾经说过一句话:“时尚乃至始关乎裸露”,我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Samantha的服饰是最适合不过的了。Samantha无论是在职场上,台面上或床上,都信心十足。信心的来源除了发自内在,也源自于她挚爱的躯体。她的时尚字典里头也许只有“性感”两个字吧。她的自信心让她在各款性感裸露的服饰当中游刃有余。白天在职场上,她需要穿套装的时候,选择的颜色也是鲜亮的桃红或宝蓝或金色或柠檬绿,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众人的眼光。到了晚上,衣服的布料是越少越闪亮越好,并竭尽透视之能事。换言之,只要能够引起猎物的注目,她怎么穿都无所谓。补充一句,Samantha的套装,在必要时,将上衣扣少两颗钮扣或把拉链拉低是常有的事。她那“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个性,象征女性是可以跳脱男性的主控权,把男性沙文主义那一套照碗搬碗用在男人身上。曝露的衣着只不过是她的工具。

如果规定只能用一种时尚名词来界定Carrie的style,那是不可能办到的。身为《欲望城市》第一女主角,Carrie的style只能用精彩来形容。她的衣着品味几乎是集所有风格之大全。胆大心细的混搭手法,couture配古着,头巾搭高跟, Carrie在时装王国里大玩变身的游戏。她偶尔可能会稍微edgy,但永远不会OTT(Over The Top)。同样是个鞋痴,Carrie的鞋子不但占了她生活总开销一大部分,也在她的衣柜中占一大席位。爱鞋如命的她,损失一双鞋犹如削下一块肉。爱衣爱鞋又爱皮包,她绝对符合张小虹笔下的衣性恋。本人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个角色的style绝对是Patricia Field借题发挥以延续自己未完的青春梦的精心杰作。

Carrie这个角色的成功在于她表现了许多都会女性的爱情态度或生活姿态。她甚至为许多女性提供一个对时尚的超现实梦想:供应源源不绝的服饰和随心所欲的风格。I can’t help but wonder, Carrie到底月入多少可以让她如此自在地消费?剧情虽然没有交代她到底每个月赚多少钱,但也曾透露她写的每个字大约值多少钱,but still, it doesn’t make sense to me。在某集当她被逼买下自己的公寓时,马上显现出她的糗态。“嘭!”一声,电视机前的红男绿女如梦初醒。观众只看见光鲜亮丽,实际上Carrie是个“超级负资产”。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很难single and fabulous。一个单身的普通上班族,假设月入3千,在既定的社会规范里,你每个月要供车,要供房贷或缴房租,还有几份保单,扣除这些,户口里所剩无几咯,所以我们不停刷卡,不停还卡费。你可以选择没有任何commitment,除了长辈会唠叨你生活没有保障,即使月入3千,你依然没有办法像Carrie一样消费因为一双Manalo Blahnik叫价400美金,一个迪奥手提袋大约马币2千8,对不起,你已经超支了。然后为了争回一口气,我们又不停刷卡,不停还卡费。Sigh,至少这不是我们这些一般所谓“中产阶级”所能负担的生活方式。结果我选择观看《欲望城市》,欣赏Carrie代我继续没有危机意识的消费。

在《欲望城市》里,Samantha 这个角色往往都在挑战我们的性观念。Kim Cattrall 在《Kiss and Tell》这本书里头谈到该剧让女性今后更勇于表达自己对性的喜恶。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转变,性本来就可以搬到台面上来讲。但是我也意识到有些人会觉得像Samantha那样单刀直入的谈性是件“思想开放”的象征,以至与会强迫其他人跟进。这并不是这个角色的意义。Samantha从不会强迫旁人像她那样“放轻松。随性做”,她聊的都是自己的性事,她鲜少揭人隐私and she’s always supportive。一个思想开放的人,是能够包容每个个体对事物的接受程度,不会一昧以自己的标准为准绳。另外Samantha 对自己身体的自信也是值得你我学习的。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Samantha般有自信,比如Miranda。在Miranda的power suit底下包裹她对自己外表的微薄信心。尤其在生下小孩后,她格外介意自己的“大屁股”。在青春期,我们经历所谓的尴尬年龄,对于外貌,身材,甚至声音都特别介意。有些人很快就脱离这种不舒服的感受,有些人一直到成年还是耿耿于怀。信心的建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却轻易被打击。我们往往把弱点放大,却忽略自身许多其他的优点。像Miranda,她有智慧,风趣幽默,事业有成,有产业,但是她讨厌自己的“大屁股”。对于外表的不舒服感,何不把它留在已逝的青春期;成年人的世界里,坏个性,臭脾气和不修边幅才惹人讨厌。

爱情所带来的挫败感,常使我们气馁不已。然后我们看到Charlotte,一个屡败屡战的爱情optimist。她让我们领悟到像她那般外表个性皆讨好的女人,也会遭遇感情创伤,这个反面教材反而更能激发人心。我的熟女同事也说连Charlotte失败后也能重新站起来,我也能够be out there!再加上她的新恋爱对象是个其貌不扬的光头佬,看起来并不适合完美主义的她。This indicates that 当爱情来的时候,是挡也挡不住的,there’s actually someone out there for us,这样又给我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第六季结束后,《欲望城市》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集体回忆。不管未来我们经历多少不顺心的际遇,打开衣柜,从中挑选出最亮眼的彩色霓裳披上。关上衣柜,也在里头留下所有负面的情绪。走到外头,昂首微笑在充满欲望的城市继续上演最fabulous的人生。

(刊登于2004年9月号中文V Mag)

自己跌倒自己爬

第四季《欲望城市》里的“The Real Me”最叫我印象深刻。原因有二。

其一,我是一个和凯莉一样,是个喜欢看时装秀,瞻仰超模的人。能够坐在时尚天桥两旁,看着一个一个模特儿随着音乐节奏,踩着轻快的猫步,是个人感觉很爽的事。当然时装秀看多了,也会分辨猫步的优劣。这让我想起本地模特儿界的一个蛮可悲的现象。也许是崇洋的关系,只要有副洋面孔,统统给她赶上台。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婚纱秀上,有几个洋面孔的模特儿几乎是僵硬着身体走着猫步;其中一位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叫人摇头惨不忍睹。曾几何时洋面孔和能走秀划上等号? 难怪曾经有一位瑞籍女士骄傲的说:“it’s so easy for us Mat Salleh to get a modeling job here!”她的两个女儿目前正在当模特儿,该不会是我在婚纱秀上那几位吧?!!

其二,当然是该集的启示:自己跌倒自己爬。当凯莉在开秀前知道自己原来高贵繁花似锦的晚礼服被换成镶上亮片的肉色内裤,她开始崩溃。一直到她画好了性感的烟熏妆,头发也被吹得山般高的big hair,她依然对那条亮片肉色内裤存有忌讳,依然不舒服。她知道需要一个肯定,而只有一个人的话能够说服她。莎曼达走进后台,一句“Honey, you look FABULOUS, you’re a model!”, and, Carrie is ready to go!

这部影集其中一个成功的地方是永远充满惊喜。结果自信满满的凯莉却在天桥上摔了一跤。她在心里思量她可以选择呆坐在那里,或者勇敢站起来,继续走下去。终于,凯莉站起来,在众人的欢呼掌声里,她拨一拨头发,单脚踩着“逗零铮”昂首完成该走的猫步。

这其实不就是最简单的道理吗?从小老师父母就不停叮嘱我们自己跌倒自己爬。然而长大后,我们跌倒时,not literally of course, 很多时候却坐在原地,寸步难移,爬不起来。是因为长得越大,我们的思维变得越复杂,连最简单的道理也给忘掉了。人生中有太多坑坑洞洞,难免会踩个空。下次,记得要自己跌倒自己爬。Carrie can do that on a runway, so can we on our daily life!

竹葉青

沙沙沙沙沙,我蹲在那裡,望著陽光在地上勾畫出來你輪廓的剪影。風兒一刮過,竹林內便發出沙沙沙沙沙的聲響,竹葉輕。秋天了,風也就特別大。好久好久,我微微抬起頭,看著你。你背光,我看不清楚你的臉。可是從你一動也不動的身體,我可以感覺到你認真聆聽的表情。沙沙,沙沙,像是誰在輕輕摩擦誰的背部所產生的聲音。我吞了吞口水,小小地發出短短的一聲“嗯”。

四周除了竹林自己的聲音,就沒有任何其他的雜音。沒有虫鳴,沒有鳥叫。我閉上雙眼,學你專心聆聽四周。漸漸地我聽見了,我聽見沙沙以外的聲音。我聽見心跳,一下一下清脆地怦怦作響。沙沙沙砰,砰砰砰沙,沙沙沙。。。

睜開眼,四周顯得特別青綠,比剛剛更青,更綠,更鮮。陽光穿過竹葉的間隙,投射在你的身上,剩下的餘光照到我向前伸展的手指。慘白的手指更明顯地看見紋理,青蛇般的靜脈盤繞著薄瘦的手背。沙沙沙沙,又一陣風,我想起曾經讀過的一首詩:“蝴蝶輕/因為因為/蝴蝶沒有心。”這裡沒有蝴蝶,嗯,也可能有一兩只粉蝶什麼的,但是我沒看見,也聽不見,蝴蝶扑翼的聲音太小了我想。
你依然沒動,不動也許就是你所尋求的境界。

看著你閉著眼的臉,抿著嘴,仿佛此刻你所有的感官,除卻聽覺,其他都是緊閉的。沙沙沙沙,聽起來,實在太像摩擦背部的聲響。你的手指,輕輕輕輕從我的後頸滑下。那是尾指,接著無名指,中指,食指。然後手掌溫暖地摸娑我的背,沙沙沙沙。一來一回,上上下下,你留下數以萬計的指紋,留作日後呈堂証供嗎?我的臉正對著你黝黑的手臂,呼吸你毛細孔排出的氣息。那是一股感覺陌生的氣味。我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希望你沒有發現。你依然閉著眼,手依然緩慢但帶有節奏地愛撫我的背部。我大膽一點,偷偷輕咬一下你的二頭肌,你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然後不動聲色。我微笑了。

啪啪啪,接二連三竹葉被風扯下來,掉落在地上。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已打開眼,好像也移動過,我稍抬頭,鼻尖就幾乎碰到你黑色寬鬆的褲管。你正注視著我,溫暖如太陽的目光。沙沙砰砰,砰砰砰砰,我聽見了自己急速的心跳。看見你把手伸過來,我想想,有點遲鈍地用右手迎接。頭低下來,我感覺聽見另一串心跳聲。那是你。

站起來,輕輕靠向你,然後緊緊擁抱著你。把頭斜靠在你的右肩,鼻尖接近右后頸,深深地吸一口不陌生的味道。你的左手環繞著我的腰,右手習慣性地摩擦著我的背。閉上眼,我再次聽見。沙沙沙沙,沙沙沙沙,這次我肯定了,那是你,不是竹葉青。

我只希望可以不必醒來。

听见夏天 Part Cuatro


Bebel Gilberto 2000 Ziriguiboom / Crammed Discs

(晚上十一點四十分,晚風吹動妳烏黑的長髮,搖旖生姿。)

首先,請輸入關鍵字:“ELECTRO+BOSSANOVA”.接下來,你只需作好宇航的心理準備。 軌道或航線到底有多婉延曲折,我不必知道,因為現在只消按下一個鈕,我就可以連接一個通道,直往一個奇異的國度。

我首先聽見妳的歌聲,然後景像漸漸清晰,我大概可以知道我來到一個怎樣的異域。一秒兩秒,芭蕉樹逐漸成形,兩旁茂盛地陪伴著的有扇形的尖長形橢圓形的熱帶植物,或懶倚或攀爬.遠處有棕櫚樹和椰樹,還有鳥鳴。空氣中充滿著熱帶水果的香氣.這是一座亞熱帶島嶼!

海洋的中央有個舞台,有樂手,負責刮牒的DJ和妳。


妳一開腔唱出的"SAMBA DA BENCAO"和"TANTO TEMPO", 就不禁然讓人想起另一位女歌手 – ASTRUD GILBERTO.妳淳厚的嗓音,在電子節拍的襯托下,更顯迷人.特別是"SAMBA DA BENCAO"接近尾聲的那段拉音,配合略帶迷幻的音樂,靈魂仿彿就要掉進紫藍色的漩渦裡頭.妳還請來了SMOKE CITY,為妳客串"AUGUST DAY SONG".

妳是多變的女郎,時而嬌澀,時而性感,時而活潑,;不變的是妳微捲的濃黑長髮.妳的歌曲也是多變的,時而慵懶,時而神秘,時而熱鬧嘉年華會;但是根子里依然醞藏著巴西音樂的根源.

聽見妳的歌聲,讓人暫時忘卻夏天的炎熱,仿如陣陣涼風拂面而過.閉上雙眼,感受涼冰冰的音符滲透身體髮膚."SO NICE (SUMMER SUMBA)"就是一首適合躺在草蓆上聆聽的歌.臉上挂著一副灰藍色太陽眼鏡,裸著上身,僅穿上一條橘色印有暗花的四角泳褲,用一首歌的時間把皮膚染成金黃.忽然就和妳的歌,相互呼應起來,都有森巴的熱情.

那就來一杯淺藍色的MARGARITA吧..靜聽,用心靜靜聽,虛擬實境的夏日之歌!

听见夏天 part III



Michael Frank 1995 WARNER MUSIC

(下午三點二十二分,他昏沉地徘徊在半夢半醒的國境.)

半睜著眼,我感覺到背部一片潤溼,有一行汗水正在背脊間逐漸累積.窗外的天氣如何?不得而知.厚厚的藍色格子窗簾隔絕室外的氣候,卻隔絕不了現實的高溫.伸手觸摸牆壁,再緩緩伸向半空,只是為了確認這高溫並不是錯/幻覺.


突然,傳來一陣深沉的鋼琴聲,意識在瞬間回復一半.正在思索鋼琴聲是從哪兒傳出來,馬上就想到客廳的音響在臨睡前,是開著的,播放著米高.法蘭克的"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 鋼琴聲probably是"Hourglass沙漏"這首歌的前奏,唔…,果然是!

你認識米高.法蘭克吧?黃韻玲說他是憂鬱的,記得嗎?這張專輯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憂傷氣息.

我走向廚房,打開冰箱,為自己倒了一杯冰開水,邊喝邊走進客廳.我索性大字躺在淡綠色瓷磚地板上,看著頭頂上的風扇,旋轉.同時,讓地板冰涼的感覺,從背部的細胞一直蔓延到神經系統,然後傳達到身上每一個角落.音響依然播放著"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我閉上雙眼,仔細聆聽米高的歌聲里的故事.

"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其實是在向安東尼.卡洛斯.左賓,這位bossanova的音樂大師致敬.裡頭的音樂風格都滿有 bossanova的味道,配合米高一貫憂鬱的音樂走向,更提高了專輯的可聽性.內頁歌詞除了有米高和安東尼的合照,還特別放了釘在牆上的一張安東尼的照片,下面寫道:“以無儘的尊崇,愛戴及敬愛,致永遠懷念的安東尼.卡洛斯.左賓.”

正因如此,專輯里好几首歌曲都是唱給安東尼.卡洛斯左賓聽的.像"LIKE WATER, LIKE WIND 似水如風"一開始就唱說:“我對你的記憶是/在LEBLON吃午餐/談論亞馬遜/或聊儘你的家鄉-IPANEMA.”而最後一首歌"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道儘了米高對安東尼的緬懷和敬意:“即使那森巴已停止/我知道在你的聲音里,你的鋼琴聲里,你的笛聲里,我可以尋找到你/而那音樂仍憂傷地繼續/逝去的安東尼/你是我的靈感,我的英雄,我的良朋/在時光的快道上,我們可否再重逢/為了逝去的安東尼,傷心若痊癒,傷痕仍顯見吧?”聽了心中倍感歙歔.

每一首曲子里的編曲,都十分簡單且富人性.樂器無論是吉他,鋼琴,擊鼓,貝斯,薩斯風,長笛等等的編排和演奏都近乎完美,各具特色又融會貫通.比如"Hourglass沙漏", "Eighteen Aprils十八個四月", "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都只用了簡單的几種樂器,效果卻豐盛無比.

專輯里收錄了音樂劇"Noa Noa"的兩首歌曲, "Without Your Love沒有你的愛"和"In The Yellow House在那黃屋里". "Without Your Love沒有你的愛"的歌詞頗有意思:“當愛情開始時顯得多麼令人信服/正義又真實,可是很快它又遺棄了你/當你還沒完全了解它,愛情已走到盡頭/說真的,我是無心傷害你的/… …/沒有你的愛,我還是同樣的我嗎/春天會降臨嗎/彩虹會趕走雷雨嗎/倘若沒有你的愛?” "In The Yellow House在那黃屋里"則是畫家棼谷和高更的對話,所以你可以聽見色彩,帆布,光暗,麥田的鴉群,星空下的柏樹,向日葵,當然少不了在黃屋里的生活,平靜中滿佈憂傷.

那年夏天,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在海島上騎著摩哆車,陽光炙燙青春的肌膚.妳比我遲一個星期抵達同樣的地點.從那次起,我仿彿明白生命中許多事情,我將來不及跟妳分享,包括他.沙漏中的青春,分秒為單位,流失后,我便漸漸忘卻年少的面目.每一次汗水橫流的時節,記憶總要被喚起,那個夏天,如電影片段般播放,連自己也有點懷疑其真實性.悠遠陌生然而確實發生.

我站起來把唱機里的CD拿出來,回憶暫時打住.我看見地上有一只綠色的粉蝶.夏天仍無止境地延伸下去.

Wednesday, December 21, 2005

听见夏天part 2


KD LANG 2000 WARNER MUSIC

(下午三點半,妹妹在樹下蕩鞦韆.)

陽光把樹的影子,潑洒在大街小巷。家門前有一棵老樹,掛上繩索和木板,就成了鞦韆.一陣風吹來,鞦韆緩緩搖晃。讓我告訴你,我聽見了什麼,好嗎?

從來沒看過這麼女性化的KD LANG。唱過鄉謠,唱過爵士樂,在這張專輯里,她加入了大量的電子元素,呈獻另一種新風貌.而且,在歌詞里,充滿人對愛情的種種情緒。

我聽見一個女孩的笑聲。她在麥田中央起舞。陽光照著她金黃色的頭髮。風吹動她的長髮,金黃色,就和麥子晃動的顏色一樣,狐狸說。畫面是黃橙色的,因為夏天來了。女孩有一顆犬齒,在左邊。她一邊在麥田中旋轉,一邊開懷大笑.笑啊笑啊,就笑成了永恆.。

“Suddenly”表達的是對Mr./Ms. right 的Déjà Vu,初次見面卻似曾相識。接著,“Extraordinary Thing”唱出初墮入愛河的茫然情懷,不停不停的跌墜,就掉入深邃浩瀚的藍色海洋里,無法自拔 (Love’s Greatest Ocean)。然後,在“When We Collide”裡,兩個人碰撞出激烈的火花,宇宙間的星光營照在眼間,太陽升起了。

青春是可愛的,青春是殘酷的。我看見你眼睛的藍色,像天空般的色調,忽然心就變得自由了。我只想牽著妳的手,拚命地奔跑,一去不回頭。

在“The Consequences Of Falling”里,表現的是等愛的忐忑心情:“我的手在顫抖 /我的心在隱隱作痛/是你在呼喚我嗎?”

而在“Summerfling”裡頭,完全已是熱戀中的感覺,在海灘奔跑,海風輕吹,連日曬也變得甜蜜;或者是“It’s Happening With You”,講述只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作任何事情,都變得理所當然。

最後一首歌,“Only Love”具有激勵性,即使在愛的路上,經歷過多少挫折創傷,最終,只有愛可以撫慰心靈。

忽然,夏天就充满爱意了。

听见夏天 part one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好朋友,W和夜旅行。感谢你们一路上的鼓励和支持。)

妳笑說呵,馬來西亞不是終年是夏嗎, what do you mean you wanna write about the music for summer? 我在鍵盤上飛快地打字:“這是身在倫敦的妳所不能了解的。現在我們正處於炎夏.酷熱的天氣總讓人想聽見某種聲音。.”然後,我便log off。開始在手提電腦前,open a new file,寫下屬於夏天,從白天到黑夜,適合聆聽的專輯。

THE SEA & CAKE 2000 BY TRILL JOCKEY RECORDS

(早上10.10分,你跳進銀色開蓬跑車,往海的方向駛去.)

這是一支來自風城芝加哥的post-rock樂團。由Sam Prekop (主唱/吉他手), Eric Claridge (貝斯手), Archer Prewit (鍵盤手/吉他手) 和 John McEntire (鼓手)等四人所組成.。是他們在2000年所發行的第6張專輯。

First track, “Afternoon Speaker”的前奏一響起,甘脆灑脫的吉他聲,立刻可以在腦海中浮出畫面:開著開蓬跑車,延著海岸線,飛快地行駛。風很猛,太陽也很大.婉延的雙行道,只有一輛銀色跑車,在上面奔馳.空氣中充滿音樂和歡呼聲。SORRY,我只是一個庸俗的人,腦海里淨是好萊塢青春片的畫面,哈哈!Second track “All The Photos”則延續上一首歌的感覺,夏日暖風迎面而來,暑假的感覺讓人放鬆心情,你是否記得那年夏天,和初戀情人的joy ride?

可是,接下來的几首歌,情緒卻一轉,初戀情人說再見,太陽躲進雲層。仿彿跑車上的人都消失了,就只剩下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上路。寂寞的海岸線,海風不再暖和,海浪好像經過程式編排過,單調地來回沖擊。純音樂的“You Beautiful Bastard”里來回反復的貝斯和憂傷的電子吉他在傷心的邊緣遊走。而在“Seemingly”里,悲傷的意境在適當的電音,電吉他,鼓擊,管弦樂的配合下,終於來到最高點。

整張專輯彌漫著一種複雜的味道,迷惑中帶點清醒;時而興奮,時而憂傷,那不正是青春嗎?叫人難忘的是那年你我正年少清澀的夏天 。。。。。。

Monday, December 19, 2005

Don't Look Back

This morning, I woke up and checked my handphone. It's been 12 hours since I sent you the sms. There's no sign of you replying to my sms.
I open the phone book, schroll down "A" ... "B" ... at the end of "B", I found your name. I looked at it, press "more" button, select "delete", press "yes" to confirm.
There, I did it. I had deleted your contact from my phonebook. There's no way I can contact you or sms you anymore. You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me sending you sms, and I don't have to gone all moody waiting for your reply.
I should have done this long time ago.
It hurts, lightly.
Next step, your MSN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