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11

The Restaurant | The Club @ Saujana - Malaysia International Gourmet Festival series

我在黑暗中开着车子,努力的看着路牌。天正下着微微细雨,路灯刚好故障,看得很辛苦。我没到过The Club,我本来以为是在Hyatt Saujana里面,不过路牌却指着更前方。果然柳暗花明,过了一小段路,The Club @ Saujana的入口正在右边。
车子开进去,我有点惊艳,这个隐秘的度假村也太美了吧。茂密但修剪工整的花圃,一片绿意,为下着细雨的夜晚更增添凉意。
The Restaurant原来就是餐厅的名字。越过cozy的lounge area,餐厅就在右手边。一派简洁高雅的装潢,黑与白的配搭,以及墙上的木雕装饰,The Restaurant自成一格的简约风深得我心。

我们本来是坐在室内,非吸烟区。可是后来觉得灯太亮了、冷气又太冷,于是要求移到户外。果然是正确的。外面用餐区旁边就是一个水池,四周都是热带雨林围绕着。虽然有人抽烟,但是不太闻得到。雨还在微微下着,空气却不太冷,也不太闷,伴着雨声和流水声用餐,是一流的享受。
是夜,来品尝的是大马国际美食节的特定食谱。各有两道头盘和主菜以及一道甜品,而每道各有两款菜式供选择。我不吃牛肉,于是只能选非牛肉的餐点来吃了。

头盘:Marinated Salmon and Salmon Tartar with avocado

这个三文鱼头盘很清新,可以一次过品尝不同口感的三文鱼 - 三文鱼塔塔、腌三文鱼以及香煎三文鱼。那堆绿色的是鳄梨酱,还有三片小圆扁包可以一起使用。三文鱼塔塔混了切得跟塔塔一般大小的蕃茄粒,表面看不出来,但是吃下去,蕃茄的微酸中和了三文鱼的微腥,口感新鲜。腌三文鱼一般,煎三文鱼则吃出鱼肉丰厚的口感,焦脆的表皮让口感更丰富。我喜欢这个头盘的原因是它可以有多重吃法,一次过尝试各种不同的口感滋味。
汤:Lobster Bisque with Lobster Grissini

这个龙虾汤,乍看还以为是南瓜汤呢。可是一喝下去,就‘我的妈呀’,好鲜美的汤头啊!汤浓稠而不腻,搭配那个龙虾肉棒(饼?),简直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完全吃得出整只龙虾的鲜、甜、美,连鲜少吃甲壳类的我也竖起大拇指!

主菜 1: Cinnamon and all spice poached saddle of venison
celeriac puree and braised celeriac

对不起,这真的不是我的口味。半熟鹿肉虽然用上了肉桂及多种香料,还有伴碟的块根芹蓉跟腌煮过的块根芹可以同吃,我还是受不了那股血腥味。我猜想大厨不把鹿肉煮熟的原因可能是肉质会变韧变硬,but sorry, this is really not my cup of tea.


主菜 2:Olive oil poached halibut
Coriander drizzle and spiced cream

反倒是这道菜带给我惊喜。大比目鱼肉质结实,但略显稍咸了点。底下的那堆‘泥’才是精华所在。我边吃边在猜到底是薯泥吗?可是口感又不太像,是比薯泥口感再粗糙一点的。后来大厨出来解开谜团:这其实是利用玉蜀黍粉加水和油加一点奶油来制成的,香料则是南姜和来自西班牙的一种辣椒合成,难怪辛香味十足。旁边的那三点绿dots,可别小看它们。那是芫荽和意大利黑醋混合而成,配鱼刚刚好。

甜品:Vacherin Ice Cream
Port wine plums

哎呀对不起,忘了拍照。Vacherin芝士弄成雪糕,配上缽酒煮过的李子。我喜欢那李子因为我是酒鬼(???),而雪糕对我而言,则太奶太腻了。

结论: 环境优美。服务周到不罗嗦。食物不论口味或摆盘皆属中上,值得再来。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梦录 85

(屠妖节前夕的梦)
我不知道是在排戏还是在看戏。那是类似西游记这样的戏,有好人,有妖精。妖精是红色大袍的女妖,黑的发,白的脸,红的血盆大口。

突然,我看到一个印度神明的画像,我不认识他。他有蓝色的皮肤,赤裸上身,但身穿金光闪闪的头饰和珠宝,手上还有一支长长的手杖,底下是弯曲朝上的,像支瘦瘦的萨斯风。

神明出现,一下就把红衣的妖怪打发掉了。

【我不熟悉印度神话,对屠妖节的传说也是一知半解。上网找寻相似的印度神明图像后,发现我梦见的是Lord Rama。根据印度同事印证,Lord Rama确实是与屠妖节有关系的神明。神奇!】

0000000000000000000000

(昨晚的梦)
我去动物园,很多人在排队入场,我便尾随。差不多到了售票处,旁边站了一只老虎。哇,又兴奋又害怕。我以为朝老虎的方向(左边)就是入口处,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才发现那里是厕所,便继续向右走。

买了票进场,看到门口又有一只穿了白色女仆装的红毛猩猩在站台。我觉得她很可怜,这样站着一定很累。

查票员是一个精明的阿姨,感觉就像公司里会计部斤斤计较的资深女职员那种的脸。她看了看我的票,说这个是有包午餐的。

“你要吃什么?”她问“这里有海鲜面和普通的饭。”她指了指对面的两个小食店。

我还来不及回答,她又说了:“如果我是你,我当然会选择海鲜面。”

这时,她身旁出现一位厨师,正从她身旁的胶箱里拿出一只大虾,比龙虾还大,蓝色类似花蟹的颜色,但拖了一条龙虾尾,而且张牙舞爪的摆弄着它的钳。

“我对甲壳类敏感,所以我还是要吃饭。”我说。

Sunday, October 23, 2011

梦录 84

(旅行的梦)

我推开旅馆褐色的木门,走出去。呵意大利的冬天好冷啊,又干又冷。脚下是灰褐色的砂土,四周黑漆漆的,很勉强才看得到。可是也什么都看不到,周围空荡荡的。我启动手机的摄影功能,开了闪光灯,朝四周乱拍,看拍得出什么。闪光灯打在黑暗中,像照明的作用比较多。咦等等,这是什么?再打一次闪光灯,我看到两栋高大的神像,石头雕的。我不是在意大利吗,怎么好像到了埃及?

好冷,而且刚才我没关门,妈妈出来看到是要骂人的,我便回去了。

天稍微亮一点的时候,我才想起,我其实是到了巴塞罗纳。回想一下,我们4人搭巴士,穿过大城市,走过乡间马路,才来到这里。这里像是高级住宅区,让我形容一下四周。我们住的小旅馆,是典型的欧洲小旅馆设计,但不是独立的,是跟一排的商店一起。3层楼高,除了旅馆,附近有商店,隔壁就是餐馆。餐馆的工作人员像阿拉伯人,满脸胡子,但是西班牙人也不都是络腮胡男么?!!旅馆的左手边是很大很大的花园,花园旁边就是有钱人的villas。这里有穷人吗,姐姐问我。我用唱的回答:对面和右边,就是穷人住的flat。

可是,我前面说的4个人,没有姐姐;只有我、妈妈、杨佩丽(为什么?为什么?)和一个高瘦戴眼镜的男子。姐姐几时来的呢?

Friday, October 21, 2011

最後晚餐

終於在香港, 看了一部舞台劇. <最後晚餐>是一個本地創作, 百分百香港制造.

我們在8點多, 到達上環文娛中心. 等了一下, 就進場了. 由於是黑箱, 所以場地不大. 一開始, 人不多,但接近開場時, 場地已經滿了. 我們坐在第4排, 前面正巧坐著林二汶@17.

佈景是典型香港唐樓的客廳, 佈置得滿精細的.

故事我就不贅談了. 有興趣, 可以在這裡閱讀 http://www.hkrep.com/english/news/20110801.html

說說演員吧.

我特別欣賞女主角雷思蘭的演出 - 受教育不高, 魯莽, 委於父權(老公), 不善表達內心感受. 她把這樣一個中年女子演得絲絲入扣, 戲劇張力和爆發力一流. 我記得有一幕兒子突然發脾氣, 把滿桌子的飯菜掃落在地. 她默默地拾起來, 兒子還在大罵, 她也突然對罵起來. 那一段戲, 突如其來的爆發力, 看得我眼淚直噴!!!

男主角劉守正同樣是資深演員了吧. 但我略嫌他開頭的演出太自覺太過火, 隨著故事的發展, 他才漸漸演出真髓.

編劇的功力也不可小瞥. 裡頭有不少機警的對白. 如母親勸兒子要堅強, 竟然就叫他模仿'大力先生' (清潔劑)強力除污一般, 排除萬難. 而讓大家笑爆肚的gag如下
母: "你死左我會很傷心架..."
子: "哦, 你死左, 我就會開香檳?!!"

我很喜歡故事的結尾. 接近尾聲, 母子倆打算用安眠藥來對付家暴的父親. 母親把藥放進凍啤酒里, 給了父親, 然後和兒子一起坐著看好戲. 燈突然轉成昏黃. 父親一邊上QQ, 終於一邊喝下啤酒. 母子對望, 眼神詭異. 燈漸漸暗下, 父親懷疑有詐, 轉身看著懷著鬼胎的母子, 燈暗... 留下空白讓觀眾填充.

這竟然是我第一次跟章力行一起看舞台劇, 真不可饒恕!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Sunday, October 16, 2011

Suddenly

不知不觉,我的贴文已过千。第一千篇和第一千零一篇是相呼应的,是我对身外物的挂碍、是我对时尚的偏爱、对某种心头好的执着,充分体现“我”。
这样的我,好吗?这样的我,不好吗?
不重要,这是当下的我。自己明白,就好了。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找回来了,我最亲爱的!!!

Terima kasih Nik dan Adik, I hutang KFC ok!!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我最亲爱的, 你现在怎么样?

很少为遗失衣物感到沮丧, 看来我是真的很喜欢它。


就是这一件针织外套。。。你现在在哪里???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梦录 83

关于在二舅家发生的事,我的印象已模糊,大概是有节庆,我们大家一如往常的到他家庆祝。我记得我的车不见了,心急似焚。

我回去家中。已是傍晚,乌云密布,狂风暴雨即将到来。我在后房,赫然发现窗外波涛汹涌,水位已涨到快淹没露台了。海浪很大。我家位于悬崖之上,假如海浪如此高涨,可想低处早已被淹没。一个浪头打过来,水花溅到露台上,我倒抽一口冷气 “呵~~”,吓坏了!

这就是海啸吗?这就是末日吗?

Sunday, October 09, 2011

旧稿:小城游记

两个小时的路程,细雨纷飞。。。
在外型古色古香,里头舒适新颖的酒店安顿好,雨也停了,步行导游也到了,准备带我们步行游览这小城。

这座城,以知名大学着称。这个时节,正好是众大学生进行结业礼的时候,一路走过,总看见三三两两穿着毕业袍的学生哗笑经过,有些更是被各种玩意儿如泡沫、丝带、碎纸花沾了满头满身,嗯,应该是刚刚庆祝顺利毕业吧。

导游带着我们穿梭大街小巷,踏过柏油或卵石铺过的途径,参观一所又一所的大学学院。我在想,到底是学院依着小城而建;还是小城是依着学府而成?那些充满着历史的建筑,总是叫人打从心底肃然起敬。那些尖塔、城墙、木门、石窖,见证了多少学识理论伟人的诞生?!

当我们走到一座城塔前,导游指着那气宇不凡的建筑,神气的说:“这里就是哈利波特他们的食堂。”啊,我怎么忘了呢?J. K. 罗琳就是在这里写出这部让世人痴迷的畅销小说的呀!其实不只是《哈利波特》,《魔戒3部曲》、《黄金罗盘》、《纳尼亚传奇》等等名著都诞生于此。这还不止,我们走到一片花园,导游捉狭地问我们这个花园是不是很熟悉?眼尖的我早已看到有个牌子,啊哈,原来这是爱丽丝家的花园。导游告诉我们,爱丽丝是真有其人。她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查尔斯•路德维希•道奇森的女儿。而故事的场景则是依据着他们家的花园构成。时至今日,或许园景早已有些改变,但爱丽丝的故事却流传至今。根据导游说,真正的爱丽丝原来还跟当时的王子有一段姻缘,但是却被皇后阻止了,不然,爱丽丝当上王妃,历史又得改写了。

告别了导游,我们随便在一家法式小馆子用餐。这真是个意外惊喜!这小馆子卧虎藏龙,我们吃到了此行最好吃的晚餐。法式烤鸭腿外皮香酥,里头软嫩多汁;配菜煎薯饼也香脆可口不油腻。Risotto也不错,但口感稍软。不得不提的是白酒煮青口,那白酒汁是精髓所在。我们点了一篮又一篮的面包,沾着白酒汁吃,暖和了雨后冷冷的傍晚。

第二天,我们到Coverted Market逛逛,蔬果鲜花书籍服装纪念品蛋糕,万应俱全。我在一家花店买了花朵给同行的友伴,还跟貌美的花店老板聊了起来。她知道我们是游客,就推荐我们到附近Jamie Oliver的餐馆用餐。我们听见,眼睛都亮了起来!

再一次被食神眷顾的我们,点了巴马火腿+箭叶+无花果沙拉、传统fish & chips,烤羊胸以及肉丸意粉。美味的火腿箭叶无花果,配上酸甜的意大利醋酱汁,天衣无缝!简单的fish & chips,味道不凡。鱼排很酥,而薯条更是我吃过最好的。据说加了蒜粉和牛油调味,fabulous!! 羊肉跟意粉都不错。我们仨把东西都吃光光,逗得侍应很开心!

用过午餐,我们就回去酒店收拾准备离开。两天一夜的牛津游就这么结束了。古雅、宁谧和纯朴的牛津,实在叫人流连忘返,两天一夜真的太短。但是也因为短暂,更叫人容易给它牢牢记住。

有人说,如果你喜欢牛津,那你也会喜欢剑桥。嗯,下一次的小城游记,会不会是剑桥呢?我期待。。。

Saturday, October 08, 2011

梦录 82

(昨夜里的三段)

我,jenny和Agnes在房间里聊天。那是一个禄架床,我和jenny在上层,Agnes在下层。聊着聊着,jenny说他要上厕所。我嚷着我也要去!我想移动身体,但是动不了,眼睛睁不开,手举起来了,又乏力放下。Agnes拍一下我的屁股,说咪玩啦!我说我真的起不来,太累了,眼睛勉强睁开,又关上了。努力,努力,眼睛一睁,醒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到了一个乡镇。我想上厕所,有人指那边。我进去,只是一个空空的房间,墙上有镜子,但是没有厕盆和洗手盆。

我走出去,说不是来的。人说那你用后巷那边的公厕吧。我就去了。很干净。小完了,出来。
但是梦境如是重复着,到房间上厕所,不是厕所,就到后巷的公厕小。

重复4次。但是每一次遇到的人都不一样。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在洗头,洗洗下,不对劲,才一天没剃头,怎么头发长了那么多;而且后脑勺的发量,嗯是一种久违了的触感。

把头洗干净,我照着镜子一看,我的头发又浓又密,而且长度已到脖子。我用手一抓,原来可以绑个小羊尾了。好,不剪不剃了,我要留长它。

今天是每个月一次,我从地府回来的日子。

回到家,我跟我妈和我大妹一起上街买东西。我告诉他们地下有一个device,是用来吸人间的怨气怒气的。妹妹问那下面是不是很热哒?我不语,我在心里想,是啊,我没想过,吸了那么多怨气怒气,可是地府并没有很热,挺清凉的。

在市场,妈妈看到一堆红色的水果,夸张地说哇草莓那么大颗啊。买水果的uncle笑说,那不是草莓,是水翁。一看,果然是。

这时,我看到另一个地府的人,穿衬衫西裤打tie。咦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看到我,有点害怕,就招了,说他舍不得家里的妻小,就偷偷跑回来。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我就走开了。

站在一排卖CD的架子前,我看着那些都是西洋非流行类音乐。

Friday, October 07, 2011

梦录 81

我入住某地的Marriot,我记得外形是褐灰色的欧洲式建筑,不高,约4-5层左右。外面是草坪和花园,里面则是极致奢华的摩登巴洛克风设计。

公司里的许多人都来了,好像周年宴似的。有人说茶水阿姨auntie Malika要退休了,她的膝盖受伤,需要住院动手术,叫我们去看看她。我便走进一个房间, 看到消瘦了的auntie Malika。哎呀原来她的膝盖有很大的损伤,已经涂了黄药水,但是看出来好像是被人虐待的。除了膝盖,手肘也受伤了。我安慰了她,就离开。

突然,我回到房间,混乱间,我才想起我的飞机是下午3点的,现在已经三点了,我还没有去机场!我匆忙拿了行李,请酒店帮我叫车去机场。一出门,就看到任达华、琦琦和他们的小孩。任达华裸着上身,身旁的人说:“这个年纪,身材还那么好,真难得。”我认识他们,就上前寒暄几句。谈着谈着,琦琦突然变得像蒋怡,黝黑的皮肤,甜美的笑容。我几乎就忘了我该去机场!

这时,酒店人员走来告诉我没有车。我想心急如焚也没用,反正也迟了,也只好明天搭早机回来,虽然很贵。看回我的print out,原来我的飞机竟然是中午1点钟的,即使我3点到机场,也来不及了!!!

可是我没有房间了,怎办?

梦录 80

我跟张坐在的士里,前往朋友的家。我们是在泰国境内,因为刚下过雨,到处可看到泥泞。路边是简陋的小屋和蕉树。

终于到了朋友的家附近,是一个现代化的花园住宅区。

进去房子里,原来我朋友是于美人。我一看到她,就开她玩笑:“哇麦玲玲,玲玲出黎又睇掌啦!”我(在梦里)觉得她们俩人长得很像。于美人打了我一下,我们就拥抱。屋子里有许多人了,都在吃喝谈天。

我跟张离开,上了一台的士。张说,好像这里去巴厘岛不太远。我就用印尼话问司机:“Mas, bisa pergi Bali dari sini?” (可是我们明明不是在泰国吗?)

Sunday, October 02, 2011

30年前。。。

那时,我上的第三间幼稚园应该是玻璃市教师公会开办的,学生们都是那些马来校长老师的孩子们,全院只有我们3个华人教师的子弟。
我听不懂马来话,也不知道当时是怎样上课的。那时,就已经体会到跟不同种族相处的滋味,同时也知道并不是所以人人都是种族主义的。

我算是插班的,班上的小朋友一早已经混熟。几个比较强势的马来女孩们算是班上的大姐头,联合几位男孩,虾虾霸霸,专欺负人。但是也有亲善的男孩女孩,主动来跟我玩。

幼稚园是一个八角形(?)的设计,中间是一个圆形的空间。我喜欢这个圆形的空间,我记得我曾经在中间表演跳芭蕾。我小时候喜欢跳芭蕾。平时我们在圆圈的角落上课和玩耍,吃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围成一个大圆圈。

我记得第一次跟大家吃东西时,老师要大家祷告,我也跟着念。我记得那时我们常吃沙丁鱼三明治。有一次,我跟马来同学“聊天”,忘了祷告就拿东西往嘴里送,结果两人都被骂。现在,到马来婚宴,如果有祷告,我还是会摆出祷告的手势,只是已经不会念了。

幼稚园外面有一片荒地,下过雨后就是红淤泥。我们拿树枝挖掘,有时会挖到蛋。老师看到就会大声喝止我们,原来那是蛇蛋。

结业典礼那一天,我们有玩telematch。我参加一个比赛,需要做一系列的东西。我记得要把反转过来的衣服弄好,穿上;要吃一块三明治;最后要“徒口”吃完垂吊着的苹果。我小小就很聪明,各就各位之后,就想到衣服一定要先弄回来,才比较快穿上。结果,弄好了,老师又帮我弄反回去。比赛开始了,我一开始速度快速,很快衣服穿好,然后三明治也吃完了,要去吃苹果了。因为手不能碰,就只能用口了。谁知,一碰,苹果太硬,我的牙齿崩了,摇摇欲坠。可是我没有哭,我很有体育精神,继续努力吃苹果。爸爸、妈妈和姐姐不管三七二十一,为我欢呼!后来,我应该没有赢。。。

第二天,就是最后一天上课了。下课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我爸爸好象是开会,所以会迟来接我。班主任陪着我一起等。我记得我们坐在幼稚园外面,天开始下着毛毛雨。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老师跟我讲了一堆话,什么“baik-baik”的。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老师泛红的大眼睛。我不记得老师的名字,只记得她蓬松的卷发,和那时泛红的眼睛。

后来,我上一年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