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2

生活节录

1。下雨了,终于。

2。终于肯去弄我的耳朵了。话说左耳道内有个东西,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么多年,都没有带来太多困扰,便由他去。最近堵住的耳屎累计,影响听觉了,才去给专科看。清理了耳屎,给用了耳药滴跟抗生素。医生说如要一劳永逸,切除那个囊是必须的。下礼拜再去看医生,把最后一个顽固的耳屎弄出来再说。

3。再说,我似乎很容易就长囊。以前上唇内长过,切除了。除了耳朵,左眉上也有个小肉囊。奇怪的是,都在左边。

4。左边的耳朵,要在堵塞之后,才知道他的重要性。人家常说有‘dominant eye’,我觉得左耳是我的dominant ear。事关如果我要‘竖耳聆听’时,用的是左耳。

5。左耳失聪是我每天去曼谷的朋友。

6。我的朋友啊,如果我在面书不跟人争辩,不是我怕争不赢(赢了有奖品?),而是我心里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跟人争辩下去,对我来说,是无谓且浪费资源的。

7。(到底有人看得出,我在玩接龙吗?我接不下去了。)

8。我7月11号又有讲笑会,这次的主题是“做”跟“爱”。我们老地方(Lot10 TAS)见!

9。玩一个人格分析,结果我是‘海豚’‘黑豹’。‘海豚’跟‘黑豹’是矛盾的组合。不禁失笑,真准!我的太阳星座跟上升星座也是罕见的矛盾组合。我天生就是一个矛盾的人!

10。期待改变。

11。(继续)

12。小女孩应该很错愕,应该没试过打电话给talent邀演电影被拒绝吧。对不起啦,我现在很清楚自己所要及所不要。

13。说到按摩,真的讲求天份。有些人手劲不足、有些人一昧牛力、有的人老是按到骨头、有的人按不到筋道。然而,有人一按就知道哪里出问题,哪边该用阴力,哪边该大力给它按下去。

14。Fin.

Sunday, June 17, 2012

梦录 102

(前晚)
我应该是慢慢地在开着车,驶过旧码头那边,车上还有几个人。左边的堤岸,排了一行的桌椅。桌子上铺了蓝色的塑胶纸。那时,风很大,铺在桌上的蓝色塑胶纸,随风飞舞。看到一些桌子上用了两张塑胶纸铺的,飞起来,很不行。我跟车上的人说:“看,就是这样,给马来人做,就是不好看。”
右边是一些帐篷,却是全身黑布的中东女人很小女孩在卖东西,卖什么?一些公仔贴纸。
绕过了,我想上厕所,想去附近的酒店上。
门一开,我从黑暗的房间走出酒店的户外。阳光普照,差点睁不开眼。
我看到下面的海岸,蔚蓝的海,真想下去游泳呢。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昨晚)
前面不记得了,记得我在一条街上。一整条都是卖吃的,类似“为食街”。
我一一走过,停在一个面摊前。不知道是什么面,长长,四方的面,金黄色。以为很硬,可是老板娘一拉,感觉还蛮软的。
她把一段面放进奶白色的液体里,浸啊浸。我看到成品的照片是淡黄色的粗面,放在奶白色的汤头里,一些青葱,很简单。我想那个白色的汤,应该放了牛奶吧,那我就不能吃了。
隔壁摊子在卖沐浴用品。特别的是,那些沐浴露、洗发精、润发素,里面统统都装了一个蓝色的塑胶动物玩具 - 鹰、虎、蝎子之类的。
老板娘说,来来来,里面还有。明明刚才在路边,马上进入一个店面。很典型的中式药妆店。有一个小孩,好像是姐姐的儿子,在店里坐着走路椅。他很会发脾气,大家都很怕他。他跟我说要拍照,我拿起手机,一照,荧幕里出现的他跟另一个小男孩的脸。小男孩约4岁,眉粗眼细,笑脸嘻嘻,但肯定不是我。又一看,我们的脸已经被小叮当的图遮住了。我急了,可是那个小叮当的图却弄不走。姐姐儿子开始发脾气。
整个店的氛围很诡异,那些人都神秘兮兮的,我有点害怕。
我要离开。
(就醒了)

Saturday, June 16, 2012

灵感

最近灵感比较强。

比方说,某天同事们要去受训,其他同事问起受训的地点,我马上想到是在楼下而已。但是,要去受训的同事却说是在另一栋建筑物。我没说什么。
到了下午,他们去了受训。突然,group chat里传来:“妈的,原来在楼下罢了!”

又比方,有一天,想到不知agnes有否收到我寄的生日卡,因为通常他收到东西,会传简讯或wazapps告知。然后,我的脑海里出现他的声音:“我写左系blog啦,bb。”
我传了wazapps给他,他的答案是:“I received la! Go to read my blog la bb!!!”

把这两件事跟身边的人分享,有人马上玩笑似地说:“快点出4个号码,可以中奖了!”

可是你知道,这根本是两码子事,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的呀!

Thursday, June 14, 2012

S' Wear: 85

请叫我“街舞达人”!!


Cap: Pressy from Dickson Chai
Top: Villiam Ooi
Pants: from Isetan Singapore
Watch: Nixon
Bracelet: Marc by Marc Jacobs
Shoes: Puma

Wednesday, June 13, 2012

梦录 101

我们走在河堤旁,那是一条很大很宽的河。天灰灰的,刮风下雨。雨势不大,但是河水已经泛滥,我看着它猛然地涌上对岸的一家cafe。我指着那个方向,跟身边的人说:“唷,淹到那间店了!”
那间cafe,我记得,刚刚我才在那里。那家店的装置不算特别,怎么说呢,嗯,啡色的沙发椅,绿或蓝的cushions,藤制的灯,和一些普通的蛋糕。
我们继续走,然后走到对岸的那家cafe。这才发现那间店是我的前老板,默丽莎。朱开的。
我跟她说:“后边,浸左wor。”
她答:“系啰系啰”

[昨天早上醒来,FB就看到台北淹水的消息。希望台北市与人安然无恙。]

Monday, June 04, 2012

梦录100

我是儿童心理咨询师兼psychic。
在我玻璃市老家,我接见3位儿童。
第一位是个白人胖男孩,大约10-11岁。我听他讲话,然后问他一些问题后,我就开始做出预测。“你的名字里有xx字母。你是澳洲人。(闭上眼睛)嗯。。。(出现8)你是狮子座。。。”(后面我忘记了
第二个是一个黑人小男孩,瘦小,约8岁。聊了一会儿,我又开始预测。“美国人,你不快乐,你的生日是X月。。。可是我还看到4。通常我的power是看到数字代表你的生日,既然你的生日不是4月,你该想一想4对你的意义。”(这一段我竟然是讲华语的
第三个是一个印度小女孩,可是内容我忘记了。
然后,第一个男孩的祖母来跟我聊天。她说他们原来是伦敦人,可是现在搬去纽约了。哎呀我猜错了。

[重点是,我发现我做的这些预测是没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