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唐人疯 180413 - 210413

<唐人疯>终于结束了.

这部剧对我而言,意义其实很重大。
第一,这是今年第一个演出。
第二,我一直很想跟Mark合作。我们曾经一起演过戏,但是我没演过他导的戏。自从我看过他编导的《大头与番薯头》,就一直念念不忘,很想演他的戏。这次,总算了了一个心愿。
第三,也是了结另一个心愿。也是因为《大头与番薯头》,我就一直想演福建舞台剧,毕竟福建话是我的母语。
第四,又是另一个心愿达成。身边的朋友,都知道我很爱模仿印尼人讲话。这次,我总算在这部剧里如愿以偿。
第五,演过无数个角色,就是没反串过。这次,终于有机会尝试反串了。
第六,这部剧里,几乎每一个角色都使用不同的语言 - 印尼语、粤语、华语、福建话,以及少许淡米尔语。
第七,这也是“讲笑三人组”第一次同台演出舞台剧。

在这部剧里,我演5个角色,5个都是浑然不同的个性。

1。Yati - 我饰演一位忠心耿耿的印尼女佣,负责照顾顽固暴躁的瘫痪老婆婆。这个角色有难度,因为如果平时只是玩玩而已,限量的印尼话还可乱用一通。但这是演戏,演给大众看的,我觉得我有义务认真对待每一个细节,包括正确的语言和措辞。我请谙印尼语的同事帮我把剧本对白译成印尼语,再一一背下。另一个难度是,排练了好久,可能是语言障碍,一直掌握不到导演的要求。从一开始的阴险,到后来的大癫大肺。然后接近演出了,导演说他重看剧本,其实这位女佣是真心诚意要照顾好她的主子的,才诞生了现在大家看到的Yati。

2。Jamilah - 我想这个角色,如果要用马来语来演,我应该也能够应付。用广东话来演,也有它传神的地方。我的马来妇女装扮很像教马来文的中学老师!!!这个角色,我觉得满容易掌握的。

3。Steven - 喜剧里的悲剧人物。对白很少(从头到尾两句!),但每摆一个蒲士,就引起笑声。还有机会在片段结束前跟我的“Fairy God Mother”表演一段舞蹈,黄宝欣的《说谎的东西》(老土到爆!)

4。阿Yong - 这是个典型的老粗福建佬,我在模仿家乡周遭那些uncle。这一幕几乎是1 take过,最容易的。排练时,才让导演看过一次,他就说这几乎80%吻合他想象中的情景。

5。Thanggaci - 我真的很适合绑“子子”辫。排练时,我觉得是一种奇怪的默契吧,我们很自动地各自为自己的学生角色塑造不同的鲜明性格。Thanggaci的设定是害羞和缺乏自信,代号是“楚楚可怜”。Yvonne Lee Yi Von是那种典型的叻7叻的“好学生”,就是老师讲什么,她都要抢着回答的那种。Ranjit就是一个傻傻、反应迟钝的学生。

演这部剧很开心,虽然在排练过程中,遇到一些阻滞,幸好在演出前,一切都迎刃而解。
希望下一次还可以跟同一班人合作,因为我们的化学作用真的很爆炸!

如果这次你来观赏了《唐人疯》,非常感谢。如果你没来,请你面壁思过。

p/s 如无意外,本剧将于6月8日在槟城PenangPac粉墨登场!

DC的理想生活


(原文)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下简称“华府”)是美国的首都,也是美国联邦政府
机关的所在地。白宫,美国国会,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FBI Headquater)都设在这里。
除此之外,许多国际组织总部也在此设立,例如世界银行國際貨幣基金美洲国家组织
照这么看,华府的生活应该给人感觉硬邦邦、严肃的况味。其实,事实并不是如此。
以下为你策划了3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原来在华府,生活也可以过得多彩多姿!

艺术生活 @Smithsonian
史密森尼博物馆系统The Smithsonian Museums)属下大多数博物馆都座落于华盛顿市区;它属下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包括了國家航空和太空博物館 (Air & Space Museum)、国立美国历史博物館 (American History Museum)、国立美国印地安博物馆 (American Indian Museum)、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 (Natural History Museum)、国立肖像馆 (Reynolds Center: American Art Museum Portrait Gallery)、国立美国邮政博物馆 (Postal Museum),阿瑟·M·萨克勒美术馆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 (Hirshhorn Museum) 美国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等。
在这里,我要把焦点放在美术馆上面。

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 (Hirshhorn Museum)
这个呈圆形的灰色建筑跟国家航空和太空博物馆毗邻,走在外墙,首先吸引我的目光的是墙内的一个雕塑作品,“针塔”(Needle Tower, 1968 by Kenneth Snelson)和远处正在进行建筑工程,悬在半空的吊塔,形成强烈的对比:一直一横。(pic: needle tower
到了入口处,看到告示牌,更让我雀跃不已。原来这里正进行着艾未未的个展。一走进馆区,就看到这位中国艺术家的大型装置艺术 – 12生肖兽首展。这些铜像高约4尺,围绕着博物馆中间水池外围。公众可以360度欣赏这些栩栩如生的动物头像。这项作品的灵感源自于中国清朝皇家园林圆明园海堂前喷水池的12生肖雕像。原著在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被攫夺而流失海外。艾未未的这个作品到了世界各国展出,可惜以目前的局势看来,应该无法回到中国展示的。(pix: 12 animals + animals collage)
馆内共分为4个楼层。地下一楼是精品店和试听室,这里出售艺术相关纪念品,也售卖一些期内限定的纪念品。
一楼是询问中心,真正的展览厅设立在一楼及二楼。
一上到一楼,公众肯定会被头顶天花板上的一条巨蟒所吸引着。仔细一看,原来这条蟒蛇是由一个一个背包所组成的。这是为了纪念汶川大地震中罹难的学生们所创造出来的一个装置艺术。而在另一边厢,白色的墙上贴了一大张列表,播音机不停播送不同声音念出不同的名字。这也是汶川大地震后,艾未未所发起的另一个计划。墙上的列表真实记录了罹难的学生名字,年龄,性别等资料,至今人数已超过5千人。(pix: ai wei wei snake)
我觉得,关心社会的人都会喜欢艾未未的作品。但是,撇开那些创作背后的社会议题,单纯从作品的趣味性来看,艾未未的作品还是很有趣的。
比方说,“中国木桐 2005”这个装置艺术作品。他把那些清朝时期建立的庙宇被拆除下来后的木梁,使用传统中国木工装嵌技术,弄成一条木桐;而中心挖空成中国地图。(pix: china log)
异曲同工之妙的有“中国地图(2008”。同样地,使用传统中国木工装嵌技术,把清朝时期建立的庙宇被拆除下来的木材,拼凑成中国地图。但是这个地图要从上方看下来,才看得出个所以然,不然站在它旁边,看到的只是一大块积木而已。(pix: china map)
当时想到的是,万一苏丹街真的被拆除了,国内是不是有哪个艺术家能够把那些一瓦一砺重新拼凑成一个新的艺术作品,以唤醒公众对古迹的保护呢?
另一个有趣的装置艺术是“月柜(2008)”。这7个一套的柜子是花梨木制的,在每个柜子上下方的中央,皆挖了一个圆圈。当公众走过柜子们的时候,他们可以从圆圈中看到月亮的阴晴圆缺,非常好玩的一个作品。(pix: moon chest)
另外,“茶屋(2009”跟“一碗珍珠(2006”也是蛮耐人寻味的作品。“茶屋”,顾名思义,就真的是把茶叶压缩后,塑造成屋子的模样。“一碗珍珠”则是一对庞大的陶瓷碗,装进了隐喻白米饭的珍珠。坊间不是有叫“珍珠米”的产品吗,这是艾未未开的一个玩笑?(pix: tea hse & pearl)
闹得沸沸扬扬的“河蟹”事件,也衍生了“河蟹(2010”这个作品。会场上放了一堆32百个陶磁河蟹,几可乱真。(pix: he xie)
艾未未一向喜欢探讨真品跟赝品之间,真实与价格之间的关系,藉此来探讨现行政治和社会体制中的理解和不理解之间的关系。在这里,展出了一群拥有鲜艳外层的陶罐。他利用汉朝时代的陶罐,染上象征现代的鲜艳颜料,代表陶罐的本质(原材质和形状)不变,但外在(颜色)改变了,逼着群众去思考原创艺术作品的价值和意义。
除了艾未未的个展,在2楼也搜罗了许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普普大师安迪华荷、Giacomo BallaFrancis Bacon等。在这一层,你也可以透过一大片的落地玻璃,360度把Smithsonian区的景色,从华盛顿纪念碑到美国国会大厦,一览无遗。(pix: view collage)
美术馆外园区也展示了一些雕塑作品,比如前面提到的“针塔”。
Hirshhorn Museum . 700 Independence Avenue Southwest, Washington, DC 20560, United States

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国立美术馆共分为东、西二馆。东馆展示现代艺术作品,而西馆则收集欧洲中世纪到19世纪的重要画作和雕塑。
到访时,东馆正进行着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个展。这位当代艺术家的风格强烈,惯用简单鲜明的色彩,类网纸似的圆点和粗轮廓见称。这里展出他各种不同题材的作品,其中以战争和庸俗小说插图的作品居多。喜欢西洋漫画的读者,应该也会喜欢罗伊的作品。别小看这些好像很儿戏、轻佻的作品,据说在纽约苏富比拍卖市场,罗伊的《酣睡的女郎》就以4488.2万美元成交呢。
此外,你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当代艺术大师如毕加索、马蒂斯、安迪华荷、波洛克等的大作。
而在西馆方面的展品,则比较适合喜欢古典西洋画作的朋友。在这里,可以看到文化复兴时期的画作和雕塑、印象派画作、荷兰黄金时代作品等。
我觉得这两个建筑之间有一个很特别的装置,就是在底层连接两栋楼的通道。那里除了人行步道,还有一条自动人行道。从左边墙壁一直延伸到天花板呈弧形的表层内里,隐藏了无数会流动的灯光。当你走在那条长长的走道时,流动的灯光营造了一种“流光掠影”的效果。我管叫它“时光隧道”。
在西馆侧边是附属的雕塑公园。这里摆放许多名家雕塑品,比如素以野兔造型雕塑著名的百利。佛拉内根(Barry Flanagan)的“大石上的冥想者”(1997(pix. Thinker on a Rock) 和露易丝。布尔乔亚闻名世界的“蜘蛛”(1996(pix. The Spider)。公园里有一个小小的玻璃屋咖啡屋,供游人边稍息喝喝饮料,边享受DC秋季的阳光和冷风。园内也种植了许多不同种类的植物,想必在不同的季节到访,皆会呈现不同的风貌。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4th and Constitution Avenue NW, Washington, DC 20565

萨克勒美术馆和非洲艺术馆(Sackler Gallery & African Art Museum
别误会,这是两栋面对面的建筑物。面朝着史密森尼城堡资讯中心,萨克勒美术馆在左边,而非洲艺术馆则在右边。
先说说萨克勒美术馆。这里收藏了来自亚洲各地如中国的、印度、阿拉伯等地的艺术作品和文物。这里也不时会推出主题展览,到访时,正展出题为“游牧与网络:哈萨克斯坦的古文化和艺术”的特展。对哈萨卡斯坦全然不认识,但却对那些古皇朝的动物造型饰品、图腾、器具等喜欢不已。
非洲艺术馆则搜罗了来自非洲大陆各方的珍品。在这里,除了一些造型独特的木偶、石像、头饰、服饰之外,还有让小朋友互动的空间。比如配合展览“埃及的观星”,就增设了一个小房间让游客,特别是小朋友,天马行空地在预备好的纸张上画上他们想象出来的星宿。
这两个美术馆是相通的,因此在这里,会让人有穿越时间空间的错觉。明明人在美洲大陆,但是却可以瞬间去到亚洲和非洲,而且还可以到达‘古代’。这么一想,就觉得蛮好玩的。
Sackler Gallery & African Art Museum. Independence Ave at 12th Street SW, Washington DC 20560

到这里:
乘搭地铁橙线,在Smithsonian站下车,一出站,就是广场中央。这些美术馆和博物馆都散落在周边,徒步就可到,十分方便。另外,走在路上,可别忘了跟随处可见的小松鼠们打招呼!


消费生活@ Goergetown
DC几天,都在跟历史文物和艺术作品打交道,我开始纳闷:“DC身为一国之都,难道居民都不买东西,不追求时髦吗?”
尝试在路上、地铁里、公园里,甚至在美术馆中,抓了几个人来问:“你们都到哪里血拼?”结果得到的答案都一致:“George Town!
位于华府西北部的乔治市,是一个年代悠久的社区兼娱乐与商业重镇。跟我们的‘乔治市’(槟城)类似,都必须过一道桥才能到达。不同的是,槟城的乔治市是跨海;这里的乔治市只需过河(Potomac River)。
这里主要的街道是M Street,长数公里的一条街,加上左右分叉的横街们,这里有着数以千计的店铺,各行各业都有。沿着街道走,让人目不暇给。你看看,有时装店、快餐店、二手衣店、古董店、家饰店、餐厅、酒吧等等,仿若西西笔下《店铺》的西洋版。(pix. Street pix 1234)
这里的时装品牌,其实跟国内所有的差不多:Gap Brooks Brothers Juicy Couture Michael Kors Diesel。。。但是也有一些时尚精品店。由于附近有着几所大专大学,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年轻的红男绿女,在街上挥洒他们的青春。
走着走着,突然路边一群人就排起队来了。不,不是在买珍珠奶茶,而是在等杯子蛋糕出炉。杯子蛋糕的魅力果然无法挡,热潮还在持续燃烧。
另外,在K Street,游客也可以选择在沿河一带开门做生意的小酒馆和餐厅用餐。
M Street的中段,有一栋非常古老,有着浓浓英国风情的老房子。其实,这是当地有名的地标 – The Old Stone House。建立于1766年,这栋华府区内硕果僅存,属于大革命前的建筑物是由一名木匠所建。木匠先生穷其身也料不到,这栋房子会成为历史活文物吧。现在房子开放给游客观赏,此外也顺便贩卖一些纪念品。(pix. Old stone house)
新与旧并存又毫不突兀,我想这就是乔治市的魅力所在吧。

Bobbie Medlin
一开始吸引我的是门前的摆设 一只小白兔(当然是假的)栖息在古老褪色的浅蓝色提灯里(pix. Blue lantern cage)。我禁不住停下脚步,这时,看似店长的老太太刚好送邮差出去,看见我,热情地请我入内。
整个白色的空间,被布置得别具特色。首饰水晶灯雕像小房子画作香水老照片,还有一只落单了的洁白的旋转木马。那个像个亲切老奶奶的店长,艾琳如数家珍地告诉我店内的收藏。这像个小小博物馆的古董店拥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珍藏 葡萄牙人在印度留下的圣母像、阿富汗公主的项链、非洲的饰品等等。艾琳说这里的有些饰品,是老板把手头上的单一的各国饰品拼凑而成,也算是一种首饰的fusion(pix. St Mary + Afgan necklace)
还有那只旋转木马,在制作好了,由于某些原因没有给装上旋转的舞台,若干年后,被店家老板收购放置店里当装饰。“非卖品!”艾琳骄傲地说。
我指着墙上架子上摆着的几栋小房子,问说这是做何用途的。艾琳解释说,这其实是玩具火车的摆设。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张大桌子上迂回盘旋的火车轨道、山洞、山坡和散落的房子。原来如此!(pix. Train houses
目前店里正展出画家Rose Lucchesi的作品。原来店家老板本身是热爱艺术之人,所以店里不定期会跟画家合作,展出画作。
就算你不是古董狂热份子,来到乔治市,也必定要到Bobbie Medlin一游,看一看东西,听一听故事,也蛮有趣的。
Bobbie Medlin. 2900, M Street NW, Georgetown, DC 20007

Hu’s Wear
这家店,谐音是“谁的衣服?(Who’s Wear?)”。店老板是一名华裔女子,玛德琳。胡,因此店里装潢有着浓浓的东方味,也让它在一众西式设计店铺中,脱颖而出。这个东方味,是高雅的,不是外国中式餐厅那种恶俗品位。从品牌的logo是一个篆刻的“胡”字,到店内贴满二、三十年代上海月历女郎海报,以至地板上的繁花地毯,都适可而止地注入东方元素。
店家的品味,也可从她们的服饰中可见一斑。Isabel Marant Lanvin Celine Red Valentino Donna Karen,架上的衣服透露着流行的趋势,也有着长青的况味:那种长期放在衣柜也永不过时的时尚。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时尚单品是店家胡小姐亲自挑选,数量有限,绝少会跟别人撞衫。(pix. Hu’s wear 123 + Isabel marant jacket)
店员热情友善,知道我不会是她们的目标顾客,仍不厌其烦地介绍,还告诉我在对街,就是她们的姐妹店,Hu’s Shoes。我在心里直呼可惜,因为我知道我那些女朋友会喜欢这里的。
小秘密:原来胡小姐跟我一样,喜欢赫什霍恩博物馆的艾未未个展。
 Hu’s Wear. 2906 M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007 | 202.342.2020 | Mon-Sat 10am-7pm, Sun Noon-5pm.

到这里:
乘搭地铁橙线,在Rosslyn站下车,一出站左拐,直走。横过马路后的公车站后,红色的Circulator巴士将带你到乔治市,车费1美元。基本上巴士过了桥就是乔治市,视乎你打算走多远,可选择随时下车。

品位生活@ U Street
U Street本身是一个长达九个街口的社区,在2011年被美国策划协会制定为“美国美好所在”的其中一个地点,许多商店、画廊、特色餐厅、音乐俱乐部都聚集在此。邻近的Adams Morgan也是一个很happening的地方,标榜着“本地人也去派对的地方”。
U Street是华盛顿的音乐摇篮,严格上来说,是爵士乐。著名的爵士大家,艾灵顿公爵小时候就住在这里。这里坐拥许多剧院、音乐厅和爵士乐酒吧,比如林肯剧院、何沃剧院(Howard Theater)、九点半俱乐部、DC9、黑猫等等。
一出地铁站,走廊的迴墙上都是热闹的壁画,绘上唱歌跳舞的人们(pix. U street subway 12)。地铁站对面是华盛顿非常著名的地标之一 – Ben’s Chili Bowl1958年开始营业,以热狗和奶昔闻名,至今人潮仍如过江之鲫,拥挤非常。(pix. ben’s chili) 我本身不吃牛肉,但也凑热闹走进去看一看。我知道是午餐时间,但也不必像罐头沙丁鱼般人挤人吧。好不容易,我才挤进去,又挤出来。另外,由于早期这里有大量非裔聚居,这里的埃塞俄比亚餐也是有名的。普遍上,是由几样食物所组成 主食是苔麸粉发酵而成的面包,外观和质感类似我们的印度Apam,配上叫‘wat’的炖物(鸡或牛羊)和沙拉。我吃过,老实说,我不太习惯。
喜欢U Street,因为它本身渗透着满满的悠闲与艺术气息 。秋日的午后,漫步在微风轻拂的U Street,最自在不过了。看到哪一家个性小店,随性进去探索;看到哪一家有型的cafébar,坐下喝一杯再继续。迎面而来,你可能会碰见打算冬天在家里营造亚热带氛围的雅痞,正忙碌把一株株野芋或夏威夷椰子搬进客厅;或者在十字路口旁,卖唱艺人正逍遥地哼唱着爵士蓝调。还有,热心环保的青年,热心地推荐区内同样参与“绿色运动”的好店。除此之外,当地的特色建筑也是值得你驻足研究欣赏的。由于年代远久,当地政府保育功夫做得足,你可以看到装饰艺术风格、新古典主义、意大利风、文艺复兴和罗马复兴风格的各式建筑。(pix. U street 1234567)
我想,U Street应该会是适合我居住的地方吧。

GoodWood
相信一见钟情吧。我对这家店就是一见钟情。
全木的店面,温柔的灯光,下心思刻意营造随性的物品摆放,悬挂在天花的纸鹤们等等,都显示出店家的品味。这是GoodWood,一家售卖古董和新品的综合家饰店。摆在这里售卖的货品,小至蜡烛碗碟香氛项链乳液和润唇膏,大至便服古董长木桌藤椅打字机铁皮柜书架和橡木柜子。(pix. Goodwood 1245)
根据店长安娜说,GoodWood的货源来自世界各地,也有美国制造,像一些小货品如蜡烛和乳液,就是当地一些小企业的成品。而古董家具则搜罗自华府和邻近的州属如维吉尼亚等地。
产品包装朴实而不华,但尽见巧思。润唇膏的铁盒上绘上不同的图案,如骷髅头、烟斗、蛇、人熊、鲸鱼、猎帽等,代表各种香味。香味跟图案未必成正比,但却有让人‘恍然大悟’的感觉。好像‘蛇’的香气竟是青草味的,马上让人联想起蛇匍匐而行的青草地。而再循环纸盒包装的乳液,味道都很独特。你闻过像杏仁豆腐的乳液吗?(pix. Goodwood lip balm)
我买了一个小小的,季节限定的松香蜡烛。目前放在房间里,还没点燃呢,房内已经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松香。更难得的是,味道绝不人工,非常自然。是的,在这里售卖的日用品,大多是有机或再循环,正正呼应了他们的客源 一群讲求品味之余,也注重保护环境的雅痞。
GoodWood. 1428, U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009. www.goodwooddc.com.

Meridian Hill Park
逛街逛得累了,或是吃饱饮醉了,想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徒步到附近的Meridian Hill Park准没错。这个也叫Malcom X Park的公园,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在公园的正中心有着由十三个水槽形成的水梯。由于位于山坡上,行人可以由上至下走一遍。最上方是一大片草坪,天气好的时候,附近的年轻人会三五成群地踢球,或打棒球,或玩滚球,甚至放风筝。不然,就在旁边的长椅看书或谈情。(pix. malcom x 123)
往下走一点点,是一个平台,站在这里,可以鸟瞰整个社区的美景。顺着两边的石梯往下走,可以欣赏种植两旁的松树和枫树。不管是向下看,或往上瞄,都各有一番风景。
假如树丛中传来沙沙声响,别慌,那可能是在忙碌觅食准备过冬的灰松鼠呢。在这里,松鼠随处可见,一般人见怪不怪,倒是我看到了,总是一阵雀跃。这是我们从小看卡通看到大的松鼠啊!难怪美国总会有小松鼠做主角的卡通,因为灰松鼠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份呀!
走下阶梯,又是一大片草坪。下面的草坪,则属于静态的游戏:聆听潺潺流水,晒晒太阳,野餐,看看书,或者就什么也不做地发呆。
在这里,你可以暂时忘却大都市的烦嚣,静静地,一个人在Meridian Hill Park游走,不也是一种理想的生活?
Meridian Hill Park. 16th St & Euclid St NW, Washington, DC 20008

到这里
乘搭地铁黄线或绿线,在U Street站下车。出站后,往左走就可以饱览U Street的万种风情啦。

(刊登于4月号女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