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08

我的倒影原來是我自己

Andrea Crews’ recent dance performance in Transylvania.
Pic courtesy of http://www.hintmag.com/

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禮物天

昨天是收禮物天嗎???


1) 這是Agnes送給我的紫黑相間冷帽 from H&M. 可是為甚麼不是 H&M X CdG????? (不懂得感恩的季節哈哈哈)
為甚麼是紫色? Agnes說"紫色冷卻艷, 像你". 原來我是梅!艷!芳!

特別鳴謝Jentzen高效率, 感冒還送來給我. 多~~~謝~~~














2) 藝術家朋友和Jentzen送我這套小書, Wyman的 "生於天橋底". 這套書之前在Agnes家每個晚上一點一點看完了.
藝術家朋友說我堪稱"時尚達人", 一定要有一冊來鎮宅!!!!!!!
多~~~謝~~~~
















3) 昨晚幫偉良慶祝生日, 順便買禮物給他. 我也順便逼同事買這件衣服給我, 補送生日禮物, 遲了很久啊各位!
明天萬聖節可以穿啦~~~
多~~~~~謝~~~~~~~~~~

幸福

我跟同事說:"你真幸福, 第一個和你相愛的人就是你的一輩子."

真的.

一件往事

有一段時間, 我每天晚上睡覺透不過氣, 早上醒來坐在馬桶哭啊哭. 我去看相熟的醫生, 在他面前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醫生看我很多年了, 他開葯給我吃. "It's common nowadays that people have depression." 醫生說.

我拿了藥, 突然開窍. 我跟自己說, Season, 如果你要讓醫生給你吃藥, 事情已經嚴重到一個地步了, 你要這樣咩? 你想怎樣?

沒有吃藥, 自己就好了.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write things down
So that I can remember what’s happening now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write things down
So that I can get it off my head and forget all about it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write to you
‘cos I don’t know how to tell you face to face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write to you
‘cos there are so much to tell from the past 33 years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look at the sky
So that I know how great it is to be alive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look at the trees
That’s the only way I can let my mind free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look at your face
‘Cos I don’t like the feeling of living in a maze
There are times I need to see your smile
‘Cos that’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me now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
There are times …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裙擺搖搖

開著車子回家, 在夜色里看見樹們在跳裙擺搖搖. 原本有小沮喪的我, 就笑了.

睇, 幾易 tham.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喜歡, 不喜歡

喜歡, 不喜歡, 還真是個大學問.

“魔術男”裡頭說不喜歡的話, 答甚麼都死; 喜歡的話, 就答(做)甚麼都沒有問題了.

是啊, 如果不喜歡了, 就算為心愛的那人珍藏的CD拿去給他的偶像(林憶蓮)一一簽名, 還會被他認為對方不尊重自己, 有一本書裡面是這樣寫著. 我為作者的這等浪漫行為紅了眼, 一方面似乎也是借題發揮我正在被壓抑的情感吧.

喜歡, 不喜歡, 這道應用題本來就不只是加減乘除那麼簡單; 如何進退, 不著痕跡, 不打草驚蛇, 不暗自神傷, 說真的, 很難.

終點

現在的我, 好像站在一條長遠的公路上, 遠遠的看著你, 一個在盡頭終點站的黑點. 又不是沙漠, 但你可否會是另一個海市蜃樓?

我正在一步一步向著你邁進, 你會否在我還未到達之前就為我開啟一扇門, 我在期待.

Friday, October 24, 2008

10月... 芥菜

我想如果以後我們走在一起, 那我就可以把我悄悄寫下的一則小詩送給你.


(慘了慘了, 我10月芥菜到很厲害!!!!)

今天吉隆坡的天空很秋天


讓我想起在北京798一個人的天空.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雨天行車記

這種天氣, 我十分不耐.

下班回家, 開著車子, 收音機是不開的. 這段在路上的時間, 我要思考.

[做人很難的. 有人覺得我像一頭獅子, 行動太激進了, 這樣讓他卻步. 天曉得我一直以為坦率直接是我的優點呢.如果有好感, 我覺得應該有所表示, 那只是我平常示好的一個速度而已! 如果表現不積極, 恐怕人家又會說: “他好像都對我沒有興趣.” 唉, 難吧.]

安靜的空間, 耳際傳來的只有轟轟汽車引擎聲和輪胎輾過水漥嘩啦嘩啦的聲響. 馬路沒有很塞, 但是放緩速度的車輛和隨時的煞車, 讓我很不耐煩. 平時, 我是很享受開車的.

[忘了從哪一本書/雜誌/報章上看到的. 現今的女強人,並不是金剛不壞之身打不死才是利害; 真正利害的是那些很會裝 ‘弱者/受害者’的.明明有錯, 還要楚楚可憐或理直氣壯發表言論, 分分鐘還可以撇甩 ‘罪名’. 所言不虛, 其實我覺得不分男女, 真正遇上了一個你就知道倒楣.]

等開進另一條路之後, 緊繃的心情才漸漸放鬆.

[很多時候, 我們在某件事情上只看到別人的錯. 氣在心頭的時候, 甚至會有許多壞念頭. 如果在那個當下做出了草率的決定, 自己可能從此錯過了一些好事. 靜下來, 想一想, 看見別人也看見自己, 原諒別人也原諒自己. 然後就沒事了.]

雨還在下, 前面再拐個彎, 我就到家了.

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誰沒有過去?

在公司, 我們的座位是4人一組的, 很容易就聽到其他人的談話. 剛剛大家都在努力工作, 忽然聽見在和得獎者講電話的T講錯了一個英文字. 我和YL對望, 偷笑. 掛下電話, 對面的W說不要糾正她咩你們? 我就把正確的發音告訴她. 哎呀沒關係啦, 人家比我小整整10歲呢, 還是小女孩呢.

但是, 卻讓我想起我以前的傻亥0野, 就聊起來了 (pai pai 都係0甘).

我說想當年, 我還是學生, 連鎖咖啡店對我來說是奢侈新鮮的東西. 有一次, 我的大人朋友帶我去, 我點了一杯摩卡冰沙. 大人朋友說不甜可以加糖. 傻呼呼的我就去拿了一管砂糖來. 大人朋友們沒有笑我, 他們說這個是冰的, 砂糖放進去很難溶, 你去拿糖漿來放吧.

W說想當年, 他第一次到香港也差點發生傻亥0野. 他第一次出遠門, 因為怕出醜, 點餐的時候就人云亦云點了熱檸茶. 不一會兒, 飲料來了, 哎呀, 一杯熱水和一個盛了幾片檸檬片的碟子, 這怎麼喝的呀??? 但是大家都不動手, 聊天聊得起勁. 他也只好靜靜不動手. 後來看到旁人倒砂糖, 放檸檬片進入熱水里, 攪啊攪, 才有樣學樣, 不至於出醜.

說到香港, 我又貢獻一個笑話. 我第一次到香港出差, 唱片公司帶我們去茶餐廳用午餐. 夥計丟下餐牌和幾杯茶, 我就拿起那杯茶來喝了.

各位, 可以大聲笑了!!!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10月

風吹得枝椏噼啪響
白霧來臨, 如穿上一條白紗裙
落葉灑落滿地, 覆蓋在石頭上

那是10月的報復
太陽升起, 發著微弱的光
我們把身軀藏在層層的棉被里
披上披肩, 你在夜里彳亍

10月沉睡的噴水池

白色的鐵桌上空置著幾個花瓶
幾片雲停留在天線
讓我送你幾朵花

和七彩的桌布
那10月就不會影響我們了
我們會攀爬到山頂
看看10月天空的光亮
我的手撫摸著你的髮
共用著披肩

依靠在長凳上, 看著世界傾斜的地平線

有些人會記得
幾片雲停留在天線
讓我送你幾朵花和七彩的桌布
那10月就不會影響我們了

不容質疑, 我們會在起霧的窗戶上的看見圖像
你們, 你們都到外頭玩耍
像那些北方的孩子們
10月會停留的吧
你們, 你們都到外頭玩耍
像那些北方的孩子們

10月會停留的吧

原詞: Octobre
Le vent fera craquer les branches
La brume viendra dans sa robe blanche
Y'aura des feuilles partout
Couchées sur les cailloux
Octobre tiendra sa revanche
Le soleil sortira à peine
Nos corps se cacheront sous des bouts de laine
Perdue dans tes foulards
Tu croiseras le soir

Octobre endormi aux fontaines

Il y aura certainement,
Sur les tables en fer blanc
Quelques vases vides qui traînent
Et des nuages pris aux antennes
Je t'offrirai des fleurs
Et des nappes en couleurs
Pour ne pas qu'Octobre nous prenne
On ira tout en haut des collines
Regarder tout ce qu'Octobre illumine
Mes mains sur tes cheveux
Des écharpes pour deux
Devant le monde qui s'incline
Certainement appuyés sur des bancs

Il y aura quelques hommes qui se souviennent
Et des nuages pris sur les antennes
Je t'offrirai des fleurs
Et des nappes en couleurs
Pour ne pas qu'Octobre nous prenne
Et sans doute on verra apparaître
Quelques dessins sur la buée des fenêtres
Vous, vous jouerez dehors
Comme les enfants du nord
Octobre restera peut-être.
Vous, vous jouerez dehors
Comme les enfants du nord
Octobre restera peut-être.

一篇散文般的法國歌, 從一個朋友Fi那裡偷過來的. 原唱者是 Francis Cabrel.
你以為我有那麼利害法譯中嗎? 當然沒有. 另一個朋友練的法國人老公譯成英文, 我才譯成中文的.
沒有, 我沒有很有空. 只是我發現我喜歡翻譯, 以後閑來可能我可以做做翻譯工作.

有一個晚上, 我們去PJ喝酒

那年, 我18歲多. 我和你一見如故, 吃飯的時候我們就玩個不停. 你不像其他人一般, 你接受我因為我是我. 我也收起尖銳的刺, 好好和你交談玩耍.

吃完晚飯, 我們一大班人去酒吧喝酒. 那時候我還小, 還在喝酒還沒學會抽煙. 那個很酷的陳文貴拉著我講話. 那時我們都羨慕他有一個夢. 他說他也是一個獨生子, 家里爺爺很寵他.

喝完酒, 我們在街燈下走路, 我搭著你的肩膀. 我偷學蘇善安講話, 你兇我: "不可以這樣!" 我喜歡你, 我聽你的話, 所以不學.

但是那天之後, 我沒有再見你.

我後來很多年以後, 在PJ Asia Jaya對面的提款機巧遇蘇善安, 但是他已經忘記我了. 緊緊握著錢包, 怕我搶.

你呢? 你還記得我嗎?

(親愛的加愛, 這是寫給你的.)

Sandy 2008 LIVE in SG

我坐在第6排, 看得很清楚. 對我而言, 有两個'哭'點 - "哭"和"至少還有你", 尤其是後者, 連林憶蓮都被澎湃的大合唱搞哭了. 很好看的一個演唱會, 當然會有遺珠, 但是我已經滿足了. 林憶蓮的歌聲無憾可擊!!!
用手機拍下背景screen所用的多媒體設計給你看.
"日子"
我喜歡的一首歌"為你我受冷風吹".
"箴言"所用的多媒體設計是我最喜歡的, 充滿禪意.





"逃離鋼筋森林"

重新編曲的"情人的眼淚"和"薔薇之戀"讓我驚喜不已!!!
"要不要"

Monday, October 20, 2008

夢錄 34

(張曼玉/章子怡飾演小姐, 陳沖/鞏俐飾演家道中落的傭人)

小姐走進來, 看見她正蹲在地上打掃, 覺得於心不忍 – 畢竟她也曾是大戶人家的小姐, 現在要她做這種工作, 難免有點委屈.

她禁不住, 便問了: “我這就要出去了, 你需要點甚麼讓我給你帶回來麼?”

“我都聽說過了. 遠山眠, 近山愁. 唉沒甚麼要了.” 她答道.

她聽她這麼說, 知道也不方便在多說甚麼, 就出門了.

(多麼張愛玲小說改編電影的一個夢境片段. 讓我耿耿於懷的倒是那句 “遠山眠, 近山愁.” 到底是甚麼出處?)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有一首歌 – 同在一個城市之中

同在一個城市之中 - 黃鶯鶯
作詞:鄔裕康 / 作曲:郭 子

我親愛的朋友 與你很久 沒有連絡
我沒有任何理由可說 但別認為感情不能久
同住在一個地球 歲月讓我們越來越不同
你是不是有時 會懷舊 對於那些慘綠瀾漫的錯
你我還同在一個 城市之中 
這已經是生命中 很大的寬容
夕陽照在這世界 的兩頭 
涼夜冷敷 身上烈日的灼痛
同住在一個地球 歲月讓我們越來越不同
你是不是有時 會懷舊 對於那些慘綠瀾漫的錯
你我還同在一個城市之中 
這已經是生命中 很大的寬容
夕陽照在這世界 的兩頭 
涼夜冷敷 身上烈日的灼痛
我用思念彌補 對你影像的失落 
嘿 你用什麼 來捕捉我

在很久以前, 我就喜歡這首歌. 那時候我才高中, 嚮往城市生活, 對於歌詞中的意境卻能夠理解.

現在我住在這個城市, 但是心中許多好友都不在我城; 即便是居住在我城的友好, 也因為各有所忙, 也鮮少見面.

聽著這首歌, 感觸又是不一樣, 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好朋友都住在心里. 不用時常見面, 但是一見面或一通電話, 很快就進入狀況.

好朋友們啊, 我想念你們. 希望你們健康快樂! (寫著忽然就想哭)

七彩的天空

是這樣嗎?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看見彩虹. 前幾天, 我在開車回家的途中, 看到這两道彩虹, 枉顧生命危險, 趕快拿出手機拍! 拍! 拍!



Rainbow, 雨之弓, 如拱橋般橫掛在天空.

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叫"Over the Rainbow". 彩虹的底部就是一桶黃金, 而青鳥飛過那個地方就是天堂.

黃鶯鶯曾經唱過一首歌 "Somewhere Out There Over the Rainbow", 把兩首歌 "Somewhere Out There"和"Over the Rainbow"接起來. 可以到這個'令'看看, 不過畫面有點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RYIepBsI9w&feature=related


有人說 …

下雨的傍晚, 車龍塞成一團滿是紅燈的圖.

雖然沒有較下車窗, 還是可以感覺外面涔涼涔涼的. 有人說外面的溫度是22度, 也有人說溫度是24度. 這是多事之秋乎?

有時候, “有人說”是可怖的. 許多誰是誰非就是從 “有人說”開始, 而後如星火燎原, 燒成不可收拾的灰燼. “有人”?到底誰是有人???

眼睛看到的, 耳朵聽到的, 心理感受到的, 有時候也不足為證. 還是得細細思量, 才能 “看見”事實的真相.

鯰鱼效應

看電視學回來的.

漁夫捕捉了沙丁魚, 為了保持沙丁魚的存活率 (新鮮度), 就把一條鯰鱼放進去. 鯰鱼到了陌生的環境, 習慣使然, 會四處亂竄. 營造出來的水流波動, 會讓沙丁魚緊張, 就不停游動, 因此存活率就提高了.

這種概念也被用在企管上了. 管理層會在某個恹恹的部門 (沙丁魚群), 放進一位新人 (鯰鱼), 預期把生氣帶回來.

這個知識也許對一些管理系或屬於管理層的人士不陌生, 但是對我而言, 是新知.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從我家到外面的大路, 是一條長而曲折的路. 這總讓我想起 “Long & Winding Road”: 越過一個山嶺, 拐個彎, 上斜坡等等.

但是, 路邊種了一排一排的樹. 樹們都被外籍園丁修剪成圓形 – 橢圓或欖型. 每天早上, 開車經過, 就可以看到陽光照射在這些樹上, 樹葉因為角度折射出不同的色澤 –深淺不一的青色, 或帶點黃色. 配上背景蓝蓝的天空, 遠看仿如莫奈的畫, 一點一點的把油彩填上去.

每天早上看到這樣的景象, 就微笑了.

Monday, October 13, 2008

在晚秋聽見春天

該感謝這幾天陽光充沛, 雨水充足, 我種的小蓮葉植物幾天不留意, 突然盛放, 好像春天來了似的. 如果這裡是4季分明的國家, 現在應該是晚秋了吧. 看著它們, 彷彿在晚秋聽見一首屬於春天的曲調, 心里輕快地哼了起來.

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今天穿甚麼 a.k.a. 6呎高

之前, Winifred 黎堅惠的書<我的時裝時刻97-07> 就feature了她每天都穿甚麼. 對於她的持之於恒, 還有每天不同服裝花色, 佩服不已.

而在朋友zzlai的另一個blog "只穿喜歡的", 歡迎各人都寄上他們的生活照和他們喜歡的服裝.

這是今天的造型, 我穿上的都是我很喜歡的服裝 - Y-3的hoody, 東京買的粉橙色(少見吧)長袖衣, Morphin Generation skinny jeans 和紅色Puma球鞋. 眼鏡是最近的時尚配件, 沒有鏡片的哦, 但是人看起來聰明多了(哈哈).

你今天穿甚麼?
這張照片看起來我有6呎高, 瘦而長.

Wednesday, October 08, 2008

我們要做永遠的朋友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那天在大理, 那家吃雲南菜的餐廳, 說到那件事情, 我在你面前聲淚俱下. 唯有在少數人面前, 我才不怕表現自己脆弱的一面.

我們在一起的那幾天, 聽你吐了幾天的苦水, 我是覺得幸福的. 當我們長得越大, 我們在一起的機會就越來越少. 能夠聽彼此的生活景況, 是苦是乐, 都是幸福的.

我突然對你說: “我們要做永遠的朋友.” 你嗤之於鼻, 說: “這種東西, 要說的嗎?”

是啊, 這種東西, 需要說的嗎? 我真蠢. 有些東西, 心里知道, 不就行了.

Monday, October 06, 2008

S for Sale 4: Puma White & Gold Sports Shoes



牌子: Puma
顏色: 白 + 金
Size: UK 8
8成新
售價: RM200
原價: 忘記了, 300多吧. 只記得買的時候, 店員說剛到兩個禮拜, 新貨.
年前在香港買了這一對球鞋, 穿沒有超過10次. 現在想以RM200脫手.
我很喜歡這雙鞋, 要脫手的原因是我的腳其實大半號, 而且Puma的設計是頭比較尖窄的.
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留言: season.chee@gmail.com. 再洽.

Friday, October 03, 2008

生活节录

礼拜二,放假前夕,和同事一起去参加(私下)庆功宴。庆什么功?台庆啰(真的有够久)!!!就去蒲种某间新开的寿司店。食物真的麻麻~~~但是只是旨在出来玩,也ok啦。和这班同事的感情是越来越好啦。

同事那个最酷的宝宝,才1岁nia,都不懂想怎样?!!

000000000000000000000

昨晚,去看了Diana Krall LIVE in KL。Fashionista有给他精心打扮一下:Club Monaco 细格子黑衬衫配同一牌子小波点黑色蝴蝶结,下衬紧身牛仔裤和尖头皮鞋。整个look有一种半正式的趣味,庄重又带点摇滚。刚好昨天皮肤状态大佳(放假两天不然你以为),整个人‘亮’起来了。

Black on black 是我的拿手好戏

现场众人都悉心打扮。朋友Ray忽然点出了一个point::听爵士乐本来就是很随性的动作,随便套件衣服就去jazz bar。但是现在看来jazz变成是有格调(become classy)? Interesting thought.

爵士本来就是很即兴的,她的演出固然精彩,但是个人觉得她的伴奏们更厉害。他们应该合作了满久了,那个默契是有的。她唱了许多老歌,自然少不了“Look of Love”。

身体各部位随着乐韵随意摆动,shoo~~bee~~doo~~pap~~pa~~ 真是一个让人满足的夜晚。

0000000000000000000000

小lucas上个礼拜来啦!我们要到这个礼拜才有空去探望他。这个小贝比以后一定很帅啊,眼睛长长,头发茂盛,皮肤好到~~~。当然啦,他妈妈怀孕时每晚喝燕窝。

爸爸‘林的勇’要加油努力赚钱啦!!!

Wednesday, October 01, 2008

事情的開端

事情的開端, 總是萬般滋味的.

因為未知, 所以充滿蠢蠢欲動. 因為不肯定, 所以充滿可能性.

那些患得患失, 仿如火山口沸騰的熔岩冒出來的泡泡, 一而再爆破, 再誕生.

這是最美的時刻, 因為這才是個開始, 我們還沒真正認識彼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