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07

有一首歌 - 人間

人間馬兆駿

作詞:馬兆駿/何啟弘 作曲:馬兆駿 編曲: 不詳

他一直蹲在門邊 認真的抽著半根煙
彷彿看到了往事重演 那個豪情少年
煙燻著蒼老的臉 半邊感慨半邊安慰
懷抱裡的小孩是否還惦念 這裡叫做人間

她一直站在門邊 對著男人賣弄笑臉
每當她自已無法分辦 就到廟裡求籤
眾多虔誠的雙眼 不會懷疑她的職業
卻在一柱香前含著笑落淚 什麼叫做人間

他一直忙著爭辯 證明沒有收到金錢
很多人願意幫他競選 因為他很有錢
只要他一度當選 沒有事情不能解決
固定的笑臉就是他的本錢 這裡叫做人間

他站在人群裡面 用他最煽動的語言
民主自由的唯一條件 一切都要改變
那些無情的刀劍 在他身上染著鮮血
我親愛的上帝請你告訴我 什麼叫做人間

在這一個習慣相互遺忘的人間
美麗靈魂飄流在夢境的邊緣
在這一個潮流隨時改變的人間
是否我要隨著周遭一起改變

究竟你還有多少美麗的謊言
來告訴我真理永遠不會改變
究竟你還有多少真誠的虛偽
來告訴我不要被壞人所矇騙

當我走在這人間 回首已目空的一切
一生中的悲劇離合 也就無怨無悔
當我再次的看見 你感慨而流的淚水
在我心中充滿無盡的喜悅 這裡就是人間


那時候, 我的聽歌口味很淺, 來來去去就只會聽王傑. 有一次, 朋友借我一張合輯, 裡頭就有這首歌. 我喜歡馬兆駿的歌聲, 喜歡這首歌的歌詞, 喜歡它的旋律. 歌詞真正的含意, 當時的我似懂非懂, 只是覺寫得很有意思.

後來也沒有買馬兆駿的其他專輯, 小鎮的資源始終以大主流為主. 斷續讀過他的新聞, 藏毒入獄, 然後今年去世了.

今年金曲獎, 看到他美麗的太太 ‘哈里路亞’的致詞.

今天午飯後, 這首歌的旋律在多年後忽然響起, 或許這就是人間.

Monday, July 30, 2007

童言童語

一天下午, 小姊姊氣急敗壞的跑回家. “媽媽!! 媽媽!!”
媽媽從廚房探出頭來, 拭手在圍裙上, 問道: “甚麼事?”
小姐姐一臉認真的說: “弟弟在外面那邊罵人.”
“噢, 罵甚麼?” 媽媽問道, 一邊在納罕才3歲的弟弟會罵甚麼呢.
“弟弟罵人馬路天橋交通燈囉” 姊姊繼續認真的說.
媽媽不禁失笑. 小姐姐上幼稚園學了 “馬路天橋交通燈”, 也教會了弟弟. 原來小小的弟弟以為大大聲說話就是罵人了, 就把姊姊教他的字眼大聲說出來罵人.

小朋友會甚麼呢? 他們只會有樣學樣, 所以大人的言行舉止會深深影響小朋友.

Keric said: 看一个小孩的说话和操行就能大概知道这小孩父母或身边的人的性格。这是天生遗传吗?或许是后天培养成的成份多一些呢?

那時我已出外讀書, 週末才回家. 隔壁的小朋友, 看到我就“喂~喂~”的叫.
我教他說: “早安”. 一下子, 他就學會了.
從此, 不論是誰, 只要是我們家的, 他都一律叫 “早安”. 問題是, 早午晚, 他就只會叫我們: “早安.” =_= III
兩個星期後, 我再回家, 小朋友看到我, 不叫 “喂”也不叫 “早安”, 我變成 “校長”了.
* 我爸是校長, 一定是我爸教他的.

小朋友如同白紙, 大人教他們甚麼, 他們就做甚麼.

Keric said: 小孩子就有如白纸一样,周围的人教了什么就吸收什么,无论是好的坏的,过程中就造就了一个小孩的性格。所以大人不要教坏细佬!让原本是可以发光发亮的纸张变成涂鸦后的废纸。

愛美麗上幼稚園了. 有一天回家, 她兴致匆匆的奔向媽媽, 然後說: “Nuntuknenek!!!” 媽媽一時搞不清, 問道: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愛美麗重複: “Nuntuknenek!!!”
這次媽媽聽懂了, 哈哈大笑: “Hahahhahahhaha Nuntuknenek?!!”
愛美麗一臉嚴肅的說: “Mummy don’t laugh.”
媽媽馬上收了笑臉.
愛美麗接著說: “Say again.”
媽媽忍住笑臉, 假裝認真的說: “N untuk Nenek.”
“Ok.” 愛美麗滿意的走掉了.

自信心, 建立不易但卻容易摧毀, 更何況是小朋友的自信心. 尊重小朋友, 如同尊重任何成人, 小朋友的自信心才會日益茁壯.
Keric Said: 看过原本很活泼好动的小孩突然间完全判若两人变得孤僻,当中可能信心受到打击过。小小的心灵更加要受到保护!

Wednesday, July 25, 2007

生日節錄

今年第一個蛋糕,其實不算蛋糕,是一個鬆糕, 外加一個香蕉花生比薩配巧克力冰淇淋.

禮拜五, 我們先在 D’sara Perdana 的 “朋友餐廳”吃晚餐. 然後再走路到 “小白屋義大利餐廳”吃甜品. 天氣涼涼的, 好像置身國外. 偶爾心情放輕鬆, 感覺和旅行差不多. 然後 (因為怕下雨), 我們趕快把甜品吃完, 再回到 “朋友餐廳”喝茶.

7點聊到11點, 我們還真多東西講.

XXXXXXXXXXXXXXXXX

禮拜六, 約了幾個知心好友吃晚餐. 時間是7點半. 地點是Banquet @ Bangsar Village 2. 人物是K, Z, YP, J和P. Fashionista有悉心打扮一番哦, 可惜沒有照片.

當天適逢Banquet上報, 來了許多聞風而至的食客, 讓餐廳亂了陣腳. 我們6個人, 5個人的食物來了, 快吃完了, J的炒面還沒有來. 甜品好吃的羅惹也來了, 炒面依然沒來. 催了3次, J終於開始吃晚餐了. 老闆不好意思, 請我們喝糖水紅豆湯.

L一拍完節目, 就趕來見我們, 感動!

我們很stress, 因為看到許多投訴的客人. 也因為人潮太多, 我們沒有辦法好好聊天, 逃到 Café Café 喝茶吃蛋糕.

等待另一個J拍完節目過來的當兒, 我們幹掉一個巧克力蛋糕. 這裡和吃晚飯的地方不同, 大家的精神都鬆弛不少, 但也有人太鬆弛, 晃神~~~.

12點快到了, J還沒有要到的跡象, 我們先吹蠟燭許願. Tiramisu酒味很濃!!! J剛到, 匆匆吃完蛋糕, 店就要打烊了, 我們移師到外面的面檔. 談談說說, 就這樣度過了我的生日慶典.

XXXXXXXXXXXXXXXXX

禮拜天, 一早就醒來了, 生日快樂!

到17區和小朋友吃早餐. 前一天晚上就讓J和K笑我生日到巴剎, 哎呀, 其實還好啦, 只是那個地方很難停車, 找停車位找到有點不耐煩.

過後, 就到One U和J碰面. 我們今天要談正經事呢. 等主角L和O來了, 我們點餐, 一邊吃一邊閑聊. 結果, 只花了5分鐘談正事, 其他都在聊八卦甚麼的. 老師後來也來了. L和O看到偶像, 很緊張哈哈. 我們又再吹 '蛋糕’, 不過沒有點燃蠟燭的.

幾個小時後, 我們才離開餐館. 兩位主持人要到某服飾店挑上電視的衣服, 這時候, Fashionista就發揮他的功用了. 嗯, 如果看到上鏡不好看, 應該怪我嗎? 那一家店如此乏善可陳, 我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嗎?

挑完衣服, 主持人累壞了, 要回家. J也要回家鄉. 剩下我和老師逛街. 我其實也累了, 但是不捨得回家.

後來老師的朋友, M & A 要來吃飯, 就說好一起吃泰國菜. M & A原來和我有一面之緣, 都是很容易相處的人. 吃著飯, 忽然想起要唱K, M說壽星公可以免費唱歌呢, 那還不快點!!! 很久沒有唱歌了, 我一開始有一點生疏, 氣不太夠; 請再給我一兩次機會, 我會越唱越好的. 這3位人客都是獨當一面的唱將: 有滄桑的, 有假 ‘張棟樑’,還有超級無敵點唱機 (媽的, 他甚麼歌都會唱而且又唱得不錯).

我們唱到半夜才姍姍離開 (可以這樣用嗎哈哈哈). 累到~~~

XXXXXXXXXXXXXXXX

禮拜一, 放假. 可是還是一早醒來, 要跟老豆(我的戲劇老師)吃飯因為老豆生日. 想不到婆婆也來了 (老豆的媽媽) 我們先去吃素, 然後再到茨廠街買漫畫. 婆婆說她十幾年沒有去茨廠街了. 托老豆的福, 買漫畫不止有得到折扣, 還拿到VIP卡, 哇卡卡, 下次可以和Z去大買特買了.

送了老豆和婆婆回家, 我火速回家補眠.

晚上約了K和M (另一個Fashionista) 吃飯. 那個在BV2, D開頭的餐廳服務差到~~! 整間餐廳醬多人, 真正做事的才有一個吧. 明明寫著 “Please wait to be seated”, 可是等了很久, 那些侍應走來走去, 每個都假裝看不到我. 拿拿拿, 又沒有說哪裡不可以坐, 我就隨便坐囉. 過後又來告訴我不能坐, 要換位. 我已經有起床氣的啦, 如果不是K制止我, 我真的要一走了之了, damn sickening (猛翻白眼).
這一餐飯我有點累的關係 (又氣到咧), 9點我就說要走了. M和K當然不肯放過, 我們去喝咖啡. 希望下次出來吃飯, 我的狀態可以更好, 可以講更多話.

XXXXXXXXXXXXXXXXX

謝謝Corra和小小, 陪我度過今年第一個生日慶典.
謝謝Z, YP, K, J, P陪我吃晚餐.
謝謝(另一個)J趕場和我吃宵夜.
謝謝Z的日本CDs.
謝謝L&O的米老鼠t-shirt.
謝謝YP的 “Bjork”新CD.
謝謝(另一個)J的奈良美智筆記本.
謝謝小朋友請我吃早餐.
謝謝J的書.
謝謝老師的智慧卡儲備電子配件.
謝謝M&A請我吃泰國餐.
謝謝老豆的襯衫.
謝謝各方朋友的簡訊/電話祝福.

Friday, July 20, 2007

環境.呼吸.心.

我開車很忌諱一件事: 前面或旁邊的車子搖下車窗丟垃圾!!! 每每看到這種事, 我就想變成路霸, 下車打人. 為甚麼不能等到下車才把垃圾丟進垃圾桶??? 就只是一張面紙, 或一個塑膠袋, 有那麼急嗎? 我不能理解. 記得唸大學的時候, 教授舉了一個例子: 一個父親要把整袋的紅毛丹殼拋出車窗外. 孩子說爸爸, 不可以隨地丟垃圾. 父親說沒關係, 沒有警察, 就把整袋垃圾拋出去了. 語畢, 全班哄堂大笑. 快10年, 同樣的事情還在發生, 絲毫沒有要減少的跡象. 所以, 現在是想怎樣? 國家(似乎)要進步, 但公民意識卻沒有加強.

#############

我到日本, 一項最讓我驚嘆不已的事情, 就是他們河流的清潔度. 幾乎每一條河流都是清澈見底. 雖然我也看到有一些垃圾, 但是是少之又少的. 站在橋上往下望, 看著潺潺的流水, 鱼兒在鵝卵石河床遄游, 心境也寧靜不少.

反觀我們, 政府花了許多錢挖掘垃圾, 加寬河床; 多少年了, 還是一雨便成災. 路過國內大小河流, 幾乎都是黑黑/黃黃的河水.當然這和兩地地理環境不無關係. 日本的河床多是砂石, 大馬的河床則是泥土居多. 但是, 那些垃圾, 惡臭和油污怎麼解釋?

#############

我喜愛的建築師,安藤忠雄大師在一次訪談中,說明了自然環境與建築互存的概念.他說建築肯定會產生砍伐, 所以在建築/環境破壞的同時, 他也會栽種回植物, 意義是綠化多於美化. 他說: “每一個人種一棵樹,那我們的後代才能夠享有我們現在的生活環境.

他深深明白大自然環境與建築物的密切關係, 所以在他的各個建築, 都可以窺看到大自然的元素–水, 光, 影. 比方說 ‘光之教堂’採自然光讓教堂內顯現莊嚴的十字. 比方說真言宗本福寺水御堂, 表面上看到是一個圓圓的荷花池, 沿著水池中間的樓梯往下走, 才是寺院的所在. 他說: “大自然是會呼吸的,建築物是不會呼吸的.我要與環境結合,建造會呼吸的建築物.

反觀, 我們只會一昧砍伐, 進行建設, 結果卻建出品質低微的建築. 漏水的, 崩裂的, 內部操作系統失靈的, 應有盡有. 城市內的landscaping又不是美哦, 但這又和審美觀相關了, 這裡不贅提.

小時候讀書常讀到 ‘我國馬來西亞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 可是我們都聽過敗家子二世祖敗完家產的故事, 幾時這會變成我們國家的命運?

##############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煙霧依然來襲. 這邊廂, 有人說: “一年一度煙霧的季節又來臨了. 某地的可見度是若干若干. 請大家戴面罩, 多喝水.”那邊廂, 有人說: “瞎說, 煙霧哪有季節性的? 這根本不是天災, 不能說是有季節性.” 哦, 我們都知道不是天災, 那意思是不是說是可以避免的呢? 為甚麼時至今天2007年, 我們還是每年謾罵, 每年呼吸大量微塵顆粒呢? 來, 誰要來解釋一下?!! 結果, 有人站出來說: “歹勢, 我對煙霧事件沒有feel.

##############

巴西6月飄雪, 倫敦水災, 地球暖化不再是未來, 電影般的情節正活生生上映在現在. 天氣一熱, 溫度就極度飆升仿如沙漠; 一下雨, well, 我們都知道, 洪流澤國再現.

室內人造的清涼, 造就了室外多餘的溫度. 但, 有多少個人會無私不開冷氣呢? 公共廁所裡頭, 水龍頭水源源不絕空流, 沒有人會自動關掉因為不是我的家, 所以不用管. 女廁所我不清楚, 男廁的先生們, 你的手有那麼大嗎, 需不需要用三五張近乎A4尺寸的紙張擦手? 台北誠品西門店的廁所里, 寫說: “少用一張紙, 就少砍一棵樹.” 可是我們這裡, 就算寫了, 看官們只是冷笑一聲, 順便扯多兩張紙吧.

##############

Anya Hindmarch的環保包 “I am not a plastic bag”在各大城市鬧得沸反盈天. 唉駛乜0甘辛苦唧. 要環保, 何必名牌, 身體力行就可以了,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版本的“I am not a plastic bag”! 如果拿到塑膠袋, 也儘量一用再用, 讓它不至於用一次就丟掉, 更萬萬不能亂丟ok.

看看其他博客怎麼說.
http://memolynn.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06.html
http://u020973.blogspot.com/
http://anthonyteo.blogspot.com/2007/07/i-am-not-plastic-bag.html

##############

還是從心開始吧.

就像我們只有一條生命, 我們也只有一個地球.

對不起, 沒有甚麼是理所當然不勞而獲的. 無須辦甚麼演唱會, 只要每個人能夠用心想想, 我們種下的前因會為我們和我們的下一代帶來甚麼樣的後果, 那可能你從今天開始就會有多一點環保意識. 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共勉之.

Wednesday, July 18, 2007

Reborn



R. 傳說中, 鳳凰每隔500年就會浴火, 接著重生, 俗稱 “鳳凰涅盤, 浴火重生”.

E. 塔羅牌中的 “死神”牌, 象徵一個循環的完結和另一個循環的開始, 亦有轉化或更新的意思. 總括來說, 先死而後生.

B. “死亡筆記”里的死神嗜食蘋果. 我也是一日一蘋果. 身為死神, 是否就可以不斷重生?
O. 來自埃及的護身符, Scarab, 象徵重生.
R. 沒有勇氣的人始終不能重生.

N. 原來, 這一年, 我一直在思索關於 “重生”的意義.

Tuesday, July 17, 2007

生活節錄

我耿耿於懷的個性又來了. “眼淺”是我常拿來形容‘我容易掉眼淚’的字眼. 老師施宇有一次提點我說該詞在正統中文好像不是如此用法. 我一查辭典, 果然, 眼淺指的是沒有遠見. 嗯, 我是從哪邊學到以為眼淺是容易掉淚呢? 不管了, 總之以後不可以亂用了. 對於其他因為我而用錯"眼淺"的朋友,抱歉囉, 別用錯詞哦.

000000000000000

上週末到雙溪大年辦活動. 雙溪大年的群眾比較慢熱, 一開始沒甚麼反應, 讓我們捏了一把冷汗. 還好後來就慢慢熱起來,玩遊戲也開始踴躍.
必須要讚一下同行的小瓜們, 不是我要炫燿,和其他臺比起來, 我們的小瓜都很獨立, 懂事, 辦事能力佳. 到達活動現場, 都自動自發的做起事來, 完全不用操心. 活動開始, 他們也做惯做熟, 沒有任何差錯. 老實說, 我只擔心一樣東西. 他們都還年輕, 開車比較快. 回程那一天, 居然下起雨來了. 我傳簡訊要他們開慢一點. 後來他們到達吉隆坡, 也會打電話來給我報平安.
順便拜訪久違的乾姐和堂姐一家. 曾經在雙溪大年小住一陣子, 對這個地方滿有感情的, 而這個‘一陣子’, 也已經是12年前的事了. 雙溪大年發展蓬勃, 看來不錯.
這個禮拜本team會到檳城 (本人放假哦), 然後是Sunway Pyramid和沙巴亞庇Citi Mall.
接下來工作會很忙, 我們會辦許多戶外活動. 有空的話, 請你們捧場.

000000000000000

第三季的獎學金計畫申請即將截止, 我也開始在篩選大部份的申請書. 我只能說, 越來越難選了. 從一百多個申請當中, 我看只有20%是被我淘汰的, 剩下的我都在KIV當中. 很難過, 如果可以, 我希望每位同學都可以獲得獎學金.
唉~~~

000000000000000

這個週末的節目都排好了, 好興奮, 期待和朋友相聚的美好時光!

Wednesday, July 11, 2007

My Birthday Wish List

第201篇, 我要寫些特別的. 怎麼特別法? 一年一次, 算特別了吧.

對, 我要開出我今年的 “Birthday Wish List”了. 被點到的人, 看著辦吧哈哈哈!

1. 全套 “哈利波特”叢書. (中文版 please, 我英文不好, 不看英文書)

2. Sony Cybershot t-100

3. 太陽眼鏡 (可是施宇說原來我可以到眼鏡店把現有的鏡片換掉, 所以這個可有可無)

4. 所有齊豫英語專輯以及 “有沒有這種說法”華語專輯, 除了 “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 (I know I know, 可是巨蟹座是喜歡懷舊的.)

5. 到北京的來回機票.

都說了是 wish list, ‘希望不一定會實現’, 但是我自己列出來了, 看看也爽.

Tuesday, July 10, 2007

夢錄18

我要回家, 提早買了車票.

一大早, 天未亮, 我就匆匆忙忙出門了. 走到半路, 才發現我的手提電腦包怎麼那麼輕, 一打開, 手提電腦並沒有在裡面. 難怪這麼輕, 一定是出門時太匆忙, 漏在家里. 怎麼辦? 如果掉頭回去, 恐怕會耽誤了時間.

我徬徨地在街頭彳亍. 左手邊的五角基都是熟悉的小販攤, 冒著熱氣騰騰的氤氳. 有穿背心的老伯, 老婆婆和她那智障的中年女兒, 還有夫妻檔. 我看夫妻檔的太太很面善, 哦, 原來是 staff nurse Lim.

“陸當今底這邊做了啊?”
“古了囉!”

時間不多, 我加快腳步. 正在焦急, 我看到志廣. 志廣答應用電單車載我回家拿電腦.

“你是不喜歡住在大城市的吧?”
“嗯.”
“可能比較小的城市好像關丹, 檳城那些比較適合你吧.”

我突然看到手上的車票寫著2.30PM.

Monday, July 09, 2007

我們都病了

那是台北微風廣場青葉餐廳, 我們要吃午餐. 其中一個人冒出一句: “啊~吃藥.” 一言驚醒夢中人, 同桌的4個人便拿出各自的藥盒, 開始 ‘嗑藥’. 姑且不管當時我們 ‘嗑’的是甚麼藥或維他命, 重點是我們已經進入每天吃藥物補助品的日子. 我想起才不過幾年前, 我們坐下來第一件事是拿出吸油面紙來吸面上油光, 而不是打開藥盒吃藥.

上個星期五, 到好朋友 (又另一個) W家閒聊話家長. 聊著說著, W告訴我這一兩個月不知怎麼搞的, 常常聽見身邊朋友生病的事. 他說之前一位朋友的姐姐, 患上癌症, 還有1年. 就這個禮拜, 朋友的母親, 驗出肺癌, 還有半年. 然後, 他說最近還有3位朋友驗出愛滋病positive, 同異性戀都有. 他不能做甚麼, 他只能陪他們去看醫生, 精神上支持.患上愛滋病的朋友很不甘心, 痛恨傳給他們的不知何許人. W告訴他們現在追究這些已經沒有用了, 倒不如花點心思想想往後的日子該怎麼更積極的過. 這不無道理, 愛滋病又如何, 只要不病發, 你還是可以像平常人一樣過生活, 甚至更健康. 可恨的是這其中一位朋友還很年輕, 為甚麼這麼不懂得保護自己? W一向是我的生活明燈, 良師益友, 經常給我正面力量, 我想他也給了很多人同樣的效應.

星期六, 和老師施宇喝茶. 施宇生病, 大家都知道, 但是真正的病因有幾個人理解? 我小心翼翼的問他這病會傳染嗎? 畢竟看起來皮膚紅紅的, 不明就裡會以為是皮膚病. 他解釋說是濕疹造成的, 算是過敏症, 並不會傳染. 接著, 他說他現在活得很積極了, 努力對抗病魔. 原因是他到醫院去, 看到一些病人, 瘦到雙眼突出的也有, 化療後脫髮臉色蒼白的也有, 相較之下, 自己幸運得多. 就是嘛, 人生就那麼短短幾十載, 又脆弱得很, 一不小心, 意外身亡的人多的是.

我們都應該是一個戰士, 水來土掩, ‘病’來將當. 何況, 生病, 本來就是人生必經之道. 剛患上病痛的時候, 可能心理調適不來, 沮喪傷心都是難免的. 但是難過一陣子, 我們就應該站起來, 努力展開戰爭. 我知道, 說易行難, 所以身邊的朋友家人就要扮演扶持的角色. 對待病人, 我們要有同理心.

想要不生病, 要從自己做起. 年輕的朋友, 我不會叫你們不要熬夜的放心, 因為你們是不會聽的, 我想反正到了一定的年紀, 你們就會自動早睡覺了. 叫你們多吃水果少吃零食也是浪費力的, 所以多喝白開水啦. 我只想奉勸大家要奉行安全性行為, 一定要記得帶套, 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 得空就去做身體檢查, 驗出甚麼病痛, 也能及早醫治/預防, 切忌 ‘駝鳥心態’. 女生那些甚麼 ‘乳房檢查’, ‘子宮抹片’不用我教你了吧. 維他命多吃, 安非他命就免了.

在這個河流病了, 煙霧來襲, 攫奪案不斷的病態社會, 且讓我們回到最根本, 先從自己做起, 過一個健康的生活.

(阿佐, 我知道, 你一定又要講我的blog有變老的傾向.)

Friday, July 06, 2007

有一首歌 – Summer

Summer陳昇

曲: 陳昇 詞: 陳昇 編曲: 恨情歌 / 王繼康

嗯 因為做了那樣一個夢 醒來不好去對人說
躺在發了霉的爛被窩 努力的要將美夢延續
夢裡到了一個BIKINI 飄在天空中的島嶼
像我這樣一個王老六 總是夜夜被夢來折磨

SO SUMMER SUMMER 熱了我的心
電視裡所有的美女  現在又在對我招手
而老闆撲克般的臉孔  也躲在她們背後
我不管我再不管  要拿出最後的積蓄
找一找我七彩的泳衣 要搭上往南的第一班飛機

因為做了那樣一個夢 真高興我的心還活著
躺在長又長的沙灘上 幻想八流電影裡的艷遇
將我圈在肚子上的肥肉 努力往我丹田裡吸
EVERYTHING'S GONNA BE OK
起碼英語我還會一點

SO SUMMER SUMMER 熱了我的心
花去我所有的積蓄  搞不定工作也SAYONARA
這一回我馬子哭喪的臉  恐怕也就此永別
我不管我再不管  有句話說破斧要沉舟
我看見龍蝦和魚 TEQUILA SUNRISE 牛排和豬排
打扁了信用卡對我微笑

SO SUMMER SUMMER 哭泣的信用卡
要命的事回去再說 不辜負來世界走了一回
要不然死在一個沒人認得的島嶼
變成小螃蟹腳下的沙
我不管我再不管  這裡有我美麗的回憶
因為我做了一個有顏色的夢
所以我從此變得這麼瘋狂

SO SUMMER SUMMER 哭泣的信用卡
SUMMER SUMMER YAY
SUMMER SUMMER 哭泣的信用卡


電台出奇不意的播出這首歌, 我馬上笑了.

那時剛進大學, 住在宿舍最頂樓. 沒課的午後, 我坐在書桌前, 戴上耳機, 我的Sony 隨身聽里傳出這首歌. 我漫游在夏天的時空中, 寫下一篇又一篇的夏日事記: 那些海洋, 微風, 日光和海豚. 眼瞳中盡是對未來不踏實的憧憬; 真實的, 只有在高溫下的汗水.

“你知道嗎? 我一直相信歌曲是有記憶的.” 我微笑著對自己說.

Thursday, July 05, 2007

在博界, ‘’的定義是甚麼呢?

是每天的點閱率上千?

是留言破百?

還是粉絲上萬?

Well, 我的定義是 “如果有人把你的文章/圖畫佔為己有, 放到自己的部落格, 那你就是”.

不可思議是嗎? 偏偏就有這種事情發生.

櫻桃咪咪幾乎所有的文章都被那個人當作是她自己寫的. 我的圖畫 (豬年 babi cute) 也被她當作是她大小姐畫的, 還說她自己很有創意. 但是那張圖明明就有我的名字在啊, 小姐, 你要作弊麻聰明一點. 據說我以前的圖畫她也轉載. 我想不止是我和咪咪是受害者, 因為在她的blog裡面還有其他字型的文章. 對, 人家可是連換字型都懶惰, 直接 cut and paste的.

小時候, 老師不是叮囑我們不要做文抄公/文抄婆嗎? 文抄婆, 我知道你偶爾會回來看看還有甚麼東西可以抄的, 你給我小心一點!

Wednesday, July 04, 2007

夢錄17

那是在曼谷. 我們一家人要到我們上次吃午餐的餐廳吃飯.

我自己一個人坐. 你坐在左邊的桌子. 你說了一些對我父親不敬的話, 我一巴掌就刮在你的左臉頰. 你連聲道歉, 還過來蹲在我的桌子右側說對不起. 我不理. 拿起手機的電話簿, 找到你的名字, 當著你泛紅的左臉頰, 把號碼刪除!

(可是, 為甚麼會是你呢, 小朋友?)

Tuesday, July 03, 2007

Sunday, July 01, 2007

生活節錄

同事又被攫奪了.
上個週末, 我的同事在八打靈17區喝茶. 她的包包放在大腿上. 結果匪徒一奪就跳上同黨的機車逃逸. 這位我頗欣賞的同事即時大喊: “Fucker … You motherfucker!!!” 然後手抖不已, 腳也因為碰撞到桌子而瘀黑一大片.上次她被攫奪是 Fendi, 這次是 Gucci, 裡頭還有 Prada錢包, 真的是氣死人!!
我在想, 是不是要等到某某 VIP的夫人被攫奪, 跌倒頭破血流成為植物人或死掉, 國家才會正視這種事件呢?

0000000000000000

這個週末是見朋友的週末嗎?
星期五和 Zito 見面吃晚餐, 雖然聊著不著邊際的東西, 但也樂得輕鬆自在. Zito, 我有記住你說的話, 謝謝.
星期六可忙呢. 一大早, 就和 YP去探訪還在休產假的親愛的前上司, D. 她的家很美. 兒子很活潑可愛, 一點都不怕生. 小寶貝女兒漂亮極了, 雙眼皮配上長長的睫毛, 我們都笑說 that’s her Indian side. (D嫁給印度人) D是個好人, 我祝願她和家人永遠幸福快樂.
然後就趕去和我的新朋友, 美麗女主持和俊俏男主持吃飯. 席間言談甚歡, 相處愉快. 這段友誼萌芽了, 能不能夠繼續蔓延成長, 就要看彼此的經營/造化了.
晚上和阿佐吃飯, 一聊2個小時.朋友之間可以坦言, 最痛快不過了. 阿佐, 真的沒有人要注重我的內涵嗎? 哈哈哈.

0000000000000000

家居附近有一檔咖哩面, 料足湯底夠香辣. 但是今天不是要說咖哩面, 而是賣咖哩面的老闆. 這位女人, 其貌不揚, 甚至可以說 “醜” (I am sorry); 但是各位, 她的服務態度絕對絕對值得我們學習. 樂天知命的她, 經常笑臉迎人, 毫不介意她的哨牙被人看見. 別開玩笑, 除了華語廣東話, 她還會講英語, 馬來語和淡米爾語. 客人走了, 她會說: “Bye bye, see you!”. 像今天, 她就跟我說: “Thank you, enjoy yourself.”
小人物, 大學問, 我們好好學習吧.

00000000000000000

持續在追 《鬼吹燈》, 3 & 4冊終於讓人給帶回來了, 多謝大哥.
如果你以為1 & 2 冊緊張刺激, 我告訴你, 第3冊更是高潮迭起, 讓你一直追著看. 我的週末晚上, 就是煲書, 不肯睡覺.

000000000000000000

我既期待又顫抖. 我可以預見, 改變, 正悄悄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