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0, 2012

偏心

都在左边
眼眉上  长了个 小山丘
耳里 生了个 内鬼
无名指甲 长得快

原来
心偏左了

Friday, July 27, 2012

最可笑也最可怜的人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自我感觉良好没有错,但是没有自知之明就。。。

Tuesday, July 24, 2012

生活节录

其实现在我看得很清楚。许多东西,我不说出来,不代表我看不见背后的情绪/念头/意图。我默默地观察,暗地里警惕着:“不要像这个人。”或“自己小心,别掉进圈套”。

000000000000000

在寻找心灵成长的过程,我们总是发掘过去累积的,别人加害在自己身上的伤害。有几个人可以试着找出自己在那个situation中犯了什么错,导致别人如此对待?能够克服及承认自己的错误,才正正跨出一大步。不然,很容易陷入“全世界都亏欠我”的境界。(忧郁症者勿试)

000000000000000

我的特异功能应该就是在芸芸一堆同类产品中,选出较贵的。(汗)

000000000000000

比较不能接受的是,歌手五音不全、当DJ口齿不清、白痴当领导、写食评的人舌头迟钝。。。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


000000000000000

我卑微但我不懦弱。
我强壮但我不狂妄。


00000000000000


关于跟好朋友的相处,‘关心’跟‘干涉他人私生活’之间真的只一条线的距离,我还得好好学习如何拿捏。


00000000000000


我每天上FB,总是一阵又一阵的火滚。这个国家。。。
我们不像那些有天灾的国家,我们也不是战火连天的国家,为什么那些人不会想,硬是要把一个美丽的国家弄成一团糟?


00000000000000


关于你 很自然 会烟消云散
当初多喜欢 多纠缠
甚至 都想不起来

Monday, July 23, 2012

22072012

没有太大感觉。意思是说没有特别多期待,也没有太欣喜;但不代表过得不快乐。是快乐的,是平和的,是随心所欲的。

再次醒来已经是11点多。延续去年发的愿,生日这一天,我茹素。想要去那家有机食店用午餐,塞了一阵子,才发现原来没开。只好到惯常去的另一间有机食店了。


平常我都点黑豆苦瓜炒米粉,今天想来点不一样的,嗯,就意大利面吧。结果,面条煮得很软烂,但想到这是健康的一餐,就无所谓了。倒是常喝的火龙果酵素特饮一样浓醇好喝。


一点钟,我知道我该走了。我要去星巴克把欠人家的翻译稿完成,看看能否在一小时内完成两篇稿。在柜台遇见一个女生,她一转身,连名带姓唤了我一声:“Season Chee!”。我记得他的脸,但完全不记得名字跟在哪里认识他。但是,我是演技派,不消2秒,就回答:“Oiii how are you?” 就聊起来了,一直到各自拿了饮料,才道别。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较好电话里的闹钟,开始工作。译到最后两段,闹钟竟然响了起来,那么快两点了。我还有下一场,所以继续飞快把稿译完。


悠闲悠哉地开车出城。下午四点半,到了般若人文空间,戏竟然还没有演完。在不打扰大家的情绪下,我跟陈忠势到楼下月树喝茶。聊着聊着,导演跟好朋友王衍任也下来了。由于我跟好朋友交替演《不可能重来。重来》里的“金伯”一角,又同一天生日,导演为我们庆生。


我原本以为就只是我们几个吃吃东西,结果一去到紫藤茶坊,整个制作团队都在,大家开始唱生日歌,不停不停地唱。。。好像离开学校后,都没有那么热闹的生日会了呵呵。


热闹之后,众演员和工作人员准备就绪晚上的演出。我哈拉完毕,离开到KLCC。


跟我平常的一些周末一样,我到KLCC的纪伊国屋看书买书。在文学部看到一些穿着时髦的人们,认真地在搜寻或阅读,我发出会心一笑。喜欢看书(特别是文学)跟赶不上潮流的土包子终于不再是等号。


流连了许久,买了新出炉的《深夜食堂 8》,才离去。8点多,开斋了,每一间餐厅都满座。我犹豫了好久,走上走下,才决定留在KLCC用晚餐。心里一直在盘算,在一间普通的餐厅,我能够吃怎样的全素?心里的理想菜单是沙拉跟炸薯条,或加一碗汤。


结果在Chinoz点了Leek & Potato Soup和春之巴斯达(Pasts Primavera)。对Chinoz的食物水准不抱任何期望,但是其实味道还不错。


8点多,离开城市,回去市郊的家。回到家,继续完成最后一篇稿,折好刚洗好晒干的衣物,看一下书,午夜一点了。


平淡而幸福的37岁生日。

Tuesday, July 17, 2012

你觉得的‘疯’,只是我所觉得的‘乱’而已,乱到来不及收拾那样.
ok的,没事的。

Friday, July 06, 2012

梦录 103


我记得我醒来之前的事。
我正在一条漆黑的路上行驶,郊区的道路,旁边有稻田那种。
然后一拐,天色渐亮,露出浅浅的深蓝色(if you know what I mean)。开始进入乡镇,有一所张灯结彩的建筑,我心想:“边度来架?”一看,墙上写着某某华小,装饰到酱美的。又转左,我问身边的人(还是自己?),这条路是去xx的是吗?(类似Bendang, Kodiang, Changlun这样的镇名)当然没有答案。我继续走没多久,头顶上就响起“迪迪迪迪。。。迪迪迪迪。”
我一抬头,就醒了。

Wednesday, July 04, 2012

S' Wear: 86

昨晚访问,我忘了带衣服,而其他两位组员很有默契的穿了格子衣。好朋友把他的后备衣拿出来借我穿。
访问结束,好朋友觉得这衣服我穿得比较好看,就转送给我了。
谢谢好朋友叶伟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