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5, 2009

吃素

因为我的朋友的一句话,我开始吃素了。她说:“拜托你别吃肉了,要演出,我跟你讲,吃干净点,两个礼拜,你的气质就改变,脱俗的气质,在台上好看,试试看。”

于是乎,从上个星期日开始吃素,今天已经是第6天了。一开始,还以为会很难,结果很奇怪,现在看到肉类都没有欲望去拿来吃了。

还好我不是肯德基的死忠fans,不然我会完蛋。当然我也想过,我喜欢吃猪脚醋,只不过现在不想吃,就先不管了。我也想到我可能放弃不掉Delicous的warm chicken salad,既然暂时还没去那里用餐,我也先不去想它。

我现在吃的基本上蛋一定要有,蔬菜也不可少。豆制品我也吃一些些。

其实没有想象中困难。我想是因为我没有宗教上的缚束,葱蒜照吃,偶尔不小心吃到一点肉,也不会让我有“惨,破戒了”的感觉。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說故事


我想聖誕樹靈的故事是這樣的...


很久很久以前, 在冰天雪地的北方, 有一棵松樹. 其實應該叫他老松樹才對, 連他自己也忘了自己多少歲, 活了多少年. 這一年的冬天, 特別寒冷. 老松樹年紀大了, 開始受不了這樣的寒冬. 有一天晚上, 他看到不遠處的一間房子, 亮著燈, 裡面不但傳出歡樂的笑聲, 還有陣陣溫暖的香味. 老松樹悄悄走到窗邊, 哇, 裡面好暖和呀, 熊熊的爐火正燃燒著. 於是, 老松樹不管三七二十一, 就沖進去. 房子里的人們看到披頭散髮的老松樹, 嚇壞了, 嘩啦啦地逃出去. 老松樹開始覺得愧疚, 但爐火實在太舒服, 也不管那麼多, 呼呼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 人們踮手踮腳的走到窗前, 看到老松樹在火爐前睡著了. 他們鼓起勇氣走進屋子里, 趁老松樹還沒有醒來, 就拿了繩子從頭到腳綁住老松樹. 老松樹驚醒過來, 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趕緊向人們道歉求饒.


爸爸說:"放了你可以, 可是你答應我不可以亂跑進我的家."

媽媽說:"放了你可以, 可是你答應我不可以嚇我的小孩."

哥哥和姐姐異口同聲的說:"放了你可以, 可是你要給我們禮物."


形勢所逼, 老松樹只好答應了.


這時, 妹妹說:"啊老松樹, 你好可憐啊, 外面那麼冷!' 而小弟弟咬著奶嘴點點頭.


爸爸媽媽聽了, 想了想, 也對, 外面那麼冷, 放老松樹出去, 太不近人情了.


於是, 爸爸說:"哦好吧, 你留下來吧. 可是我要用美麗的彩帶綑著你."

媽媽說:"哦好吧, 你留下來吧. 可是我要用閃閃發光的吊飾裝飾你."

哥哥和姐姐異口同聲的說:"哦好吧, 你留下來吧. 可是你要給我們禮物." 結果頭被爸爸敲一下.


終於, 晚上到了, 爐火生起了. 老松樹被裝飾得美美的站在火爐旁, 他很開心. 這時, 妹妹拿了一個星形的王冠, 放在他頭上, 老松樹更是開心地呵呵大笑.


從此, 每年冬天, 他們都會邀請老松樹一起過冬. 其他人看到了, 也有樣學樣. 這就是聖誕樹的來源.


!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S' Wear: 47

忍得好辛苦,
終於造型可以曝光了!
大家要來支持我,
難得可以用"型男"造型演出.
(O.S. 我不再是諧星了!!!)
beanie: Uniqlo
Top: Hugo Boss
Tie: Unknown
Jacket: Kitterick
Jeans: Zara
Shoes: Zara

Almost the End

突然發現大家都在努力生活著. 有為了理想, 不屈不撓; 也有恬靜安寧, 繼續生活.

原來還是那麼美好的一件事, 活著.

2009, 是特別的一年, 神奇的一年.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買衣服

買了一件貴價衣服, 朋友同事在旁邊呱呱叫. 拿, 我的邏輯是這樣的.

1. 我演戲需要一件灰色的襯衫.
2. 很難得找到一件好看兼質料剪裁都好的灰襯衫.
3. 我喜歡那個牌子.
4. 我穿100次, 那件衣服就不貴, 值回票價了.

呃~~~ 可是我不可能穿100次囉, 想怎樣喎?

Sunday, December 20, 2009

梦录(番外篇II)

我的梦,普遍上来讲,有几种特质。

1。肯定人多。每一次做梦,都是人山人海,哈哈太夸张了。但是的确是人很多的。比如昨晚梦见去喜筵,就可想而知了。

2。超乎想象的合乎逻辑。有一天,我梦见我给一群大人上科学课。我拿出一颗蛋,问班上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蛋?这颗蛋比鸵鸟蛋还大,灰色带点花纹。然后3D 投影机打出蓝鲸的影像。我开始解释蓝鲸,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等等。然后我问班上,这颗蛋会不会是属于蓝鲸的呢?我开蛊:“蓝鲸是跟你和我一样,是哺乳动物,是胎生的。那这个蛋是谁的呢?对了!是属于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大的动物 - 雷龙!”我在梦中其实有迟疑一下,雷龙是不是最大的恐龙呢,后来‘雷龙’就从我嘴里吐出来了。我到现在还没有去确定答案。但是应该不会差太远。恐怖吗这种逻辑???做梦喔!

3。我常常周游列国。神奇的是,我大多数是知道在哪里的。比如泰国。日本。甚至是前晚的德国。有时我不知道是哪里的时候,也ok。那个地方肯定有奇怪的建筑,如泥穴般的大楼。

讲完,收工。

Monster - Karismas

Do u know the origin of Christmas Tree?
Let Auntie Jiaai tells the story...

你知道圣诞树的来源吗?

让加爱阿姨给你讲故事吧。。。

Merry Xmas everybody!

[Copyright Control]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继续舞极限, Kick It

我常常觉得电视实况秀好看的地方,除了drama,还有创意。通常这种创意源自两个地方 - 制作团队和参赛者。

很多时候,参赛者在这种情况之下时处于被动的地位。比如ANTM之所以好看,除了美女和drama,每一集的photo shoot challenge你都会期待制作团队的创意,这一次新模们会赋予什么造型,会是什么主题?好不好看就真的靠这些了。比如歌唱实况秀,说真的,除了美国偶像,参赛者可以在选曲和编曲上加入自己的创意;其他的歌唱实况秀,参赛者所能贡献的创意就那么一丁点-如何利用不同的演绎方式和风格为各自的选曲赋予新生命。

大马的实况秀,参赛者所能贡献创意的节目少之又少。Project Runway也只做了一两季。新秀SuperStarMalaysianIdolOneinaMillion超级天团,说真的,(歌唱)水准根本达不到我想看的水平,就甭谈创意了。

终于,我等到了《舞极限》!

看了几季的《舞极限》,今季终于大放异彩,绽放出绚烂的花火。这一季,每一集,参赛者都必须依据主题和给于的道具来表演hip-hop舞蹈。听说其中还会有评判指定的舞蹈动作如new jack swing & breaking etc。不简单啊。但是,每一个星期,观看这个节目,你会发现本地年轻人对于舞蹈和创意的表现是那么叫人振奋惊喜!那些参赛者运用指定道具和精湛的舞步,有时候还会加上戏剧/喜剧性,可真的让人惊喜连连啊。我不是专业的舞者,更不是舞蹈老师,对于参赛者的舞技,说实在的,我没办法辨识怎样才是好的breaking等等。但是,我是一名表演者,我看的是他们的energy level,他们的协调性,他们的娱乐性;而每每他们都让我拍案叫绝。套我朋友说的一句话:“你会想继续看下去,不想转台。”这其实已经说明了这是一个good TV,一个电视节目成功的地方不就是让观众锁定眼珠不转台么?

另一个我想赞制作团队的地方是,这个节目做到了‘一个马来西亚’。这个比赛开放给所有大马公民,不分种族。参赛者有华人、马来人、混血儿,未来我真的希望看到更多大马各族的参赛者。你知道,印度人的律动跟节奏感是很棒的;还有东马各土著都有优美的舞蹈背景,他们的参与绝对可以为节目加分。另外,某一集的主题是要参赛者融入亚洲风情,于是我们看到了某些团队运用马来传统歌曲,有的团队加入华巫印的舞步。。。那一集真的让我看得很感动。他们真的体现了舞蹈无国界和One Malaysia 的精神,比起政治领袖空喊口号更真实,更令人信服。

(下注时间)我觉得这一次的冠军依然会是Elecoldxhot。这支团队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有着非常杰出的表现。每一次的演出,都很懂得融入戏/喜剧性来娱乐大家。而且,他们的舞步有一种奇怪的趣味性和神奇的协调度。Weird and sense of humour are what make them special and unique。在这个世代,你的独特性就是你成功的关键!
有诚意跟有创意的节目值得我们支持,值得我们给于鼓励。让我们继续《舞极限》!
Your TV critic, SC signing out... peace y'all!


《舞極限》大決賽將會在今晚于Sunway Euphoria舉行.
ASTRO 華麗台(Ch311) 7.30pm現場直播.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卖广告


8个错综复杂的人格
3个缠绵悱恻的故事
1个叫人心折的主题

(我写的我写的)

凭舞台2010醉心力作 – - 《等爱》,凝聚本地3名最具潜力的编导:
- 著名编剧家李治成
- 舞台演员叶伟良
- 马大戏剧系毕业生蔡迪伸

2010年1月27日至31日,要你在望天无际的Lot10顶楼 – - The Actor’s Studio 见证“爱的旅程”的开端。
你何尝没有等待过爱?爱,到底她来不来。
《等爱》悸动公演,凭舞台带给你2010年最温暖感动的舞台剧!
* 敬请期待更多演出详情,稍后再作公布!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繼續舞極限

絕對沒有賣廣告成份, 我是真心誠意這麼認為的, 《舞極限》是我覺得最好看的本地reality show.
我現在沒空, 詳情稍後補回.

本週六,《舞極限》大決賽將會在Sunway Euphoria舉行.
ASTRO 華麗台(Ch311) 7.30pm同時現場直播.

Attendre L'amore

http://pingstage.blogspot.com/

More info to come...

Friday, December 11, 2009

T語錄 2

聖誕禮物
S: 你看你看, 那個人很有空囉, 聖誕樹下的禮物啊, 他每天下班就收進櫥里, 第二天再放出來啊.
YL: 媽的, 醬得空咩?
T: 哼, 買一份大大份的禮物放那邊, 給他辛苦收...
S&YL(異口同聲): -_____-III 可以不要醬嗎?!!!

秘書
J: 耶~~~那個誰誰的秘書可憐哦, 她老闆每次叫她做唔等使的東西. 那天, 她放假還回來. 我就問她咯, 她說她要幫她老闆compile emails然後send去他的personal mail wor.
T: 咦那個誰誰不是有PA的咩?
J&S&YL(異口同聲): 麻在講住她囉剛才!!!!!

燕窩
J: 咦E客戶沒有出那種一罐滿滿都是燕窩的那種產品咩?
YL: 沒有, 那個是L客戶出的產品.
T: 聶...拿6罐E客戶的燕窩倒進一個罐裡面不就可以了囉.
YL&S(異口同聲): 可以不要醬辛苦嗎???

五百/伍佰?
J: Eh下個拜一我才給你伍佰(的稿)har?!!
YL: Ok ok.
T: 嗯做麼你要給她五百wor?
J&YL (異口同聲): 呃~~~~~~~~~~~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如果...

"如果當時你沒有喜歡上我, 那現在和未來你也不會愛上我."
"未必的... ..."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辦公室賤人賤語

J跑過來.

J: 欸Princess and the Frog好看pun囉...可是有死亡喔. 我看住我的女兒, 幾怕他們哭啊.
S: 誰死?
J: 螢火蟲囉.
S: 哦青蛙(SFX + action 伸舌頭)咕嚕... 把螢火蟲吃掉吃掉是嗎?
J: (無言) -__-III ... 不是啦... 被一個妖怪踏到啦.
S: 哦..... 醬那個青蛙有在旁邊虎視眈眈, 想吃那個螢火蟲嗎...? (伸伸舌頭, 虎視眈眈狀)
J: (無力感)
000000000000

午休過後...

S&YL: KW很有空嗄, 不懂在做麼.
T: 麻在上facebook囉!
KW: T你敢講你沒有上? S你也是有在上嘛?
S: 嘿我是一邊做工一邊上的ok! 好過你專心上facebook!!!
KW: 喂我有分心一下做工的ok!
S+ YL+T: 呃~~~~~(輸0左)

Monday, December 07, 2009

那一夜, 我們都很美

我和新娘小妹
我和大妹 三人行

S' Wear: 46

昨晚我妹妹的婚宴,
我這樣穿.
得!!!!
我知我肥左, 其他人同我收聲!!!
Top: Hugo Boss
Cardigans: Topman
Neck Tie: Unknown fr Taipei
Jeans: Zara

Sunday, December 06, 2009

長大

我每天來看一下, 來看你長大.

有一天你終於長大, 你不會記得我.

沒有關係. 我心里會有一點悲哀. 不過沒有關係.

曾經有两個人, 每天看著我長大.

後來我長大, 我沒有忘記他們. 可是我走遠了.

他們看不透我的世界. 我也不讓他們進來.

他們或許感到悲哀. 但是我也沒辦法.

所以, 我明白終有一天我的悲哀的來源, 也是沒有辦法的.

Friday, December 04, 2009

夢錄 55

我在乾媽的家里. 那是她的舊家, 我坐在其中一個房間的床上, 那是我小時候睡的房間. 我在等待力行和阿佐來找我. 乾媽還很年輕健康, 正忙著煮東西給我們吃. 她炒好飯放在桌子, 叫我去吃. 我說我要等我的朋友一起吃. 一會, 力行和阿佐到了. 我們聊了一會兒, 米粉就炒好了.

我的父母也來了. 他們約莫50多歲的樣子. 跟我的乾媽寒喧起來. 房子突然變大了. 本來只有一間房間的房子, 變成有3間房了.

Thursday, December 03, 2009

大膽

哇~~~繼裸露上身(The Girl fr Ipoh)之後, 另一大膽演出. 請各位拭目以待.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

Holiday

吃睡
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
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
吃睡
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吃睡吃睡吃睡
吃睡吃睡
吃睡
吃睡
吃睡
(無奈假期即將結束...)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故人

如果不是一場婚宴, 我看跟本沒有機會看見那麼多'故人'. 親戚每年新年都會見一次面的, 這不出奇. 但是故鄉的那些童年, 少年時認識的伯伯叔叔阿姨, 甚至老師都在昨晚的婚宴齊聚一堂.

看看我看到誰?

跟我媽同姓的美秀姨姨阿端姨; 從我童年時就是鄰居的Tiang姨阿剛Cik; 我的朋友周偉均的爸爸, 也是我們的鄰居Teng Jim Uncle; 要到昨晚才見到的两隔壁鄰居 - 帶娣阿姨, 健业健友妹妹; Q Meh (舅媽, 其實是我堂哥的舅媽)和她的孫子們, 和媳婦我的學姊燕妮 ; 我們這一排最尾間的王叔叔和阿姨; 我的同學朱成威的媽媽, 婆婆和弟弟; 我的同學志廣福威(雙胞胎)的父母; 堂哥的保母的女兒, 也是我的朋友封寶平的媽媽, Ah Yee (阿姨, 我們平常是用廣東話叫的); 如果我沒有認錯的combat Ooi, 也是我同學黃麗蓮的爸爸;, 我那遠道而來的乾媽和乾姐乾姐夫; 范菊英阿姨; 大妹的乾爹乾媽; 我的同學黃建彬和弟弟黃建福; 摸春uncle; 新娘的老師; 杜月貞老師和她老公; 我中學的數學老師阿sir蘇老師; 黃七妹老師; 傅生; 大妹的同學現在也是老師的阿讚陳老師; 還有一堆新娘的同學, 包括我從他們小學一年級就認識他們的莫德平, 小燕, 怡涵等等.

歲月都在大家臉上(或頭上)留下痕跡, 我們都老了.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泰南叻沙

後來沒有人知道她跑到哪裡去了.

在我居住的這個北方鱼村小鎮, 華泰通婚是很普遍的事. 大部份, 我說大部份, 嫁過來的泰國女子皆是歡場女子, 與她們的客兄產生感情後, 客兄幫她們贖身, 從良當家庭主婦. 也有是為了脫離火坑, 委身下嫁給老頭子為妻的. 也不管甚麼原因了, 嫁過來, 生生性性做一位賢妻良母就行了, 你說對不?

我不知道她的姓名, 我們都稱她"阿姨". 她滿臉痲子, 但是眼角眉梢倒是風情萬種的. 嫁過來給我家後面的阿伯當老婆. 當時, 他們在自家開了"泰南叻沙", 賣的當然是又酸又lemak的泰南叻沙. 因為好吃, 生意還不錯的. 不久後, 阿姨懷孕了, 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 一家三口, 和樂融融.

有一天, 他們沒開檔. 下午時份, 阿姨同樣嫁來這裡的鄉下姊妹找她串門子. 两位好姊妹一碰面, 就聊個不停, 順便捲起菸草抽了起來. 聊得正興起, 突然屋外傳來一陣刺耳的急煞車和一聲"碰!"的巨響. 两人趕快跑出去, 一看, 呆住了. 原來好姊妹進來沒關好籬笆門, 阿姨那两歲的兒子, 提著蹣跚的腳步跑出去, 被車子撞到了. 小孩躺在血泊中, 當場斃命.

據說整整一個禮拜, 阿姨不吃不喝不眠, 傷心欲絕. 阿伯愛妻心切, 怕她呆在家里會想不開, 就安排她到一些人家里當鍾點女傭.

就這樣, 阿姨到我外婆家工作. 我到外婆家吃午飯時, 常常會在樓上, 看到做完家務的她, 坐在陽台癡癡地望著外面. 有時更會偷偷的拭淚.

其實也可以預料到, 她工作了一段日子, 就做不下去了.

然後有一天, 就聽說她走掉了.

沒有人知道她跑到哪裡去了. 是到海邊自盡了? 還是回到泰國重做馮婦? 也許, 她搬到另一個地方, 開始一個新生活. 沒有人知道.

Friday, November 27, 2009

回鄉

1. 除了路上行車不多, 我因為開新車, 也不管speed trap了, 平常7小時的車程, 我5個小時就到家了.

2. 何必花錢去做spa, 到鄉下走一趟就是最好的spa. 空氣特別清新, 和風輕拂, 藍天白雲, 啊舒暢!

3. 許多人對金黃色的稻田有一種迷思. 我卻是偏好綠油油的稻草. 一大片層次不一的綠色, 一望無際, 特別美麗.

4. 鄉下人是比較悠閒的啦, 步調放慢, 人也沒那麼緊繃. 但是, 慢是慢, 可以開車不要醬慢嗎???

5. 這個時節的鄉下是特別舒服的. 東北季候風起, 無須冷氣電風扇, 家里也是涼颼颼的.

6. 你甚麼時候要來鄉下找我? 我請你吃著名的海鮮!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后来我们怎样了呢?

“哇!”踏进百货公司,我看到那些七彩小珠子串成的项链,眼睛就亮了起来。那是个属于Grunge的年代,王靖雯正逐渐蜕变成王菲,带头引领潮流。接着几乎每个歌手都在脖子上挂着无数的彩珠项链在台上演出。连性格派的梁朝伟和林忆莲也没办法抵挡这股风潮,戴起鼻环珠链包着沙龙拍宣传照,我们这些小歌迷自然是以偶像的装扮为指标,奋力模仿至止。

我捧起那些链子,爱不释手。虽然是supermarket货,但不贵,对当时来自小镇的,还是学生的我,居然可以消费大都市的‘高档货’,得意地想马上回家乡向那些整天嘲笑我的家伙们炫耀时下的潮流。你走过来,摸了摸,笑说:“这种很容易做的,几块钱一大包珠子,可以串几十条。”

我总是羡慕你脖子上那条类似水晶坠子的项链,你戴了就很有嬉皮的味道,配上你喜欢的那些流苏小皮外套和皮靴,那也是一种grunge。你留意到我看着你的链子眼睛发亮的样子,说:“这也是我们自己做的。我跟鱼。大学迎新周的时候我们还赚了几十块钱。”

“在哪里买的原料?”我问道。

“茨厂街啊。那边有尼泊尔人开的小店和摊子,我跟鱼常去那边寻宝。”

这奠定了我后来在都城念大学时每周末都单枪匹马到茨厂街活动的习惯。

我还是买下了那条珠链,兴高采烈地马上挂在身上,绕了两绕,仿佛马上生光。对没有什么自信的少年,如果凭借着一些小玩意,可以让自己感觉亮起来,我说这就是时尚的魔力。

你大概随便帮我调整一下,就拍下我的肩膀,示意离开。

“你嘴干吗?”你用福建话问我。

我点点头。我一直感觉如果我们有某种联系,那应该就是福建话了。跟你说福建话,好像你是姐姐,或学姐,无比亲切。

我们停在Coffee Bean,你问我喝什么?我这个乡下来的哪里懂得什么,英文都不大会看,就随便在告示牌上一堆外星字眼“mocha” “Espre什么”“La什么”“Frap什么”中找一个熟悉的字眼:“Ice Tea”,嗯,就Ice Tea吧。

“哈我也是。”你笑了。你的牙齿小小颗的,仿佛都是乳牙套在一个成人的嘴巴里。

你帮我付了钱,把饮料拿给我,我们并肩继续逛百货公司。平时你在那间家里是特别安静的,可是那天你特别多话跟我说。

从自动梯下来,你便拉着我,神秘的笑说:“你刚才有留意到坐自动梯上去的那个鬼佬吗?”我茫然地摇摇头。“他啊,跟我笑。”你有点得意。“我啊每次都被人误会的啰”你继续说“上次我去星加坡找他,被一个鬼佬搭讪。原来那个鬼佬以为我是那种菲律宾的call girl。尴尬到死。。。我说是他尴尬哈哈。”也难怪外国人会对你有兴趣。你天生的蜜色肌肤和黝黑的长直发,象征着让外国人迷思的exotic。

“你的头发有一种果香味。”我说。你笑笑,指着前方。我们走到洗发精部门,你拿起一瓶洗发精,啊原来这就是你的秘诀。我静静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大悟头发芳香对一个人有多重要。你的情人肯定为此而对你着迷不一。那你对你的情人,着迷的原因是什么呢?读了几年你的文字,每一次你谈恋爱,都用情至深。你笔下的那些moments,那些想念。。。那些相拥。。。那些亲昵。。。让人愈发想谈恋爱,想谈和你一样的激烈爱情。想必这些你的情人都各有一种让你迷恋的特质,才会爱得那么彻底。

后来我们怎样回家,之后晚饭吃什么,我统统都忘记了。

我其实想知道的是,后来我们怎样了呢?

我听说你后来嫁到澳洲去了。听到消息,心里是释怀又宿命地想着:“终于还是嫁给鬼佬。”走过了无数次坎坷的情路,你每一次越爱越遥远,从亚洲到欧洲,结果终于在澳洲修成正果。原来还是有修成正果这回事的。我呢?我也经历过几次爱情轮回,彻底的爱过伤过,死去也活来,还在情路上继续寻寻觅觅呢。虽然现在一个人,但是心灵丰足。

嫁到澳洲,你从一个中文的世界,活到一个英文的世界。这应该难不到你,我记得你大学是念英文系的。我呢?我也是活在英文的世界里。日常的沟通都是以英文为主,虽然我们用的是掺杂了其他语言的Manglish,但没有人介意。没有人会介意。连到法国餐厅,我都可以琅琅上口的点菜,你不要惊讶于我的改变。

你有小孩吗?那你会动手帮他缝制一些衣服帽子,串条链子吗?还是你现在遗弃你嬉皮的根,威风凛凛地披着战袍上班去?

我吗?我现在是城中知名的明星造型师兼个人形象顾问兼专人买手。我指定要他/她买的服饰,我的客户不敢不买。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能够修饰他们的缺点,凸显他们的优点,让他们的形象加分。我也没有再乱追随潮流乱买衣服了。我有我穿衣的准绳,而那些设计师们也知道我的style,会为我送来他们觉得适合我的衣物,让我在出席function时为他们‘点睛’。对于我来自乡下小镇的出身,对外我总是直言不讳。以我今时今日在时尚圈的地位,基本上再没有人敢对我不敬。我记得有一次在某知名百货,我看到我的旧同学,那个在中学时期欺负得我最厉害的坏蛋。天啊,我们真的是同岁吗?他皮肤干燥暗淡,顶着一粒大肚腩,头发油且乱,重点是他那身uncle的穿着,我们才34岁哪!他那怀孕的太太长得也不怎么样,拖着三个‘巴巴朗’在为他选上衣。她的品位真惨不忍睹。我走过去,指着她挑选的褐色杂花polo,说:“这个不要买。”然后从另一个架子上拿了一件鹅黄色和白色相间的polo,说:“买这个。”然后仰头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大步离开,留下错愕的他们。他显然认不出他的老同学了。

今年秋冬,Grunge风回归,看着伸展台上那些模特似曾相似的装扮,让我想起那些成长的回忆。

后来我们怎样了呢?我想我们应该都过得很好。

Tuesday, November 03, 2009

青春之歌

就當我無意走過你年青的生命
一朵淌血的玫瑰
一陣無痕的風
我只是微笑 注視
沒關係 沒關係
那些都會過去
蘊藏的烏雲終將散去
沒有事情會停留在原地

再會吧 但你不想說再見
不說再見 就永遠不見
沒關係 沒關係
我只是微笑
青春終將過去
如玫瑰與微風
而回憶
它是一條漫長的路
一面深邃的海洋
魔幻的鏡子
映照出繽紛斑駁的青春

Friday, October 30, 2009

S' Wear: 45


萬聖節快樂!!!
頭套兼圍巾 - 葉偉良贈, 購自北京.
上衣 - Kitterick 購自香港
褲子 - S Square 購自香港
鞋子 - Puma 購自吉隆坡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missing

網上讀到某人寫到:"想念一個人, 讓你的心暖和起來, 即使是在這冷冷的天氣."

今天辦公室特別寒冷, 我的心更冷. 遺失的心很冷.

同樣是missing, 反差卻那麼大.

怪人

原來變得奇怪的人一直是我.

每每類似的事情發生, 我就會變得奇怪 - 善猜忌, 鬱卒, 低落. 然後開始亂想有的沒的. 這真是一個壞的循環, 不停不停在重複自己.

重點是, 對方完全無動於衷才要命!!!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S' Wear: 44


猜迷時間:
猜猜看, 我身上的夾克是甚麼牌子?
貼士 1: 這是葉偉良的夾克.
貼士 2: 他剛從東方某國回來.

Monday, October 26, 2009

放逐自己




ZZ每次都會用'變態殺人狂'來形容我的外表. 看來大抵他每次看到我, 腦海浮現就是上面那個樣 - 滿臉鬍子. 哎犯人放監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nia.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

不然我還以為自己依然強壯如昔.

昨晚和一班情同手足的同事, 去吃大餐.

大快朵頤之後的代價, 今早醒來又嘔又瀉, 片片sashimi啊各位. 然後, 我還得氣厭厭地上班, 好難過.

原來身子弱得很.

Friday, October 09, 2009

有一首歌 - 黑色禮服

黑色禮服 - 蘇永康

作曲:Dick Lee 填詞:黃偉文
編曲:Ted Lo 監製:雷頌德

落日滿屋 衣帽間裡 傾瀉出音樂
悠然獨對 恤衫滿床 似望著漁獲
情投華服 把酒助慶 這就是娛樂
在我這小小天國 揮揮衣角 雕塑我傑作

逐件試穿 一絲不紊 斟酌那分毫
從蝴蝶結 腰封細紋 到袖翼長度
皮鞋微亮 穿起外套 笑踏面前路
換上最光鮮一套 獎得不到 至少姿勢好

前去哪個派對預計不到
唯有儘量做到不失優雅就好
敗訴 仍穿得好好先去敗訴
而我這套燕尾服已穿好
人世茫茫 無常禍福 假若從未 預告
唯有 大方得體到底 我做到

步步有風 西裝畢挺 這是我堅持
時來運到 荊棘滿途 照樣盡人事
無人能自 他宿命裡 擦掉任何字
但我至少都可以 親手添置 最出色戰衣

前去哪個派對預計不到
唯有儘量做到不失優雅就好
敗訴 仍穿得好好先去敗訴
而我這套燕尾服已穿好
何處葬禮 誰人大婚 一樣隆重 自到
誰說愛世界難從外表 証實到
你~~~ 看~~~ 好~~~



朋友叫我留意歌詞. 我一聽, 笑了. 這真是非常黃偉文的歌詞, 也是非常時裝精的心聲. 不管勝負如何, 至少旁人會記得我一身華麗的風采.

Sunday, October 04, 2009

应节猜灯谜???

黑暗中,我在人群里找到亲密;灯亮后,我在人群中得回距离。

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情詩來的


捕捉了風

握不了天氣


吐出太陽

沉沒
肚臍間

(雷與雪的婚禮
來了一場完美的冰風暴)

我看著
你的眼睛
四季

Facebook-ism

2009年的今天,几乎‘人手一书’。但此书非彼书,此乃“面子书”,Facebook(以下简称 FB)是也。同样是属于社交网络,FB却在同类型的网站中脱颖而出。短短几年,迅速发展进化成为国际化的、庞大的网交帝国。从早期简单的个人档案,到poke 来poke去,以至于现在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书”,FB的魅力叫人无法挡。你几乎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交朋友、买卖、玩心理测验、玩网上游戏、种田、养宠物、创造属于自己的社区等等。

FB的成功,自然催生了一个新族群,我戏称为“Facebook精”的FB活跃份子。如何分辨谁是FB精呢?吃饭,饭菜一上桌就先拍个不停。或者每隔3、5分钟就更新status一次。或是活动结束没超过两小时,照片就上网了。这些都是已成精的迹象。

有正必有反,自然也会有一群人是对FB不屑一顾的。这群人或许也拥有FB账号,但丝毫不活跃。对于经常更新status的作为更是嗤之於鼻,认为那是无聊的attention seeker才有的行为。

当然这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即便不是“精”,也难免不知不觉深陷入FB的迷魂阵里。问问你自己,一打开电脑你会先开那个网站?以前或许会先打开你的电邮信箱;但相信我,越来越多人把FB当成他们的主页面了。许多发生在FB的事情,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显得格格不入,out了。

比方说,我以前从来不玩电脑游戏。当身边的朋友一个两个都在种田、搞餐厅、养宠物,我也开始玩起来。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专注着耕种、播种、收成,而且必须持之于恒。因为一天不进农场,那些西瓜包菜就会被荒废掉,很可惜;但也因此常常跟身边一些年轻同事在网上互动,感情反而好起来。

这事儿不仅是我的个人经验。好友W也分享一个有趣的经验。单身独居的W以前跟其他家族成员每年团圆饭才见一次。但自从开始在FB玩种田游戏后,因经常互相帮忙收成,跟一些晚辈拉近了距离,以至于现在也常相约见面。更惊人的是,他和他外甥女那些还在念小学的小儿女们也开始在餐厅游戏里互动起来。他说那些小瓜一声“舅公,可以送我一个白瓷马桶吗?”,他马上心软,900块的马桶马上给送过去。小瓜们当然因为这样酷的舅公,愿意跟他亲近了。

另外FB的好处是几乎“人手一书”嘛,所以你很轻易地就能联络上小学、中学、大学同学。失散多年的友人一一归巢,天涯若比邻啊。有什么聚会活动,FB invite一发,凡事搞定。朋友的生日不再轻易忘记,因为FB的贴心提醒,你还可以送上虚拟礼物,分毫不需。

可是FB也有他可怕的地方。如果你的意志力不够坚定,FB会让你沉迷,荒废时光。你可以不断不断的参与各种心理测验,不经一小时过去了。或者为了要在某个游戏里,击败你的友好,一而再尝试赢取高积分,时间也因此过了大半天。

我的朋友M说FB很危险,无论做了什么都被赤裸裸似的被摊在全世界的眼里。好几次,不太熟悉的友人跑来问他:“咦那天你也在某某地吗?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的,我也在啊?”,好像什么隐私都不见了。

另一个恐怖现象是你会发现有些人会像个stalker一般,欲罢不能地不断窥看他人的档案、相簿。一问是谁,原来是个陌生人。你一开始可能会觉得恶心,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一个满感兴趣的profile,你开始查看他的个人资料、相簿、朋友群、活动表、笔记。。。从一个人跳到另一个人的档案再到千万个档案,原来你也变成一个FB Stalker了!

Facebook在网络历史上经已是一个传奇。凡事当然有其利与弊。善用的话,FB能让你受益良多;反之,你就成为FB victim。FB的热潮预计将持续蔓延,它将继续进化扩充服务,你很难不被烧到。

(刊登于2009年10月号《女友》杂志〉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写诗


假如住在这里
每天应该可以写出一句诗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守口如瓶?????

雖然過了很久, 還是要來bitch一下.

聽電台有時候聽到那些DJ講話, 有時候會吐血.

話說有一天早上, 開車去上班時, 聽到了以下對話.

扮大佬: 又係XXX遊戲時間啦, 線上我地有呢位朋友, YZ!
YZ: hello.
傻親: 哇今日既累計獎金已經去到RMXXXX啦! YZ, 有冇信心啊?
YZ: 阿...我...ok啦.
(重點來了各位)
扮大佬: 哈哈, YZ已經緊張到守口如瓶(!!!!!), 講唔到0野啦.


喂, 請問有沒有讀過書啊, 守口如瓶醬用的咩??
Bitch完, 拜拜!!!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對死亡處之泰然的愛蜜莉

有一天, 愛蜜莉突然想起, 跑去問媽媽.

愛: "Mummy, 阿太(太婆) die already ah?"
媽: "Yes, she old oredy mah. She is in heaven now."
愛: "Mummy, I miss her oh, hmmmm ~~~(哭了), mummy~~~."

後來, 就發生了"阿嬤don't die"事件.

又一天, 愛蜜莉看著媽媽.

愛: "Mummy, your face got spot (黑斑), you old oredy ah?"
媽: "Yes ah, I old oredy mah."
愛: "oh, you old oredy, u will die soon hor. You will go to heaven. Never mind mummy, I will miss you. I will take care of 妹妹."

轉過身, 她對妹妹說: "妹, mummy old oredy, she will die and go to heaven. Never mind, I will take care of you. We miss mummy har, 妹."
Daddy:"Don't say already la."
愛:"Why ah, why cannot say ah? We miss mummy mah, she is in heaven ..."

Daddy 三條線.

觀貓記


你的肚子醬大粒
幾時要生
要生了
就表醬挑食啦
甚麼都吃一點
你不要吃
小的也要吃啊
and then hor
你的眼睛醬大粒
生出來的baby一定也是
眼睛大大粒
har甚麼?
你怕遺傳到爸爸
爸爸是矇豬眼???

Wednesday, September 09, 2009

入秋

下班的時候
藍風撲臉
樹梢
微笑
揮別夏天

移動
曼波舞步
嗒啦啦嗒啦

你,好吗?

上心理辅导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玩一个游戏:用一种动物来形容你自己,再用3个自己的优点做结束。

同学们开始苦苦思索,原来要形容自己是那么困难。分享的时候,我察觉到利用动物来形容自己并不难,难的原来是要讲出自己的优点。有些同学还没把优点讲出来,就先把缺点给抖出来;部分同学更是想好久都想不到自己的优点。

基于这个观察,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的自我感觉那么不良好呢?这是否代表了一般人的心理状态呢?

分享结束后,老师为我们分析了这个游戏的结论。老师说其实大多数人,除了对自己并不了解,对自己也充满负面的评价。个中原因有几个,而很大的一个因素是我们的家庭教育。

其实不难理解,特别是上一代的华人家庭,父母甚少会称赞自己的孩子,他们害怕孩子会因此骄傲。“满招损,谦受益”这句名言,虽然在某个程度上是对的,但它也‘害惨’了许多人。

在我们成长过程中,父母的言行举止以及给予我们的评价对建立我们的自我概念起了很大的影响。有些父母,跟孩子说话的方式总是充满负面情绪。比如“你的功课还没做好吗?”、“你的房间是不是还没有收拾?”等等。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缺乏自信。反之,如果父母说话的方式是如此的,“你的功课做好了吗?”、“你的房间是不是已经收拾了?”,孩子的自我概念也会趋向正面良好。看似简单,可是影响深远。

另外在成长过程中,老师对建立孩子的自我概念其实也有很大影响。我应该知道,我跟另一位朋友都有着同样的经验。小学四年级因为遭受数学老师无故的责骂,我的数学从此就不好。一直到长大后,自己意识到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继而释怀,才对自己的算术找回自信。

换做在职场,面对总是严厉批判下属的上司,属下的员工在工作时,总是会唯唯诺诺,不敢放手去做因为害怕犯错,遭受指责。反之,开明的上司,往往会让员工取得更标青的工作表现。

成长过程中带来的影响,我们没有办法回到过去去改变它。但是我们可以从今天开始建立良好的自我概念,方法并不难。

记得有一个电台广告,一名职业女性一直在思索孩子、家庭和工作的事情,却忽略了自己的感受。这非常明显的揭露了一个现象:对于我们都市人来说,我们都太‘忙’了,忙得忘了好好看自己,忘了好好照顾自己的心灵。而这些忙碌,某个很大的程度是因为害怕寂寞,所以拼命为自己安排节目。如果可以放松心情,每天腾出一点点时间,和自己独处。好好的自我对话,省视自己;勇敢面对自己,接受自己。假以时日,就能慢慢的建立起良好的自我概念。拥有良好的自我概念,不代表你是一个完美无缺,毫无缺点的人。而是,你接受‘你’这个人,你之所以是你,因为你拥有这些优点和缺点。这些元素造就了你。

在你拥有良好的自我概念之后,你会发现自己更充满自信,面对许多生活中的课题,都能够以一种正面的心态去面对。你也会发现,人生其实可以很美好。

作为一个开始,你想好你的3个优点了吗?

你,好吗?

(9月號<女友>雜誌City Beat)

兒時記趣

1. 艾蜜莉總是多話, 又會問林林種種的問題, 媽媽常常煩不勝煩. 當她問很多問題時, 媽媽會敷衍她說:"不知道."
這天, 艾蜜莉又問一個問題. 媽媽又是回答 "I don't know." 這次艾蜜莉忍不住了, 說:"Mummy, please tell me the TRUTH. Don't always say don't know."
媽媽傻眼!!!

2. 小孩的眼睛看東西總是不一樣. 問問柔兒. 柔兒喜歡看MYVi轎車, 每一辆車子對柔兒來說, 都有情緒. 有些是笑的, 有些是哭的, 有些是生氣的, 有些是傻傻的. 大人永遠看不出個所以然, 因為柔兒分析車的情緒, 不是根據顏色. 她自有一種特殊的眼光.

3. 小孩的想像力更是豐富的. 小S從小對畫面特別敏感. 從各種表面, 他都可以看出各種圖畫. 地磚的圖案幻化成一個魔法王國, 牆上樹的剪影變成各種動物, 天上的雲更是變化多端. 一只野豬看多幾次變成巫婆的嘴臉, 再變成兩個小矮人和一只大白兔.

夢錄 (番外篇)

要說drama, 我發現原來我沒有想像中drama.

朋友們都不約而同的分享做惡夢, 然後從夢中醒來, 破涕痛哭.

哭泣的夢, 我有. 但是我都是在夢中哭著, 醒來, 發現是夢, 也沒有眼淚, 回到現實, 繼續睡去.

那些醒來還繼續哭的, 才是真正的drama queen/king.

套我朋友的口吻:"發夢之嘛~~"

Sunday, September 06, 2009

夢錄 54

(又見人多的夢. 夢中情節决無針對任何人.)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某時尚刊物做特輯, 請來了普通人與模特兒一起拍時尚照. 我和幾位專欄作家還有新晉男模, 包括阿星等5人一組. 場地是一個公園的大草坪. 陽光猛烈, 我們大家都穿上秋冬的女裝, 臉上涂了濃濃的化妝品 - 煙熏眼與烈焰紅唇. 說是女裝, 其實也算滿邊緣化的, 因為都是Yohji的寬袍大袖. 我身上那件是黑, 墨綠和暗紅的顏色配搭. 五顏六色的反而是那些羽毛和珠子項鍊. 我和旁邊那位作者頭上都有帽子. 我的是頂小草帽.
我們大家都準備就緒, 擺好浦士, 枉顧身旁的游人指指點點. 突然, 新晉男模阿星應該是妒嫉心起, 在最後3秒, 搶了我的草帽過去. 我要搶回來, 但是攝影師已經一聲落下, 我伸出的右手趕快拉回來, 擱在額頭上, 總算過關. 接著, 我把帽子拿回來, 擺好, 繼續拍照.
陽光依然猛烈...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去參加科學實驗比賽, 場地是在我港口的家.
這次我的搭檔是中學同學, 莊耿華. 他家就在另一條街, 我騎了腳踏車去找他. 耿華一早就已經準備好概念和材料, 我們要做的實驗是太陽能cooking! 很簡單, 我們只需透過特別的儀器, 蒐集太陽能, 然後在錫箔做的鍋子上炒菜.
從耿華家搬了儀器回家, 參賽者已經陸續到達. 家里很擁擠, 我們被安排到樓上. 放好東西, 我看到有一家人扶著一辆Volvo上來. 他們是坐在車子里, 車窗打開, 然後扶著邊邊慢慢上來. 請問那是紙扎的車子嗎?
接著, 看到楊麗君的媽媽帶著她也上來了. 我悄悄跟耿華說:"不要讓他們看到, 動到我們的東西. 他們假假要來試探軍情的." 然後, 笑著說:"Hi auntie, 你也來啊."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還有一個, 如果我想起來了, 再寫.

Thursday, September 03, 2009

浪.女.

我的冷漠/熱情
如煙
感覺得到
觸不及
如夢
如煙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猜獎遊戲


哇好靓啊!!!
邊個估中呢度係邊, 我請食飯!
只限2位.
答案明天揭曉.



提早開估:
唓都不好玩的,
醬容易被猜到.
sebastian & joshua,
please come to ASTRO to claim your prizes.
又, 大家最有興趣的食物素質......
五百年不變 -_-III

S' Wear: 43

我絕對相信Wyman有如此寫過:
"襯到絕不如唔襯少少."
的確, 唔襯少少是比較有趣的.
更何況我是"Mix&Match 和 Mix&Mismatch"的忠實信徒,
自然比較不prefer襯到絕.
又, 雨天愉快!

Monday, August 31, 2009

夢錄 53

(很長的夢, 記得多少寫多少)

家里來了一隻小白狗. 小狗餓了, 我要找狗糧給他. 明明是放在碗櫥上的櫃子里, 可是怎麼也找不到. 我問媽媽, 媽媽也說是在碗櫥那邊. 可是我找來找去, 都沒有狗糧的蹤影. 我喊道:"如果沒有那個肉的, 啫喱也好啊!" 我懷疑是媽媽不喜歡我養狗, 把狗糧放在別地方. 我又趕著出門工作, 心裡想:"我工作完畢一定要去買一個狗糧盆, 可以同時放狗糧和水. 啊小狗不喜歡吃那種一粒粒的狗糧, 要買罐頭的才可以."

出門去工作, 在雲頂(?)有大show, 有很多藝人都參與. 我們都是走路的. 我跟鱼走在一起. 鱼說他們安排她跟一位新人合唱, 可是她不喜歡, 很無奈. 鏡頭一轉, 鱼拖著那位女新人從傾斜的舞台內部走出來. 我一邊看一邊擔心他會跌倒, 那麼傾斜你又穿高跟鞋! 但是演出完美, 群眾呱嘈.

我們繼續走路去演出現場, 很少有一大班人一起走的. 途中, 一名工作人員說要在附近弄一下他的車. 我們停下來一看, 哇! 由於下雨, 泥地很鬆軟, 他的車子和其他兩輛車子, 都陷入泥漥中, 水已經浸了半辆車. Somehow, 他還是開動了車子, 把車頭開出水面一點, 等下容易出. 同行的uncle問道車子還能開? 我很仙家的說都沒有進到engine.

到達了目的地, 大家都很開心. 圍起圓圈, 準備彩排. 各隊伍都各自作準備. 我看到施宇, 他跟馬哥他們在一起. 我開心的走過去. 他好了, 雖然還是瘦, 身體上有留下一些疤痕. 但是他笑臉盈盈, 穿著一件皺皺的米白色襯衫. 我說:"我可以抱抱他嗎?" 馬哥說:"可以, 輕輕的." 我就輕輕的擁抱了他一下.

接著, 我要準備去比賽了. 今天是參加拼音比賽, 我很緊張. 每一次比賽我都很緊張. 大夥兒聚集在門口, 等待放人. 這個比賽有來自各年齡, 各國的參賽者. 有一個瘦瘦的老uncle說等下如果你先進去, 你幫我霸你旁邊那個位. 我敷衍他, 看住先.

門一開, 我和一位日本女生, 瞳, 一箭似的飛跑進去. 裡面要先經過圖書館, 我喊道:"Hitomi~~!!!"要他跑慢點, 等我的意思. 馬上就被圖書館里面的人"噓"我了.

好不容易跑到3B課室, 上一批的人還沒放, 裡面的監考老師還在訓話. 這時, 有一位坐在後面排的日本男生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關於如何拼某字. 另一個死蠢沾沾自喜的說這個字是由某某來拼的, 你少擔心. 媽的, 這樣就馬上揭露了大家作弊的事實. 考官很生氣, 比賽完全取消. 我們都不用比了, 氣死!!!

(就醒了)

Friday, August 28, 2009

黑如夜
随意挥洒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凝聚力量

我們把各種力量凝聚起來
大大小小
所以你放心
好好休息
好好睡
一覺醒來
就好了
你有我們的祝福與愛

Tuesday, August 25, 2009

Sweet

"我要跟你一起變老."
原來是多麼甜美的一句話.

Monday, August 24, 2009

夢錄52

經過了一件事情之後, 大家都在戶外. 那是我在港口的家外面, 大約是珍姨家外那個周圍.

突然我望向天空, 亮了, 嗄是流星雨耶!!! 像放煙花似的綻放照亮了夜空. 又另一陣流星雨, 又有. 我還在想, 那麼多流星雨, 會不會掉一些下來呢? 說時遲, 那時快, 這時 '嘩啦嘩啦', 天上落下許多顆粒. 仔細一看, 是透明, 圓錐形的隕石(?). 我拾起一些, 也叫身邊兩個小孩拾起來. 接著, 一些大顆的掉下來. 撿起一看, 裡面好像有寶石之類的東西.

走進體育館里, 我們想找器具把裡面的東西琢開.

S' Wear featuring Red&Green


On William: Green t-shirt from Bangkok, no brand
On Sham: Red t-shirt from Puma

Tuesday, August 18, 2009

死亡與寬恕

自從約翰的葬禮之後, 我一直在想著關於死亡與寬恕. 不是的, 我沒有對不起約翰, 約翰也沒有對不起我. 只不過, 約翰的太太, 狄波拉跟我關係密切. 當約翰住院期間, 我也數次到醫院探訪他. 現在, 他突然就消失了. 我們之前說好的檳城之旅永遠也無法兌現.

約翰走了, 一切好像就不同了. 一個本來活生生的人, 明明還記得他講話的語調, 他的笑容, 卻從此不復見了.

過幾天, 我就跟我的同事說:"有時候想想, 如果知道某人明天就會死去, 我們還會生氣他嗎?" 同事笑說在那個生氣的當下, 當然還是要生氣, 只不過氣消了, 也就算了. 也不無道理.

我想起我的小姑. 小姑因為貌美又嫁給有錢人, 平常對其他親戚講話就略帶高傲. 她應該是跟我貼錯門神, 從小就看我不順眼. 她總是喜歡在眾人面前用言語來凌辱我. 年紀小小的我, 基於禮貌, 無法頂撞之余, 也只能乖乖傻傻地坐在那邊接受她的侮辱. 天知道那弱小的心靈當時有多難受, 多無助, 一直告訴自己"不許哭不許哭". 眼淚也只能留到回到房間才可以釋放出來. "不可以生氣姑姑的, 是自己人才這樣講你." 她總是這樣說. 我聽見, 心里恨得要命. 外人怎樣說我都不要緊, 可是為甚麼偏偏要是我自己的親人??? 為甚麼?????

一直到我18歲過後, 她看我已經長大了, 才停止對我苛刻的批評. 但是, 我對她的藐視卻從來沒有改變, 反而更強大. 也因為這樣, 我總是對她避而不見, 可免則免.

出來社會工作過後, 有一天, 她的大女兒打電話給我, 說她已經來吉隆坡工作了, 她媽媽說要跟我們保持聯絡, 看甚麼時候可以約我和二姑的兒子一起出來吃飯飲茶. 我當然基於禮貌上敷衍她兩句, 但是心裡想的是"呸, 誰要跟你保持聯絡??? 你們這些沒禮貌的傢伙!" 當時, 我跟二姑的兒子住在一起. 這位僅小我幾個月的表弟告訴我他也收到這位表妹的電話, 問我要不要一起見面. 我直接了當的告訴表弟:"我是不會跟這家人保持聯絡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媽媽小時候怎樣對待我!"

幾年又過去了. 我聽說她們家經濟出現危機, 我當下樂死了, 老天總算有眼. 後來又聽說小姑積極參與佛學會, 皈依了. 我也只是斜著嘴, 不屑地微微笑.

約翰的葬禮後一兩個禮拜, 有一天晚上, 我夢見了這位姑姑. 我們在一座佛寺禮佛. 爸爸跟姑姑一起拿著香. 我走進來, 看見她. 她看見我, 臉上露出尷尬又羞愧的樣子. 夢中已經是成人的我, 大方地用力地握緊她的手, 用客家話喚了聲:"美麗姑."

醒來, 我回憶起這個夢. 我想我寬恕了我這位姑姑.

Good Bye - Hello

9年了. 我們在一起9年了.

9年, 不短的時光. 我們一起經歷過許多人生的起落, 悲歡離合. 你陪過我落淚, 你也跟我一起歡笑; 更多時候, 我們總是沉默相對. 我曾讓你受傷過好幾次, 但是你一次又一次原諒了我, 繼續留在我身邊.

我們分離的前一天, 我倆在靜夜裡漫步. 我輕握著你的手, 戀戀不舍. 那個手感, 熟悉的手感, 我要牢牢記住. 此別, 真的不知何時再相見. 下一次萬一你經過我的身邊, 我能否認出你的聲音?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終於到了分手的時刻, 我又是撫摸你的手, 你的頭, 悄悄的不停地說: "謝謝, 謝謝你."

Good bye, WHM 5006.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Well hello, gorgeous! :)

Monday, August 17, 2009

抽煙的當兒...




演出那幾天
在晚餐與演出之間的空檔
來支煙
沉澱一下
暈眩一下
麻醉一下

Sunday, August 16, 2009

進了進了!!!

謝謝各位親愛的朋友同事, 你們的支持和投票, "天下的屎一般臭" (Poo by any other name smells as bad) 入圍了!!! 看來那個大花牌果然帶來好彩頭哦呵呵!

本星期入圍的戲還有"Waiting for Godot Too", "Unsaid", "Fucking Food" & "Junction".

明天誓必要帶來更好的演出, 希望可以拿獎!!!

Thanks again y'all!!!

Friday, August 14, 2009

處女座

我要講囉.

昨天來看演出的朋友, 真不好意思, 我的表現並沒有很好. 哈哈我有票房壓力, 公司同事和朋友們都來看演出. 我比往常緊張, 臨出臺前還在不停地大力慢慢呼吸. 表現當然沒有前兩個晚上好. 我自己知道, 從觀眾的掌聲中也知道.

好心腸的朋友都說演得不錯啊, quite good, pretty good. 可是, 我講求的是very good & excellent! 我要的是成為全場最受歡迎的劇, 像第一晚演出那樣. 沒關係, 今晚和明晚, 我會nail it!

想著想著, 我才發現原來我已經不知不覺變成一個處女座!

勁冇?? 驚冇??? OVER冇??????

(這篇本來應該昨天就寫的, 可是網絡出了小問題, 現在補回)


第一天演出前, Farida Marican給我們briefing. 最後她問道:"今天是第一天演出, 你們誰有收到花?" 沒有人出聲. 她笑說:"我知道有人收到花, 快點, 認了它." 我微笑著舉手, 另一個女生也舉手. Farida接著說:"對了, Season有收到花. 你們知道他的花是怎樣的嗎? 一個巨大的, 就好像人家店開張那種, 這也象徵一個新的季節的開始. (it's like the beginning of a new season!)." 大家鼓掌, 我心里感覺驕傲的不得了.


要看嗎要看嗎?


我從來沒有收過醬over的花牌哦, 你看...
是誰送的呢?
上面寫道:
"To Season
It's very sad that we couldn't attend your play
However, you will always have our love
and moral support!
Break a leg, my dear!!
From: Friends (fans) from faraway land:
Agnes, Alex, Jenny & Zoyee.
哎呀呀, 是一群海外的'粉絲'吶!!!
我又感動又想笑!!!
謝謝你們啊, 我親愛的朋友們, 愛你們哦!!!
既然沒辦法來到現場, 看劇照啦!
我們的劇名是:Poo by any other name smells as bad.
還沒有買票進場的你, 不要來看咩???
來啦來啦, 好笑噠~~~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來了來了

演出了!!! 演出了!!!
我沒有特別興奮, 我是去玩的. 所以來看我玩, 你一定也覺得很好玩哦!

Short+Sweet week 2, starts today 'til Saturday @ KLPAC.
Book your tickets now @ 03-40479000.

Monday, August 10, 2009

禮物


有些人生日, 寧可收到這些, 也不要一個蛋糕.
Happy Birthday!

Wednesday, August 05, 2009

S' Wear: 42

1. 懷念花果山/山花果/果山花/花山果/山果花/果花山.
2. 這件衣服已經有超過8年歷史了.
3. 珠兒說真像我farm town的花朵. 中!!!毒!!!
4. 做麼今天醬鳳眼的???
5. 春潮. (eh 咩事????)

Sunday, August 02, 2009


我踮著腳, 走下樓梯. 那是旋轉式石梯. 幽暗的古堡, 只有微弱的燈光. 我小心地走到地面, 遠處有一道火光.

"走前去吧." 身邊的聲音說.

我走著, 走著, 身邊的聲音又說:"你的右手便有一扇門, 你看到嗎?" 果然, 旁邊有一扇大大的木門, 開了一小個縫隙.

"先別打開,"聲音說:"你看到左邊有一個溫度計嗎?"

咦是啊, 果然有一個很高很巨大的溫度計. 我點點頭, 說:"有."

聲音接著說:"現在溫度計顯示在5. 你可以把它提升到8嗎?"

溫度計升到8.

"好, 現在你可以減4到3度嗎?"

"是4度吧??" 我說, 嗯, 降到了.

"好, 現在, 降到1可以嗎?"

溫度馬上降到零. 非常好!

"好, 門後面是你的menthor. 當你準備好了, 你就慢慢把門打開."

我的心跳突然快速起來, 好緊張, 我的menthor到底是誰啊, 我也很想知道.

門一打開, 我看見一個金光閃閃的觀音, 抱著一個小baby. 我知道那個baby就是我, 我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愛, 濃烈無比的愛. 眼淚潺潺的流下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從此我不吃牛肉.

Saturday, August 01, 2009

小小說

[獻給所有勞苦功高的華小教師]

老舊的電風扇在頭頂上搖搖欲墜的盤旋著, 張老師正坐在座位上批改著作業.

"這個興宝, 又漏掉两頁功課!" 張老師的心頭一股小小的怒火開始衍生燃燒.

正盤算著待會怎樣在他母親面前如何開口教訓她的兒子, '咯咯咯' 一陣敲門聲響起來了. 興宝那小小的頭, 從半掩的教務處木門後探出來.

"老師"他說, "我的媽媽來了."

這時, 木門被打開了. 下午的猛烈陽光如出籠的游鱼, 快速地充塞了大半個教務處. 張老師看見一名身材瘦小的婦女, 唯唯諾諾閃閃縮縮的走進來. 背光的關係, 張老師根本看不清楚.

想到要照顧小孩子的感受, 不好在他面前數落他; 雖然語氣十分嚴厲, 張老師叫興宝先出去, 順便把門關上.

張老師這才能夠好好看清楚眼前這位婦女. 她有著黝黑干糙的膚色, 應該是長期曝曬在陽光底下的下場. 雜亂偏黃的長髮隨便盤在脑勺後, 用一個俗艷的紅花髮夾草草地夾住. 身上穿著快退色的紫底紅花上衣, 配著新得不像話的沙龍布裙, 她有點不安地不斷搓弄著她那雙粗糙的雙手, 叫了聲:"老思." (老師)

張老師這才如夢初醒般請她坐下, 而她依然有點惴惴不安地慢慢坐下.

張老師照實告訴她, 關於她兒子在學校的事情. 興宝其實不算是個壞學生, 只不過功課常常漏做或遲交, 還常常在班上打瞌睡. 張老師只是擔心他的功課會有越來越差的現象, 希望興宝媽媽可以在家多關注他的功課一下.

"老思"興宝媽媽開口了, 用她帶著濃濃泰國口音的福建話說:"興宝a papa cin cia ca toh si liao. Wa bo tak chek, bo bat ji, wa beh hiao ka ee tak chek. 興宝 pang oak liao ai kee hu liao tao ka chew wa cho kang." (老師, 興宝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 我沒讀書, 不識字, 我不會教他讀書. 興宝放學了要去鱼寮幫我做工.)

她頓了頓, 紅著眼眶繼續說:"老思, ee boh kuai, lu ka wa pak ee. Biao kin a, lu pak ee, na si ee boh kuai." (老師, 他不乖, 你幫我打他. 不要緊的, 你打他, 如果他不乖.) 隨即, 一行細細的眼淚流了下來.

張老師愣了一愣, 趕快解釋說雖然興宝的語文和科學都不太好, 但是數學和體育倒是有不錯的成績, 還代表班上參加校際短跑比賽. "興宝他很乖, 我不會打他的." 張老師繼續解釋.

興宝媽媽這才鬆了一口氣, 放下心頭大石般笑了, 順便把眼角的眼淚擦拭掉.

張老師之前準備的訓話, 也暫時被壓了下來. 他只是告訴興宝媽媽, 別讓興宝太遲睡, 以免影響他白天上課.

興宝媽媽站起來又鞠躬又謝謝, 弄得張老師也不好意思起來了.

走了沒幾步路, 興宝媽媽又折回頭, 說:"老思, wa beh kee liao. ci leh hor lu." (老師, 我忘記了, 這個給你) 她從上衣左肩內里, 掏出一團東西. 放在桌子上. 一看, 原來是包成一團的花花手帕. 打開來, 裡面有幾個銀角 - 幾個20仙和50仙, 大約幾塊錢的樣子. 興宝媽媽把銀角推給張老師, 說:"kam sia lu ka 興宝". (感謝你教興宝)

張老師先是嚇了一跳, 然後搞明白她的用意後, 堅持不肯收下. 雙方僵持了一下, 張老師一直堅持不要她的謝禮, 興宝媽媽才把手怕重新包起來, 收起來.

張老師從門隙望著那逐漸遠去的紫色的身影, 視線突然變得模糊... ... .

S' Wear presents The Traffic Light (TTL)

Ladies & Gentlemen,
May I Present to You,
"The Traffic Light"!!!
A trio that will Definately
Boom Boom Pow Your Life!

Thursday, July 30, 2009

小天后

備受大家喜愛的小天后 - 羅憶詩給我們送蛋糕來, 很精美的草莓蛋糕.
憶詩原來如草莓般甜美可口 (eh?!!!)

Tuesday, July 28, 2009

Sunday, July 26, 2009

生活節錄

1. 自從沒有做TV Talk後, 我戒掉了電視. 以前每星期必看的30 Rock, Ugly Betty, Dirty Sexy Money, Bones等等都從我的生活中消失. 我再也不必下班就急巴巴地趕回家. 多出來的時間, 你以為我在做甚麼呢? 我開始像以前一樣, 去看電影, 去跟朋友吃飯; 還有, 我在排戲.

2. 我正在排戲. 8月12日到15日, 演4場, 假如進入決賽, 再演16號那一場gala night. 好多年沒排戲了, 我一開始也在擔心會忘詞, 會忘記走位. 但好彩經驗畢竟有累計下來, 排得很順利. 這次再次回到KLPAC演戲, 希望能夠成功順利. 說到演戲, 其實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夠拍一位本地導演的戲.

3. 本地最具人文氣息的導演, Yasmin Ahmad去世了. 我也是在排戲的時候知道她進院的消息. 遺憾的不僅是以後再沒機會看到能夠充分表現馬國人民風情的電影, 也遺憾沒能認識她. 最後一次看到他, 他正在我們家馬來台接受訪問, 宣傳Talent Time. 我當時想給他一個擁抱, 但怕打擾他做訪問, 作罷了. 結果永遠錯過了. 有些東西, 一旦錯過, 就錯過一輩子. 那我們還在執著些甚麼呢?

4. 同事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一輛腳踏車. 也是我指定要的禮物. 腳踏車送來, 我看著它, 突然想到我以前從來沒有擁有過一輛腳踏車. 這是我的第一輛腳踏車, 我會好好愛它. 誠如我愛我愛我的同事朋友一樣.

5. 去看了一場歌唱大賽. 對於冠軍的表現覺得驚艷. 而大熱門的表現失水準不在話下, 我也發現到一個問題. 我不是狂熱份子, 沒有在追之前的節目. 但是對於大熱門的單曲, 由於電台在熱播, 還算感興趣. 但是當晚, 我才發現問題出現在哪裡. 除了唱法不具現代感 (很80's), 他的演譯方式也只有一種. 每一首歌到他的口中, 就只有一個調調. 歌唱技巧也不甚純熟. 但是人氣如此旺盛, 他務必努力補拙, 終能成大器.

6. 生活原是一首歌, 看你怎麼去唱它.

Saturday, July 25, 2009

Wonderful Tonight

我真希望
這不是一年一度的聚會
那麼wonderful的時光
看過你的歡笑
陪過我的淚水
我們共度的
不僅是快樂
還有生活中的不順遂
這才珍貴
親愛的朋友
You make me feel so
Wonderful Tonight!

Friday, July 24, 2009

S' Wear: 41

假如我心是黑
那黑如夜空
黑如深海
黑如鴉群
黑如寧靜里的一盞燈
假如我心是紅
那紅如旭日
紅如烈火
紅如花叢
紅如戦火中的一聲雷

Thursday, July 23, 2009

34牛一唱K齊來singalong

34歲牛一,
我們到neway puchong唱k.
好開心啊好開心!
我最喜歡切蛋糕,
唱生日歌大大聲了.
可是, 小朋友,
拿刀要小心,
不要插到自己!

為了答謝廣大的粉絲(eh?!!),

我高歌一曲"人生可有知己",

看我陶醉到~~~

愛演三人組, 全新組合
(燕玲, 你在哪裡???)


偉良說要拍"愛的圈圈",
beh tahan ...
勁冇?!!!!
謝謝我親愛的同事朋友們,
愛你們哦!!!
(明天我還拿不到我的腳車, 我就要臉黑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