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8, 2009

死亡與寬恕

自從約翰的葬禮之後, 我一直在想著關於死亡與寬恕. 不是的, 我沒有對不起約翰, 約翰也沒有對不起我. 只不過, 約翰的太太, 狄波拉跟我關係密切. 當約翰住院期間, 我也數次到醫院探訪他. 現在, 他突然就消失了. 我們之前說好的檳城之旅永遠也無法兌現.

約翰走了, 一切好像就不同了. 一個本來活生生的人, 明明還記得他講話的語調, 他的笑容, 卻從此不復見了.

過幾天, 我就跟我的同事說:"有時候想想, 如果知道某人明天就會死去, 我們還會生氣他嗎?" 同事笑說在那個生氣的當下, 當然還是要生氣, 只不過氣消了, 也就算了. 也不無道理.

我想起我的小姑. 小姑因為貌美又嫁給有錢人, 平常對其他親戚講話就略帶高傲. 她應該是跟我貼錯門神, 從小就看我不順眼. 她總是喜歡在眾人面前用言語來凌辱我. 年紀小小的我, 基於禮貌, 無法頂撞之余, 也只能乖乖傻傻地坐在那邊接受她的侮辱. 天知道那弱小的心靈當時有多難受, 多無助, 一直告訴自己"不許哭不許哭". 眼淚也只能留到回到房間才可以釋放出來. "不可以生氣姑姑的, 是自己人才這樣講你." 她總是這樣說. 我聽見, 心里恨得要命. 外人怎樣說我都不要緊, 可是為甚麼偏偏要是我自己的親人??? 為甚麼?????

一直到我18歲過後, 她看我已經長大了, 才停止對我苛刻的批評. 但是, 我對她的藐視卻從來沒有改變, 反而更強大. 也因為這樣, 我總是對她避而不見, 可免則免.

出來社會工作過後, 有一天, 她的大女兒打電話給我, 說她已經來吉隆坡工作了, 她媽媽說要跟我們保持聯絡, 看甚麼時候可以約我和二姑的兒子一起出來吃飯飲茶. 我當然基於禮貌上敷衍她兩句, 但是心裡想的是"呸, 誰要跟你保持聯絡??? 你們這些沒禮貌的傢伙!" 當時, 我跟二姑的兒子住在一起. 這位僅小我幾個月的表弟告訴我他也收到這位表妹的電話, 問我要不要一起見面. 我直接了當的告訴表弟:"我是不會跟這家人保持聯絡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媽媽小時候怎樣對待我!"

幾年又過去了. 我聽說她們家經濟出現危機, 我當下樂死了, 老天總算有眼. 後來又聽說小姑積極參與佛學會, 皈依了. 我也只是斜著嘴, 不屑地微微笑.

約翰的葬禮後一兩個禮拜, 有一天晚上, 我夢見了這位姑姑. 我們在一座佛寺禮佛. 爸爸跟姑姑一起拿著香. 我走進來, 看見她. 她看見我, 臉上露出尷尬又羞愧的樣子. 夢中已經是成人的我, 大方地用力地握緊她的手, 用客家話喚了聲:"美麗姑."

醒來, 我回憶起這個夢. 我想我寬恕了我這位姑姑.

6 comments:

Old Beng said...

打算几时同她见个面?

seasonc said...

等時機到了, 機緣到了, 自然就會見面.

Clare said...

宽恕也是勇气的象征

青春 said...

懂得原諒,就等於懂得看得開。懂得原諒,生活才會過的快樂。加油啦朋友!

鬥魚日記 said...

什么都敌不过死亡

安东尼刘 said...

过程让我们从中成长,你的宽恕是一种很高尚的美德,也是以前的过程造就的情操。
好美的情操啊~~~~~(请想像我在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