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30, 2011

通知

我的妈呀,这未免也太凑巧了吧。

看着一个舞台剧的中间,我想起我第一次演戏的朋友们。首先,我先想起张美玲。毕业过后,我跟她有一次在公司附近的麦当劳见到。她带着女儿,排在我前面。我没有叫她。

想到张美玲,我自然想到她在剧中的老公-李国顺。李国顺,我叫他阿顺哥哥,他是很讨厌我这样叫他的。他也是唯一我媽媽稱讚過好看的朋友. 這些年來, 我很少很少想起他.

然后,我继续看戏。

看完戏,回家,打包,吃完了,我上FB。

噢我看到李国顺刚刚(11.50pm)add我做朋友!!!

Tuesday, April 26, 2011

S' Wear: 74

穿新衣,啦啦啦!!!


Top: Topman

Jeans: Topman

Sneakers: Zara

Thursday, April 14, 2011

S' Wear: 73


Ready to party!


Jacket: Basic House

Top: Topman

Brouch: Gift from TW

Belt: Forever 21

Jeans: Topman

Shoes: Zara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月光與野兔

最近發現了這個插畫家, 很喜歡他的風格. 除了畫作, 他還製作木吊飾. http://moonlightandhares.blogspot.com/

當畫面靜止的時候 我寫下這首詩

日月停止了 When the sun and the moon stand still
唯有光 是活的 Only light is alive
塵埃落定了 After the dusts touched the ground
唯有心 還在跳 Only heart, is beating

你用甚麼來衡量 光 How do you measure light
(你用甚麼來衡量 心) (How do you measure one's heart?)
吋嗎? Inches?
(一聲嗎?) (beats?)

所以放開吧 So let go
既然光是活的 心是跳的 Since light is alive and heart is still beating
無法衡量的 Can't grab hold nor be measured
抓不住的

瞥見陽光 I saw the Sun
一吋一吋
隨河 disaapear into the stream
慢慢 inches by inches
流 slowly
逝 gently

Tuesday, April 12, 2011

生活節錄

雖然終於不用自己演戲了這次, 排戲也沒有排得太緊迫, 但是我依然遲睡的呀. 上幾個月, 頻密的排戲, 讓我錯過許多看免費電影的機會. 現在我要補償回去啊. 可是, 外面在下大雨了, 好像特別大, 中午才艷陽高照的呀. 聽說某處都開始淹水了... 那本書到手了, 我並沒有急於拆開閱讀. 我想等時候到了, 就會看, 畢竟這是講時機, 自我, 能量這些東西的書. 前幾天, 終於開封. 大部分的東西, 我幾乎都懂了, 也都經歷過. 但是,讀到'內在小孩' (inner child) 的時候, 還是忍不住掉淚了. 總是忘了這一塊, 多麼需要呵護. 我記得那個4歲的小男孩, 在火車站, 我總是捨不得地又吻又抱著他, 一直不舍得放手... ... . 最近發生了一件小事, 在書裡頭, 我居然看到解釋. 嗯, 也許吧... 也許書裡說的, 真的是如此. 另外一件事, 關於 Serendipity. Serendipity, 最接近的中文應該是機緣巧合吧, 我覺得. 我最近從新認識這個神奇的字. 等有機會, 會寫出來, 太不可思議了, 這也讓我覺得我做的東西是非常有意義的. 其實, 我算是在平常都會看到一些証兆的人, 但我有時不肯相信自己. 我其實應該個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雨好像停了. 我肚子痛, 是中午的泰國餐太辣了吧. 我很少吃辣吃到滿頭大汗的. 640, 該下班了. 會有多塞車呢???

,,,

突然想寫下一些甚麼.

'是甚麼原因呢, 還沒去做, 光想我就已經全身顫抖了? 是你, 一定是你.'

Sunday, April 10, 2011

S' Wear: 72


I am a Jedi Warrior, FIGHT!


Top: Uniqlo X Ando Tadao

Cardigans: A gift from BKK by a special frenz

Belt: Zara

Jeans: Zara

Shoes: Zara

梦录 75

我们到海岛,住进一个大单位。许多人,我老板,同事们,还有一些陌生人。我们都在进行着一项工作/计划。很多东西做,东西都乱七八糟,碗碟也堆着没人清理。然后,有另一批人要进驻了,我很紧张,东西都还做不完。

我们出去,爬上一个几乎90度的小山坡,就看到海。我老板用福建话和英语掺杂着说:“第一个发现这个岛的是美国人,你可以相信吗?”对啊,我们熟悉的岛,都是英国人发现的。

鸟瞰着海湾。

梦录 74

(我睡不着,想要自我催眠,不果。但是后来还是睡去了。)

一开始,我上了Agnes的车。前座坐了另一个男生,好象是伟伦。我坐在后座,手里还抱着一个男娃娃。
车子开始行驶,水蛇般弯曲的一条长长的路,两旁是银白色的枯树,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枝桠。好像公路电影的场景,又像舞台设计。
到了某一段,我开始晕眩,四周的景物开始浮动重叠起来(相信是开始进入深层睡眠),我说:“不行了,我不行了。”车子开始像过山车般奔腾下滑。。。
突然,我的电话有讯息进来。我从后口袋拿出电话来,一边要托着婴儿,一边要看讯息。。。还来不及看清楚,前面的车子猛然刹车,然后向左边滑下去,原来左边的路开始崩溃,像瀑布一样。我们的车也跟着倒下去。。。

(就醒了,心怦怦跳,放在书桌上的电话震动,有讯息进来。)

Friday, April 08, 2011

新摩斯密码

在寂寥的夜空下,都市的某处传来一阵敲击声。噹噹~~噹,时快时慢,仔细一听,你发现原来反复的都在敲着同样的节奏。那是什么?摩斯密码?

这是日本剧本《夜行动物》里的情节。这个由小桧三洋一在八零年代创作的剧本,利用都市里暗夜出游的各类人士,和摩斯密码所敲出来的讯息,探讨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

日本从八零年代开始,快速都市化之后,衍生了许多探讨人性疏离感的作品 – 不管是大家熟知的村上作品、或是怪诞的伊藤润二漫画、又或着是本地读者较为陌生的剧本如《Hotaru》和这个《夜行动物》,无一不是在体现人际疏离的问题。

而在《夜行动物》剧本里,出现的关键字“漫画”和“游戏机”,不禁让人想起了由日本发起的“御宅族”。 现今大家动辄就自称为“宅男宅女”,其实也已经偏离它原来 “御宅族” 的意思。

在八零年代,一开始在日本,“御宅族”是用来形容那些沉迷于漫画、动漫、游戏机等等玩意儿的人士。这类人士也因为常常沉迷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所以在现实生活中不善交际,而被排挤为边缘人。

而现在的人们,呆在家不出去就自称“宅男宅女”。那些真正的“宅男宅女”,沉迷的也不再局限于漫画动漫这些了,也许是韩剧,也许是线上游戏,也或许是“21世纪最伟大发明”-Facebook!

在《夜行动物》里,女主角因为与人沟通出问题,在剧终利用摩斯密码继续跟男主角沟通,在观众、读者的眼里,也许不可思议。人与人,为什么不能面对面讲话,而要借助其他器材来沟通?但,你可曾想过,你宁可传简讯也不要打电话跟对方讲话? 心情好坏,你宁可选择在FB和Twitter公诸于世,也不打算找个人来聊?在聊天室聊得天南地北,你觉得你就了解对方了?部落客在部落格畅所欲言,面对面可会鸦雀无声?

再想想,在FB或Twitter勤快的转换status,努力的按 “Like”和热烈的加入讨论,你以为你真的在沟通吗?逢年过节一个简讯,你觉得你表达了你自己吗?MSN里相识满天下,真正的认识有多少?在部落格洋洋洒洒三千字,那是真正的你,还是你想被看见的自己?

想深一层,如果在八零年代的日本,已经出现人与人无法沟通的问题;时至今日,我们的社会,你认为出现了这些高科技产品,我们的沟通问题就解决了吗?

敲击着键盘的声音,SMS/MSN/FB/Twitter,是不是我们新的摩斯密码?

都市里,深夜的节奏依然响亮热烈;而人心,日愈空洞?

(刊登于4月號 <女友> 雜誌 "City Beat"欄目)

黑虛閃

既然甜蜜是短暫的, 就讓我手起刀落, 毫不手軟地釋出黑虛閃吧!
招架得住嗎? 招架不住嗎?

Thursday, April 07, 2011

遊戲

別玩遊戲, 如果你只是對我好奇而已; 我太忙, 沒空玩.

Wednesday, April 06, 2011

你我各佔兩端, 輕輕地拔河...

...誰也不願先說, 不該說的那個字.

Monday, April 04, 2011

不可以

我,当然是知道的。我又不是傻瓜,也不是迟钝的家伙,我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呢?你的那些明示暗示小动作,我统统看在眼里。
你看我的眼神,闪烁着。。。只是,这次,我不能。
我必须理智处理。
对不起,我不是不能,而是我不可以。
除非。。。

夜行动物 - 最终篇

如果不是昨天庆功宴,Kimmy说起当初她一送出《夜行动物》面试电邮,过不到2分钟,就有一个人回应要来面试,那个人就是我,我都几乎忘了这回事。我一直向往着能够跟不同的导演合作,也一直很想跟Kimmy合作。也许每一次看他的导演作品,都觉得很有趣,都心痒痒想在里头轧一脚。本来《游西买车》想找我合作,但那时我好像在排着《叫猫头鹰的女子》,撞期了,就错失机会。这一次,机会来了,我自然没放过。我当然记得面试那天,我是迟到了。我跟叶伟良去看《18楼》,看到7点才出来。面试时间是到5点。还好,我们上去了,还有几个人排在我们前面等待。而这最后几个人,后来都变成了夜行动物。

000000000000000000000

这次排戏,我学到了许多。特别是Kimmy的排练和导演手法,对日后我当导演或演员都有极大的影响。她是一名不judgemental的导演,总是给我们许多自由度。当然,她有他想要的东西,可是她不会强迫你依循她的方法去得到,而是让演员用自己的办法去寻找,到达目的地。她曾经说过,一部戏剧的完成,不止是导演,演员的input也是造就整部戏成功的部分。

00000000000000000000

我觉得这次演出最难得的是,虽然整部剧有19个演员那么多,但是大家真的相亲相爱,互相扶持,几乎是没有纠纷的。这真是非常难得的。排戏的经验是愉快的,很累但是非常愉快。每天频密的排戏。忙碌的工作过后,想到可以排戏,可以见到大家,一起热身,一起玩游戏,一起排戏,心里就很振奋。排戏时间是频密到演员们互相见面,比见自己的男女朋友还要多,不夸张。
这一切和谐,我觉得还是要归功于导演。因为她像一个核心,充满着神奇的能量,吸引着不同阶层背景,但却似乎拥有着那么一点相似的元素,于是就一起召集了。
我在演出小册子上的感言,是我花了不到5秒,就很自然的写出来的:“这真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 This has been a pleasant journey.” 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这些字眼就浮现了,都是真实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

在排练期间,日本发生地震了。许多演员,都感同身受,因为这是一个来自东洋的剧本。因此,几乎是一人提议,大家复议的,我们就决定为地震赈灾。虽然,到后来我们不知道到底筹了多少款项,但是至少也是一份绵力。而且,从这点,我看出来夜行动物们都是善良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这次的角色,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要把一个‘男人’真实的呈献,又不失戏剧的张力,就是这次的功课。我感谢这几年我的经历,特别是排演《Hotaru / 萤火虫》,我学会了如何像日常生活般演戏方法。这次,又一次派上用场了。还是要说,这几年演的角色,或多或少,都有我自己的影子存在 - 那些人物个性、经历、想法,都有着我现在或过去的影子。因此每一次,演完一出戏,对我都有着疗愈的作用,it's very therapeutic.
这次,“男人”,我给他取名“加藤龙一”(Ruiichi Kato)。导演给了我们许多功课,虽然我都没有听话写下来,但是时不时就会在脑海中想一想。这个人的经历,从年少到成年,一个壮志城城的自愿工作者,经历在异域看到同侪假公济私,非法贩卖孩童,他要告发长官,却发现长官是主谋而备受惩罚,同侪们见死不救。回到故乡,像个平凡人般结婚,却因为被朋友出卖,而被贬职,而太太在这时候跟他离婚,选择跟他的朋友在一起。
这些都只是我的想像。但是想像是有用处的。
经过几次整排后,有一次,排练结束,我们例常的要发表一句话的感言。我说:“我开始感觉男人上身了。”大家都笑了。我很认真的告诉他们,我没有在开玩笑。那一次排练过后,我意识到我已经达到“他的反应就是我的反应,我的感受就是他的感受”的境界。
接下来,陆续大家都突然对我的表演表示赞赏,连从来没有称赞过我的叶伟良也说,这是我最(让观众)舒服的一次演出。
让我最感动的是,Amelia在看完我们给制作人的预演之后,笑着向我点头。然后同一个周末,我去看过她演出《我不是我的暗疮》之后,要向她恭喜演出成功,她却拖着我的手,用我最熟悉的福建话说:“lu co ka kai ho nia, cin cin a, e leh bai lu ai 加油ha.”(你做得真好,真真的,下礼拜你要加油啊)。我一开始真的回不过神来,但是回家途中,想起,眼泪就差点掉下来了。这个肯定,对我很重要。
这些年,经过了那么多事件,there's something inside me keep me grounded,所以这些赞赏,给我动力,没有给我虚荣.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许多观众看完了,表示不太明白《夜行动物》想要表达什么。可是,我总是希望,或许有那么一天,你们突然想起这部戏,突然觉得你明白了一丁点什么,就够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老话一句,佛说:修五百年同舟,修千年共枕。我们这群夜行动物,修了多少年呢,可以一起相处,一起在台上绽放光芒?
感恩。。。认识了前辈、70后的同辈1、80后的后辈,还有相当可爱的90后,让我一刷对90后的印象。
祝大家身体健康,平安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