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2

心灵小语

(记录今天跟朋友的对话)

  • 你不用去上课程,你也能够看见“自己”,某程度上,你比他高一班了。而且也证明你的悟性比较强。
  • 能够接受自己的缺点是好事,但把缺点当成荣耀来歌颂又是另一回事。
  • 不必去改变自己,因为你就是你,这些,我不想说是“缺点”,你个性上的特征,正正能代表你。
  • 既然你知道是不好的,那就时刻提醒自己,别再犯。
  • 这些所谓个性上的特征,其实也有它好的一边。比如,你说除了自己,你不信任别人,反过来说,你对任何大小事,都谨慎处理,不take thing for granted,这样,就是好的。比如我性子急,那我把它运用在工作上,我的效率就好。
  • 事情已成定局,你也不必自责了,至少现在你看到自己哪里不对了,你的人生真的有一个新开始了。
  • 我很高兴你现在的状态。但是,也不要太急,慢慢来,你会慢慢看到自己的转变的。
(高兴今天看到朋友在心灵上又跨越一次成长)

Sunday, February 26, 2012

梦录 97

(这次来到了菲律宾)
我跟阿宝坐在户外长椅上,非常有热带风情的椅子。椅身是藤做的,再铺上米色的软垫便成。我们喝着饮料谈着天。我的东西都很随心的放在椅子上,包包在左边,钱包在膝上。

我起身走开,随手把钱包放在椅子上。突然,很快速的,两个人从旁边杀出来,从我的钱包里掏出一些什么,就飞快逃走了。

我大声喝止他们,也跟着跑去。看着他俩逃进一间老旧的店屋里。我想要追进去,却被迎面而来的女子挡住了。她显然是他们的头目。皮肤黝黑,扎起头发,大眼睛,很像Alice*。

她原来会讲广东话。我告诉她他们好像偷了我的钱。她不信,说她的人不会做这种事。她喊他们出来,把东西还给我。

两人有点惧怕的掏出来。什么?才那几张20块的外币?我钱包里是有几百块的呀!

糟了,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还在椅子上!!!

*Alice是我常去那家泰式按摩的店经理,是华人,可是外表像极异族同胞。

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购物快刀手

我是一个购物快刀手。
我昨晚又完成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是这样的。。。
下班后,约9点05分我进入谷中城的停车场。今天要做的事包括买润肤水、买胶带、买杂志、买火箭菜和外带晚餐。
首先,我先到鼎泰丰下订单,叮嘱他们我大概9店45分才来拿,所以请厨房不要那么快准备。为时9点10分。
首先,我先去买杂志。买了杂志,我就到附属在AEON的药妆店买胶带。我要买的这款胶带,最近频频缺货,而且还涨得很厉害,这里算是最便宜,也要约1卷11块钱。结果,真的是缺货。没关系,我还可以到其他药妆店买。
既然AEON就在隔壁,我就顺便走过去超级市场看看他们有没有在卖火箭菜。他们有rocket,可是我要找的是wild rocket,是不一样的。
走出AEON,我搭自动梯上一楼,Khiel's专卖店就在附近。走进去,不消五分钟,就买好了润肤水。
接着,要到屈臣氏买胶带。哎呀,去到才发现原来他们搬迁了,到一楼。可是,当我上到一楼,又发现他们的新店铺还在装修,3月才重开。好,没关系,地下一楼还有GUARDIAN。
下了两层,到了地下一楼,先看见Caring,便走进去碰碰运气。咦,定价比较便宜,可是只剩下一卷。想想,不如问店员还有没有存货。结果,店员拿了一盒全新的给我,好开心!
看看,时间已经是9点40分,就走去拿我的外带晚餐。快走到时,突然想起火箭菜!COLD STORAGE快打烊了,急忙走进去,一看,哈火箭菜!!!
走到鼎泰丰,时间刚刚好。
离开谷中城,我看看时间,9点53分。
一小时之内买了所有想要的5种物品,还货比三家,堪称“购物快刀手”!

Friday, February 24, 2012

S' Wear: 83

 STOP LYNAS
SAVE MALAYSA

Top: Jil Sander
Jeans: McQ
Sneakers: Puma
Hand Accessories: Marc Jacobs, a gift from Len and Nixon watch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失眠小记2则

我睡不着,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关于“稀土事件”,因为是在关丹,离我很远,我大可继续沉默,不表关心。可是我不能。
我将心比心,如果明天他们宣布不在关丹设厂了,改设在我的家乡,玻璃市或吉打,我干焦急的当儿,其他国民都插着双手,冷漠不反对,到时,我能怪谁呢?
晚安,我真的要去睡了。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辗转难眠之后,我哭了。
我想念我身边的老人家。
我想到“稀土事件”。
我更心痛的是我想到我的国家,我深爱的国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觉得很无助。我知道很多人都开始关心时事,可是还有多少人是漠不关心的,还有多少人是抱着“食饭都没钱/没时间了,边度仲有闲情理甘多野”的心态的?
昨晚,我因为这些种种,哭了。

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梦录 96

(第一段)
王菲要来唱歌。
我们大家聚集在一个会堂里。大家都穿上一样的深色的t-shirt。
然后,我就上台唱歌了,唱王菲的歌,类似“胡思乱想”或“知彼知己”。我的视角看到我如何边唱边操纵我的麦克风。
一转,我在会堂的走廊处,一个戴眼镜的胖子跟我聊天。
王菲还没有来。。。

(第二段)
我和林绿雅站在高处,应该是很高很高的建筑物天台,鸟瞰着底下的丁加奴。这个丁加奴不在东海岸,而是现实中地图柔佛州的旁边而已。
我跟绿雅说:“丁加奴很可惜,还有很多地没有发展,你看他们只发展这一边(左手黄色那块)。”
说着,我看到车辆从左边驶到右边(那个长条如瓶口的是马路),右边都是森林,和一个沼泽地带(橙色)。沼泽地带有一个湖,湖边是沙土,沙土上有几只水鸟。

(我懂,我是老人,我讲“丁加奴”。)

梦录 95

在一个好像露天,又好像室内的地方,人们在办跳蚤市场。里面有我认识的人,比如我的中学同学、B'bubble Land女孩、朋友等等;也有我不认识的人。
有一个电视,在播放TVB的古装连续剧,也是群星拱照。可是大家都穿一式一样的服装,类似古装片官吏的服装,不过颜色根据年龄来区别。老一派的如李香琴卢海鹏之类的颜色是浅朱红色的;而年轻一派如刘德华梁朝伟(韦小宝时代)则是粉红色的。
哗哗哗就到了晚上,人们纷纷收档了。这时,我才肚子饿,想要买东西来吃。走去一档卖玉米的,档主女孩说卖完了。我赶紧跑到电视机旁的另一档。档主B'bubble Land女孩也说卖完了。我看到我的朋友(不懂是谁来的其实)也有买到食物 - 爆玉米花和一些什么。我就很自然的说:“我要吃!”就顺手插了一颗爆玉米花放进嘴里。旁人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哼每次都吃人家的东西。”
我不好意思久留,讪讪的走开了。

Monday, February 20, 2012

生活节录 - 朋友

今天和两年没见面的大学同学,也是唯一还有联系的朋友见面。很开心看到她人生观的转变 - 变得看得开、变得知足、变得快乐。我告诉她几年前,我们每次见面她都不停的抱怨工作抱怨老公抱怨生活。她笑笑,说已经过去很久了。
边走着,我忍不住搭着她的肩膀,告诉她我很高兴看到今天的她。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觉得现在交朋友最理想的状况,是当一方对对方的言行举止感到不舒服时,可以明说。而对方也愿意谅解并做出调整。这段友情就可以长存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每一次和我那两个HPY出来,不管是排戏也好、在月树喝茶也好、或是去哪里吃东西都好,我都是快乐的。互动不必‘就住就住’,原因同上,而且我们也不会那么轻易生气对方,因为我们都是在“讲笑”嘛!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跟好朋友的对话可以是:“观音对我的爱,就像天父爱你那样浓烈。”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在和好朋友聊天时,常常会不经意就掏心掏肺的把心事讲出来,泪崩的现象也是很寻常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谢谢你们,我的好朋友。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爆食成性

我有一个饮食方面的坏习惯。某一段时期,我会突然爱吃某种食物,然后不停吃不停吃,一直到厌倦为止。
比如(年轻时)快熟面。
比如滑蛋河。
比如酿茄子+猪肠粉。
比如瓜子、果冻、意大利面、warm chicken salad @ Delicious、黄梨、巧克力、点心、Subway三文治、Carl's Junior鸡肉三文治、日本咖喱饭(章力行在发脾气了)、日本餐、椰浆饭、炒饭、肉骨茶、猪脚醋。。。
最近的食欲锁定在鼎泰丰 - 凉拌拍黄瓜、醉鸡、肉丝蛋炒饭,倒是小笼包之类的我还好而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既然现在我有这个意识,或许它在提醒我凡事要中庸呢。

梦录 94

(Part 1)
我在脑子里翻箱倒柜,都想不出开头那句诗。说的是即将演出的《末日前的一小时》,我会朗诵关于“春夏秋冬”的诗歌,但是‘春’的头一句,怎么也想不起。我想拿出手机查看,天啊,因为之前背好了,所以我删除了那个档案。电脑又不在身边,怎么办呢?
突然,我想到我曾经把诗歌整理好,打印出来。那张纸在屋子里的某处,有救了!

(Part 2)
要准备出门演出了。我衣服穿好,鞋子也准备好。我带了一双球鞋,那是我烂透了的Converse;和两双凉鞋,我要一起穿的。
家人都准备好了,我们就先去舅舅的商店。我尿急,一到就赶快上楼上厕所。
上好了,下楼的时候,遇见小阿姨和舅舅的儿女。在这个关键时候,我又找不到我的凉鞋们,只有那双烂烂的球鞋。爸爸一定不让我穿上台的呀,烂球鞋!
最后终于也上了车, 往海边出发。
演出就在家附近的海边而已。在分叉路,对面一辆非籍人士开的小车,忽然开过来,差点酿成车祸。
最终,还是安全到达表演场地。许多观众已经到场就坐。这是一个集合许多人的演出,我大概是第三组出场的。我将一个人演出,之前两组都是组合演出。我看到第一组的男孩合唱团已经开始唱歌,我赶紧跑到后台。
但是,我的猫纸呢?我开始紧张,手机的存档又没有了。我极力要记起“春”的第一句诗词,是什么呢?我只记得‘秋’的第一个字。。。“Rembulan”。怎么办?怎么办??

(希望到时演出顺利。《末日前的一个小时》,3月1日-4日@ The Actors Studio Lot10)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梦录 93

(情人节这一天,我梦见一只小猫)
房里来了一只小猫,我没有太在意,就让他住下。小猫给我的感觉,像一个小贝比。睡觉的时候,他突然一钻,钻进我的衣服里睡觉。我想把他拉出来,可是又怕他反抗,会伸出利爪抓伤我。就由得他。。。
早上的时候,我发现身上都是猫毛,老大不高兴。盘算着该怎样处置他这只小猫。

Wednesday, February 08, 2012

散步

左手掌突然感觉麻痹,我猜是握着电话玩游戏太久,或因而麻痹,或电磁波影响导致麻痹。我也有想得严重一点,基于我就未运动的缘故,这会不会是中风高风险的预兆?左手连接心脏嘛。
所以,这个下午,我决定出去散步,让血气循环循环。
我的如意算盘是走到隔壁的社区,那里最靠近大马路,我可以跨过大水沟和草地。但是,走到那里,才发现原来是有篱笆围着的。也对啦,没有篱笆,小孩子可能会掉进沟渠。
于是,我打回头。这时,依然浅蓝的天空已经出现一轮明月,又大又圆。
我慢慢、欢愉地走到油站,穿过油站往沙阿南走去。
这条马路,我开车经过无数次,但走路应该才第二次。
走路,原来有更多风景。我发现到原来对面街的公寓后下方,有一条马路。那里应该是通往一个马来甘榜社区。以前经常光顾的吉兰丹人开的马泰餐馆,原来增添了西餐部,和一两个可以用餐的凉亭。某一段人行道,不知何故,倒塌的一大半,嗯,是不是地震造成的呢?(侵蚀啦夸张)原来有一段草地,是那么厚,踩下去是多么舒服。我看到外劳三三两两的走路或踩脚车回家,有的有说有笑,有的神色凝重。一行行并列的电线,在天空中刻画出线条,把黄昏切割成无数个几何块块。
走回来时,天色已全黑,橙黄的月亮遥遥挂在天上。晚风中,身上微微出汗的我笑了。我爱散步。

Monday, February 06, 2012

今晚,我跟大家一起去灯佑苏丹街

我还赖在沙发上看饮食节目,突然外面一阵轰隆响,一望,天色渐沉。我赶快换了衣服,就开车出门去。那时,才7点半多一点。

一路上,雨越下越大。插上爱疯的唱机一首又一首不是暗黑就是哀怨的歌曲 - 你说不是吗,又是Massive Attack又是Brett Anderson?迷信的我,心想这不会是一个预兆吧?快要靠近苏丹街的时候,还一连看到两辆警车在临检。我更是忧心忡忡。

可是,一到了停车场,唱机突然播出蛋堡的“唱一首歌featuring Matzka”,轻快的嘻哈节奏,让迷信的我再度安心了,这应该将会是一件美好的事。(看我无聊没有?!!)

好朋友小撒和丹尼尔已经到了福音堂。我拿了雨伞,也快步赶去。一路上,开始看见街上挂着大灯笼(白的、黄的、红的),黑帽黑裙的女子在做活动装置艺术,还有一些街贴,都在呼吁“保护古迹,灯佑苏丹街”。

到了福音堂,我先遇见“卡卡gang”。而山坡下,我的歌手朋友们已经准备就绪了,要唱歌了。我看到我的朋友“L君”,他正忙着拍照。我走前去,让他看到我,然后举起手,做了个‘敬礼’的手势,他笑笑挥手。就这样,我跟“L君”的友情就是如此淡淡地,君子之交。我们,是明白彼此的。

其实,在小山坡上,一大群人已经在上面聚集,有人在演说和演出。我依然站在山坡下,听着我的朋友们“黄。飞。恒。雁”在唱歌。“明天会更好”、“城里的月光”、“What A Wonderful World”。。。音乐慢慢焕发它的魔幻力量。在这里,我遇见Will David和陈文贵。

我跟好朋友们继续往下走,拿着免费派发的灯笼,走在苏丹街街头。临离开福音堂前,寿板的两位表演者正在做表演,我走前去。这时,一位满身盖满红色章印的活动装置艺术工作者,举着印章和红墨到我面前。我让他在我手上盖个章,然后我再回礼。我满意地出去。

走在街上,人们已经开始把手上的灯笼点燃,悬挂在预先挂好的白绳上。另一边,大大小小的玻璃罐子,写了满满祈福的话语,点了蜡烛在里头,点亮苏丹街。庄雪梅带着孩子来,也为苏丹街点蜡烛祈福。我这才看到原来刚刚那个大黄灯笼,边边都写满了“BELIEF”呢!

在停车场外面,我看到颜薇恩。我笑说想不到我们都那么热血!平时的停车场,今天变成另一个演出场地。一进去,就看到建筑物的墙上都画满了人民要求保留苏丹街的意愿。一块废弃的大石墙,也填满了各种颜色,上书“Preserve Our Heritage”。赖昌鸣看到我,说我的人活过来了。我们一抵达不久,舞龙的队伍就来到了。看着人们为彩龙欢呼,心里一阵悸动。旁边还有摆一些摊子,有卖t-shirt募款的,有准备黄布红墨水供人书写的。我举起毛笔,写下“守护古迹”。

往前一些,一群尊孔的学生们也在即兴表演。我们驻足观看,给他们一些支持。

继续往前走,就是苏丹街和茨厂街交汇的路口。交通开始混乱,因为车辆开始多了。虽然有RELA在帮忙指挥交通,但是还是有不听话的行人,坚持急着过马路。其实,我觉得要出来支持和平请愿的人士,一定要自律,不要让主办单位添麻烦,也不要让有关单位有藉口找我们麻烦。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一阵阵敲kompang的声音。原来是一群马来人正敲着传统上在节庆时会用到的乐器,kompang,游行过来。我听着,眼睛热热的。这不再是你们华人或者你们马来人的事,这已经是马来西亚人的事了!敲击结束后,人潮发出如雷的欢呼声!在这里,我遇见洪秀琴,爱美丽亚,庄可比,夏苗和文复声。

茶室里呢,一班歌咏团的朋友正吟唱着“夜来香”。我们仨在等着另一位朋友,科林来跟我们会合。敲kompang的团队走着回去停车场那边,我看到两位年迈的马来老人,正被一名华裔中年慢慢护送着走回去。他们头戴白帽,衣服上大概写着“保护我们的甘榜”字眼。

科林来了,我跟好朋友继续往前。在我们惯常吃东西的西湖,可比和夏苗已经坐下休息。我们也坐下,稍作休息。夏苗说那群敲kompang的马来人,是来支持这个保护古迹的活动的。之前,他们的甘榜也被征收,做发展的用途。可是,他们的甘榜也有百年历史,于是他们请愿抗议,最后他们成功了。他们知道苏丹街也遭受同样的命运,所以他们要来支持。又是感动。

西湖那位可爱的老板娘也说,有关单位一时说一样。一下子说不用搬,一下子说要搬走6个月,一下又说要全部撤走。也不过是找口饭吃,怎能说搬就搬,她无奈的口吻。另一个朋友,艾力克也来加入我们了。

休息够了,我们要走回去停车场那边了。在停车场那边,我又遇见了KK,StevenSunny,Will David, Kimchi和“好朋友”!敲kompang的青年们正在表演。表演结束后,大会邀请刚才我看到的其中一位老人致词。他的演说十分激动人心,比任何一个政治人物的演说都动人。

然后,大会请出各个宗教的长老代表 - 佛教的、基督教的、天主教的、回教的,为苏丹街进行祈福的动作。

上完厕所回来,《三个小孩》已经开始演了。我看了第三次,这次的让我特别感触,因为他们演的是《三个小孩之叶亚来不见了》。从茨厂街的历史开始到叶亚来从历史课本中剔除结束,观众无不被这部短剧触动。我看着身旁在专注录像的贺世平,默默的感激他排了这么好的一部剧。

在寿板的演出完毕后,另类音乐人的周金亮和张盛德,在手集团的配合下演唱“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和“茨厂街”。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会跟着唱,连我都在想“做么我也会唱的?”我看到那天刚来我家拜年,我妈妈的学生李国X,提着他的摄录机走过。

接近尾声的时候,全体肃立,我们一起唱“国歌”。那一刻,我真的有掉泪的冲动,你知道,我最近泪腺很发达,一点点就要哭了。真的太令人感动了。

本来12点,大家都要放出预先下载的“爆竹”声,可是这时,大宝森节的花车刚好驶过,基于尊重,就先hold着。大会开始呼吁群众把地上的垃圾拾起来。这个我最赞同,因为最讨厌是大家热血干了一些有意义的事,结束后,却留下一堆垃圾。我相信,没几下功夫,停车场就干净如洗。

我在虚拟爆竹声的欢送下,跟“好朋友”一块儿离开。

一整个晚上,我都不断拍照,上载到FB。因为我知道,我的那些未克出席的朋友们 - 新加坡的、香港的、台湾的、伦敦的、法国南部某座雪山上的等等,都会很期待知道到底今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能说:“一切平安,团结就是力量!”

不管以后会怎样,我跟今晚一起出席的朋友们和陌生人们,都会记得“2012年2月5日,那一个晚上,我跟大家一起去灯佑苏丹街”。

Sunday, February 05, 2012

梦录 92

我跟我的中学同学,福威、阿玲和慧晶在港口闲晃。要回的时候,我们经过新店铺那里。我们停在一家小食店,一对老夫妇经营的。福威走开一下,我们等他,所以我就打包3包叻沙。等待打包的当儿,店里除了我们,就只有另一位中年妇女在吃东西。她一手持着书报,一手夹着菜,久久不吃。
一会,福威回来了,知道我们打包,面有难色。过了很久,打包才好。我们道别不甚友善的老店家,福威才说:“我才要跟你们讲,不要跟他们买,因为他们也是跟秀运的妈妈拿,才拿来卖的。”  难怪那么久,也贵5毛。
我回到家(场景是舅舅的店),铁门关着。还来不及喊,铁门就自动开了。两个(还是小学)的妹妹开门给我。我说:“酱厉害的,知道我回来。”,边把打包的叻沙交给她们。她们提着叻沙兴高采烈的上楼去。

Friday, February 03, 2012

格拉布四季豆

格拉布,不是布拉格。这样写,也许人们会摸不着头脑。但是,如果我说‘泰式沙律’,大家就清楚得多,脑袋里会出现酸酸辣辣的影像,唾液不禁分泌一些。

格拉布我从小就吃多了。格拉布芒果、格拉布冬粉、格拉布鸡脚,还有后来流行的格拉布炸鲶鱼。但利用四季豆来制作格拉布?

我的中学同学杨仪梅家里几兄妹合作经营一家海鲜餐馆。一开始,我没有抱太大信心,因为家乡早有一个极具盛名的海鲜餐厅 - 海天。这是远近驰名,连玻州苏丹也会去吃的海鲜餐厅。许多游子回到玻璃市,总会在FB上check in: 海天海鲜。

但是,自从我试过了仪梅他们家的口留香海鲜后,近几年一再光顾。这里店面较小,所以常常客满。

我特别喜欢他们的一道招牌菜,别地方我都没吃过,甚至去到泰国,也不见其踪影。那就是格拉布四季豆。其实做法也很简单,跟一般格拉布的做法食材大同小异。

首先,把大部分食材如四季豆、红葱头、指天椒等切细。虾米和花生炒香,可以捣碎,也可整个上。特别的就在于除了一般制作格拉布使用的酸柑和糖,他们还加入了些许美奶滋和一颗7分熟的蛋。食用时,搅拌好的各类食材,各种口感融会贯通,十分美味 - 四季豆和红葱头的脆、虾米的酥、花生的香、蛋的软滑、还有酸、甜、辣、咸的味道。我一个人可以吃完一整碟吧!

我很怀念这一道菜,可是每一次回乡,不是遇上大日子家人特忙,就是来匆匆去匆匆,也都好久没有吃过这道菜。更何况,也不是每一次光顾,都会有供应这道佳肴。偶尔没有四季豆,他们会利用长豆来取代,但相较之下,生的长豆比较不吸汁,‘青’味也较浓,没那么可口。

也许,就因为可遇不可求,格拉布四季豆愈显得难忘。

梦录 91

我们在上课,同学皆是我的高中同学,和一些陌生人。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练老师在教书。练老师显然不太喜欢我们这一班,讲话都带刺的。

突然我的左拇指外侧一阵疼痛,我一看,割开了一条伤口,里面有东西要钻出来。我不害怕,只是很痛。伤口里钻出一只小小的褐黄色的蝎子。我大力一甩,蝎子掉到楼下的草地上。一会,我看到草地渐渐被翻腾,像被巨大的犁田机搅拌过。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