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1

S' Wear: 79

你不觉得,整个look很“泰国”吗?

Top: A birthday gift (from Thailand?)
Belts: Zara
Jeans: Topman
Sandals: Corsair (from Thailand!)

Tuesday, July 26, 2011

重出江湖















由The Actors Studio呈献,"讲笑三人组"资深舞台剧演员--王衍任、徐世顺和叶伟良搞笑制作的第八场劲爆歌舞重现江湖讲笑会《EAT。PLAY。LOVE》将于8月12日(五)8.30PM和8月13日(六)3PM及8.30PM在吉隆坡乐天广场顶楼的The Actors Studio爆笑登场!

有兴趣的朋友,可私下跟我订票。

Friday, July 22, 2011

S' Wear: 78


Birthday Look 2011!!!
Happy Birthday To Me!!!!

Specs: from street of Bangkok
Shirt: Hugo Boss
Belt: Club Monaco
Shorts: Grey Hound
Legging: from Sg. Wang
Sneakers: Zara

Monday, July 18, 2011

梦录 79

我梦见你了。你从门后走出来,我“啊哈哈哈”的伸出双手,深深一抱。你老公依然静静的站着。我看见一凡,我要抱他,可是一直抱不着。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把床挪到外面天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只记得睡觉的时候,凉凉的。我要收拾房间,因为‘高人’说床要换方位,床头靠窗,床尾对门。所以,我要清理干净房间,才能把床挪进来。外面乌云满布,我才想起,床一直放在外面,下雨了,怎办呢?

Sunday, July 17, 2011

Bersih

今天,终于付诸行动,大扫除一番。

我把衣柜清了。这些年来,累计了不少衣物,终于狠下心放进回收箱里。大量的station t-shirts清掉了。一些我确定不会再穿了的t-shirts、衬衫、长裤、短裤,统统放进箱子里。两大箱衣物,仔细用胶纸封好,写上“wearable clothes”。看着终于半满的衣柜,很开心,终于又可以买衣服了。能舍便得到,应该就是这个意思。(阿练:EH?!!!)

也把堆积在床边无数岁月的漫画书籍杂志,统统也整理好,放到书架上(literally书架上,因为书架本身也满了)看着那些漫画,心想:“噢原来结界师只买到36。。。境界之轮回只买到9。。。手冢的佛陀传买漏了4。。。”。然后,一些杂志也装箱,一起载送到回收中心。总共5大箱!

房间终于bersih了。哎呀,另一边的书架还有杂物!!!

709余韵

当初我看到那个标题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这是向政府抛的问题吗?”。可惜,仔细读过内容之后,发现报章用字不当。示威暴徒?可是在709事件里,谁是暴徒了呢?是谁动手了呢?所以,引起滔天大祸,引来众人抗议是在所难免了。
我其实明白媒体的苦衷。每几年就要更新执照一次,所以行事战战兢兢,尽量不得罪政府。但是在这次报导上,假若用字中立一点,也许就可免却千夫指。可是,下决定的人,其实两难。要顾全大局,可什么是大局呢?是要顾及读者/群众的感受,还是要听某些方面的指示呢?再想深一层,大局也未尝不是整个企业所养活的数千张口。

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

看到有也许人因为是有亲人在报章上班,看到报章在面子书被“炸”得遍体鳞伤,大呼不公平,觉得大众太残忍,表示心痛。才没几天,又看到他因为某些照片的来源,而向某人 ‘开枪’声讨,语气甚严。他似乎已经忘记他之前觉得大众的残忍。
我看大家在709之后,情绪高昂,熊熊的怒火(叫他壮志也是可以)乱乱喷。别,别让怒火蒙蔽了眼睛。看清你的敌人,看清你的目标。

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709

阿管说得好。709不是一天的事情,过了就算了。大家应该把这一天当成旅程的开始,一直到改变真正完成为止。
记得登记成为选民,记得投票,记得,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有志者事竟成’。
(我记得有一个笨蛋说Bersih是要把大马成为共产国。好心咯,别侮辱我们的智慧了。现在连中国都不太共产了,谁还要共产?)

Saturday, July 16, 2011

梦录 78

我跟力行,还有他的爸爸去旅行。说是旅行,只不过是到他们家附近的海边走走。送他们回来的时候,发现力行家不是Taman Perlis第一间了,而是在朱毓享家隔几间。我们穿过篮球场,就到了。我记得我是在离地数尺的方位,俯瞰着他们家的。莫非我在飞?

(稍后)
我是一名模特儿,待会有演出了,跟一群外籍模特同场。演出就在我家楼下。我住在公寓,楼下是商场,约6层。本来演出是在底层,但是后来听说搬到6楼了,所以我就得先下楼拿我的信件。
我边走着,人们不停向我行注目礼。没关系,我习惯了,高人一等的身材总是容易惹人注意。
我走到商场的Info Counter,拿了信件。是小鲸寄来的。上面大约写说“这张卡是我刷卡买的。本来是$18,因为刷卡,所以变便宜,是$11。”

Sunday, July 10, 2011

关于快乐和改变

刚刚看了新设的高清频道 - Sundance的一部美国纪录片“Happiness Is”,一位父亲说:“我把我对快乐的期许,投注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就是我投票的总统。可是,我没料到的是,这个总统是把我的儿子遣送到伊拉克战场的那个人。我的儿子至今仍然在那里。这不禁让我思考我的决定。我把希望和梦想寄托到这个人身上,却没有考虑到结果会是这样。”如果可以重来,这位父亲的决定会改变吗?

我想起之前在“错爱”庆功宴上,我说的感言。我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导演,进了剧场,还是不断不断第再做修改。这不是因为我爽,所以我改;而是为了不断修改,要呈现最好最完美的作品给观众。

这两件事情,跟近日国家发生的大事连接起来,我问自己:“改变是为了什么?”

其实,我不是什么政治狂热份子,寻求改变只不过是为了更快乐。

我们要求什么?

我们要求平等。我们要求公正。我们要求弱势族群被注意,权益被照顾。我们要求良好的生活水准。我们要求完善的公共设施和交通系统。最重要的,我们要求国家繁荣平安。

从一个旁人的眼光看来,我们的要求也只不过是想让马来西亚更好!

改变,只不过是为了更快乐。如此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眼泪就流了出来。)

Saturday, July 09, 2011

超级操控狂

同事J近日在筹备她的婚礼。从筹备工作一开始,她和未婚夫就3天一小吵,5天一大吵。其实从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之前,就已经争吵不断。我们这些明眼的局外人当然心知肚明争吵的原因。
J平时在工作上,不算积极;但是一到私人生活,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操制狂”。她当然是不承认的,有哪个酒鬼会说自己是醉的?比方说,她一直在嚷着她未来老公不够有钱,不能让她拥有梦幻婚礼;可是她的婚宴是她决定设在某知名5星级酒店。问她,她说一生人一次嘛,要做得好看。好,给你!然后,继续嚷穷,拍婚纱照拍到去台北。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是说没有钱的吗?”大家都竭尽所能说服她,说婚纱照这一生最多看3 刚拿回来看一次、结婚前亲朋戚友轮流看一次、最后放到衣橱顶收藏的时候看一次 - 不如把钱省下来,用在其他方便。我们的“操控女王”一意孤行,还是去拍了回来。别忘了,这些只是其中两个案例,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生活上的事项;而她可怜的老公,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千百个不愿意,到最后还是顺从她。
最近,J一大早到公司,就一直在骂:“xxx是笨蛋,是坏人。”还在FB大肆渲染说:“xxx摧毁了我的梦想。”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她老公不肯陪她练习婚宴的开场舞。
“之前问他ok吗,他一直支吾以对。现在才跟我讲不肯跳开场舞。”她说“他还说结婚前要一个人去旅行。我就叫他不要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东西,focus!
我忍不住插嘴:“不是应该不要去浪费时间练什么开场舞吗?他如果觉得uncomfortable,跳舞不是他的强项,你何必逼他呢?”
“开场舞是我的梦想来的嘛!”J瞪大眼睛,好像我说了什么傻话。
我听了,说:“那他的梦想呢?从筹备婚礼到现在,哪一样不是你的梦想,他有哪一样不跟从?他连要一个人去旅行都不行吗?”
我自然是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的,J的未婚夫到最后还是会臣服于J的决定。
亲爱的你,看到这里,是同意我的看法,还是觉得我太“男性沙文主义”,抹杀女性的权益呢?
其实,这只是个别案例,仔细看看,我们周围充塞着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操控狂呢。
比如在公司里,每个人企划书,你规定一定要用相同的字形。即使意思相同,文法通顺,你还是忍不住要修改一些什么。日子久了,大家以为你是语文老师,而不是什么市场经理。
或者在家里“橱柜的颜色,我选好了红色和橘色,我给你决定要什么颜色,可是我比较喜欢橘色。”,还是“皮鞋放左边,球鞋放右边,拖鞋放在最下面。”有谁不依从,你就抓狂。
我自己呢,别人一开车,我就变成操控狂。即使是坐在后座,我还是有本事:“小心,它要停!/ 靠左靠左 / 红灯,停 。。。绿灯,走”等等。
别笑了,你等下就开始观察,说不定你也是一个超级操控狂呢!

 (刊登于6月号《女友》"City Beat")

傻瓜

12月是不是去普吉岛的好时机,Sandy也不确定,但是好姐妹Vivian在电话中又求又请的情况下,反正年终,也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假,Sandy便答应了。

飞机一抵达机场,两位漂亮小姐就被饭店派来的豪华轿车接到机场再往北的Mai Khao海边。她们入住的是一个5星级的度假村,小套房似的设计,精致奢华。
她们将在这里住3个晚上,已经说好了这次是纯度假,什么行程都不会安排,就在度假村里‘hea’。话虽如此,她们还是安排了最爱的spa和预约了一些度假村准备的休闲活动。
晚上,Vivian说要答谢Sandy肯陪她来散心,请她到度假村里的泰国餐厅吃饭。
姐妹俩正聊得开心,Sandy问:“那天你不是跟他交换圣诞礼物吗,他给你什么?”
Vivian突然楞着了,脸色一沉,眼神浮现无限的哀伤,停了许久,才说:“我们可以不要谈这个吗?”
Sandy被她这种突如其来的反常表现,也吓了一跳,就不敢再多说什么。
饭后,她们散步着走回房间。附近的海涛声隐约可闻,一下又一下的拍击着海滩。Vivian建议不如到海边走走。
沿着长长的海滩,都盖了无数的高级度假旅馆和附属的酒吧,音乐声陪着海涛,别有风味。
两人边走边聊。到了某一个点上,Vivian忽然自己开口先提了。她说:“我决定跟他分手了。”Sandy不太意外,聪明的她刚才已猜出一些端倪。
“他还在继续跟他的女友纠缠,”Vivian顿了顿,继续说:“其实他们现在在韩国旅行,他说机票什么都是一早就订下了,不去可惜。”
What? !! 可是他不是说要分手了吗?”Sandy问道。
Vivian苦笑着,说:“他说他从韩国回来以后,他就会搬出去住,然后才打算。可是再这样下去,我很幸苦。。。”
“我知道了,”Sandy抢着说“男人都是这样。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愿意相信他。我告诉你,一开始说要分手了,然后就是等韩国回来,搬家以后才分。等搬出去之后,他会说哦我搬出来,她的情绪很不稳定,过一些时候再说。然后就是农历新年。噢农历新年,分手不好兆头,过了年再说。Vivian,我告诉你,然后另一个圣诞节又来了,他们可能就要去北海道旅行了!”
Sandy越说越激动,也没察觉Vivian早已热泪盈眶。等她发现时,一颗又一颗珍珠般的眼泪正从Vivian脸上滑下。
Sorry,我。。。”Sandy一边从包包里掏出纸巾,一边致歉。
Vivian接过纸巾,微笑着擦拭眼泪:“其实我该谢谢你。你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了。我是知道的,只是一直不肯去面对它。你那么理智的讲出来,反而帮我把泡泡戳破,恢复我的理智。我知道这种傻事,你是很难明白的,只有我这个傻瓜才愿意相信他。。。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给对方一个紧紧的拥抱,才手牵手回房去。
那天晚上,Sandy反而睡不着了。一幕幕往事,像被潮水冲上岸,出现在她脑海里。不觉,枕头已湿了一大半。
第二天,Vivian恢复她以往活泼的性格,兴致勃勃地拿了许多早餐。用完早餐,Sandy脱下墨镜,Vivian看着她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说:“你的眼睛?”
Sandy不好意思的说:“昨晚,我跟你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愿意相信他。其实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忘记了。。。我也曾经是个爱情里的傻瓜。对不起,如果昨晚我太直接了。。。”
Vivian温柔的看着这位好姐妹,微笑着,轻拍她的手,说:“走,我们去晒太阳。”
我们不是不能理解别人为何封锁在爱情迷宫里出不来,而是我们忘了曾经也是只困在笼子里的傻瓜。

刊登于5月号《女友》“City Beat”) 

感动

昨晚在线上,遇见在台湾的好友 - J。
他告诉我,他看了我的戏很感动。他领悟到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坚持下去,要爱自己,爱别人。我虽然在字里行间打哈哈的打发过去,可是心里是非常感动的。
其实,在演出完毕后,我几乎对是自己丧失自信的,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我固然知道剧本薄弱是最大问题,可是还是忍不住逐步逐步剥落自信。
可是,昨晚因为J的一番话,让我庆幸,原来还是有人get到我要传达的讯息。这样就够了,一个人,也就够了。
能够被理解,到底还是幸福的。

Thursday, July 07, 2011

友情環


好朋友從歐洲帶了這個回來給我.
很是喜歡的原因, 不是因為這是個名牌皮制手環, 而是手環上鐵牌刻著的字眼 - "Inter Nos".
"Inter Nos" 是西班牙文里 "我們之間"的意思.
因為是西文, 因為這個意思, 讓我對它愛不釋手.

Monday, July 04, 2011

夢錄 78

夢見兩個尼姑.


他們說要幫我治病. 我看到他們給一個小孩一小茶碗類似立賓納的飲料, 然後也給我一碗. 我一看, 濃濃紫紅色的液體只有那麼一點.

'你要加水啊!' 其中一位尼姑說.

我把開水加進去, 紫紅色瞬間化開了, 變得透明, 我這才看見碗底有一隻被五花大綁的小蝙蝠. 嚇了一跳, 不是要我生吞吧?!! 哎呀, 果然是!!!

我拒絕, 我說:'如果要治好病, 必須生吞小動物, 我是不願意的, 那太殘忍了.'
 
事實上, 我是覺得噁心. 唉即使在夢中, 我還是偽善的.

S' Wear: 77


New School Look

Specs: from street of Bangkok
Cardigans: Topman
Shirt: Coconut
Pants: Zara
Shoes: Lacoste 

S' Wear: 76

Fierce!!

Top: Giordano
Cardigans: Topman
Shorts: H & M
Legging: Sg. Wang
Shoes: Paul Smith
Belt: Forever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