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5, 2007

小記

朋友小小的貼心動作, 格外叫人感動.

朋友知道我最近工作很忙, 壓力很大, 見了面也沒有說甚麼, 就跟平常一樣聊些有的沒的. 我們的聚會還沒有結束, 她有下一攤, 要先走. 臨走前, 就把一張卡神秘兮兮交給我.

後來一看, 原來是一張spa的禮券, 給我減壓用的.

謝謝你了, 林小姐, 感恩!
:-)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有意義與否

某天, 朋友興致勃勃的在網上詢問我關於工作現狀與未來的計畫. 從他寫字的語氣, 他是興致高昂的.

友: 你有沒想過辭職?
我: 暫時沒有, 為甚麼?
友: 你目前的工作狀況怎樣?
我: ok ok 囉.
友: 又愛又恨?
我: 差不多 … 你知道, 我一直都很喜歡這個行業.
友: 我有一個關於你的好消息要跟你分享.
我: 是甚麼? (心機重的馬上心裡在想施宇你不是打算跟我分享最新的直銷計畫吧?!!)
友: 我覺得你可以從事畫畫. 你會畫油畫嗎?
我: (bingo!) 我不會, 可是我一直想學! 我只會用蠟筆和粉彩.
友: 我們下一次見面要詳談這件事. 我覺得你可以朝這方面發展.

然後我們便下線了, 因為上班時間, 聊這麼久, 好奢侈.

可是, 這段談話一直迴蕩在我腦海里. 不是因為朋友覺得我可以畫畫那件事, 而是我真的熱愛我目前的工作嗎? 我的工作有意義嗎?

以前, 我會繼續留在過去那個崗位, 我老是安慰自己看在錢份上. 但是現在這個崗位, 錢已經不是推動力了因為實在不太多; 我必須倚賴 ‘熱愛’ 來推動自己前進. 到底這份熱愛的火焰還可以持續燃燒多久?

不是沒有挫折感的. 一部份的新工作範圍包括必須看緊宣傳活動的時間, 何時開始何時結束都必須好好監視. 剛開始接手的時候, 手忙腳亂, 情有可原因為某些活動並不是我所熟悉的. 人手不足的緣故, 許多事情都必須兼顧, 一人身兼兩職, 難免做錯東西. 旁人寬容對待, 但也不希望歷史重演; 反而是要求高的自己, 盡是不肯自恕, 沮喪不已. 我是覺得這些不應該成為藉口, 可是, 唉 ~~~. 今天又發生一件小過失, again, 這種小過失是不應該發生的, 顯 ……

最大的關鍵是, 我喜歡現在的工作嗎? 如我之前所說, 是又愛又恨的. 最恨的部份其實是必須負責 event. That really isn’t my forte. 怕麻煩之余, 我覺得毫無意義. 當你覺得你在做的工作沒有意義的時候, dude, you are in serious trouble.

另一方面, 我其實真心感激我可愛的朋友(們). 他(們) 關心我的未來, 看到我稍有光芒露出來的部份, 就幫我想很遠, 看看我有沒有可能將來朝之發展. 比如畫畫. 比如演喜劇 (哈哈).

見步行步, 是不是我現在該採取的態度呢? 那些忙盲忙是不是只是暫時性? 當我習慣了目前的 routine, 走順了, 我會不會又繼續相信我其實是熱愛這份工作的呢?

高人說認識自己再拼, 才是正道.

Sunday, November 18, 2007

夢錄 24

夢見藝術家朋友.

藝術家朋友她出書了, 出的不是一本畫冊, 而是一本圖文並茂的兒時記趣. 厚厚長長方方的一本. 裡面我看到了她的兒時全家福 – 爸爸, 媽媽, 姐姐和她. 爸爸和媽媽長得很像, 就是一副慈祥的樣子. 藝術家朋友從小就生得一對聰慧的眼睛, 如兔子.

我還記得裡頭有一章是講恐龍的, 附圖是不同的恐龍化石.

(可是現在想起來, 為甚麼爸爸長得像中胖樸素版的周啟邦, 可媽媽一點也不像Brenda周夫人!)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開心到

你看你看, 那個王力宏, 可以和 Fashionista拍照, 開心到~~~

Sunday, November 11, 2007

生活節錄

這是我和張一直在納悶的事情, 怎麼可以那麼忙?

其實我的狀況我是知道的, 我們的團隊嚴重缺人. 本來工作的有5個人, 現在一個還在產假, 一個走了, 所以余下的人都是一個人做兩人份的工作. 但是, 很快的, 新人就會進來了, 產假也快放完了, 我們應該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隊員們, 辛苦了, 加油了.

000000000000000000

昨天雖然是假日, 但還是很忙, 不斷在趕場. 看了兩場音樂劇, 截然不同的風格.

芝加哥是英國來的 (聽起來多像一道謎題), 故事是我們都知道的 Roxie & Velma的監獄風雲. 可能是習慣了 Catherine Zeta Jones 的冷艷演法, 對這個音樂劇的38 + desperate 的演法有點不慣. Roxie則偶爾會發癲過了火, 但不外乎是為了博君一燦. 也許是最後一場了的關係, Roxie的聲音有點啞. 不過整體來說, 是不錯看的.

晚上看的是香港來的Peter Pan The Musical. 開場Peter Pan一出來, 我就忍不住跟旁邊的人講了一個冷笑話: “這個彼得.潘真的是姓潘的哦!”, 因為這次的 Peter Pan是華人飾演的.

如果你想看一部充滿娛樂性, 色彩繽紛, 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如果你還充滿童真, 願意 ‘相信’ (key word來的), 喜歡奇幻的, 那一定不可以錯過這部音樂劇. 跟我一起去的16個人, 每個人都盡興而歸. 連那兩位本來對於我一邊鼓掌一邊 “Woo~~~”叫囂給予 ‘tak glam’評語的 ‘淑女’和 ‘學生妹’; 後來完場了還不是一樣忘了儀態拍手大叫. 事關結尾時的 ‘驚喜’讓我們這一群大小孩 high到不行. 不能說, 你要自己進劇場看!

看完音樂劇, 4個人興奮過度, 又是星期六, 都不想回家. 吃過了福建炒, 還是不要回, 就浩浩蕩蕩的去 SkyBar. 結果人太多, 要等. 我們不想等, 就到6樓的 Gobo Chit Chat喝飲料. 想不到還讓我們遇到了 ‘海盜’們, 原來 ‘海盜’愛喝酒是真實的, 哈哈哈. 小孩子都回房休息了, 不然我們就可以碰見姓潘的彼得和溫蒂, 還有迷失的男/女孩們呵呵.

0000000000000000000

我這樣會不會把話說得太滿? 我覺得2007應該是我目前最快樂的一年. 尤其是下半年開始, 人緣特別好, 許多聚會都非常愜意, 讓人難以忘懷. 我其實在腦海里醞釀了很久一篇文章, 連題目都想好了, 叫 “吾友. 吾愛”. 等看那一天, 時機到了, 就把它寫出來.

大城小情事

街的另一邊是喧鬧的酒吧和 clubs, 這一邊仿如兩個世界. 黯淡的月光微微從厚重的烏雲間透出來, 空氣有點涼, 街燈若有似無的映照著街上的這兩個人.

我們走著, 走著 … 忽地, 我轉向你, 問道: “拖手啦, 好嗎?”

我記得那一次在卡拉ok廂房里, 我有點累, 半躺著背向你; 你悄悄的把左手貼在我的後背. 一股溫暖, 燃生. 我的左手握著米高峰, 右手往後放在沙發上. 你溫暖的左手拖著它. 我是一個憑感覺的人, 那一刻, 右手告訴我, 相愛了. 沒有一個旁人察覺這件事.

你把手伸過來, 拉住我的右手, 微微的蕩著. 夜色還是那麼黑, 我們繼續走著. 只是, 我是一個憑感覺的人, 我承認. 我的右手告訴我, 感覺已經不一樣了.

就, 完了.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Music Inspired

I finished these 2 paintings while listening to RyanDan. Just like I always believe in, arts are inter-related: You can feel the flow of music when you look into a painting; and you start to move your brush when the music flow in. Hope you enjoy these two.



[Bring Him Home]


[Dentro Me]

Saturday, November 03, 2007

牽牛花


浪漫的少年, 對事物特別容易感動.

[牽牛屬於旋花科(Convolvulaceae), 一年或多年生草本纏繞植物.]

有一個週末, 敢情是黎明時份下了一場雨, 開車去補習的馬路都是濕瀝瀝的. 寂寥筆直的路上, 開了車窗, 他呼吸著早晨清新的空氣. 突然看到路邊一丛牽牛花都開了, 一朵一朵紫色的喇叭神氣地奏著清晨的樂章. 也不知為了甚麼原因, 那雙年輕的眼睛突然就濕潤了.

[牽牛花, 又名朝顏; 形似喇叭, 又得名喇叭花. 顏色有紫色, 白色, 紫紅色等.]

就這樣過了許多許多年, 善感的心漸漸封塵. 起個大清早, 也是匆忙趕著去上班, 再也無暇張望路邊的花花草草. 心若是麻痺了, 恐怕再難回到當時的純真吧.

[英文是 morning glory, 馬來文是 seri pagi. 但是中文比較為人知的名字還是牽牛花和喇叭花; 朝顏卻漂洋過海到東洋成了人家的媳婦.]

金魚


第一次讓人那麼喜歡, 我受寵若驚. 自覺何得何能, 能夠如此惹人喜愛?

或許對初相識的你, 我是養在漁缸里的鱼/ 那麼光燦燦, 那麼怡然自得, 珍貴又脆弱, 想疼惜又不能捧在手心, 便深深的被吸引著了.

可惜我是永遠都不知道 ‘我是鱼’這個事實.


進階版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喜歡 / 不喜歡

喜歡你, 我們要常常見面, 沒事就打電話傳簡訊上MSN, YM和GTalk聊天.

不喜歡你, 我們王不見王, 后不見后, 有你就沒有我.

喜歡你, 你的不懂人情事故, 不會主動做家事, 不懂得和人打交道, 就變成 “可愛, 這樣才像個21歲的少女”.

不喜歡你, 你的圓滑待人, 人情事故, 甚至經常掛在臉上的笑容, 都變成 “假! 世界女!!”.

喜歡你, 文筆不好, 文字不經堆砌也可以變成 “樸實, 難得如小孩般的純真直接”.

不喜歡你, 文筆不好, 文字不經堆砌就變成 “沒有文采, 爛”.

喜歡你, 聚會時任何搞笑動作都變成 “很好笑, 真懂得搞氣氛, 不去當喜劇演員太浪費了”.

不喜歡你, 聚會時任何搞笑動作就變成 “唓, 馬騮戲, 吵到死!”.

喜歡你, 接到電話, 即便你看不到我的笑臉, 也聽到我笑臉盈盈地說: “怎~~樣~~~”

不喜歡你, 接到電話, 即便你看不到我的黑臉, 也聽得出我兇巴巴地說: “做麼?!!!!!”

喜歡你, 我們一定要約好在第19層見, 繼續 bitch.

不喜歡你, 你千萬不要跟我同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