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生活節錄

我是一個迷信的人, 信算命星座塔羅牌, 還相信 “種善因, 得善果”.

那天約了小施老師看電影. 他一坐下就跟說我他不要活了, 想死了, 因為他的皮膚痛極了, 他受不了了. 我只能儘量的安慰他.

後來吃飯的時候, 我想到一件事: 我的同事在開第一包煙的時候, 她會把其中一支倒立置放回去, 同時許一個愿; 這根煙就會留到最後再抽, 抽的時候再想一次那個愿, 她相信這樣就會實現.

我雖然迷信, 但相較之下, 我比較相信做善事得好報. 我就跟老師說不如捐個錢, 向世界宣明會助養小孩吧. 一個月才50令吉, 我們有時候奢侈起來, 隨便吃頓飯就不只50令吉了. 雖然助養小孩, 不代表濕疹就會好起來, 但是可以幫助人, 也是我們的福份吧.

我是一個迷信的人, 信算命星座塔羅牌, 還相信 “種善因, 得善果”. 這個世界上, 我們比一些人幸運太多了, 多行善, 我相信上天也不會虧待我們.

www.worldvision.com.my

0000000000000000

星期六我到Pavilion ‘巡視’, 有幸看了幾場當天的服裝/髮型秀.

我一定要說說那一場髮型秀. 話說我和阿佐走累了, 打算在梯階上稍息 (我覺得這個設計真的很棒, 很有劇場的感覺). 剛好髮型秀進行到一半, 就順便看了. 真是個unorganized 的秀, 沒有人cue那些模特, 出一半不出一半, 觀眾都看到半只腳出現在舞台上的尷尬. 最精采的來了. Finale 的時候, 那個頭頂著大圓球體髮型的模特出狀況了. 沒錯, 那個大大的圓球體掉了下來, 可憐~~! 全體團隊就出來謝幕, 順便跳跳拉丁韻律操 (oh yes!). 一遍還不夠, 要跳兩遍哦! 秀結束了, 大家都離開舞台, 留下那顆無辜的圓球體, 唉~~~. 那個秀導真的要抓來打屁股, 看了這樣的秀, 誰還敢到這家髮型屋剪頭髮呢請問?

0000000000000000

我三歲就看他報新聞. 為甚麼那麼肯定是3歲呢? 因為那時我們還在舊家, 看著電視上的他, 我和姐姐就邊叫邊跳: “爸爸! 爸爸!” 是的, 我們小時候覺得他長得像我們爸爸. 結果當然是被媽媽喝令停止了.

昨晚我出席Corra和 Andy的婚宴. 對不起, 我遲到了, 大家都在等我開席. 唓, 才遲15分鐘, 我是Fashionista, 當然要fashionably late的啦. 哈哈哈, 還狡辯, 掌嘴!

Anyway, 我坐下後, 就看到他了. 嗯, 說他沒有老, 是騙人的. 但是起碼他看起來還很smart.

臨走時, 我跟他握手, 順便告訴他我從3歲就看他報新聞, 今天終於看到本尊. 他呵呵笑了, 說他都老了. 他的聲音和印象中的有勁兒大不相同, 真的老了. 原來, 他和我爸爸一樣, 都老了.

他是蒙潤榮先生.

00000000000000000

喜歡古巨基的新專輯, 歌曲都好聽.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絕技 - Act Cute

有人投訴說我沒有新照片看, 莫急, 來了來了!!!

那天幫我拍照的是一個客戶, 每一次她舉起相機, 我就比出 "V"的手勢. 她問我: "Why everytime take picture also must V like that ah?" 我臉都不紅一下的就答了: "I act cute!!!"

這是我的絕技來的!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小王子 (給賈斯汀)


小王子, 為甚麼你總是悲傷?

你身上藍色的禮服, 難道穿得你不舒服了嗎?

你脖子上的紅寶石, 光芒刺痛你的眼睛了嗎?

還是頭上的皇冠弄亂了你的頭髮?

終有一天, 你將長大, 你將會明白這些都是小事, 這些小事不應該讓你不開心.

終有一天, 你將長大, 你將會明白不快樂的事情過去了, 快樂的事情就會來臨.

終有一天, 你將長大, 你將會明白這就是人生.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夢錄23

我把頭伏在長大了的阿麗莎小小的大腿上. 約莫3歲大的她, 輕輕拍我的臉頰, 說: “Be ambitious, and go for it.”

* 阿麗莎是我上司的女兒, 才5個月多大.

活過

在電視上看到張曼玉的訪談. 主持人問她這些年來, 她愛過痛過哭過, 這些愛情的經驗帶給她甚麼養份? 她笑說這些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 活過. 群眾的簇擁或獎項的肯定, 到頭來只是空; 但是愛情卻是實實在在可以感受到, 可以保存在記憶至死的. 人, 沒有愛情有點傷, 她說.

她接著在訪談中說的內容大概就是說我們人啊, 只要精精彩彩的活過, 甚麼時候離開這個世界就不太重要了, 明天應該活得比今天更好的云云. 42歲的她, 容光煥發, 看透了世情, 人更自在/信了, 也就閃爍著聰慧的神彩.

我記得很久以前聽過一卷她, 林憶蓮和鄭裕玲之間的對話卡帶. 張曼玉說的一句話印象特別深刻: “每一次收工返到屋企, 入面黑茫茫, 間屋靜到 … 你係需要扭開收音機令到自己唔會顯得冇o甘寂寞.” 那麼多年後, 唯一沒有變的, 應該就是她對愛情的追求吧.



我一直相信的一件事就是 “人總是會改變的”. 從以前的悲觀, 到現在偶爾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樂觀自信, 我想我的人生最終只不過是要讓自己精彩自在的活過. 至於愛情, 再說吧.

(又再) 當咖哩菲記

星期三, 老師百忙中拿了假, 因為老師又要去當咖哩菲了.

繼上次一場戲的咖哩菲job, 這次進步了, 這次有5場戲, 對白也還滿多的. 對手是 Tony Yusoff 和 Chelsea Ng. Tony 以前在舞台劇 “The Girl from Ipoh”里合作過了, Chelsea是第一次合作.

可是拍戲真的辛苦. 天氣熱不在話下, 老師下午2.15抵達現場, 等了接近兩個小時, 才有得拍一場兩句對白的戲. 拍完了, 助導就說好啦, 我們到另一個現場. 老師我有一點傻眼. 蝦米?!! 我等了那麼久, 拍那兩句話就要到別地方去?!! 可是身為咖哩菲, 你有甚麼資格抗議耍大牌. 所以就死死吓自己開車到下一個現場. (看, 還要自己開車, 苦命的咖哩菲)

拍戲都是這樣的嗎? 先拍遠景, 再拍近距離, 然後再拍各別演員的特寫. 接下來的三場戲, 老師都是一堆對白, 每一句對白重複再重複, 直到導演滿意為止. 三場戲下來, 已經是十點多了, 接著還有最後一場戲.

最後一場戲是說我和女主角意氣風發的走在孟沙街頭, 再次碰見Tony. 忘了說我還得自備服裝. 那個 stylist在前一天告訴我這場戲, 我必須穿得比較 corporate. 好啦, 我就清早起來燙上班服和西褲. 結果要拍攝的時候, 她說要比較 hip一點. 大姐啊, corporate 和 hip是有差別的. 如果老早說, fashionista如我, 一定有辦法襯到 corporate& hip. 結果, 我穿了黑 t-shirt配黑西裝外套, 牛仔褲和皮鞋. 黑疊黑不是不好, 但是我那天的穿法是 wrong的啦, 你看到你就知道的啦!!!

拍完一點多, 希望導演和製作人還滿意我的表現, 下次可以付多一點酬勞哈哈哈. 這部電視劇年底會在NTV7播放, 劇名是 “Sadiq & Co.”.

下次還要當咖哩菲嗎? 嗯, 看劇本和酬勞吧.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小事

Joyce說: “噫~~~成日笑笑笑, how I wish I could be like you.”

我說: “Don’t be deceived. How do you know I am not sad inside?”

(也許我的悲傷需要更大的笑臉來隱藏. 你, 又怎能知道?)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學友光年演唱會

你覺得3個小時多的演唱會, 會有多少首漏網明珠? 學友喔!

學友說在這個演唱會上他嘗試把他的音樂歸類 – 性感的, 搖滾的, 經典的, 談心事的等等. I am sorry, 學友在跳舞的時候, 勁度不足, 娘味有餘囉. 但是老師心一轉念, 想到他46歲了, 唱歌那麼好聽, 人還那麼踏實善良, 馬上就原諒他了.

我最喜歡的環節算是談心事的歌, 那是真正能感動我的; 縱然有些歌曲是我不熟悉的, 但是他的感情, 老師有feel 到.

再加上老師的歌齡比較遠久, 當學友唱一些年代悠久的歌曲例如遙遠的她, 藍雨, 月半彎, 李香蘭和每天愛你多一些的時候, 老師雞皮疙瘩掉滿地之餘, 還禁不住開了金口, 卡拉一番. 可惜的是他沒有唱老師的另一首心水歌 – 分手總要在雨天.

音樂劇那一部份, 讓我比較難投入 (“愛是永恆”華語版, 怎麼聽都聽不慣的呀), 但是唱歌劇的張學友, 呈現他dramatic的另一面.

畢竟是歌神, 國歌一首接一首, 全場大合唱的景象不斷出現. 唱到最後幾首歌, 歌神也有一點走音了, 但是老師都原諒他了, 通通都原諒他了!

9月14日晚上, 陰天, 走在馬路上, 腦海里滿溢快樂的回憶音符! 我很開心 … … 等待一光年, 還是值得.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夢錄22


彷彿飛機殞落 … …
夜空中發出光亮的謎團.

天台
鴉群啄食三隻鵜鶘.
垂死 鵜鶘 沐血
可佈, 退三步.

鵜鶘展翅
鴉紛飛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生活節錄

9月1號的演出圓滿結束!

在 ‘山上’認識/重遇許多歌手. 我要說的是這一位. 我只見過他兩次, 他對我的態度都還不錯, 即便當時他並不知道我在哪裡工作. 可是未認識他之前, 我聽過太多關於他態度惡劣耍大牌的負面故事.

那天他來彩排, 我抱著搏一搏的心態, 走到他面前和他打招呼. 事隔接近一年後, 這位紅歌手還認得我, 而且劈頭第一句就說我瘦了. 我坐在他身邊, 聊一下近況, 交換聯絡. 後來他要彩排, 我要忙我的份內事兒, 就各忙各的.

臨走前, 這位歌手還特地走到我面前, 跟我拜拜.

停! 我不是要炫燿, 我要說的point是人, 是會改變的. 如果能夠及時察覺自己的不足, 而加以改進加強, 就是進步. 我們中學唸名句精華不是有這一句嗎, “人不貴於無過, 而貴於能改過”?

後來和身邊的同事說起, 他們也覺得他的氣質有改變了, 變好看了.

(不要問我是誰, 我不會說)

00000000000000000000

小時候, 九王爺誕同學們都特別興奮. 同學間有不少家里是從事漁業的. 家長忙著張羅九王爺誕的事情, 小孩子自然隨著. 還有讓每個居民興奮的事就是歌台了. 對於娛樂缺乏的那個年代, 歌台是件大事件了.

我不知道家鄉是不是還流行辦歌台, 可是新加坡每年中元節倒還是隆而重之的在辦歌台.

新加坡電影881講的正是歌台姊妹花 – 木瓜姊妹的故事. 導演的手法有點荒誕, 有點kitsch, 帶著魔幻寫實的趣味, 而且是本土味很濃的musical movie. 連電影海報都效仿camp味十足的法國雙人組合Pierre et Gilles的作風.

裡頭的歌曲經過重新編曲後, 有些清新如雨後荷花. 重力推薦片尾曲 “一人一半”. 還推薦另一首由玲姨唱的歌曲, 不知道歌名. 歌曲從開頭的俗氣, 到後來的哀怨, 那個大提琴簡直就是攞命 (in a good way).

故事內容我就不說啦, 你自己去看吧, 我本身還滿喜歡的, 想來你應該也會有驚喜的.

00000000000000000000

明天要去參加可愛的小孩生日派對.

我在檳城住的時候, 曾經在M記打工. 每一次看到小孩子們在那裡辦生日派對, 說實在的, 心裡很羨慕. 除了有東西吃, 還有party pack - 紙帽嗶嗶氣球甚麼的, 很爽的咧!

明天的生日派對, 就在M記舉辦, 我提議的. 我決定了, 為了不要嚇到小孩, 我要穿鋒哥和佩盈送我的米老鼠t-shirt. 禮物也買了艾密莉喜歡的粉紅色公仔. 嘿我可沒忘了也買了一份小禮物給娜塔莉. 這是小孩心理學 – 人有我也有, 才不會覺得被忽略.

有誰呢?

看完電影, 在停車場發動車子時, 車子忽然死火. 最近車子發動後抖得很厲害, 我一開始不以為然; 直到現在它死火, 我才想到可能電池快耗盡了. 再次發動車子, 所幸這次它開動了.

我小心翼翼的把車子在聯邦大道上開著, 心裡一直在盤算, 萬一車子真的半路拋錨, 我可以聯絡誰來救我?

車子開過某電視節目的廣告看牌. 我又再胡思亂想. 參加這個節目可以帶3人一組的智囊團, 如果我參加的話, 我可以帶誰呢? 想了想, 發現在這個世界上, 我能夠聽取他們的意見做決定的3個人, 都不在我身邊: 兩個在國外, 一個在檳城. 唉 … …

慢慢的, 車子開到接近家的那個交通燈, 在紅燈前停了下來. 我這才想起一件事情. 打開車子前座的抽屜, 啊真的有在! 那是我的車險公司的24小時援助熱線電話貼紙. 我是不是該為這件事情慶幸起來了呢?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我是小聰明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很聰明, 因為我常覺得如果我是聰明的話, 我的數理就會很好才對; 那我現在應該是專業人士. 還好我喜歡看書, 偶爾也會看一些推理小說/漫畫, 所以能猜中林耀華的謎題, 除了要謝謝我的理科背景, 還要感謝我的推理邏輯思維.

小時候看過漫畫 - "小聰明", 不知道現在的孩子還有沒有機會看到呢?

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宵夜 (五)

我覺得馬來西亞其中一個迷人之處是我們的嘛嘛檔文化.

大學時期, 泡嘛嘛檔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有兩個嘛嘛檔對我來說是有特殊意義的: 一個是在Goodyear輪胎店前面的, 另一個是在‘山頂’.

那時候我們在排我生平的第一部舞台劇. 排完戲, 一行人聲勢壯大的到嘛嘛檔喝茶. 我還記得部份人的名字 – 美玲, 志強, 國順, Jennifer, Evelyn. 其實那時候, 我們都習慣叫劇中大家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阿南, 但是大家都叫我阿公因為我演的是大家長阿公. 暖暖的拉茶和roti, 暖暖了我們的心.

山頂的嘛嘛檔則是20239(當時我們家的門牌)的聚點. 全家出動並不是常有的事, 但是一旦一起出動, 歡笑聲不絕. 我著實懷念那個年代. 現在我們相聚不外乎是誰誰結婚才會見面.

嘛嘛檔, 說起來存在意義重大. 它扮演著聯繫人與人的角色, 也是回憶裡重要的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