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话说2010

  • 跟2008和2009相比,2010绝对不算是快乐的一年,但却是绝对丰收的一年。
  • 2010,发生了许多事,好事居多,自己也‘一年’成长许多。
  • 秉持着过去两年的信念,快快乐乐过日子。快乐工作、快乐旅行、快乐演出。
  • 今年一共演了3部舞台剧,两部中文剧,一部英文剧,分别是1月底的《等爱之最后的晚餐》、4月的《Hotaru萤火虫》和10月的《恋爱之叫猫头鹰的女子》。
  • 另一个成就是和好朋友王衍任及叶伟良组成了《讲笑三人组》,公演了7场劲爆歌舞讲笑会 - 《等等爱》、《Office吹水部》和《X的初体验》。
  • 透过这些演出,认识了许多新朋友,FB friend list暴增!
  • 现在回想起演出讲笑会的点滴,还是不胜感慨的啊,何德何能,我们如此受欢迎。感恩。
  • 嚷嚷了好几年,今年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终于去了巴黎!
  • 理想与现实总有些距离,巴黎没有想象般浪漫;倒是伦敦给我无限惊喜。
  •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游欧陆,所以这次经验让我格外珍惜。感谢带给我这次旅游机会的Agnes和Emily。
  • 要感谢的人还有加爱和阿练,这两个大姐姐给我精神上大量的支持。
  • 人生总是迂回。不是富贵的命,但在转角处,我总是遇见贵人。
  • 我的朋友们依然可爱可亲,每次聚会总是充满惬意。
  • 也(重新)认识了一些朋友们,友情逐渐萌芽。
  • 我珍惜身边来来去去的朋友们,我爱你们。
  • 工作上,坚守本分,渐见佳绩,欣喜。感恩体谅人的上司。
  • 也有低潮时,但时间渐渐冲淡。我喜欢马来人在开斋节时,总会说:“selamat hari raya, maaf zahir dan batin... kosong kosong ya!” 让一切纠纷、仇恨、不快归零,从头开始。
  • 话说2010,实属难忘。
  • 2011,一切归零,美好开始。
  • 祝福你!

Monday, December 27, 2010

情殇

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忘记了。

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新宠:Instagram @iPhone

我的朋友们中,有不少是玩Lomo的,有些还拍得很好看。比如宇恒。


一直以来,我自问消费不起Lomo相机。不是我没有钱,而是我舍不得。有多余的钱,我宁可拿来买衣服、鞋子、书本、CD,你是知道的。


感谢科技发达,现在不用Lomo,利用手机拍摄也能弄出多种Lomo效果。同样是Lomo玩家的同事,介绍我iPhone apps里头的Instagram。这个apps拥有约8 - 10种Lomo效果 - 凸显颜色的、各种层次的黄、菲林、黑白等等特效。用法也很简单,就跟你用Lomo一样,随意拍摄,再挑选所要的效果即可。


比Lomo相机更优胜的地方是它拥有社交功能。一旦拍摄完成,你可以直接上载到它的网站,同时也可以configure到其他社交网站如FB和Twitter。你可以‘关注’拥有同样apps的朋友,也可以‘like’和留言。


更好的是,这是一个免费的apps,所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赶快下载。


现在除了讲电话,传简讯,上网,打机,画图,iPhone还可以让我摄影!再一次验证了,iPhone不仅是手机,也是我的玩具。


我的部分Instagram作品

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聖誕平安


愿你有個平安的聖誕節!

Monday, December 20, 2010

Wishing You a Childish Xmas


Return to Innocence.

Happy Xmas!

=)

S' Wear: 71

Via Instagram @ iPhone
*notice the 'ghost' behind me*

Grey Top: Topman
Sweater: Zara
Jeans: Topman
Shoes: Puma

Sunday, December 19, 2010

S' Wear: 70


在Bond Street一家时尚服饰店,试穿Balenciaga。

Top: Undercover
Pants: Balenciaga
Sandals: Zara

Friday, December 17, 2010

Celebrate a Fruitful Year!!!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開店啦!!!

Sick and tired of the dull black color camera strap?

Add colors and style to your camera!

Come in multiple designs, colors and materials, Vlashor Camera Strap makes you POP from the crowd!!!

Pricing
Slim Strap = RM 106 (limited to Holiday series, Raindrops series, Scottish series)
Thick Strap = RM 109

*Season’s Pick* - Scottish series, Holiday series, Raindrops series, Big Cat series and Batterfield series!




有興趣的朋友, 請留下電郵聯絡; 或寫信給我: season.chee@gmail.com.
謝謝.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一个青少年的死

近日,引起众人热烈讨论的莫过于那位坠楼自杀的少年。大家在谈论时,大约都会用相同的语调来形容他“很傻”。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倒想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来诠释。

我常觉得,每个人对事情的感受能力不一样,每个人对事情的包容忍耐度也不同。可能你会觉得失恋是很苦,但还不至于要自毁,结束生命。其实,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人的感受和反应都不同。同样是一件开心的事,他可能觉得还好,你却可能觉得是天大的好消息。反之亦然。何况,我们都不是他,我们没有办法处在他最脆弱那个当下,去理解他的感受。

还有,每个人在面对事情时,都会运用过去的经历、经验和知识来去处理。这个少年的过去,对于我们这些过路的,是一无所知。我想,即使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亲人,或最要好的朋友,都未必能够理解他复杂的内心感受。他过去经历了什么,可以是渺小至童年发生的一桩小事,都有可能是导致他今天走上不归路的下场。

逝者已矣,任何的批判或谴责也没办法挽回什么。你以为这件惨剧纯粹只有负面的结果吗?我告诉你,他自己也万万没想到,他这么一跃,唤醒了千千万万的青少年,甚至是成年人,成为大家的警钟,提醒大家要好好的处理情绪,谢绝排泄不良的情感系统。

我还有一个观点。我觉得这些亡魂得不到解脱,除了自身的执念,也许也有其他世人的执念在牵绊着。当我们在为这件事情给予负面的讨论时,那些‘念’的负能量就不断停留在这个空间,循环再循环、累积再累积。所以让亡魂安息,我们原谅他。原谅的力量,中和了执念。我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但希望高人指点。

原谅的力量,中和了执念。

夢錄 69

在購物商場里, 突然就下起雪來了.

大朵大顆, 白色的雪, 從天而降. 人們在歡呼, 我也在歡呼. 下雪了, 下雪了!

雪越下越急, 然後就變成雨了.

夢錄 68

那是不遠的未來, 世界一片漆黑.

我們照常生活 - 工作, 打球, 閑聊...

我計畫著放假, 要去巴黎. 現在旅行比以前方便, 不用搭飛機了, 我們搭火車. 不是一般走鐵軌的火車, 這個火車利用某種動力, 浮在離地約3呎高, 速度超快.

我看著天空, 很黑很低, 好像一層膜罩著. 天上的星象眾多, 炫麗耀眼. 看一看, 那些一顆顆星星好像城市的燈火, hang on, 真的是空中的城市! 我可以清楚辨識一個個閃亮的城區, 彷彿觸手可及.

Friday, December 10, 2010

咖啡。时光

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呀。

恬静的午后,空气中仿佛还逗留着中午的一场雨所带来的湿度。我坐在吧台,静候着一杯咖啡。

这是我第3次来这儿吧。这是一个不太熟的朋友开的cafe,却是我许多相熟的朋友爱来的地方。餐单上写了各种咖啡豆的简介。我挑选了一款写着带有香草味的豆子,但原来缺货。于是店员推荐我另一款豆子,据说是呈圆形、在植物学上属畸形的咖啡豆类。经过专员测试,发现它别有一种浓郁的香气,所以人手挑选出来售卖。我无所谓,我不是一名咖啡专家,我只喜欢喝咖啡的感觉。

店子小小的,约有4张桌子和几张吧椅。我一个人,就坐在吧台。星期六的下午,人客算是多的,我坐下之后,就只剩下两张椅子了。

让我看过我挑选的咖啡豆,闻一闻,店员才把豆子研磨成粉。“嗯有很浓的可可味。”我说,店员眯着眼微笑着点头。豆子在瞬间打成粉末。

旁边的一对男女朋友才谈论着鸟类的灵性和能量。那只乌鸦一而再的困在我家的窗台上,其他乌鸦一直在树梢上叫嚣,他说。可是经过两次之后,乌鸦们就再也没有掉进我的窗台了,他顿了顿,鸟类他们是有沟通的。气功。神秘的庙宇。不明灵体跟踪他。那男的不停在说,他的女伴只偶尔搭一两句。看出来,他们是好朋友。

打好的咖啡粉放进纱布制成的漏斗,放进一个特别的玻璃容器,往下摆的长颈圆形容器,热水从下面的容器倒吸向上,渗透漏斗。不一会儿,黑褐色的液体流出来了。整个过程大概5分钟,咖啡就泡好了。

我刚看了一个演出,就在旁边的剧场。这是一个拥有浓浓本地色彩的作品,是第二次被创作了。之前是我的三个朋友们演的,现在换成3个科班出身的新生代演员演出。我没看过之前的演出,无从比较,但是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导演是我敬重的导演,他的作品风格惯常的拥有本地色彩和议论时事。每个演员都必须不停更换角色语言姿态。这真是适合我演的戏啊,我想,模仿不同语言和口音是我的强项。

咖啡倒进用温水泡过的茶杯,好让咖啡的温度能够一致,不会因茶杯的温差而影响了它最初的口感。小心烫,店员说,你可以先闻闻它的香气,放冷一点再喝,可以更尝出它的甘甜。我用手拨了拨咖啡的氤氲,果然很香。

看完戏之后,我写下这样的评语:这是一个可以一再被创作的作品。我期待看到更多不同年代、不同内容、不同演员的《3个小孩》。我满意的笑着把问卷呈上。

尝一口咖啡,顺滑的咖啡慢慢滑进我的喉头,一股温热的甘苦味在整个舌头打转,然后微细的甜味浮现。我喜欢这种香醇的口感。这时,店员在准备一杯冰咖啡。我看见鸡尾酒杯里放进一块黑褐色的东西,我以为是啫哩,噢原来是冰块。咖啡冻结成的冰块。跟温杯的动作一样,咖啡冰块的作用是以防普通冰块溶解后影响咖啡原来的味道。

我一个人坐着,品尝咖啡,也在想着一个故事。一个不能错过的爱,该如何呈献。他和他的对话,要如何精密有趣才不会让观众睡着;他和他的相遇分离,要怎样铺排才不会掉入俗套,同时让观众感动。如何在这个作品中不着迹的带出我原来想表达的讯息,让人略有所得。。。我静默地在和自己斟酌着。

如果说泡咖啡是一门艺术,在这里,也是科学。看着店员们俐落又不失精准的测量着咖啡与水份的比例,那些仿如实验室里的烹调容器,连倒出来的咖啡送到客人面前的温冷也精心设计过,这跟科学家没什么两样。哎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永远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

一个宁静的星期六下午,在咖啡里得到片刻的私我时光。

[刊登于女友雜誌12月號 City Beat]

Wednesday, December 08, 2010

梦录 67

(在普吉岛做的梦。)

我们一行人都被抓去一个空间,他们要测试我们这些人对灵体的感应度。我知道如果他们会把感应得到灵体的人,拿去做实验或当作祭品或直接杀害。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就是因为我们这种人,让‘他们’不得安宁。

我们排成一排。开始有人害怕的尖叫,或指着一个方向大喊。我的策略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身边的人也不知是实体还是灵体,有可能是伪装来骗人的。开始有人拉扯着我,指向我的左边,唤道:“啊~~~来了来了!!”我眼角也不瞄一下。耳边也有一把声音,诱惑的说:“看到吗,前面有鬼。。。”我依旧装作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到。有一段时间,我突然间为了一件小事狂笑起来。当然目的是不让他们察觉我的恐惧。

实验结束后,一些人被带走,一些人被带到另一个房间。我是后者。透过玻璃窗,我们看到一个医生和一个智障的女孩,还有她的父母。有一把声音告诉我们,智障的人其实他们对灵体的感应力更强,他们的psycho kinetic power比正常人来得高。那个女孩正两只手抚摸医生的脸,看着我们;医生目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Friday, December 03, 2010

走囉

[picture courtesy of JW Marriot Mai Khao]

我明天要去這個地方, 帶一本小說, 一個墨鏡, 防曬油跟飲料.
我要躺在海灘看日落.
我要睡到日上三竿.
我要吃很多東西.
走囉, 放假去!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死亡

"一想到家族里的人, 一個一個死去, 最後剩下我一人, 那種孤獨感, 是我最不能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