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1

朋友之间

好朋友从欧洲带了一个皮质手环给我,很是喜欢。原因不是因为这是个名牌皮制手环,而是手环上铁牌刻着的字眼 Inter Nos”。“Inter Nos”是拉丁文里“我们之间”的意思,为了这个特殊意义的字眼,我对它爱不释手。

我记得一个朋友曾经说过“因為越過了一件又一件實質的事,感情才會穩固,那並不是吃頓飯,聊聊天就能建立起來的關係。友愛,不等於社交。”没错啊,我认为朋友之间是应该有一些“你我专属”的记忆和经历,那么这段友情才有存在的意义。

我常觉得,朋友之间,能让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的关键在于“秘密”。当两个人共同分享一个小秘密的时候,突然间,双方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通往彼此的心房,深深联系住。当然这些所谓的秘密,也不一定是什么惊天机密,可以是一个小心事,或者一段鲜为人知的轶事。

再不然,能够让两个不甚熟络的人,忽然变得要好起来,就必须是拥有“共同的敌人”。我和身边的朋友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比方说,在一个聚会上,看来看去,都是不太熟的人。然后一个不太顺眼的人过来搭讪。聊一聊,才知道都有共同认识的人,而这个人是众所周知的“过街老鼠”。话题开始源源不绝,对着共同目标不断数落,不禁感觉“相逢恨晚,知己难寻”,两个近乎陌生的人就因此成为好朋友。

在年纪比较小的时候,对于朋友之间的事,总是执着。为了小事争吵闹别扭,是司空见惯的事。小至“为什么你不先帮我填写纪念册?/ 为什么你的纪念册,不是我第一个写?”,都是吵架的理由。随着年纪渐渐增长,对于友情,也似乎看开了。毕竟,友情不是用这些来衡量的。

甚至,友情,根本不用说出口。我想起,有一次在北京,我跟好朋友W一连几天都黏在一起。那几天在一起,我听了不少她工作和生活上的牢骚。当时,我也有心事,一直跟W诉说着。讲到委屈的地方,我竟然在一家餐厅声泪俱下。也只有在好朋友面前,我才不怕表现自己脆弱的一面。过后,我对她说:“我们要做永远的朋友。”好朋友听了嗤之於鼻, : “這種東西, 要說的嗎?” 是啊, 這種東西, 需要說的嗎? 有些東西, 心里知道, 不就行了。

这些年,在生活上,工作上,遇到了不少人,结识了不少朋友,也让我领悟到其实人生于世,朋友来来去去,均是无常。有些人,逗留很久;有些人,一下子就离开,也不再回来。能够一直留在身边的,也不过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 - 偶尔拌拌嘴,偶尔讲讲心事,偶尔分享喜悦,偶尔伴于泪水 淡淡的,如水。

说回送我手环的这个朋友,他曾经对我说“交朋友,最重要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开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又不是要长相厮守,大家出来玩耍,开开心心不就够了?!!”也不无道理。我们都是凡人,总有错失。对朋友,凡事看轻一点,相处起来也比较快乐。

我一直认为,朋友之间,也是有阶级性的。有些朋友,只适合玩乐。有些朋友,可以交心。可以交心的,未必能够一块旅行。能够一块旅行,也不代表可以一起工作。形形色色的朋友,都是一面又一面的镜子,让我们可以看见自身,也能够洞悉人性的美恶。

朋友之间,最大的功课还是“珍惜”吧。

(刊登于9月号《女友》杂志City Beat)

旅行中的美好

同事们接二连三的请假旅行去,恨得我心痒痒。现在,不止廉价航空经常推出低价优惠,一些国际航空公司也纷纷进行促销,得益的是我们这些消费者,人人都可以去旅行!

旅行啊旅行,每一次想到旅行,不管去哪里,都有一种‘海阔天空’的画面。旅行其实跟演戏有点相似,都是把自己抽离本来的生活圈子,去过另一种短暂的的生活,一个不同的角色。

旅行的心情其实从订好机票住宿时,就开始酝酿了。启程前几天,指数高飙,兴奋又紧张。Stacey Kent唱过这样的歌词:“我要坐在车龙里/为我们的班机焦虑着”。的确,一旦还没到达机场,没有check in,心里还是会扑通扑通的担心“会不会迟到啊?”。仿佛车子开得太慢,时针走得太快。

绷紧的情绪,要到Check in后才稍稍放缓;可另一边厢,肾上腺素却不停上升,差一点就没有在机场跳起大呼:“我要去旅行!”。因为所有有趣的事,从这一刻就开始了;飞机一旦起飞,留着地面的烦嚣就不再属于你了。

旅行的时候,任何东西都特别新奇,任何事物都特别好吃,任何人都特别可爱。即使在旅途中碰见不愉快的事,在日后,还是会变成津津乐道的故事。

旅行中的美好回忆,不一定是建立在豪华的住宿、丰盛的美食、到过多少名胜古迹、买了多少土产名牌,虽然这些都能为回忆加分;而是在这段时光中,所发生的一些琐碎小事。

美好的回忆,不一定是参拜了多少京都的庙宇;却可以是在躺在奈良东大寺院内某个草地,观赏樱花瓣随风纷飞。那一刻的美,刻骨铭心。

美好的回忆,不一定是看见大钟楼和伦敦桥;却可以是在某个晴朗的星期天,到老鹿草原野餐,吃着朋友准备的便当,拍摄一群野花,摸摸一只白色狐狸狗。

美好的回忆,不一定是在铜锣湾或中环搜购了多少名牌;却可以是在大屿山,用完素,走在林荫小路,吸取芬多晶,感受心经简林的意境。

美好的回忆,不一定是在曼谷夜店狂欢bar hopping;却可以是在Chatuchak听朋友讲笑话,用叶丽仪的唱腔唱“我有一只小毛驴”。

美好的回忆,也不一定发生在台北101或忠孝东路;却可以是在深夜的阳明山上,鸟瞰着眼底的万家灯火,倾听着朋友掏心掏肺的心底话。

美好的回忆,也不一定发生在巴黎铁塔或凯旋门;却可以是在奥塞美术馆前排队,遇见你和你的迷人笑容。时光仿佛凝止在那一刻。

美好的回忆,也不一定发生在天安门或三里屯;却可以是和好朋友在逛连卡佛时,三遇女神张曼玉,手足失措的只会挥挥手道:“Hi Maggie, I love you”博得女神一灿。

美好的回忆,也不一定发生在表参道或新宿;却可以是在原宿误把著名日本艺术节Design Festa的创办人 - 臼木邦江误认为草间弥生,还跟人家要签名。

这些美好的回忆,琐细而美丽;每一次回想起,都轻易地牵动我的嘴角,再次沉浸在旅行的美好之中。。。 

(刊登于8月号《女友》City Beat)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香水

喷了朋友送的新香水,那个味道是我过往使用的香水们不曾有过的。鼻息间,感觉自己今天像个陌生人。
一些气味是属于某人的,不管是原来的体味或是香水味。闻到一个气味,会让人联想起某些人和此人相关的记忆。
记忆,原来是有气味的。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秋意浓

星期六晚上下了一场大雨,礼拜天一整天就阴阴凉凉的。到了晚上,更是凉意阵阵,让人错觉身处四季分明的国度,而秋意正浓。

但是,肩痛一夜辗转难眠,早上醒来很是辛苦。走出去,看见烟雾弥霾,顿觉呼吸困难。

今天是中秋啊。虽然不嗜月饼,也离提灯笼的岁月颇远了,一旦想起天上一轮明月,心里就畅快多了。

中秋愉快。

Friday, September 09, 2011

9月里呵

9月。
前两个星期,战友放假到纽约去了,孤军作战的我是时候发挥韧性了。每天几乎有三个脑激荡会议,和尾随的企划书书写,在和时间赛跑的当儿,不觉一个礼拜已过去了。能够如此气定神闲的应对,除了经验,还有赖一个时刻给我支持的上司在背后给力。还有一个礼拜,应该也是可以从容面对。
渡过这两个礼拜,我就要去放假了啦啦啦!还没有到埠,节目已经排满满了。虽然这个trip也算是半工作,可是我是以旅游作者的身份呵,感觉就不同了!
9月,不再平淡无聊。

Monday, September 05, 2011

如何说不

周末,跟一个完全不认识,我朋友的朋友见面。她说要分享一个商业计划。讲了半小时,是要我加入她们的直销团队,还给了我一张激励CD供聆听。

不是抗拒直销,也不是跟钱过不去,但这种赚钱方式,目前来说,不是我。一直都不是。

但是人家盛意拳拳,该怎么说不呢?

我想了一天。

决定还是直接把真实的感受告诉她,反正我一向直来直往。便传了简讯说:"Sorry I think it is not for me, but thanks for sharing."

一会儿,对方也回应了,说没关系,很高兴认识我。

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就直接说“不”吧。

Saturday, September 03, 2011

Thursday, September 01, 2011

感应

有些事情,太常发生了,我也就习以为常了。

上个礼拜,我的纽西兰朋友访马。他说他们两个人来,我一直以为他是和伴侣一起来。一直到要碰面的那个早上,我突然感应到他的朋友是个香港人,而我知道后,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下个月去香港啊!”

到了晚上,由于朋友走错了地方,到了另一个星巴克等,我们又约在酒店大厅见面。

我们相认后,纽西兰朋友介绍说这是他的好朋友,也是纽西兰人。

哦那你原来也是北京人?我问道,因为我的纽西兰朋友原籍北京。

不是,我是香港移民过去的,他说。Why am I surprise?

我笑笑,说:“我下个月去香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