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夢錄 44

你從後面走來, 猛地把左手搭在我的左肩上, 我微微的被嚇了一下, 又笑了, 伸出雙手抓住你的左手掌, 繼續走 ...

那正是適合到海邊的季節. 艷陽高照, 照得人睜不開眼睛, 海水碧綠得如一大塊薄荷0者哩. 我和姐妹們, 還有堂哥堂姐在水里畅泳. 但是得小心, 會有喪屍(???). "原來所謂的犯水忌就是這個." 我跟身旁的人說.

這里是阿拉伯某國的海域, 身邊有很多阿拉伯男人.

我從水里起來, 在碼頭往某處走去. 然後你就從後面出現了.

我們正在熱戀當中, 你很喜歡逗我. 我們一邊走, 你一邊自我介紹:"Hello你好, 我叫XXX, 今年XX歲, ..." 我也跟著玩:"Oh nice to meet you. I am Season, I am 33 years old, from ......"

碼頭的那端坐了我的朋友, 那個跟你同名同姓的人. 走到那裡, 我故作大驚小怪的說:"咦這個人跟你一樣名字的!!!"

你的手臂, 沉沉的押在我的肩膀上. 我喜歡這種踏實感. 我喜歡這個素未謀面的你.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喝喝茶. 談談心

這次香港游, 我有點來去匆匆, 畢竟是公干. 我還來得及抽空見到agnes, Jenny & 夜旅行君已算難得. 至於一早就擺明怕我"糟質"她的zzlai始終緣憾一面. 黎小姐生意做大0左~~~







和夜旅行在又一城皇城吃過了brunch, 8了一輪; 再偕Jenny到Simply Life喝咖啡. 難得可以那麼嘆, 我們自然又是嘻笑一輪. 還相約了明天再見, 到北京道一號吃點心.


北京道一號王子餐廳食物味道是真的不錯的, 可是伺候我們的captain臉黑黑, 乜事依家???



滿桌的點心 - 粥啦, 豬頸肉啦, 蘿蔔糕啦, 鳳爪啦, 腸粉啦 (不在畫面內), 好吃!!!


天下第一包, 有咩0甘巴閉??? 一般囉, 表面亮晶晶很美啦.


燒乳鴿, 跟我在沙田吃過的相比, 這只比較嫩, 比較香口.


不知甚麼菊花軟糕, 香滑可口.



楊枝金露, 一般, 椰漿多了點.




煎堆仔, 香噴噴, 好吃.







就是這個時候, Jenny發現我的相機的奧妙, 我們趕快拍趕快拍!!!










和Jenny在尖沙嘴和旺角一帶逛了一個下午之後, 傍晚我們三個人再次相約到泉章居吃客家菜. 下次如果有機會到香港/九龍遊玩, 你不妨考慮這一家餐廳. 不論是服務或食物水準都是上上之選. 我們點了霸王雞, 姜酒炒芥藍, 鯉魚煲, 梅菜扣肉, 還有例湯.

重點是鯉魚煲, 簡直是"多春鱼煲", 鱼春多到爆啊各位!!! (黃色的是鱼春)

這次雖然行程倉促, 但是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 要見的人幾乎都見了, 也心安了. 朋友啊, 我好想念你們呀, 再見!

呵呵講到好像我就快死了一樣.

And A Baby Is Born

來看點開心的東西...










我們家第一個孫子, 徐潔樂 (Jaayla Frances Davidson)誕生了.
Look at her, such a cute China doll!
舅舅從遠方給你祝福, 希望你健康快樂!

感謝

那篇文章已經特地不設留言功能了, 因為是太私人的事情, 想讓自己抒發一下情緒而已. 但是還是收到許多朋友的鼓勵. 謝謝你們.

好朋友W說: 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though i'm not sure this has got any positive meaning to it at this moment.

我想也許還是有的. 我可能要比平時更堅強, 更規律地生活.

未來, 未來, 還未曾來到的事情, 誰能說得準呢? 這未嘗不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請默默地祝福我, 請你.

謝謝.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好美啊好美啊

之前我一直唾棄我的新相機 (送的), 覺得它不比其他數碼相機好用.
但是, 鐺鐺鐺鐺, 經過藝術家朋友巧手一弄, 發現原來它有修飾妝容的功能.

不相信, 看看吧.












好美啊好美啊好美啊好美啊!
循眾要求(????), 再來一張大合照!!!

遠方的祝福 - 春之樂

加愛從遠方寄來的春天.
我可以感受得到
涼涼的春風
暖和的陽光
吱喳的鳥鳴聲
還有花香
深呼吸


尋"物"啟示

人生中想要的東西太多.
目前我想要的两樣東西 - 舒服好坐的wing chair和這個造型獨特如一棵樹的coat hanger.



但我真正想要的東西却是金錢買不到的.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luce

Can you see the light?
Can you see the light?

Window

我喜歡這扇窗.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恐懼

感覺一步一步逼近, 我表面平靜, 但內里彷彿有漩渦/狂風暴雨/驚濤駭浪.

晚上睡覺的時候, 我閉上眼睛禱告, 清掉所有的雜質, 清澈的知道自己還好好的. 不斷告訴自己別害怕別害怕, 要來的始終會來, 心要定, 要相信一定會沒事的.

但是你知道嗎, 每一次會面都好像即將被處刑的死囚; 如果知道沒事, 總會慶幸終於又一次死里逃生的感覺.

我以為那個恐懼感已經消失了, 但原來頑強的它, 還有一丁點粘著我. 來, 答應我, 不要讓它再次俘虜自己.

愿, 勇敢!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fish

看到練的短髮
想起新年期間無聊得很
用妹妹手機的畫畫功能
畫出來的鱼小姐
Btw 鱼
我在香港遇見你
在電視上的娛樂新聞里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S' Wear: 33

This one especially for Mathieu.
So Mr. Sardou, can you tell me what it means?
Next time if you ever spilt any food e.g. curry sause/chocolate/ketchup on your white shirt, don't throw it away. You can do what I did for this white shirt. I know, I am such a genius~~~ :)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情人節日記

我知道我是有點無聊的, 可是我還有點研究精神. 情人節前一天, 當我坐在滿是雙雙對對戀人的餐廳吃晚飯時, 我為自己選了一個題目:情人節, 單身的成人是否也能若無其事的像平常過日子?

2月14日.

一早醒來, 我便驅車去谷中城.
坐在咖啡豆的某個角落享用我的brunch - 素pasta和咖啡, 想想下禮拜要做訪問的問題. 邊吃pasta邊看我的<哈利波特和鳳凰會密令>, 順便偷聽前面幾位hot mamas的週末話題 - 不外乎是小孩怎樣了, 某位女友最近戀愛了.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 我便去做facial, 約了今天也不是刻意安排, 剛好有空而已. 两個小時過後, 容光煥發的出來. 接著要換外幣, 也買個麵包吃.

離開谷中城, 我到茨廠街買漫畫. 買了一套Monster, 可是遇到笨到要命的售貨員所以臉黑離開.

雨開始下了, 車速緩慢.

晚餐是宮保雞丁飯, 然後看電視看到9點多, 上樓看漫畫.

研究結果: 全都在你的腦袋里. 如果你不想它是情人節, 它就是地球上的另一天.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So If You Are Single, Then It's Just Another Day of the Year; But If You Are Attached, Happy Valentine's Day!


夢錄 43

我和阿玲去廟里拜神. 肯定不是家鄉的永安宮或龍海山, 因為在夢里, 我跟某個人說:"噢我的家鄉也有類似的廟, 叫永安宮."

拜完神後, 我們一人選了一支鑰匙 - 鑰匙的柄是類似瑪雅民族的浮雕. 那裡有一個箱, 有許多抽屜. 阿玲把她的鑰匙插進其中一個抽屜的鑰匙孔, 嘗試轉, 噢不行. 我把我的鑰匙插進另外一個鑰匙孔, 一轉, 再轉, 繼續轉了幾圈, 抽屜打開!

原來抽屜里裝著簽紙, 不是普通的小紙條, 而是A4尺寸的大小.

坐在旁邊的大叔一把就抽走了那張簽紙, 要幫我解簽.

他說 (鐺鐺鐺鐺, 來了來了): "這簽說你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就是說你做些甚麼, 就會為你帶來怎樣的結果."

As if I dunno that?!!

Putu Mayong? Putu Mayam? Kutu Mayong?

有時候, 簡單的食物, 反而讓人格外懷念.

我們每年過年, 都會吃這個特別的食物 - 我們不管它正統的名字是啥, 只管叫它kutu mayong. 這種食物 - 一塊一塊團狀的米粉, 在其他地方是配椰絲和黑糖的. 但是在家鄉, 我們配簡樸的鱼湯 (laksa), 豪華一點, 只不過加熟雞蛋而已. 至於味道, 酸酸辣辣, just like the Northern style laksa.

它可能賣相不起眼, 但是你會愛上它. Kutu mayong以前應該隨處可見, 但是現在買少見少, 必須向某個馬來婆婆預定. 萬一有一天她不在了, 我們應該就吃不到了.

老街和老爸

我和爸爸站在銀行外面等待, 看著這條老街和這排老店舖.
我的老家就在這排店的最左邊. 許多童年記憶快速飛掠過我的眼前, 我都記得.
我問爸爸這間是誰的店, 這家是誰的家; 爸爸用他一貫緩慢的語調回答我.
我其實還大略記得誰是誰, 但是還是靜靜的聆聽.
感覺一道城牆正逐漸塌落...
:)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良朋知己

這是我最近都一直在想的.

如果跟一個朋友相處, 我是得不到任何"利益"的 - 比如自在, 比如快樂, 比如助我成長; 那我覺得不跟這個人來往, 也不足為惜.
我跟阿妹久久見一次面, but we always have each other in our hearts.

黎明

看著從海上漸漸升起的朝陽, 你我知道, 我們又度過一個珍貴的晚上, 這又是全新的一天.


<班傑明.紐扣>

Monday, February 09, 2009

SC in da House!!!


I unleashed my other alter ego and he is kicking butt on the air wave!

Ladies & gentlemen, SC is in the house!!! Hey~~~~

Check him out every weekday morning after 9.50am on MIX fm (for frequency details please log on to http://www.mix.fm/), SC will share his point of views on great TV.

Let him brighten up your weekday mornings with his funny, campy and bitchy style!! (he is still trying hard to be bitchy, OMG, it's sooooo hard for him if u know waz i mean).

Stay tune!!! *wink

Statement of the Day

The decade is coming to an end, and I would like to make a statement.

If 90's is about "INDIVIDUALISM", then the 00's is all about "VERSATALITY": see how many different looks you can portray and still look YOU; playing multiple roles in life and play each character well!

You hear these from me first.

Friday, February 06, 2009

歡笑連連初十撈生記

喜氣洋洋新年撈生交換禮物記, 號稱"八仙"的我們再一次撈生!!! 工作壓力大, 我們一行人是苦著臉去, 笑著回來!

我們到一家酒樓撈生, 可是Tammy說我們應該到另一家, 因為"八仙嗎, 應該去海外天."
呃~~~~~Tammy ...... -_-III

好像是我們的慣例, 很愛跟侍應玩耍. 來服務我們的侍應一定很後悔那天開工, 被我們煩死了, 一直要他在serve撈生的時候講吉祥的話語. (侍應:"人地又唔係大襟姐!")

撈啊撈啊, 風生水起啊, 出入平安啊, 身體健康啊, (開始亂了)我要去巴黎/台北/東京玩啊, 多多bonus啊, 永遠第一啊 ... 3帥祝你英俊瀟灑, 風流倜儻!我在這家酒樓, 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
看, 我開心到四萬醬的口!!!

這一對新人, 郎才女貌, 羨煞旁人... ...呃~~~自己忍不住笑了, 輸0左!!!好啦, 祝大家牛年繼續臉小, 青春不老, yeah!!!

愉快4P

(頂不順, 我懶惰到這樣~~~~)

有一天晚上, 我和朋友們去撈生.

過後, 其中4個人繼續到另一家cafe喝飲料.

Cafe有一個名家設計燈 (designer's light), 夾滿紙條.
不知情的人擅自把空白的紙條拿下來留言.

我們想有樣學樣, 結果被喝止, 顯掉...-_-III

我們是3個好朋友...

... 講人家壞話的時候最開心!我和W鮮少合照, 逮到機會, 趕快拍趕快拍!
我們老友鬼鬼.後來W決定賣大包, 附送美腿一雙, 哇~~~

人生中, 人潮來來往往; 唯有良朋, 細水長流.

* 感謝攝影狂魔管兄提供部份照片.

節錄

Jerome/Vincent :"1 year? That's long."
Irene :"No, not that long... (pause) just one round circling the sun. "

事經多年, 聽起來, 依然悱惻動人.

Tuesday, February 03, 2009

夢錄 42

我們在課堂上上課. 很多人, 我看見我的大學同學們, 包括4眼牙擦仔, 他似乎很不爽我, 一直在藉故言語上中傷我.

我們在唱歌, 最後一句, 我特地唱了合音. 一些人覺得很驚奇, 一些人不以為然.

然後阿拉伯軍人來了, 我們都變成俘虜. 很害怕, 趴在地上不停發抖, 深怕他們開槍, 你知道, 子彈是不長眼睛的.

我看到我的朋友在一列的最後, 我趕緊跳過去他旁邊趴著. 誰知道, 軍人說他們可能一個隔一個的開槍殺人. 我的朋友馬上跳到另一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