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11

生活节录

迷上拍摄。利用iPhone的Instagram & LomoLomo,世界如此大不同。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夜行动物》第一次排练,见到了大家。很久没有排这种声势浩大的戏了,演员都有十几位,还包括应届剧帝剧后,可以一起玩耍,一定会很开心。
导演从去年就一直嚷着要跟我合作,我们认识多年,却未曾合作过,这次总算圆愿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不会让她失望。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临放假,工作堆得像山一样。每天都在turbo mode,但也终于赶完了,放心回家。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在吉隆坡,年关将至,但那个天候,却让你感受不到。连绵的雨更是反常的现象。
反观回到家乡,摇下车窗,第一个感受得到的是那清凉的北风。回到房间,窗外也是呼呼北风。晚上更是听着风声入睡。
这才像新年嘛。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第一次吃盆菜。
小时候就从杂志上看过盆菜的故事,那是在元朗客家村逢年过节制作的菜肴。从图片上看来,都是干的。但这次我尝到的,却是湿的,有汤汁的,也许是变奏版吧。虽然售价RM388,我觉得
不太够吃,材料倒是丰富的。有大虾、海参、花胶、鲍鱼、烧肉、鸡肉、香菇、黄芽白、萝卜等等。
听闻Sg. Buluh有一家盆菜做得特别好,真想去尝尝。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让海绵宝宝和我祝你心想事成,身体健康,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Friday, January 28, 2011

夢錄 70

我跟朋友們去印尼.

我們的酒店房間是那種80年代的.

我們去觀光. 到某個戰前隧道, 入口窄又窄. 我碰見我的老闆和他老婆, 他說要趴著進去. 這怎麼可以, 我穿了一件黑襯衫, 會沾上泥塵的呀.

回到房間, 察覺有異. 朋友說有人來過我們的房間. 專注一聽, 浴室傳來水聲, 有人在淋浴. 這時, 有一個印尼女子若無其事地從浴室里走出來. 大膽!!!

我問他: "Kenapa bisa masuk kamar saya?"

他不出聲. 朋友說里頭還有兩個人.

(我在夢里還想了一下, '房間'印尼話是"kamar".)

Monday, January 24, 2011

新年大配對 (?)


雙雙對對大白兔, 結伴跳過河 (???)

新年大躍進

更上一層樓!!!

Friday, January 21, 2011

小情人

听你说着说着,我其实是很开心的。我很开心看见你其实没有被他姣好的外表所蒙蔽,看见了他的种种缺点。我不是臭心肝,我只是觉得,你如果能够看见他的缺点,还能够理智的决定包容,或接受,那你们可能可以在一起很久。很多时候,最怕的是一时意乱情迷,全盘接受对方;等梦醒了,才来翻脸每天吵架。
“你以前不是可以容忍我迟到的吗?”
“你都会讲是以前啦!!!”潜台词是“现在我醒了嘛!”
打个比方啦。
何况,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看表皮的,也不是瞬间的事情。你看清楚了,觉得可以接受了,再奋不顾身也不迟,反正目前都还不是“In A Relationship”或“It's Complicated”,只是“Dating Someone/a Few” 而已嘛。
祝你好运咯!

得失

有些生命中的得與失, 並不如表面上看來那般.
得到的同時, 你也得到相等的壓力, 因而失去相等的自由.
失去的同時, 失去了某種權益, 卻得回某程度上的安寧.

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

Sunday, January 16, 2011

美人图


是晚,我们都很美,我们都很开心。

Saturday, January 15, 2011

大宇宙观

昨晚,event完毕,才9点多,我们4个不舍得回家,便坐下来喝茶聊天。


小小S跟我们抱怨遭到某艺术总监自以为是的奚落。
杨小姐就告诉我们去年他出席某颁奖典礼的故事。杨小姐在本地中文娱乐圈开始崭露头角,但在英社和马来社的圈子,还是鲜为人知。话说他和造型师在节目开场前几分钟到场,理论上还来得及到艺人席就坐。

走到门口,他把艺人pass递过去,警卫看了看,要他到楼上普通观众席。理论了几下,不得要领,打扮得明艳照人的他只好和造型师往另一个方向走。

这时,刚好某工作人员看到他,说他走错方向。他照实招来。工作人员不理,坚持拉他回去正门口去艺人席就座。

走到门口,同一个白目警卫拦住他,还手指指,问道:“Eh apa ini?”

杨小姐微微笑,指了指后面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就施施然的进场。

杨小姐说不怪他,毕竟马华娱乐圈跟整个大马娱乐圈相比那么小,没有人认识他,也无所谓。想想,大马娱乐圈跟国际娱乐圈相比,小之又小。但是这个世界在整个宇宙,更是小。而自己本身在宇宙间只是一粒尘,就无所谓啦。

不是什么新道理,但是从一个艺人口中讲出来,浑然不同。

Monday, January 10, 2011

冬日

今天, 太陽透過層層的淡雲, 發出冷冷的光, 仿如冬日.

Sunday, January 09, 2011

张小西

我实在很喜欢张小西的作品。哪天我才可以画出这样的水准?

http://www.xiaoxizhang.com/

生活节录

整个礼拜,天都是阴的;有时还会下起倾盆大雨。冷冷的雨天,吃什么最好呢?有一天,我吃了热辣辣的咖哩叻沙。又有一天,吃了暖呼呼的肉骨茶。第二天,再下一城,午餐吃肉骨茶+猪脚醋+黄酒鸡。
身在这里真幸福,常有口福。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的同事们是真心关心我的,这点我知道。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礼拜五晚上,我们窝在邵氏广场排练第二天的演出。粗略的排练了两次,把流程记下,再演练一次,就台上见了。结果后来演出效果不错,发觉我们都有点小聪明、小急智,不错不错,果然是天才儿童。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这是我第几次主持戏炬奖了呢,我不记得了。几年后,再次踏上舞台做主持,我发现自己的稳健和临危不乱,至少出场手已经不会发抖了哈哈。很开心看到观众对我们的表现和笑料有反应,证明去年的讲笑会不是白做的。我们已经养成了上台就是讲笑的精神!
除了要恭喜所有得奖者,也希望戏炬奖能够越办越好。
明年是10周年庆了,我可以继续当主持吗,主办单位???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去年我的演出满档,今年还没有任何预约,但还是希望能够演舞台剧和和讲笑会。
4月可能有机会参演一部大型制作,而且有机会跟我的“同学们”如叶伟良和陈伟俊一起演出,希望我们都可以casting成功!
另外,也希望有机会演福建剧。我虽然是客家人,但是福建话可算是我的“母语”,从小讲到大,是一个很贴近心房的方言。去年和《大头和番薯头》擦身而过,希望今年可以有机会。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B, 多谢你。

Monday, January 03, 2011

Preview: 1

拉鍊一拉, 啊, 好緊. 怎麼回事, 這條棕色的中庸裙是來之前才去訂做的! 她媽媽的裁縫 - 玲姨特地送她的.

10月的某天, 她載媽媽去做衣服. 做新年衣, 10月已經算遲了, 還好張太是玲姨的老主顧. 認識'幾百年了', 她們老這麼說.

玲姨知道她即將到小鎮執教, 便把一塊新布拿出來, 說要給她裁一套套裝. 張老師一摸上手: "玲姨, 這很貴的吧."

"哎呀, 貴甚麼啦, 我買這樣多布, 發叔他都給我批發價的, 沒有多少錢罷了."玲姨邊拿著布尺量著媽媽的腰圍, 邊紀錄在紙上 "肥了一點咧張太呵呵."

"老了, 不要緊啦."

"張生沒有complain就好了."

"他才不會管我, 他管他的盆栽罷了."

兩位中年女人似乎有同感, 豁達的笑了.

張老師繼續把玩著, 這看似亞麻布的布質, 原來是混棉的, 棕色的布料, 不細看還看不出原來加了金線.

玲姨把布尺掛在脖子上, 轉頭在一堆雜誌上翻來翻去.

"哪這個!" 玲姨把某本日本服裝雜誌遞過去.

張老師一看, 嗯, 還不錯. 外套是低胸線的剪裁, 7分袖; 裙子則是即膝裙, 從腰間兩側約1吋半處車了兩條弧線往中間下垂, 這可以修飾曲線呢. 倒是那個金鈕扣...

"Ok啊, 謝謝玲姨. 可是... 那個..."

"金鈕扣? 我知道, 是有一點老氣. 給我'度'一下看."玲姨又走向剪裁桌後面長長的櫥櫃, 拿了一個塑膠盒子出來, 裡頭有許多小小的格子, 都裝了各式各樣的鈕扣.

"你自己找看看"玲姨又忙著繼續為張太度身.
.............
.............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才三個月吶, 張老師不自覺地嘟起嘴來了. 端詳著鏡子里的自己, 她手叉著腰, 左搖, 看一看; 右擺, 再看看.
"其實看不出來有肥到啊."張老師心里暗想.
.............
.............

Sunday, January 02, 2011

生活节录

开年第一天,跟杰克约了最近爱上的意大利餐厅。第3次来了,而且是这个星期的第2次。
杰克先到了,坐在我之前两次都选了的位置,在外面。
阳光很好,透过层层叠叠的叶帘,远远的照亮。
我们聊了许久,好像之前都没有机会谈话谈那么久。
那么多年了,杰克还是很好看的啊,只不过现在多了一点‘男人’的意味。
开年第一天,可以和朋友不设防的聊天,那是多么好的开始。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坐在地板上,不舍得起来。
身后是一堆饮食文学,手上捧的是焦桐编的台湾美食文选。我看得津津有味,那些酸菜的故事、神奇主妇如何变出‘剩菜沙拉’、主厨们的故事、野外寻菇等,一个比一个有趣。
想想,我其实也有许多饮食相关的故事,好不好就写出来呢?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还在想着‘张老师’的故事。大概可以写个几万字的故事。有关调皮学生的。有关手机。有关目不识丁,心疼孩子的母亲。有关小镇美食的。还有儿童节吧,小孩都喜欢儿童节。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也在想着《不能过的》。大纲应该不会改变了,但是细节才是叫人头痛的呀。然后造型,我昨天想到要不要把时代换成未来,那么可以玩多一点。
化妆跟发型,我已经有定夺了 - 一个要梳all back,另一个把长发扎得高高的。浓粗的眉毛,描得粗粗的眼线,艳红的唇。一个肯定是白衬衫配有菱有角的裤子,另一个要穿一件式短裙。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别想了,去做吧。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总有一天,我要在欧洲坐火车。

Saturday, January 01, 2011

2011

2011年,要像一幅黑白照般简单美丽。 2011年,要像小丸子般简单快乐。
2011年,要像一双保罗。史密斯般简单舒服。

2011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