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8,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之番外篇 (簡易日文教學)

早安 – ohayo
午/日安 – konnichi wa
晚安 – konban wa
晚安 (要睡了) – oyasumi
謝謝 – arigato

哈哈, 是不是有騙吃的嫌疑, 好, 認真的來了. 這些都是我在日本街頭常常用到的字句.

對不起, 現在幾點了 ? – sumimasen, ima wa nan ji desuka ? (注 : 那時我還沒買手錶, 常常要問路人時間.)
對不起, 某某地在哪裡 ? – sumimasen, xxx (地名) wa doko desuka ?
對不起, 可以拍照嗎 ? – sumimasen, foto ii desuka ?
請分開算帳 – o betsu betsu (be – 音類福建話的馬)
好利害 – sugo ii
好可愛 – cho kawaii
帥 – kako ii
好吃 – oii shi
好吃 (豪邁版) – umai

最常用的是這兩句, 殺遍天下無敵手, 來了 !
對不起, 我不通曉日文 – sumimasen, nihhon go wakarimasen
你會講英文嗎 ? – ego wakarimasuka ?

學會這兩句, 你就可以在日本自由行了, 哈哈哈哈 ! 日本是講究禮儀的國家, 所以在跟陌生人說話時, 記得一定要以 ‘sumimasen對不起’開頭. 但是別 ‘假會’用 ‘Excuse me’開頭, 這樣可能會嚇到他們, 因為 ‘ego jin 英語人’來了 !!! 但是現在也有很多年輕一輩很會講英語了, 所以看運氣囉. Gamba de o !

Monday, July 03,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14, 22/4/06)

今天醒來, 沒精打采, 悠長假期即將結束啊.

10點多出發, 我們先到北山看安藤先生設計的陶板名畫之庭. 京都官方把名畫如 “最後的晚餐", “審判日"“清明上河圖"等等, 拍下來, 再用陶燒的方式讓經典重現在京都, 供公眾欣賞. 那設計仍是安藤忠雄的風格-冷, 灰, 流水, 透明.

力行說附近仍有一棟商業大樓也是他的作品. 去到, 可以感覺到這是Time’s的雛型, less complicated.

後來我們去看另一位日本建築師的作品, 叫“Weeks"的大廈. 白色為主調, 藍色的管子纏繞著. 我看著, 這種幾何的設計有點舊. 力行說這是80年代的作品, 才明瞭. 附近有另一棟同一個設計師的作品, 叫Syntax Plaza, 別名 “Robot". 我眼尖, 在路對面就看到了. 這建築在當年可能新潮, 今天看來則有點過時. 反之, 安藤大師在當年可能太前衛, 現在就剛剛好.

老實說, 我沒甚麼心情觀光.

午餐要去吃舒國治介紹的蕎麥面老店-晦庵. 我們大概找了一會兒, 才找到. 一進門, 就被那古樸的氣息給吸引住了. 那種歷盡歲月的痕跡是人工造不出來的. 連木窗也充分顯現古人的智慧 :在窗底下有一個小小的栓. 要推開窗子時, 就要把栓往上推, 就可以把窗子推開了. 推到一半, 如果停住, 栓會定在洞穴的中央. 神奇 !

點的是天婆羅蕎麥定食. 由於有一些字不明白, 力行便問鄰桌的一對夫婦. (我們由於窗栓, 有所交流) 那侍應很緊張的跑過來, 深怕我們打擾到他們的客人. 這又是日本人的過份緊張. 話說這對夫婦已稍有年紀, 50上下吧, 但氣質優雅不凡. 在京都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couple. 這裡的麵條不是很好吃. 我吃過好吃的是清水寺附近的有喜屋和六本木Hills的霞Soba. 我對蕎麥面已是欲罷不能了哈哈.

吃飽了, 我們在烏丸和河源町附近亂走. 看到甚麼就走進去.

慢慢就走到Sfera了. Sfera就在四條的路上. 用鋁作出千萬片葉子的表牆, 並不太顯眼 ; 但一細看, 又會讚嘆. 裡面是一片明淨的空間. 米色的桌子, 紅色的椅子. 白色透明窗簾同樣縷空成樹葉的樣子, 背後有淡淡的綠光. 廁所是so far在京都最美的, 全白的空間透著藍光. 在這個空間, 誰也不會大聲說話. 只怪我的閃光燈壞了好事, 店員不讓我再拍照了.

點了一種叫“雁之音"的茶, 貪這名字頗符合現狀. 雁是候鳥, 喚叫的聲音提醒旅人是歸家的時刻了. 怎樣, 造作吧 ?!! 茶喝來順口, 水溫剛剛好. 茶杯是白瓷的, 輕而薄.
那麼優雅的空間, 叫人怎捨得離開. 難怪W再三到訪. 如果能把家里佈置成Sfera半的簡潔華貴, 那該多好.

上樓是Sfera Shop, 有賣剛剛我們喝茶/咖啡用的器具. 一個白瓷杯子要6,000円. 哼, 終有一天, 我要回來買. 3樓是Sfera Gallery, 今天沒展出, 有一些有趣的書.

從Sfera出來, 我們走回三條. 又買了一件衣服, 黑色, 和我之前在青山And A買的白t-shirt有異曲同工之處. 決定今年要穿這種解構主義的衣服, 回去要好好為我的衣服加工. 誠如力行所說, 安藤忠雄本來是木匠, 現在成就非凡. Nothing is too late. 我想回去, 和芹要去上陶藝班了, 凡是都得起個頭啊.

在Loft, 我又快瘋掉. 那麼多可愛的小玩意可以買. The Loft 超多商品, 單是男性美容用品就不勝枚舉. 我沒錢了, 無奈.

接著, 去京都美術館. 據說是用舊小學校舍改裝成的, 叫明倫小學. 現在正展出35歲以下年輕藝術家的交流作品. 我喜歡一副叫 ‘Hatch’的作品和一頂叫 ‘木星’的木雕帽子. 因為帽子表面像木星表面而得名吧我想.

附屬于該館的cafe叫前田cafe, 老店, 挺有名的. 我們坐下喝咖啡, 點他們家有名的cappacino. 在京都, 還沒喝過難喝的咖啡, 也開始領悟到咖啡的魔力. Again, 這裡散發著濃濃的文學氣息, 坐久一點, 人彷彿就更有氣質.

走出來, 天色已黑. 我們決定去吃和牛料理, 力行說要請我. 走啊走, 走啊走, 去到三條京阪站前的那家豪華餐館, 竟然要等2個小時, 因為我們沒預約. 誰叫我們沒預約呢, 是週末呢 ?!! 我說不如去吃400円的豬肉飯. 果然名不虛傳, 很香也很肥, 哈哈.

一小碗當然吃不飽, 我說不如去吃赤鬼囉. 力行不許, 他堅持不重複. 哈哈, 好吧, 他打算帶我去吃豪洲黑牛料理.

位於大街旁的餐館里, 我們各點了一客燉牛肉和啤酒. 我們干了. 太久沒喝酒, 一下子就 ‘刷’地紅了耳朵, 紅了臉. 牛肉來了, 一小塊而已, 但是好好吃, 很入味. 重點是沒有牛騷味, 吃起來像豬肉般軟滑. 日本人的飲食道理便是如此吧, 讓你吃得剛剛好, 不會太飽.

下一站是Papa Jones Cheese Cake. 我們幾乎是跳躍式的吃法.

走在路上, 天啊, 為甚麼我反而感覺更冷了呢 ? 一路打冷震到Papa Jones. 點的當然是他們招牌作品 – NY Cheese Cake. Cheese cake淡淡的奶香, 恰到好處的鬆軟. 力行還為我照了一張微醉的臉.

後來我們又去了Modern Hatch, 很不錯的一間lounge. 發現日本女性比較愛泡這類lounge 或cafe, 男性則大多泡居酒屋.

我體內的酒精還在, 累得想倒頭就睡. 經過鴨川, 好多人, 我還沒坐過在鴨川河隄邊呢. 下次吧.

回到, 很快就收拾好行李了, 好重. 上網寫道別的email給日本朋友們. Sayonara.

Sunday, July 02,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13, 21/4/06)

醒來已是9點多, 鬧鐘沒響. 我趕緊出門.

在四條河源町站買了大阪海游館套票, 就上路了. 坐的是特急, 但似乎每站都停.

好不容易到了梅田, 待我轉車到大阪港, 走到天保山區, 已是12點多. 風很大很大, 天陰陰的, 彷彿魔鬼降臨. 我到Suntory Museum 的Solere Cafe 吃午飯. 前一天在Neutron Cafe里看到有人吃牛肉漢堡餐好像很好吃, 就點了一客來吃. 這一個套餐有赤飯, 半熟蛋 (居然是冷的), 生菜沙拉和美味的牛肉漢堡. 坐在窗邊的位子, 看著冷列的海風, 呼嘯而過.

今天風真猛啊, 我邊想, 邊走向海游館. 和Aquaria的魚類大同小異, except 這裡多了水/海獺, 海豹, 海狗, 企鵝和海豚. 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 海豹和海狗在水底泅泳時, 竟是面朝上的, 動作出奇的敏捷. 這裡的企鵝屬King Penguin, 和我在澳洲看到的Fairy Penguin比起來, 體積大許多. 海豚很好玩, 一直在水柱下喝水, 又不時跳出水面. 海獺擅用石頭來敲破貝類, 吃蚌肉. 在這裡, 工作人員利用冰塊來引牠們做出同樣的動作. 果然, 海獺把大塊的冰塊放在腹部, 然後把小冰塊敲碎來吃. 又看到帝皇蟹, 好大一只. 車輪魚/翻車魚也是好大一只, 也長得怪. 對我而言, 整館的highlight當然是水母館. 配合炫麗的燈光, 水母散發神秘的光彩.

接著我回到Suntory Museum, 這棟又是安藤忠雄的作品, 有他一貫的作風 – 冷與灰. 館內沒展, 我傻呼呼地買了1000円的IMAX Theater戲票, 看Bugs. 哇, 我幾次差點在里面睡著.

走出Suntory Museum, 我走去天保山Mall. 好可憐呵, 怎麼人煙稀少 ?!! 美食街也沒甚麼生意.

我覺得沒癮頭, 決定離開. 在電車站, 我看看有甚麼好玩的景點. 一個叫Festival Gate看來還滿好玩的, 像個遊樂場. 坐電車去到又是死城一個. 怎麼搞的 ?

又坐上電車到難波. 啊, 還不賴. 我在新建的難波Park (類Roponggi Hill)走來走去. 買了一個小零錢包給力行. 喜歡Franc Franc 裡頭的日常用品, 設計新穎. 這個Mall還滿好走的. 晚餐吃的是咖哩牛肉飯, ok la.

乘電車到梅田, 大概確認了回程車站的方向, 就在車站周遭走動. 在NV Mall的一家專賣特別T-shirt的店, 我幾乎都想買下每一件. 後來還是選了一件條紋T-shirt, 因為它彌補了我沒買到Martin Mergiela的遺憾.

回到力行家, 差不多12點. 忍不住就把小禮物給了他. 依依不捨, 那麼快, 两個禮拜耶,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