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6

半熟雞肉

現在在公司的食堂, 我和同事們都不會吃雞肉當午餐. 不管煮法是各種咖哩, 紅燒, 或油炸, 我們都不會挑來吃. 原因很簡單, 這些雞肉都煮不熟. 不管外表看起來多麼誘人, 當你切開來, 不是肉硬硬的, 就是還看得見血跡. 更過份的是, 一刀下去, 你可以感覺到絲絲冷空氣上升. 這種情況特別常見在炸雞. 有時向食堂負責人要求償還另一塊雞肉, 還會給臉色看.

為甚麼會有這種情形出現? 其實想想就知道, 這些雞肉都是冷凍雞, 為求快, 等不及解凍就把雞肉下鍋處理. 結果表面熟了, 裡面卻半熟.

這種半熟雞肉情況日於增加, 不止是公司的食堂, 外頭一些賣雜飯的, 賣椰漿飯的, 甚至是那天我到夜市買nasi tomato, 裡面的ayam masak merah也是不熟的, 氣死!

同是冷凍雞, 為甚麼速食店就是有辦法把雞肉炸熟, 我想這也許是這些業者不能理解的地方. 我曾經看過某個賣椰漿飯業者炸雞肉的情況: 冷凍雞肉一股腦兒往熱滾滾一大鍋油里下, 火勢也不控制, 雞肉炸至 “金黃色”便撈起. 結果外表金黃, 裡面卻不熟. Hellooo~~人家速食店炸雞是經過精密的計算, 下鍋到起鍋, 每一個步驟都要合乎標準的.

再看看雪隆一帶的熟食檔, 許多檔口掌舵的不是外勞, 就是半途出家的業者, 所以食物的水準參差不齊. 愈吃就愈懷念小地方的正統口味. 這些半熟練的熟食檔掌門人, 也是另類半熟雞肉.

職場上也有許多半熟雞肉. 有些是靠人際關係, 平步青雲一步登天, 坐守高職, 最擅長是打太極和自吹自擂. 有些是 “環境所逼”, 上位後缺乏正規訓練和輔導, 構成半專業的工作操守. 這些外表光鮮, 內餡半熟的人士在辦公室屢見不鮮. 更甚的是, 還有一些沒有自知之明, 持著雞毛當令箭外加沾沾自喜.

我想我們的社會就是缺乏 “專業”的自覺性. 所以我常常就跟同事說, 連炸雞肉都炸不熟, 請別奢望這個國家會進步.

Monday, September 11, 2006

7 Years of Bad Sex

結束了一場盛大的音樂頒獎典禮, 從post party我們移師到我們常去的club繼續我們的歡慶. 大家人手一杯香檳,喝得不亦樂乎. 忽然KK (此KK非彼KK)說我們喝香檳碰杯時, 必須誠懇, 雙眼必須直視對方的雙眼, 不然就會有7 years of bad sex or 7 years of no sex. 大家又開始玩起來, 碰杯聲不絕, 同時造作的望著對方的眼睛.

KK問我, 你選擇7年bad sex 或7年no sex?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bad sex. 她又問身邊的N, 她也哈哈哈哈地答說當然是bad sex.

遊戲繼續著, 其他人也陸續到來. KK不厭其煩的向賓客投問同樣的問題, 而答案總是寧願bad sex, 也不要no sex.

我們已經到達一個聊勝於無的境界. Bad sex可能在酒醒後, 自己忍不住躲在被窩里暗捶shit, what the hell have I done?!! 或者日後想起, 還會有一絲絲的後悔. 但是no sex就不同, 你連回憶的權利都沒有. 回想起那一年12個月里你連一次性體驗都沒有, 想起人都空蕩蕩起來, 那一年彷彿白過了.

但是, 再想深一層, 7年的bad sex without love, 會不會更空虛? 於是又羨慕no sex的無怨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