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12

2012 结录

1。例牌都要来为过去一年总结一番。

2。2012年竟然如此就过去了。什么末日预言,终于证实那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仿佛有了死线,我们才愿意卯足全力去做每一件事情,尽兴地活着。

3。跟朋友聊起,说今年好像没有什么演到戏。他说,是这样的啦,拿奖之后就没有人找你演戏的啦。是吗?其实也不尽然。今年演了《他妈来自江湖》和《不可能重来。重来》,导了《Do Love 之关我床事》,3部戏,算是差不多了。应该是因为《他妈》跟《Do Love》几乎同期上演,感觉下半年反而很闲。倒是讲笑会今年出品稀少,所以时间空出了许多。

4。《他妈来自江湖》,是跟久违了的贺世平合作。大制作,呈现手法也新颖,演员阵容也庞大。演出时,状况连连,是谁拜神时不诚心呢?演这部戏时,我是紧张的,因为自己的不熟练。因为同期在轧《Do Love 之关我床事》,错过了几次排练机会。我是一个需要练习的演员啊。这部戏的题材,是我喜欢的,希望有机会跟同一个班底再合作。

5。《Do Love 之关我床事》是我的第二部导演作品。选角方面,我觉得自己稍微大胆了一些。两个女主角,一个是从来没有演过正经角色的阿绣;另一个久休9年的明珠。男主角是从来没有演过中文剧的阿Paul。排演期间,当然会遇到许多阻滞,可幸演出顺利,也得到许多观众的喜爱。

6。《不可能重来。重来》是一部别具意义的戏剧。故事主题环绕预防自杀。特别的是,我跟两个好朋友一起参与,但是每次却是两人同台而已。怎么说呢。男主角是叶伟良,但我跟王衍任却分饰同一个角色 - 金伯。

7。今年的远行去了美国(终于)。姐姐在美国多年,我是到了现在才肯到美国拜访她!其中一个很大的动力当然是两个外甥。想说他们的童年很快就过去了,自私地想让自己在他们的童年占有一席之地。我常觉得我出国,跟乡下很有缘。去伦敦,要出城,必须走路 - 搭巴士 - 坐地铁。去法国,住在凡塞尔,是那一条线的最后一站,出巴黎要至少半小时以上。好啦,去美国,要去华盛顿DC,也是得走路 - 搭巴士 - 坐地铁,还要是那一条线的最后第四站。出去还好,回来就有点惨。天晚了,天气好冷哦。

8。也去了纽约。我觉得我是幸运的。话说订机票酒店时,是9月。天有不测风云,到美国这段时间刚好遇上台风珊迪。全部班机停飞。那时,我还在维吉尼亚。结果在我去纽约前的礼拜六,班机复工了。为了摆脱住乡下的宿命,我这次住在麦迪森大道。好家在,因为纽约部分地区还在停电等等后遗症。你看是不是很幸运!

9。睡房墙上有一个张贴,是我从旧杂志剪下来的图片,有几个世界各国的名字。新加坡、台北、香港、伦敦、巴黎、纽约、米兰和东京。仿佛是我的旅行愿望,现在只剩下米兰了。可是我比较想去巴塞罗那呢。

10。今年没有想象中的高潮迭起,反倒是平淡中见惊喜。2013年,我反而没有任何期许了,一切平常心,平安健康幸福快乐。

291212


赴一场好朋友的约
(在狼与猪之间
在胖子与络腮胡之间
在袋袋与香氛之间
在咖啡与咖啡之间
在青春与展望之间
在极品与一生一世之间)

离开时  天空被染黑了
唯独      希望探出头来
尾声      我们迎来了2013

Monday, December 24, 2012

Merry Xmas and A Magical 2013

2012年,我看见了雪。
就让这两个雪人祝你圣诞节快乐,以及一个充满魔幻的2013。


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演出前,热身时,我望着那一大片报章新闻砌成的墙,满满都是自杀的新闻。。。11岁孩童母亲节堕楼自杀。儿子为情自杀,医生叹有钱买不到天伦。巴籍男子推2年幼子女下楼,随即跳楼自杀。思念祖母,印裔男孩吞遗书上吊自杀。德士司机:患癌妇女挣脱我手堕河死。不堪病魔缠身,青年上吊自杀。癌症小女孩要求拔喉止化疗。。。

“活着,真的有那么难吗?”

报章标题大大地留下问号

这是配合910号世界预防自杀日之前所做的一个演出,舞台剧《不可能重来。重来》的舞台现场。在每场演出结束后,不同辅导中心的辅导员都给观众讲解如何探测身边的人是否有自杀倾向和如何在前期给予协助。原来最基本制止自杀的方法是“关心”。

在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演员们和工作人员进行交流时,才发现原来现场一半以上的人们曾经萌生过自杀的念头。的确,根据官方数据,在马来西亚,大约每十万人就有15人自杀,而且有年轻化的趋向。

会自杀的人们,通常心灵会格外脆弱,会感到自己得不到任何方面的支持,觉得目前困在死胡同里,无计可施。不管是课业、工作、健康、人际、爱情或家庭,会选择自杀,代表他在这个课题上已经无法自我进行解决。这时,身边的人的援助,显得格外重要。

有些人或许会轻蔑自杀或试图自杀的人,觉得“啧,一点点小挫折就想死,没有用。”。这是不应该的,每个人能够承受挫折的能力都不一样,每个人对事情的包容忍耐度也不同

你还记得那位在面子书倒数自杀的男孩吗?在他去世后,许多网友在网络讨伐他的作为 -“失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坏榜样”等等。当然,在很大的层面上,他的行为的确为青少年留下一个错误的示范;但是有谁想过,自己又曾经为这个男孩做过什么,自己有什么资格批评他呢?在男孩开始倒数自杀的时候,谁曾经对他伸出援手,表示关心呢?其实一个简单的关心问候,往往就因此拯救了一个生命。

是的,就是关心。让有自杀念头的人知道,他并不孤单、他不必独自面对问题、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最重要的还是,有人陪伴他。其实我本身也曾经经历人生的最低潮,所幸当时有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相伴,有一天我才能够从深渊走出来。现在回头看,真的很庆幸。

有些人碍于面子,不愿意跟家人朋友分享心事,反而跟陌生人更能侃侃而谈。那他可以找国内辅导中心的专业人员聊。生命线、博爱辅导中心、心灵扶助协会、马佛青心灵咨询小组等等,都有提供专业的辅导。只要你愿意开放你的心,一定有人愿意帮助你。

我很喜欢某媒体用来宣传预防自杀的文案 - “前方就是绝路,转角遇见希望。我的前上司也曾经对我说:“在隧道的尽头就是光明”。一个人绝望的时候,往往就像被戴上眼罩的马匹,只看到一个方向 - 黑暗的前方。殊不知,也许再沉着一些,左右边就涌出希望,一片光明了。

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只要你愿意向前一步,或退后想想,事情就可能有转机。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想面对的心。死,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生命线电话:03-9282 1995
博爱辅导中心:03-7785 5955
心灵扶助协会(BEFRIENDER):03-7956 8144 03-7956 8145
马佛青心灵咨询小组:037805 3030
檀香爱心福利中心: 037873 3125/ 6515
耿宁阁心理治疗中心: 032166 2205 / 017376 9362

(刊登于10月号女友杂志“City B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