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5,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12, 20/4/06)

早上醒來, 天氣良好. 要去龍安寺. 沿途買了兩個飯團和瓶裝紅奶茶當午餐.

巴士坐到京都造型藝術大學前要轉車, 我又confused 要到哪一邊搭. 走了四個角, 原來是要到斜對面搭.

坐到金閣寺站, 跑到附近著名的咖啡工房點了一杯cappacino. 咖啡工房的內部感覺像倫敦的小cafe. 深色木造家具, 昏黃的燈, 吧台旁邊還有一個古典電話亭.

細細品嘗完那杯好喝的咖啡, 就沿著金閣寺前的路走下去.

我快樂地前進, 天候有點冷, 刮風了.

走到半路, 有一家小小的畫廊, 展出一些版畫. 我發現我是越來越喜歡版畫了.

在立命館大學前, 有堂本印象美術館. 決定參觀完龍安寺, 就回來參觀.

走在栽種滿樹的馬路邊, 看到對面有一家別致的cafe, 叫山貓野, 是在地下的, 但地上的牆上給長滿了蔓藤植物.

龍安寺其實讓我失望. 那個著名的石庭並沒有傳說中那麼充滿禪意. 當然可能人太多也有影響. 許多學生興高采烈地計算石庭中怎麼算都沒有15塊的石頭. 木地板涼涼的, 我坐在不同的角度觀看石庭, 看不出的所以然. 我起身去看那同樣著名的井/蹲踞, 寫著 ‘吾唯知足’的禪語.

然後在走廊的入口, 打算拍一張清冷的古式迴廊. 結果人群不斷, 一直沒辦法拍到一張無人的走廊. 等了很久, 只拍下一張一個人的走廊. 我想專業攝影師會為了拍下一張心目中完美的照片, 而不惜時日, 不無道理.

沿路一只走看龍安寺的庭園, 湖邊的景色實屬迷人. 我發現院中有一些小路是生人禁步的, 不禁又想起山林中可能有妖怪的故事. :-)

又沿著大路往回走, 到堂本印象美術館. 堂本印象的畫風發展還滿引人入勝的. 在早期 (20世紀初), 他是畫傳統和式風, 如是女, 風景等. 到了50, 60年代, 他畫風大改, 變成印象派/抽象派. 晚年的作品更是十分抽象. 很難把畫佛和畫抽象的他聯想在一起. 但人需不斷成長, 不是嗎 ? 在一個房間裡, 播放他的生跡短片. 我忍不住在沙發睡下去, 累啊累. 15 分鐘後才起來繼續上路.

在館外等巴士. 5點多, 大學下課了, 好多大學生.

在前往烏丸通途中, 一群外國學生團上車. 好吵. 由於太擁擠, 我在烏丸通下車時, 沒到前面付錢, 従後面溜了, 哈哈 !

朝著三條的方向方向走去, 我進去大丸百貨. 沒有要買的東西. 又往前走. 終於在 Takashimaya, 買到了給老闆的Givenchy打火機和Comme Ca鑰匙圈.

結果就遲了一點點去meet力行. 見面後, 陪他去試眼鏡. 試到一副銀邊有錢人鏡框, 要一萬二円, 他要考慮考慮.

晚餐到赤鬼吃拉麵, 還不錯吃. 舖滿紅辣椒粉卻一點也不辣. 那半熟蛋美味, 豬肉叉燒薄薄的入口即化.

吃完飯, 我們如常的要去喝咖啡. 到Neutron, 一家集合cafe/餐廳/藝廊的商店. 那棟大樓的店子都超有氣質. 有一家賣男裝的店, 有一件很酷的上衣. 白襯衫, 下半部染上藍藍綠綠的色彩, 左邊無袖, 右邊袖子特長. Neutron賣的東西, 不管是CD, T-shirt或飾品, 我都很喜歡. 播放的音樂也好聽. 我撿了不少免費DM給麗琴和自己.

回到去, 趕快睡吧. 明天要去大阪.

Sunday, June 11,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11, 19/4/06)

今天要到奈良去. 奈良有鹿場和大佛, 應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雕佛像, 就在東大寺.

As usual, 我們總是睡不醒.

由於不熟悉路線, 我們在西大寺站轉錯車, 所以到達奈良已是午飯時間. 我們到有30年歷史的老店吃午餐 – 栗子飯. 一路上都有馴鹿, 自由地在戶外吃路人餵給的仙貝. 我的心情依然鬱悶, 但也必須打起精神呵.

栗子飯套餐捧來時, 精神果然為之一振, 排盤太華美了! 一小樣一小樣的美食和諧地擺放在圓盤中. 有蝦, 章魚, 魚餅, 山椒和香葉 (吃起來像泰國料理), 蛋捲, 咖哩雞塊, 烤魚, 沙拉 (加了日本芥茉, 很開胃), 脆餅, 醃菜, 小烏賊, 豬肉片, 湯和栗子飯. 我們一小口一小口地細細品嘗. 很神奇地每一樣食物都呈現不同的口感和味道, 各司其法又和諧共處. 天啊, 以後該如何滿足我對日本料理的口慾???


吃飽後, 我們往東大寺走去. 途經奈良國立博物館, 力行說這是日本百大建築之一. 我想入圍的原因不外是它仿古的外型, 兼具古代與現代的美感.

一走進東大寺, 就首先被它的守門神給憾住了. 木雕的两大仙, 光暗的部分起初以為是光線折射, 結果力行說是磨出來的, 巧奪天工! 一路走進去大雄寶殿, 發現他們正在裝修寺院, 有點煞風景.

走進大雄寶殿, 只感到一片祥和. 雖然人潮洶湧 (許多學生團來上歷史課), 但仍不損大佛的莊嚴, 祂還是一派祥和地觀望眾生.

在大雄殿的另一邊, 有一根柱子, 底下給穿了一個洞, 謂之 “佛祖的鼻孔”, 因為寬度和大佛的鼻孔一般大. 據說穿過去後, 讀書成績就會好. 我自然也要穿一穿. 穿進去一半, 老實說, 心裡會害怕, 害怕會夾住出不來. 一只手在另一端, 揮呀揮. 一個老伯拔手相助, 把我拉過去.

我又求了一只簽. 末吉. 更絕的是, 它還說 “你等的那個人不會出現”, wow, thanks a lot, I really need that now!

外頭有個醫神佛像, 聽說摸了祂的身體部位, 再摸自身的相同部位 (患病處), 就會痊癒. 不落人後, 趕快摸. 可惜摸不到祂的心, 治不了我的心病.

在出口處, 一群阿婆要我幫她們拍照. 不是第一次了, 只怪我長得像日本人.

接著我們要去二月堂. 途中有一片櫻林, 那天風大, 風一吹, 櫻花即落如雨. 遍地都是櫻花瓣, 如雪. 幾只鹿在不遠處吃著花瓣, 彷彿更有靈氣. 力行特喜歡那與世無爭的畫面, 我則深深地感受到日本人所謂的 “櫻之悲涼”. 那撲面而來的櫻花雨, 一生都給記住了. 我太喜歡這場景了, 久久不肯離去.

到了二月堂, 就只一種 ‘靜’ 的意境. 聲聲不絕的木魚敲擊聲, 更顯得清靜, 正是 “蟬嘈林愈靜, 鳥鳴山更幽”.

走下來, 看到一間被封印的小木屋. 告示上寫說裡面有一口井, 每年三月才會開封. 太詭異了, 莫非日本真的依然有妖怪存在?

走出東大寺, 我們折回頭去看五重塔. 忽然好奇古人是怎樣有想建塔的構想.

力行建議不如用盡一日票, 到山上的寶山寺看看. 寶山寺在半山腰, 山頂上是一座游樂園. 上山的纜車造型可愛, 如小狗或蛋糕. 但是電車上人煙稀少, 和另一邊我們搭來的車站相比, 簡直天淵之別. 纜車開動了, 噹噹噹, 快樂的旋律響起了. 但是和週邊荒涼的環境配起來, 卻顯的格外恐怖. 彷彿開往鬼電影現場, 我說.

到了半山, 我們下車, 徒步到寶山寺. 只見石梯两邊的店舖大門緊閉, 人影沒半個, 只有貓兒在睡覺, 太奇怪了. 走到一半, 心里發毛. 忽然聽見有人聲, 只見兩個關西男兒正嘻嘻哈哈地從上面走下來, 把一盆植物搬走, 頓時打破方才那冷寂的畫面. 然而, 他們一遠去, 清冷的畫面又重現. 走到寶山寺前, 站在平地上, 彷彿處身于冷酷異境. 一個死城, 活著的只有自動販賣機.

寶山寺也是一片死氣沉沉. 上去的石梯, 和力行形容的稻荷大社的詭異應該相去不遠. 我學小百合 Saruyii 跑著上去.

寶山寺不知道平時香火盛不盛, 今天只有幾個人. 這和我在京都參觀其他寺廟的經驗截然不同. 平日到哪兒都是人山人海, 下雨也是如此. 這裡那麼地冷清, 倒不慣. 況且我也沒啥心情, 就不想再寶山寺多逗留. 而且我敏感, 總覺得這裡怪怪的.

下去車站, 繼續上山/路. 面朝下, 這樣我們在上山時可以鳥瞰京都市.

上到去, 天啊, 更悽涼. 空蕩蕩的遊樂場, 太適合拍鬼片了. 力行大膽地進去亂走拍照. 我不敢走遠, 只在門口徘徊. 風好強, 陣陣吹的我直打哆嗦.

下山時, 遊樂場工作人員也下班, 看著他們正常的模樣, 我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本來要去稻荷大社, 但在途中我們放棄. 在電車上, 我們兩人用華語交談. 我在跟力行說要多穿亮色的衣服, 抓住青春的尾巴. 旁邊一個小夥子看過來. 他用日語問我: “中國人嗎?” 我用華語回答: “馬來西亞人”. 就這樣聊起來. 他姓曾. 爺爺的妹妹嫁給關西有勢力的人家, 所以把家鄉的親人都紛紛接來.

我們一直坐到三條京阪, 今天要吃好吃的壽司料理. 在門外等了好久, 餓死了. 但是等待是值得的. 這種壽司一個100円, 是師父現叫現做的. 我們看著目錄, 挑一些沒吃過的來吃. 但那師父記性不好, 常會忘了我們的壽司, 比如燒穴子壽司和甜蝦壽司. 我也懷疑他常拿錯壽司給我們吃. 所以有一些好吃的魚肉, 要再叫也無從考起. 好笑的是, 我們兩個像餓鬼一樣, 壽司一來, 我們馬上一掃而空; 反觀其他顧客, 悠閑悠哉的慢慢吃, 哈哈! 兩個人總共吃了 4090円.

吃完我們要去 Modern Hatch 喝飲料, 結果沒開. 走了好幾家, 結果在那天我路過的 Café Costa坐下來. 這家店走藝術氣質路線. 鮮黃色為主色調, 牆上掛了許多大師作品, 比如 Andy Warhol. 點了 Latte 和 Blueberry Cheese Cake. 心里還在牽掛著, 但想其在東大寺的簽, 似乎就明白了一些甚麼. 始終是要放下.

結果回到去, 兩個人不斷在看Mad TV 的搞怪片段, 笑到兩點多才睡. 明天要睡遲遲, 不去大阪了, 後天再去.

Sunday, June 04, 2006

京都.東京.迷失之旅.(Day 10, 18/4/06)

早上6點多回到京都, 天氣還是他媽的冷. 河邊的櫻花還沒謝呢. 其他花卉如鬱金香和菖蒲也開了.

回到力行的住處, 靜悄悄的打理好自己, 時間才只不過7點多. 上網, 沒有任何消息.

一直到力行醒來, 告訴他這幾天的東京故事, 我才發覺原來自己是多麼的喜歡某君. 時機不對, 喜歡上一個人是痛苦的.

和力行去吃他推薦的家庭式手功soba. 我們各點了一客天婆羅soba. 吃完, 不滿足, 再追加一個鰻魚蒲燒. 今天天氣特別好, 陽光從窗外斜斜地照進來. 天氣爽朗, 然而我卻沉醉在思念之秋.

捉不定主意今天要去哪. 本來要去龍安寺, 但看看時間已經遲了, 力行說不如去烏丸通吧, 反正你那麼愛shopping, 可以去Cocoon, 新風館等等.

坐巴士, 坐好久才到達烏丸通, 我近乎睡著. 一下站, 對面就是 Cocoon. 這是一家家飾店, 算是Ikea以外的另一選擇, 但東西都不便宜.

走出來, 往錦市場走去, 好玩的才正要開始呢. 一踏進錦市場, 哇, 好多東西看. 鮮魚, 章魚, 蛤, 蝦, 壽司, 串燒, 漬物, 荻餅, 櫻糯米糕, 章魚燒, 刀 (對, 就Discovery Travel & Living 頻道有介紹過的, 可以刻上自己的名字的刀店), 各種用具, 衣服鞋子, 還看到師父現場製作麻糬. 好好玩, 好好看. 我開始笑了, 開心的笑.

離開錦市場, 前往新風館的路上, 我走在富小路通. 路上碰見許多有趣的店, 比如一家叫MILOU 的二手服飾店, 裡頭賣的二手衣和飾品都是一時之選, 喜歡古著的朋友不容錯過. 還有比如利用和服布料或圖案制成的現代服裝. 或者一家叫Gris-Gris的理髮店, 擺在門口的招牌箱超可愛 – 箱子里有個小樓梯, 女孩和貓上樓去.

在三條通富小路東有一家Paul Smith. 我本來只是想進去看看. 走了一圈, 發現有兩雙當季的帆布鞋還滿可愛的, 一藍一白. 藍色的給繡上紅色的花, 白色的給繡上綠色的花. 我試一試白色那一對. 一穿上去, 哇, 好舒服, 軟軟的. 走了幾下貓步, 腳完全不痛. 要知道昨天在東京穿靴子走了一天, 右腳還痛著呢. 看看價錢, 一萬三. 好, 要再考慮. 順便一提, 這家英國品牌, 在京都也不能免俗的在店里設一個和式花園.

走出去, 沿著三條通走去. 在一家便利商店樓上, 好像有家服飾店. 可是我左看右看, 好像沒有入口. 嗯, 不甘心. 走前去看看. 噢, 原來車子擋住了門口, 門口是在便利店的旁邊. 上去看看, 東西都還不錯. 看中一件無袖背心, 黑色, 前面有塊布料仿似袋子, 後面又従右肩拉一塊布到腰間, Misa design. 和我當天穿在東京青山買的白色上衣如出一系. 看看價錢, 一萬四. 好, 再想想. 這家店叫 Stavecation.

走下來, 在路邊一個轉身, 哎, 腳好疼. 馬上下定決心, 折回頭去買那雙舒服的帆布鞋.



回到 Paul Smith, 再試一試那雙鞋子, 確定舒服, 就跟店員說要了這店里的最後一雙.

步伐輕盈的繼續上路.

走啊走, 來到新風館, 又是一個驚喜. “口”字型的mall, 中間建了一個遊樂場般的舞台, 特定時間會有樂手演奏.

我跑進Diesel試一條牛仔褲, 太好看了. 兩萬六円, 趕快脫下來, 跑出去. 哈哈, 不許再花錢了.

聽見底下有人開始演奏了, 我便走下去坐在長凳上. 聽著聽著, 腦海里一直浮現某君的臉, 眼淚就簌簌地掉下來. 這張臉或許會在日後漸減淡忘, 但這一個人, 卻永遠長住心里呵.

我永遠是夜空里寂寞的一顆星呵.

従烏丸丸太站, 坐到京阪三條, 一出站就看到山頭火. 進去貪心的點了醬油拉麵和蔥飯. 1000円, 吃飽飽. 旁邊坐了三個人, 爸媽子. 應是美國人, 台灣過去的, 聊天時華英摻雜.

吃飽了, 走到Starbucks點了一杯熱茶. 坐在靠窗的坐位, 看著鴨川的夜景, 我想忘記他吧, 這終究只是像一場夢, 只是過客, 流星掠過就沒有了.

忘記他, 好嗎?

Thursday, June 01, 2006

气馁

很久都没有因为工作而气馁了。

今天到客户处开会,两个小时,子弹不断贯穿我的细胞。 因为其他人的无能,我必须承担后果。唉,谁叫我是前线人员呢?我只能默默承受。

回到公司, 和有关同事讲诉这件事。讲到后来,我说:"I am quitting u know, I am quitting on this company." 眼泪也不争气地流出来了。深呼吸也没有用。我离开现场,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唉,痛痛快快地流泪。

那么多年了,我还是那么眼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