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0, 2007

生活節錄

我很忙, 你一定好奇我在忙甚麼對不對? 如果你有留意我的shoux box, 應該略知一二.

首先, 我們忙著50小時的戶外直播. 那真是一個難忘的經驗, 50小時不眠不休的是我們的傳播機器 (哈哈), 我們輪班上陣. 18號早上, 我還難得亮聲了, 只有短短幾個小時, 你聽到那你很幸運哦. 50小時裡不斷會有熱心的聽眾拿食物給我們, 應有盡有. 很難忘的是星期六早上, 一對夫婦買了老火粥給我們吃, 真的是太美味啦!

接著, 我在忙著策劃英文臺的另一個重要活動. 上個星期日終於kick start 了. 如果你看到路上有人拿著3位DJ的人形紙板, 請你拍下他‘們’,然後上前問他的名字和身分證. 你可能有機會贏取100令吉現金獎哦. 詳情參考http://www.mix.fm/.

別忘了9月1號, 我們在山上有約, 我們將帶給你一場視覺上的饗宴.

00000000000000000000

從上個禮拜截至昨天, 一共看了4部電影. 是呀, 忙也要喘喘氣的. 我看了小叮噹, Evan Almighty, Ratatouille & 昨晚的Fracture. 結果, 只有昨晚看的Fracture 是我喜歡的.

小叮噹, ok lo, 只是為了滿足童年回憶. 但是那畫工之粗糙, 實在難以相信是出自日本人之手. Evan Almighty 都不好笑的, 一大堆鋪陳只為了水壩缺堤? 不是應該講環保嗎? 最後洪水氾濫那一幕破壞了多少自然環境呢請問? 即便那是虛擬的. Ratatouille也是普通喜歡而已. 也許是和很多小孩一起看, 那些人一直走來走去(上廁所), 我也不能專心看戲. 何況, 我覺得和 Finding Nemo & The Incredible 比起來, 這部戲太遜了.

Fracture 的心理鋪陳, 運鏡加上Anthony Hopkins & Ryan Gosling的演技較勁, 絕對值得一看. Ryan Gosling 這個名字我一直覺得很熟悉, 他一定演過我很喜歡的角色, 可是我忘記了哈哈哈.

000000000000000000000

最近在我車上的新CD是Amy Winehouse和方大同.

Amy Winehouse充滿濃濃的60年代復古風, 配上她很bitchy的唱腔, 讚!

方大同的R&B是不容質疑的, 整張專輯都唱得很好. 唯一的敗筆是他的rap, 全都不在拍子上, 3條線的說. -_-III

可是更多時候, 我都在收聽電台.

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宵夜 (四)

有時候, 食物只是一種情意結.

唸中六的時候, 我們常常要開夜車. 最方便的宵夜就是到住宅附近的Ramlee Burger漢堡包檔買漢堡包. 我們常‘交關’的是在蘇丹巴麗莎百貨公司外面那一檔. 也沒有說特別好吃, 只不過是一個借口, 讓我們可以暫時從唸書的壓力中逃離, 到外面透一口氣. Ramlee Burger能有甚麼選擇呢? 雞肉漢堡包, 牛肉漢堡包, benjo蛋包, 熱狗, 最厲害也只是special burger. 但是對於當時物質貧乏的我們來說, 這些漢堡包是很美味的. 在等待漢堡包的當兒, 我和力行放肆大談書本以外的話題 – 電影音樂雜誌同學, 因為回到房間, 我們又要回歸現實, 乖乖的讀書了.

現在, 偶爾遲下班, 會兜到住家附近的Ramlee Burger檔買一個雞肉漢堡包. 也許是食物品質不一樣了, 吃起來的感覺沒有以前的香. 或許, 不同的其實是在享受食物時的氛圍.

Tuesday, August 28, 2007

夢錄21

又是旅行, 我們到海邊去. 海邊有很多人, 包括林耀華. 然後我們到百貨公司, 我到音樂部尋找 Kris Dayanti的專輯, 我超愛她的“Tak Pernah Menyesal”的.

我們接著去參觀廟宇. 農曆七月, 他們說要買一些金銀紙拜拜一下, 叫我去買. 我選了幾本五顏六色的, 就是找不到最普通那種紙面粗糙, 中間有金箔的銀紙. 廟裡的負責人指著不遠處說那邊可能有賣. 我看看, 暗暗的; 負責人看了也說可能今天沒有開.

廟宇外面有一片草地, 草地上有兩棵面對面的樹. 一群鳥飛過來. 哎呀, 不是普通的鳥兒! 一棵樹上是鳳凰 - 鷹的頭部和鮮艷長長的尾巴; 另一棵樹上是成群的鷹和鵰. 這只鳳凰沒有我們熟悉的祥和之氣, 反而充滿怒戾, 兇險的眼光觀望著四方, 彷彿是來自暗黑界的鳳凰. 沒有任何一只鷹鵰膽敢飛到祂棲息的樹.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宵夜 (三)

有時候, 爸爸在加央開會. 回來之前, 會打個電話回來說:“我買百萬麵回來.” 以前沒有手機, 但是我們從來沒有過問爸爸是怎樣打電話回來的. 那時候, 百萬麵是最好吃的麵, 比叉燒雲吞麵好吃!

百萬麵其實只是(手打)的麵條,配上雞絲和染色的假叉燒. QQ的口感, 帶甜的少許湯汁, 我們總是百吃不厭. 那時, 百萬麵只是一輛手推車, 停放在某店舖前面的空地擺檔. 通常都要等很久, 無他, 好吃嘛, 生意就自然好.

很久很久都沒有再吃百萬麵了. 換了兒子掌舵後, 味道每況愈下, 加上態度不好 (是的, 比他爸媽更甚), 更加惹人煩厭. 明明是可以賺取大把大把金錢的‘企業’, 就被搞砸了.

話說回來, 為甚麼會叫百萬麵? 傳言有二. 一, 麵很美味, 價值連城, 媲美百萬. 二, 每次買麵都要等, 老闆態度不好臉黑黑, 加上福建話‘百萬’亦有‘巴閉’的意思; 故得百萬之‘美譽’. 看來, 傳言二比較可信.

宵夜 (二)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 忽然外面會傳來‘啵-嗶-’短促的喇叭聲, 和摩多引擎聲. 賣點心的小販來了!!!

媽媽開了門, 小孩子就奔跑出去. 叔叔打開裝置在摩多後方, 銀色金屬箱子的蓋, 一陣熱氣就上升. 叔叔賣的有燒賣包子芋頭糕菜粿發糕千層糕糯米糍還有不知名的娘惹糕. 一個人選一樣現在吃, 再選一樣明天當早餐.

這位叔叔是流動小販. 有一次小孩在亞羅士打看到叔叔, 雀躍得像看到老朋友一般.

Monday, August 13, 2007

宵夜 (一)

小時候, 姊姊是我的好玩伴. 臨睡前, 媽媽都會要我們喝一杯美祿. 一開始是媽媽泡給我們的; 漸漸就輪到姊姊泡了.

我們喜歡放很多湯匙的美祿, 貪的不是它濃醇的香味兒, 而是貪那經過熱水冲泡後浮在表面顆顆點點的美祿粒粒. 我們稱之為 ‘mo peng’(痲臉). 小孩子聽大人這麼說, 也把新詞兒學起來, 用在別的地方. 另外, 我們也喜歡因為熱水冲泡而出現的小泡泡. 我們常欣喜若狂的喝著小珍珠般的泡泡.

喝完美祿, 臨睡前, 我們都會向爸媽道晚安:“媽,睏料 (福建話).爸,睡了 (liao).”

不知道從幾歲開始, 喝美祿和道晚安的習慣已不復見了.

Sunday, August 12, 2007

夢錄 20

(我昨晚又作夢了. 夢很亂, 要好好想才想得起來.)

我和家人去旅行, 一如往常, 我會脫隊看看別的東西. 可是這次我竟然不像平常一樣, 可以後來輕易地追上他們. 我急了. 拿出手機, 打給爸爸, 聽不清楚; 打給姊姊, 聽不清楚. 我在灰色下雨的街上, 張望, 焦急, 不安.

後來, 夢見要去看我們的新房子. 我騎著腳踏車. 在交通圈, 9點是去加影, 12 點是去巴生, 我們的新家原來在巴生. 轉彎沒多久, 白色的大房子就在左手邊. 房間都在樓上, 前面兩間大房要留給結了婚的家庭, 夢裡是要給我父母和諾拉他們 (我的前同事). 我選了後面的大房, 很大很大, 只放了一張床 (盡頭右邊)和一張書桌 (盡頭左邊). 我開始計畫起來: 要在床旁邊放一面很大的鏡子, 覆蓋整面牆; 鏡子對面還要打造一個長長3層的書架. 外面還在下著雨 … …

(To see a new house in your dream, indicates that you are entering into a new phase or new area in your life.)

注: 夢中計畫的書架, 就是如此的. 3層棕色的書架, 中間的比較粗, 上下兩層比較細.

Friday, August 10, 2007

舞吧起舞吧

看了文員的健身房日記, 手癢也來寫一下.

加入健身房, 是幾年前的事了. 我最記得那個業務員問我加入健身房的原因時, 我勾了 “健康”和 “讓身材變好”. 他問我難道你不想認識多一些人嗎? (Don’t you want to know more people here?) 直來直往的我答道: “NO!”, 心想 “神經病, 我在工作上還接觸不夠多陌生人嗎???” 果真, 一年下來, 黑面神大概只和工作人員和幾個認識的朋友/客戶打招呼.

這些年上健身房, 除了(自)覺得有比較健康, 身材並沒有因此好起來哈哈哈. 我通常做有氧運動比較多 (其實是懶惰). 扁平足如我, 不適合用跑步機, 我曾經持著有跆拳道底子, 嘗試上Body Combat, 可是, 哇~~ 喘到我啊! 所以後來我選擇上舞蹈課.

要知道, 我在當學生時代是最痛恨舞蹈的例如土風舞或現代舞, 但是極愛節奏強勁的跳舞音樂. 我以前就常常沉迷於林憶蓮草蜢Michael Jackson Janet Jackson Paula Abdul的舞步, 潛意識想幫他們伴舞, 現在上舞蹈課簡直是圓了青春夢.

一開始是上Body Jam. 一個小時里, 幾段的流行音樂配上既定的舞步, 絕對適合初學者. 漸漸的, 開始敢進階到 Cardio Dance. 我的老師吉米可是電視舞蹈實況節目的最後幾位參賽者呢. I tell you, 這一課更像是幫巨星伴舞了, 或者假想自己是巨星. Rain 要來開演唱會的那一段日子, 我們每一堂課都是Rain Rain Rain, 很爽. 上舞蹈課最大的滿足感來自於你可以隨著音樂完整跳完老師當天所教的4或6個8拍. 每一次上完課, 都身心舒坦!

結果, 有一天, 貪小便宜的我簽了新的健身房. 除了收費便宜一點但是可以讓我出入世界各地的分店之外, 最大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某間分行是在某購物商場, 方便我可以先洗澡再出席電影首映!!!! 當時我在想甚麼呢?!! 其實, 後來我就後悔了, 那間健身房, 人多到~~~!!!

Anyway, 我第一天上他們的 Hip-Hop課的時候, 就culture shock了. 第一, 還是一樣, 人多到~~~!!! 第二, 快到 ~~~!!! 那個教練年輕貌美, 可是我覺得他教課很差囉. 是是是, 他說這是advance class, 很多常客, 所以他會教得比較快, step 會比較複雜. 但是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理由. 一個好的教練, 應該要適當的觀察班上的進度. Step複雜我覺得還好, 如果速度放慢, 應該可以跟得上的. 排練時的音樂節奏可以慢一些, 等當天的所有舞步教完, 跳全套的時候再換節奏較快的歌也不錯啊. 而且這樣有新鮮感. 我 '假假地’以前在吉米的班上也是 ‘A’ 的學生 (自認啦). 我不能接受的是當一個8拍才跳完, 還來不及站回原位, 他就開始叫 : “5, 6, 7, 8!”他可能覺得排了很多個8拍, 教不完可惜, 所以要快快快. 我說, 要教完的話, 就準時上課, 少說廢話! 本來上舞蹈課是要紓解身心, 結果反而更 stress. 我不知道其他同學有沒有投訴/不快, 我有囉.

最近我發現原來還有另一堂課是類似我之前上的Cardio Dance, 叫 MTV Dance. 教練比Hip-Hop的有趣, 舞步雖然同樣有難度, 但是不會太快. 現在如果懶惰, 我就不上Hip-Hop; 但是MTV Dance我儘量不要錯過, 遲到也照上. 當然, 我懷念上吉米的課, 希望新的健身房啟用後, 他會在那裡教課.

還有一件事. 如果你覺得男生上這些舞蹈課很 ‘娘’的話, you ain’t see nothing yet. 有一天, 我看到一位印度安哥圍著有鈴鈴的小圍裙, 上Belly Dancing課, 當堂傻眼!!!

Wednesday, August 08, 2007

生活節錄

我從以前就喜歡創造屬於自己的一套術語. 在家裡, 有一些字眼是只有我們之間才懂的. 如果我和妹妹們在外面聊天, 外人不止會覺得我們講話又快又急, 還有一些奇怪難懂的字眼. 求學時期也會和同學玩一些只有我們才懂的術語.

在公司里, 我偶爾也會創出一些語助詞在適當的時候使用. 之前很紅的就有 “Toi-Yao” (快速的), 是仿彈簧的聲效, 用在一些讓人尷尬, 或無法理解某些人的愚蠢時使用. 同時也可以用3只手指作三條線狀在額頭以示事態嚴重.

最近最紅的是 “krong ~~ krong ~~”, 是仿雷聲, 用在教人晴天霹靂或無法接受的事件上. 可以加上手勢 – 雙手從耳際向前作波浪狀伸出.

比方說:
Y: 你知道那個資深的某某也被裁退嗎?
S: Huh?!! Krong ~~ krong ~~ 真的嗎?

無聊吧, 我的小玩意.

00000000000000000000

Dear, can I be frank? I am really not a morning person.

從小到大, 我就不是那個清早起床蹦蹦跳跳跟父母道早安的孩子. 青春期更是一早起來臉黑黑. 近年來, 情況有改善. 當二樓的電梯門一開, ‘叮’, 我很自然的就浮現出歡愉的表情. (我在二樓上班)

如果你已經習慣我平常講電話那友善親切的語調, 想說我一天24小時都是這麼友善, 那你就錯了. 曾經在8點多, 在我趕著去上班的當兒打電話給我的人, 一定聽過我冷淡/酷的語氣和心不在焉的對話. 抱歉, 我人醒了, 情緒還沒有醒. 再加上, 唉, 我有起床氣.

以前坐我旁邊的諾拉說: “10點之前不要和我講話.” 我欣喜的告訴她: “難怪我們可以做朋友, 10點前你也不要和我說話.”

我這樣說, 你懂得怎麼做了吧下次?

00000000000000000000

新來的同事一定把我當成新好朋友了.

剛剛我們一起走去停車場, 她就喋喋不休的告訴我明天她會和一班媒體記者吃飯, 簡直是一件苦差. 身為PR manager的她, 竟然說她不懂得和記者編輯打交道, 她只會很專業的工作, 完全不會假惺惺. (I only know efficiency, I don’t know hypocrisy.)

我一邊走一邊想, 明明一進來就被公認 ‘假’的你, 如果不會假, 誰還會啊?

00000000000000000000

從上個星期開始, 由於工作上有些小異動, 開始忙碌起來. 如果說我這幾個月來的工作量只用到60%的功力, 現在開始用到90%了, 回到當初的狀態. 但是我竟然感覺暢快起來. 是的, 我懷疑我有 ‘工作狂’的傾向. 新的工作方向, 涉及許多 ground event. 這一門是我工作多年, 自認滿弱的一環. 但是這一次, I take it quite positively. 我想這是一個好機會讓我磨練磨練, 雖然我不喜歡, 但是將來可能在事業上有所幫助.

Monday, August 06, 2007

夢錄 5 (回頭看)

也是港口,这次是我小时候寄住在干妈家的鱼村。我站在大约500公尺的距离,看到干妈的家,在河港的对面。木板造的外在,油成亮眼的浅蓝色。对面的房子,就是河港的这边,是鱼商公会会长的家,也是亮眼的浅蓝色。我走前去,港水透明透明,也是蓝蓝的。然后有一艘渔船倒着进来,停着。

我变成两三岁的小孩,走进会长的家,在门前跳进跳出玩耍。屋子里没有大人。又回到现实,我停在一根柱子前,张望着干妈家,好像也是没有人。忽然,出现一只大壁虎,像鳄鱼那么大的壁虎。尾随着它的是一只落水狗.。说它是落水狗,不如说是落油狗。这只老狗,好像刚从混有油的水里捞起,湿嗒嗒,油腻腻的。狗尾还一直有黏腻的液体滴下来。

我向左看,那是一个跑马场,但是满布沙石。

(乍醒来,我随手拿起被单盖着自己。想起干妈,我好想哭,不知道为什么。不一会我感觉呼吸困难,便把被单拉开。应该是烟雾的关系,我想。念头一转,我起身打算开电话,仿佛有不祥的预兆,才发现电话没有关机。然后上厕所时,才想起干妈的旧家,面对着海港,对面并没有屋子。那间油有亮眼彩漆的会长的家,是在干妈家的右边。)

(13/8/2005)

夢錄4 (回頭看)

1.回到港口,但是感觉是比较大且宽广的。码头还是在旧的地方,就是慧晶家旁边。约了慧晶坐渡轮,渡轮好大的一艘,我们是不是要去浮罗交宜呢?我们乘上双层的渡轮,风很大,我们在二楼开心的笑。不如买零食吧,我说。卖零食的人是范菊英阿姨。我要买酸梅,她给我一颗东西,一看,是Hacks来的,我不要。她换给我一包东西,应该是酸梅了吧。

2.房子里有鬼。到处都是鬼。可是我看不见。感觉阴森森的。看到鬼就拿剪刀戳它,他说。啊,墙角有鬼,是个小鬼,黑黑的,有绿色的脸和手,我赶快拿剪刀戳下去。

(13/8/2005)

夢錄2 (回頭看)

梦见王一侠。谁是王一侠?

我只记得我在和TVB8的Derek聊天。我以为Derek是姓王的,我问他:“你爸爸叫一侠,对不对?”他说是。我说对嘛,我小时候看过他演的戏。

然后我在深夜的高速大道上开快车。紧急刹车,啊,快撞到前面的车了。幸好没事。

车子停在刚刚我们聊天的房子前面,那是一栋大房子 (mansion)。回到原地。

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醒觉Derek叫李浩林,所以是姓李的。

那,谁是王一侠呢?

(4/7/2005)

夢錄1 (回頭看)

1)我先看见一条黑蛇,盘卷在地上,我赶快把手上的红塑胶袋放在地上。塑胶袋里装满了鸡蛋。小妹妹喊叫:鸡蛋破啦!然后黑蛇旁边出现另外一条蛇,棕黄色中带点青,头是菱形的,看起来凶恶极了。它滑到塑胶袋旁,开始大口吞噬鸡蛋。我和一个大人准备赶它,结果蛇一溜烟从门缝逃走了。

2)好像是一个宽广的树林。树叶都转黄了。地上也有凋落的枯叶。我踩在干叶上,在散步。你说,是秋天了。我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也是黄色的。

3)站在两排的旧店铺旁,其中一家好像有我要的物件。我迟疑着,因为店里暗暗的,阴森森好像有鬼。我终于走进去,看来看去还是没有心仪的物件。用泰文问她,可是我的泰文有限公司,情急之下我连chotto mate都跑出来了。谢过看店的矮小女店员,我要离开准备出发。坐在木轮车上,泥路很颠簸。右手边是绿油油的菜园,左手边有一些茅草亭子,远处是山。一路上有一群又一群的泰国小孩在嬉戏。在车子停下之前,一位应该是老师的男人正在和一群小孩玩得正开心。车子停下来,车夫指着菜园,说:那些菜可以采来吃。我看着青绿的菜,发呆。

(28/6/2005)

Saturday, August 04, 2007

夢錄19

“1 Chicken McDelight Please.”

剛跟櫃檯前的小姐說完, 我的手提電腦就出了問題. 螢幕上不斷出現故障的電腦語言, 如片末工作人員名單般rolled up. 這時, 附屬在電腦螢幕後面(蓋子)的打印機也開始不斷印出故障報告. 我試圖把電腦關掉, 可是面向我的光碟Drive E 一直打開, 讓我無法把電腦蓋子關起來. 試了三次才能把電腦關起來. 鬆一口氣 …

“是有邪靈作祟電腦才會出這樣的問題.” 卷毛戴眼鏡的同事如是說.

“Aiya I don’t know la.” 我說. 去哪裡找邪靈呀? 我急著要出門呢.

匆匆道別後, 我打開淺棕色厚厚的木門.

門一開, 眼前是一個約9歲的男童, 被白色的麻繩, 繞兩圈吊死了, 眼睛還是睜著的.

驚嚇地吶喊: “~~~~~~~~~~~~~~~~~~~~!!!!!!!!!!”

(就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