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9, 2006

一切重新。一切从心 (2006最后一贴)

朋友阿宝从埃及回来,带给我的纪念品是一块刻有花纹的小石头。我很喜欢。一开始看不出个所以然,他解释说这是一只甲虫的花纹。经他这么一说,就更喜欢了。我喜欢石头,也喜欢昆虫。阿宝说这个叫做Scarab的护身符,象征重生。古埃及人將推糞金龜甲蟲視為生命永恆的象徵,因為其推動糞球有如地球運轉一般。推糞金龜甲蟲也代表太陽神RA的使者。)



2006年终于将结束。这一年有许多经历,特别有纪念性。

如果说30岁过后会是人生一个转捩点,那我的点,今年才开始。回头看,最低潮的日子也已经过去,有些东西是不能勉强的,量力而为最重要。工作换了,希望新的工作挑战来年更精彩!!!

感情生活没有惊涛骇浪,但也不是平淡无奇。一朵一朵桃花开了又凋落,没有关系,反正算命的说今年不是好姻缘年;2007会更好吧,但须长辈介绍。-_-III(长辈,你们在哪里?)

踏足日本是一个难忘的体验,漫天樱花雨深深烙印在脑海了。

认识一斑博友应该是今年的意外收获。谢谢你们,让我的平凡生活凭添缤纷色彩,友谊万岁!(30年来第一次有人觉得我帅,抵锡。)

2007有什么展望呢?

我希望可以快乐地生活工作、大家身体健康、要赚多多钱、做点小生意、文笔要更好、多看书多听歌多看电影多看漫画、继续把陶器学好、学法文学西班牙文、重拾画笔、至少到国外旅行一次(目标夏天巴黎或秋天美国或秋天日本,贪心贪心!)、搜集全套手塚治虫作品和小叮当(真伟大的宏愿)、重回剧场(希望还有人要啦)、有人作伴让单身日记双双对对大白鹅日记(哈哈,这个有好笑)、应该就是这样了。(唉我本来要写很认真的回顾及展望,难改谐星本色 -_-III) 忘了说,希望世界和平,马来西亚国泰民安,不要再有那么多愚蠢的笑话发生了拜托,经济要赶快好起来!

最后祝大家2007年一切重新,一切从心。

(顺便去读读古埃及推粪金龟甲虫相关文献

Thursday, December 28, 2006

So, Are You Invited?

上星期,V杂志举办革新号兼感谢派对。这个派对是by invitation only,我这个V杂志之友自然被受邀出席。我有‘稍稍’(假,哈哈!)给他精心打扮一下。

当天上午,我问杂志的生活编辑可以穿牛仔裤吗?她有点激动地告诉我他们的市场经理昨天开会说不能穿牛仔裤,妈的,酱在邀请卡就不要讲dress code是‘smart casual’啦笨到~~。我加油加酱地说是啦是啦,这样他不如讲dress code是‘cocktail’或‘black tie’,可是这样应该很少人要来了哈哈哈。Anyway, 我们两个人是打算穿牛仔裤的了。

可是当晚的重点不是我们穿什么,是by invitation only

话说我们大家坐在外面的沙发椅喝饮料吃小开胃点聊天时,眼尖的某人忽然看到一对贤伉俪与友人到达现场。我也看到,问杂志朋友咦他们不就算是敌对杂志吗?杂志朋友们一看,说咦我们有请他们咩?然后纷纷撇清贤伉俪不在自己的邀请单里面。

后来,我们‘巡场’遇到黄维和男友。我们就粘在那边喝香槟,因为比较靠近餐桌 \(^o^)/。正当我们开心的吃意大利云吞边喝香槟的当儿,回头一看,贤伉俪和友人正在我们背后一角吃东西。我相信他们当然不是来吃东西的,主要是to be seen,顺便博宣传。

过一会儿,我又在附近看到一班打扮‘not smart too casual’的人们。仔细一看,里面竟然有‘很想做模特’的人。对于这一点,我还蛮介意的因为我觉得dress up to the occasion是对主人家的一种礼貌。除非。。。除非你没有收到邀请卡,不知道dress code是‘smart casual’?!又再问杂志朋友们,再一次,大家又再撇清没有请这班‘很想做模特’的人。哇,没被邀请还呼朋唤友?劲! -_-III

当晚有不少好看的红男绿女,比如my favourite girl of the night – 应届华姐亚军, Josephine小姐。也有衣着出位之人如穿皮草的发型界某某。

派对快结束的当儿,我们挤在一角聊一些有的没的。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姑且称之为‘派对互利共生’(Party Mutulism) 吧。我看到过气美姐居然和‘很想做模特’的人混在一起。用‘居然’二字是因为据闻,过气美姐在位时,曾经一时冲昏头,气焰逼人。现在时势逼人,美姐也乐得让一群年轻小伙子在自己身边团团转,回味往昔风光。‘很想做模特’的人和‘有知名度’的美姐在一起,希望自己也变成别人眼中的somebody。双方都从这个关系中获利,何乐而不为呢?

循例,放上几张照片娱乐大众。Ok ok, 重点也是我们穿什么啦! (*_^) Y


P/S 杂志时尚编辑(紫色衣那个)说我的打扮是 Dior Homme + Dolce & Gabbana,我有爽到!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我们的服务业之平安夜篇

来,各位同学,服务不好,我们就要骂;服务好,我们应该怎样?



乖。

今天老师要讲一个故事。

圣诞前夕,和妹妹到金河逛街。首先到金xx吃东西。11点出,已经蛮多人了。我们各点了一份套餐 – 我的是香辣鸡扒,妹妹的是6宝咖喱饭。另点柠乐、蜂蜜绿茶和法兰西多士。(对,我们很饿,又口渴,哈哈)

过了一会,我的鸡扒来了。吃了几口,哎呀,不熟的!我总是倒霉吃到半熟鸡肉

招招手,小妹妹‘叮叮叮’跑来。

我跟她说‘鸡肉唔熟既。’

小妹妹说:“噢,等阵啊。”就跑开了。一下子,又‘叮叮叮’跑回来,微笑说:“你放着吧。我们等下补回一份新的给你。”

我说:“噢,我地既法兰西多士未来哦。”小妹妹笑笑说:“我帮你check check吓。”

不出1分钟,法兰西多士就来了。神奇!

一下子,新的一份香辣鸡扒就送来了。这回,不但看起来熟,还分外大块。妹妹问我好吃吗?

我说:“这次熟了。”

妹妹笑了,说:“原来你好吃的定义是在于鸡肉熟不熟!”

我说:“我得先把要求放到最低,食物要熟才有资格评定好不好吃,是吧?!!”可悲吗?又不是shashimi,当然要熟啦,而且我又没有‘假会’order medium rare。

妹妹的咖喱饭还没到,我就叫他们追一下。没一下子,就送来了。

我们吃到一半,又送来法兰西多士。咦,不是送来了吗?我和妹妹认定这个才是我们的,刚刚那个一定是送错了,哈哈。

东西快吃完了,饮料也喝得七七八八了。可是随餐附送的例汤还没来。又招一招手,这次小弟弟‘叮叮叮’跑来,告诉他例汤还未送到。不消5分钟,汤也送到了。

我们环顾四周,已经是高朋满座,外面开始有人在排队,我们庆幸早来。

付帐时,cashier小姐很cekap,很敏捷的快手结账。我跟妹妹说:“抵他们发达的。”

金xx的老板,何先生是香港人,深明服务的重要性。金xx的崛起,多少为本地餐饮业带来一股冲击。我发现一些港式餐饮的食肆,除了菜单之外,也‘抄袭’金xx的服务态度。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不管你花多少钱,上门来就是顾客,就必须给与认真的服务。这一点,金xx算成功了,也希望他们能够持之于恒。

反观某炸鸡连锁店有越做越差的趋势。据说有一次我同事去他们的drive through打包,竟然说要等10分钟。Hello,drive through 要我等2分钟都嫌长了;10分钟,我不如坐在那边吃?

另外,公司附近的‘卖当归’最近应该是遇人不淑,请了一班饭桶回来,一群人在柜台‘chi chut 甘转’也不见得有快到哪里去。某个星期六,我去drive through,柜台没有人。幸好有停车位,我把车泊好,进去问服务员drive through今天是不是没有开。他转头问他的经理。那个经理也不紧张,一边继续做她的事情,一边问外面有车子咩?我小时候有在‘卖当归’工作过,看到他们这种工作态度/情形,就想要大巴大巴星过去。不过只发生一次,我还是会给他们机会的。但是,这是我说的,如果有一天‘卖当归’的服务也差强人意的时候,这个国家就真的唔掂了,就让那班一直要享有特权的饭桶住饱它,我移民bye bye。

Friday, December 22, 2006

圣诞快乐


Merry X'mas Y'all, Make A WISH & May Your Wishes Came True!

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天使

某些宗教信仰相信,天使是上帝身边圣洁的灵并常对人类施与援手。

。。。。。。。。。。。。。。

我的前屋友,慧欣,从沙巴调到槟城就职了。趁着到槟城出席另一位屋友的婚宴,我们安排见面了。同行的还有两位前屋友。

在慧欣的家,她给我们看在沙巴生活工作的照片。我看到一群小孩子。她说啊,这些是我们医院的小孩。

我看到一个小孩的头颅异常的大,就问她怎么啦?慧欣说也是一样咯,癌症。
我的心掉了一下。原来那些小孩都是癌症患者。

慧欣又指着另一个小孩,他很可爱,很乖,可是后来还是没有了。

然后我翻到一页,是类似水上人家的居所。她解释说有一些病患就是住在这些偏远的地方,要来看病,就必须先搭汽艇,再上岸走一段路去搭很久的公车才会抵达医院。我无语。

然后我读到慧欣为一个儿童刊物所撰写的一些文章,内容都是述说她的工作情况。我看到一篇说到一位母亲之前不久前才失去罹患癌症的丈夫,后来小孩又患上癌症。小孩抗癌几个月,也没了。慧欣指其中一个小孩说就是他。

其实我发达的泪腺已经开动了。可是我忍住。

我问慧欣,她面对这些可爱的小孩一一离世,不会难过吗?

她无奈的笑说,会呀,可是这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一开始的时候也常常在背后偷哭,所以只能尽量多给他们爱。

我仿佛看见慧欣的背后‘唰’一声伸出一对洁白的羽翼。

。。。。。。。。。。。。。。


我是幸运的,身边常常会出现一些天使。这些天使总会在必要时伸出他们庞大的羽翼来庇护我。我希望我也能够成为他们和他人的天使。

。。。。。。。。。。。。。。

延伸阅读:www.makna.org.my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直来直往

今天收到某亲戚的电话。我平常心地接电话,某亲戚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可能是要叫我们去参加他们教会的圣诞晚会。结果不是。

‘你知道Jesse出专辑了?我们教会的Jesse,是CD和VCD来的,有得看有得听。’
‘哦,我不知道喔。’
‘要买吗?RM29罢了。’
‘嗯。。。’
‘可以做慈善。每卖一张,就会捐3块钱给孤儿院。’
‘哦。。。’
‘要买吗?’
‘对不起,没有兴趣,哈哈哈(浅/假笑)。’
‘啊,没有兴趣吖?(惊讶,继而恢复平静)不是教会的歌来的,是普通的歌。’
‘哦,是哦,哈哈哈哈(继续假笑)’
‘有送3间餐厅的固本。。。怎样?’
‘哈哈,没有兴趣喔,对不起。’
‘真的不要吖?’
‘嗯,没有兴趣呵呵。’
‘Ok 啦。’
‘谢谢,拜拜。’

某亲戚一定很不爽我的,她印象中斯文有礼的外甥,竟然不卖她人情,直接拒绝她。因为如果是我的爸妈,他们一定会‘卖人情’买一张。可惜她不知道我为人直来直往,学会说‘不’很久了。


P/S 不必怀疑,就是那个Jesse。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关于棉花心的二三事

A. 我看过那么一颗白色柔软的心。我把它捧在手心,细细地凝视着它微微发光的本体。那么细柔白色微弱的光线,好像只要大力一吹,就会熄灭;所以我只好轻轻缓缓地呼吸。(我害怕呼吸/深怕会掉入思念的黑洞里)


B. 你多久没有没有到游乐场了?那些摩天轮旋转木马碰碰车云霄飞车飞天茶杯是否从你的记忆里渐渐消失?你忘记了那些单纯美好的快乐?你已经慢慢脱离了那净白的空间吗?你和它渐行渐远了吗?你以为你遗失了一颗白色柔软的心吗?


C. 他微笑着走来,手里牵着10颗白色的气球。Close enough but not quite。他有点失望,终于不知所措。手一松,气球重获自由挣脱枷锁。那么轻,他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然后他听见了,远处传来轻盈的节拍,那么温暖,仿佛就可以闻到花香。他微笑着,看着胸前那颗白色柔软的心。


这个圣诞,我们都要有颗棉花般的心。

Monday, December 18, 2006

祝‘你’生日快乐的10个生日愿望

1. 我要躺在绿色柔软的草地,半眯着眼睛,口衔着一朵白色的小花,都不想动。缓缓的呼吸,大口大口吸进野外清新的空气。时光轻轻触动汗毛,流动过生活。

2. 我要清醒的看见。我要从嘴里吐出雷射。

3. 我要精心搭配但是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服饰。有人忍不住看第二眼,有人追问那里买的,有人酸溜溜,有人站在身旁露出骄傲的脸。

4. 我要一本笔记,沿途走过的风景人物美食购物感觉速写下来。每一段旅程,你看到的是我所看到的,虽然你闻不到我吸入的空气。

5. 我要一个小小的录像机,随时随地携带。睡觉的时候,带着它,把所看到的影像清楚地拍下来。然后重播。

6. 我要翻开玩具箱,那里有我珍贵的童年。你玩过的我玩过的他玩过属于儿童的游戏,开怀的笑大声地哭。

7. 我要一个音乐点播机,里面都是回忆的歌。每一首歌对我说一个故事。当时的月亮写一首歌日与夜越吻越伤心Bewitched, Bothered and Be Wilded。歌曲永远播不停,故事永远说不完。

8. 我要穿过一扇门,回到16岁的海边。没有蓝蓝的海水,但是我看着泛着银光的浪花微笑。没有皎洁的细沙,但是我捧着满怀的贝壳微笑。没有戏水的游人,但是我为拥有忧郁的眼神微笑。

9. 我要买一窝健康飞舞的蚊虫,走到漆黑的穴洞,让它们尽情翱翔。然后我要惊醒驯养的蝙蝠,吃吧吃吧,痛快地享受你的早/午/晚餐和宵夜吧。

10. 我要每一年跟你说‘生日快乐’。

梦录9

农历新年,但四周弥漫着末世的恹恹感觉。世界大战一触即发,恐怖分子随时都会引爆炸弹。

我和许多人在住宅区里头的广场,围着吃饭。我在和福威聊天,他说他要拿某个品牌的笔的代理。说起做生意,他们两兄弟是比较有天分的。

忽然,我看到一辆载满气筒的长型罗哩,轰隆轰隆快速驶过。车上的人戴着空气面罩 (gas mask)。我想起不远处的街尾就是ProJET油站,而面前的是ESSO油站。罗哩急速刹车,甩尾,和笔直的马路呈十字形。

快跑快跑!他们要炸油站了!

我赶快跑赶快跑。忽然想起小妹在附近的Bangsar某间餐厅吃饭。我跑过该餐厅,透过落地玻璃,向小妹做出‘跟我跑’的动作。我们两人跑啊跑,跑到二舅家。

上楼,二舅他们不在。小舅说他们去吉打,啊,对,新年二舅母要回娘家。

外婆的房间,忆丽表妹在睡觉,她也是来得及逃走。

和小舅讲了一些话,可是忘记内容了。

Friday, December 15, 2006

有一首歌 - 寧願鎖上

宁愿锁上 – 黄露仪(黄莺莺)
作詞:馮子瑛作曲:陳志遠編曲:陳志遠

輕輕的掩上心情的窗 鎖住窗外的陽光 讓所有風雨陽光一起躲藏 就忘記曾經晴朗
陽光和風雨有不同方向 背後的天空卻一樣 如果不能將天空盡收心坎 寧願永遠將心鎖上

輕輕的掩上記憶的窗 鎖住窗外的過往 讓所有甜蜜過往一起躲藏 就當做不曾滄桑
甜蜜和過往有不同磁場 背後的影子確一樣 如果不能將影子徹底遺忘 寧願永遠將心鎖上

我可以故意丟掉悲傷 也可以勉強放棄幻想 愛情若總是悲劇收場 寧願永遠將心鎖上


十多年前的一首歌,最后那一段近日忽然浮出台面,不断在我的脑海中萦绕着。
懵懂少年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才体会当时的意境。狠下心,把心锁上。

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淡白色的忧伤

(再一次 锁上门
启动自卫系统
继续不说再见的飞奔

警惕着 莫沉沦
虽然心知肚明
今后温暖拥抱永远停顿)



我说,你的味道,闻起来像淡白色。

淡白色的气味,闻起来是怎样的?你问我。

我想了想,说不出来。

我现在知道了,那是一种会让人伤心的味道,属于淡淡的忧伤。连眼泪也挤不出的浅浅的伤口,不痛。

我要不动声色地走开。

Friday, December 08, 2006

生活节录w/c 041206

这一个礼拜终于又恢复我忙碌的工作生涯,但是我做得很开心。说实在,每天坐着blogging也不是办法(所以晚上才做那么多怪梦,潜意识焦虑)。

上海的counterpart 正开始操作,所以需要这里制作一个两小时的广播节目的雏形供他们参考。本来工作是交给某人,但是某人工作繁忙,所以某人要我帮忙。反正我也是闲得慌,而且我一直对节目制作有兴趣,就马上答应了。

一开始先和来自澳洲的consultant讨论节目内容,比如应该播什么年代的歌和比例,或什么样的节目内容会appeal to 他们锁定的听众群。除了制作浓缩版的节目,我还得制作两个promo,一个是宣传节目的 (show promo),另一个是宣传音乐(music promo) 用的。后来project manager (我的前前上司) 才告诉我原来还要多录一个节目简介。

然后我就开始撰稿。撰完稿还要找同事们帮我录音。还好我的同事们精灵得很,录音过程很顺利。我们的音响工程师更是个天才,我只消把我们的cold v/o录下来,告诉他要放什么歌曲在什么地方,我就可以很放心让他搞了。

出来的效果还不错。顶头上司老佛爷,澳洲consultant,project manager和某人都还满意。我表面当然是谦卑地 “Thank you!”接受赞赏,心里爽得要命!

某人还私下写了一封电邮给我说:“Thanks for your BIG effort. I have told XXX(他的上司) that you contribute a lot in this project. She will bring it up whenever possible.”我回复说:“Don’t mentioned it, I am just doing what I can to help the company.”。你看看,你看看,我是多么‘谦虚’,哈哈哈!

--------------------------------------------------------------------------------

这个星期六会和一班朋友帮Zito在The Curve庆生。说起Zito桑,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认识十多年了,希望可以再多几个几十年。生日快乐Zito桑!星期六早上要去上陶艺课,希望不会脏手脏脚的到The Curve呵呵。

---------------------------------------------------------------------------------

我做业务已经7年了,中间接触不少商家和广告公司。绝大部分当然只是泛泛之交,可是也有介于商业和朋友之间的暧昧关系。

比方说某电讯公司客户回馈部门经理。我们开始接触始于某歌手回国巡回宣传,他们是赞助。我们一开始透过电话联络,几次通话之后,开始熟络。本来说好给我若干歌友会票数,见面时,忽然增加几十张,说让我们的ground crew拿去派。那个晚上,我们也bitch了很多。

宣传网页和promo script她也很满意。满意到后来他们和另一家电台合作,这位小姐不喜欢人家写的宣传稿,拿我们家的稿给人家做蓝本。 -_-III

这个project客主都满意。

后来某一个会议之后,我们去喝茶,又是一轮牢骚。她现在已经当我是她的盟友了。

上个礼拜,她打电话来说这个周末他们在刘蝶广场有一个event。我‘身痕’答应了她。可是忘记答应要和Zito庆生,惨!

不要紧,当作是帮公司攀好关系,以后要合作什么,我可以利用我的私交‘插手’哈哈哈。

--------------------------------------------------------------------------------

各位同学,我有4张Martell Rise Above The Next Level派对入场券,需要3个posers跟我一起去。日期是12月22日,在双威Convention Centre (level 10)。有兴趣,请留言。

--------------------------------------------------------------------------------

最后,九唔搭八附上昨天的造型照一张。我觉得有像学长或ranger。领带是台北买的窄版领带。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梦录8

我把外面的白光灯通通开了,然后坐在外面上网blogging。妈的,谁来我的部落格‘踩场’,赶快回复更尖酸刻薄的留言。

夜了,进去睡觉吧。很多蚊虫绕着白光灯飞舞呢。

我走进去,把灯关掉。出来一看,哎,还有一盏。再进去关灯,出来一看,还有旁边的灯。把所有的灯关了,再出来一看。天啊,篱笆门开着,外面空空如也。一把声音跟我说:“是啊,车子和手提电脑都不见了。”

我晴天霹雳,看着黑漆漆的外面:“啊?!! 啊?!! 啊?!!”

后记:第三声‘啊’从我的口中吐出来时,我也醒了。胸口重重的,侧睡的我睁大眼睛在喘气。等呼吸渐渐平伏,我起身一看,3点15分,妈的,又是凌晨三点。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近乎完美:林忆莲夜色无边云顶演唱会

为什么是近乎完美,而不是感觉完美呢?

曲目
《傾斜》、《燒》、《我坐在這裡》、《鏗鏘玫瑰》、《夜太黑》、《存在》、《Better Man》、《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為何他會離開你》、《遠走高飛》、《至少還有你》、《為你我受冷風吹》、《沒結果》、《玫瑰香》、《Diva》+《不還你》+《天大地大》+《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一個人》、《灰色》
Encore《傷痕》、《沒有你還是愛你》、《聽說愛情回來過》、《破曉》、《日與夜》


歌舞
开场先带来《傾斜》和《燒》,现场马上high起来。一开始我们都站起来跟着跳舞。可惜不识相的‘石Q’哥哥(还是弟弟)一直来ka ka cao cao (找麻烦)要我们坐下。好啦,我明白,刚开场,后面的人(非莲迷)可能还来不及high,想要坐着观赏,我们这班疯人会阻碍人家看show, 对不起。

我必须坦承,唱现场和唱片专辑音质一样好,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歌手,买少见少。林忆莲当晚的声音表现一流。快歌之后的几首华语歌曲,由于不是我的杯中物,我就静静坐着听歌。静心听,也不失为一大享受。她的歌声确实清澈嘹亮,让人听出耳油。

摇滚版《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Sandy唱得豪迈奔放,带点颓废的肢体语言,为这首旧歌增添新风采。

换装的当儿,久闻的《当爱已成往事》全民大合唱来了。外加一小段的《早晨》。

《为你我受冷风吹》配上突如其来的泡泡,当她唱到“… 若是爱已不可为/你明白说吧无所谓/ …”,我的眼眶开始湿润,强忍着眼泪,但最后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下来。还好早有准备纸巾,不断擦拭眼泪。才开场不久啊,我真的不想那么早《有泪尽情流》。整首歌Sandy唱来扣人心弦,我的眼泪也是流不停(感性感性)。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好像看到她的眼睛亮亮的,好似泛着泪光。

《没结果》再一次见识到她炉火纯青的飙高音,拍烂手掌。

编成带探戈节拍的《玫瑰香》,之前从一些网友的文字中有读到Sandy有女高音美声的演出,当晚第一次听到,真的是鸡皮疙瘩掉满地。小可惜的是,在她中段最后一个高八度拉音,来不及听完就被身旁的莲蓬们的喝彩欢呼声打断了。这只有在演唱会才可以听见的版本,格外珍贵。不知道会不会出版成现场版以飨歌迷呢?可是之前爆出小虫版权事件,想必凶多吉少了吧。唉。。。

在下一个快歌环节出现之前,荧幕播了一段montage,可以看到不同时期不同造型的林忆莲。滴汗/都市触觉1时期的造型好好笑,看起来比现在还老呢。

接下来的快歌环节,她交足了货,唱跳俱佳。我们再一次起身开party跳舞。这一次警察来也不坐下的啦,甭提是‘石Q’哥哥。更何况我们有‘免死金牌’,我很贱的跟‘石Q’哥哥说:“see, she asked us to dance!”,此时,林忆莲正用双手鼓舞观众起身跳舞。‘石Q’哥哥的潜台词:“Alamak~~*”哈哈哈。 * Alamak –马来语,意即‘我的天’,无奈之用词。

唱《一个人》时,中段Sandy有稍稍的忘词,但是她掩饰得很好,除了吹毛求疵的我之外,应该没多少人发现。

下午彩排时,我听到她唱《微凉》,结果安歌环节特设点唱环节,唱了3首,没唱到《微凉》。毕竟地域不同,香港歌迷和大马歌迷的口味有差异。我倒觉得还好因为我心中的安哥曲她是不可能唱的,太冷门了。唱《破曉》时,忆莲姐姐再次甩词。最后一首歌是近年我的最爱《日與夜》,水准之高,叫人赞叹!

虽然不舍,还是不得不接受演唱会已结束的事实。为什么我觉得很短,唔够喉呢?


Looks
当晚,Sandy换了5套衣服。

开场要劲歌热舞,打扮也率性十足。白背心外罩黑色厘士小外套;灰色牛仔裤和黑皮靴 (我也是黑皮靴哈哈)。再配上披头散发和烟熏妆,有型!



第2套衣服是黑上衣,配上黑色毛毛披肩和彩色羽毛吊饰,换上蓝色牛仔裤和高跟皮鞋,刚中带柔。发型是公鸡头。但是可能云顶天侯潮湿,唱到一半,中间的头发塌了下来,旁边的头发还站着,变成小猫头,可爱!


再次换装,传说中的粉红色couture终于出来了。Sandy梳了个三七分界头,高贵典雅。个人是觉得粉红couture的胸位做得有点怪,没有为Sandy的胸部加分,反而看起来扁扁的,里面衬底的白色布料也微微跑出来,扣分。但是带有结构主义的长裙,整体看起来还是很棒的。唱《玫瑰香》时,戴上面具,增添神秘色彩。



再一次出现,又是快歌环节。这次换上黑背心黑裤黑vest,再挂上《一个人》MV的金色吊饰。头发是小飞侠发型,唱到最后,头发再一次塌下来。

安歌环节Sandy打扮休闲,米色‘Qui A Fait Qui’ T-shirt和灰蓝色百家布千层长裙。铁勾头好看!


Funny Moments
开场不久,Sandy问候观众,观众也有问必答。她笑说:“真係乖个唧!”

Kim Robinson上台献上一朵玫瑰花。Sandy兴奋到拿着玫瑰花当麦克风,然后发现错了,不忘自嘲一番:“我真係傻左。”还拿着玫瑰当麦再玩一遍。好可爱哦!


不完美
一开始我就写说近乎完美,这场演唱会不完美的地方,我觉得有几:
1)场地限制,所以看不到充满震撼的《鹰与星》演出。而且我觉得香港演唱会的机关设计很有心思,升降台化身荧幕的做法,我只能说‘brilliant’!
2)警卫不允许跳舞的举动很让人沮丧。为什么?为什么?
3)只安哥一次,而且没有唱《疯了》,太失望了。
4)OSIM是我的前客户,而且我跟她们关系不错。结束后,我和朋友在外面聊天,然后他们上我房间借用厕所。这时OSIM的Doris才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她说本来要叫我到后台一起和Sandy拍照,可是一转头,就找不到我。虾米?!!! 姐姐,你现在才说,30分钟过去了,太迟了吧。算了算了,缘分来的,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和Sandy《面对面》的。(太会自我安慰了 T_T)


更多图文,敬请参考 《忆莲温故知新》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世界爱滋日


Play safe, you have the right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