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1

Still Contemplating....

{Jason Bag by Steven Mono}

To buy or not to buy, that's the question!

S' Wear: 76



只有瘦子才敢做這樣層疊的裝扮!

Singlet: Emalto
Shirt: A/X
Cardigans: Topman
Jeans: Topman
Sneakers: Converse

Tuesday, June 21, 2011

梦录 77

演出第二天晚上做的梦
我梦见我的钱包不见了。
我爬上那个直竖的木楼梯的最高点,钻进我的床铺寻找。没有。
我去书桌上看,没有。
沙发上、车子里、都没有。
我又爬上那个直竖的木楼梯,钻进我的床铺,还是没有。
钱包不见,我很焦虑的呀!

演出第三天晚上做的梦
我要离开Jaya One停车场,收银员跟我说:“95 ringgit。”
“Huh??? RM 95???” 我吓到!
我的钱包不见了,身上没有钱,怎么出去呢?

可见我对钱财多么焦虑啊最近

Tuesday, June 14, 2011

导演手记之Serendipity

排《(不能)错过的爱》让我重新认识Serendipity。

从选演员开始,就是serendipity的开端。话说,当时,故事有了,但是剧本还没写出来,我就开始在物色演员。第一个想到是dorothy,我们在排《叫猫头鹰的女子》时,她是大咖,但是我觉得她是可造之才。演出的时候,在后台闲聊,我说下一部戏我真的导的话,我要找她当演员。后来当然先敲定她。

然后,在今年年头,我在一个场合重遇anrie。我们在几年前一起合作过《The Girl from Ipoh》,当时我是演员,她是合唱团团员。我们聊起我的新尝试,突然灵机一动,问她有没有空和有无兴趣参与。她口头上答应了。后来,在戏炬奖又遇见她,又问了一次,她确定可以参与。我当时随口问她在哪里上班,怕她工作太忙,排戏有问题。她说她在某非营利机构上班,应该ok。

就这样,两个演员都敲定了。

第一次讨论剧本,我在心里也有了定数 - Anrie饰演患癌的模特,dorothy是他女友。我再次问他们的工作状况,会不会影响排戏之类的。你知道Anrie是做什么的吗?我知道以后,马上毛骨悚然!!!原来anrie目前是在马来西亚癌症协会(malaysia cancer society)上班!我当时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在排戏之余,约了出来饮茶。当然会聊起故事内容,角色背景等等的。Anrie就说起那些cancer survivors的能量是非常不同的,是强大的;而正在进行chemo的病人,self esteem是很低的。我听了马上拍案叫绝,我说天啊,你太适合演这个角色了,因为你完全明白这个角色所需要的心理转折!

另外,某一场戏,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承接。后来,我想要用舞蹈。我一直很想在我的戏剧中加入舞蹈的元素,因为没有人知道,在我还没有开始喜欢演戏之前,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跳舞,而且我喜欢的是芭蕾!然后,我想起dorothy曾经说过她会跳国标舞。于是,我的vision,dorothy的编排,anrie的配合,一个晚上就把舞排好了。

这不正正是serendipity吗?

后记:我本来打算戏演完后才po这篇文,因为它好像会把太多故事细节说出来。但是,今天我突然想到,我写这个故事的意义是要鼓励所有正在跟病魔抗战的朋友。如果没说出来,他们怎么知道有一个舞台剧是专为他们写的呢?我恳请,所有曾经或正在跟癌症抗争的朋友,或是其他病患者,一起出席观赏这部舞台剧。如果你有朋友家人正在生病,但是精神还可以的话,欢迎你带他们到来。我真心希望这个故事能够为所有正在生病的朋友一些鼓励和温暖。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個故事, because some of the messages are really close to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