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4, 2013

画曼陀罗

1。开始画曼陀罗,是为了打发时间。后来,一个念头的诞生,让画曼陀罗变成有使命感。想到自己的曼陀罗,将为许多不幸的人谋福利,就画得更起劲了。

2。我画曼陀罗有我自己的方法。一次,在网上看了曼陀罗教学,想有样学样,却差点毁了一幅画。原来,适合别人的方法,未必适合自己。

3。画曼陀罗让我见识到耐性、专注力和重复的力量。

4。通常在画的当下,我的曼陀罗都还没有名字,即便有时候我会先设定一个主题(例如太阳、海洋、花开)。唯有在颜色填得差不多,整幅画快完成的时候,曼陀罗就会告诉我它应该叫什么名字。

5。创作“TIME”的神奇事迹。一开始也没有计算,结果最里面的圆圈自动画成12颗。外围的小圆圈是100颗正。如钟表齿轮的方块是24个,也是不经计算的。唯有最后9个彩圈就是刻意画成9个的,取其“长9”的寓意。

Thursday, July 18, 2013

梦录 113

我的梦都很真实。这是昨晚吃太饱后,刚睡下就做的,颜色很暗沉的梦。

道别小Evie (注1)后,我就开车回家。前面我忘记了,只记得我回到家,就直接上楼进房间(注2)。

进去房间,房间是窄长的。一会儿,表妹阿娴(变成约莫5-6岁的样子)抱着一个3-4岁的小女孩进来,说:“呐,这就是Evie的小魔鬼(昵称)”。小魔鬼是Evie台湾来的小表妹。果然如小Evie 所说,这小女孩很聪明又好动。问一些我来不及思考回答的问题,她又拿出小型投射灯,照在地上叫我看。

这时,小妹进来,坐在我身后的桌椅后面玩手机。我问她:“Eh K睡了没有?” 妹妹说没有。
我打开房门,好像停电的黄昏一样,外面很暗。我看了看门缝下,没有灯光透出来,我转身说睡了啦。妹妹坚持说没有。

我就走出房外,突然想起要传Wazpps给小Evie说小魔鬼在这里。

这时,寄住在我们家的一对马来母女的妈妈从楼梯走上来,边说:“Kalo menang sepuluh ribu pun masalah lah”。

我就笑说:“Biar betul makcik, nanti aku sakit jantung kang...”

她边笑,边摆出一个招手的姿势,我也自顾自的笑起来,我知道她要说 “Baru beli seringgit, mano nak menang sepuluh ribu, hang ni pon...”

突然,笑着的makcik赫然全身僵硬,头朝下直掉下楼梯,还顿了好几级。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走下楼梯,只见她僵着笑容,不能动弹。我又不敢移动她,只好喊救命。

“Tolong~~” 第一声好像叫不太出来,应该是吓到了!

再喊一声“Tolong~~~”

就醒来,tolong还音犹在耳,心怦怦跳个不停。



注1:昨晚真的跟小Evie吃饭。
注2:家乡的家,现在我的房间不是我年少时的房间,是新间隔出来的小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