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1, 2006

兒時記趣 (3)

小學我們流行在下課時間玩幾種遊戲. 其中一種遊戲叫是“跳繩”. 跳繩有許多玩法, 每種玩法都有各自的規矩, 通常都有好幾關要過.

印象深刻的是 ‘Zero Point’. 兩人各取用橡胶圈套成的跳繩兩端, 從腳到頭, 再從頭到腳, 充分利用人體各部位, 發明這遊戲的人是天才. 每一關不外乎要你跳來跳去, 或边跳边說出特定口號. 通常耳朵, 頭頂和小腿(最後一關)是最叫人捏冷汗的關口. 最後一關甚至可以讓你扭轉逆境, 把 ‘陣亡’的隊友都拯救回來.

遊戲規則又會因為地域而有所改變. 雖然 ‘換湯不換藥’, 但是在別人家玩, 還是要遵照人家的規矩, 不然會不受歡迎.

在成人的世界, 存有各式各樣的規矩: 有些是社會設定的, 有些是公司條例, 有些是朋友間共識的, 有些是玩家之間心知肚明的, 有些是自己給自己限制的. 這些規矩有些你不得不跟, 有些呢, 跟或不跟卻是你可以掌控的. 不喜歡你的規矩, 最多就不和你玩了. 比起小時候, 死死吓都要遵照別人的規矩才有得玩, 總算是有進步了. 相對的, 也失去了可以和你共生死的 ‘隊友’.

错过

錯過

就此 游離 異端的航線上

O 在原地 駐守著夜里的燈塔
燃燒肥膩的鯨魚油 不乾 芯

海峽 距離
(心) 甚遠

神傷眼亮

旧稿:侧写Sylvia

房间里。黯黑。浅绿色的墙壁。湿气。洒落满地的旧书。

仍然遗留着早餐咖啡遗迹的水蓝色杯碟,摊放在床边的几上。一切正散发着难以言喻的一种类似感伤的气氛,沉默如深秋暗灰色的天空。

“不如我们搬出城外吧。”

他半倚在床上,突如其来地说。他注视着她很久了,她的背影是这么迷人。她有天生的金黄色头发,微卷,柔顺地歇息在她的肩膊上。深绿色的合身软尼洋装,凸显她的纤细腰身。面容虽苍白,双眸却不时透射出聪慧的光芒。

她转过身,凝视着他。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他有深邃如海洋般的双眼,看着他的蓝色眼珠,思绪就像飘荡在浩瀚的海上,飘浮不定。她不肯定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她太爱这个男人了,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她实在无法想象有一天会失去他。只要他高兴,只要。。。只要这样能够让他继续创作,她愿意顺从他的意愿。

“好吧,那我们就搬出城外吧!”她浅笑着说。

他敞开双臂,她掉入他的怀中,热烈地拥吻。

窗外,深秋的天空,深灰色环绕城市的上空,低低的压了下来。赤裸的白杨树痛苦地将枝丫伸向天空,仿佛期待赎救。

http://www.sylviamovie.com/

孬种

虽然事隔已久,他还是心存忐忑。

战战兢兢地把当时的心情向对方讲述时,即使透过网络,他的心跳还是跳得那么大声,仿佛对方可以听见似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眼眶在发热;堆积已久的委屈,忽然一股脑儿冲上来。

这种感觉就像回到十几年前暗恋初恋情人,头一次心碎的情景。

就只差那么一点,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他承认,他是孬种。

Monday, October 30, 2006

向高“男”度屈服

昨晚在眾多電視頻道跳來跳去, 不小心就讓我看到 “我要做Model”的總決賽. 之前也有斷斷續續地在追隨此節目, 既然是決賽, 愛 “模”如我, 自然也不願錯過.

幾個禮拜沒看這節目, 進入決賽的終極四強除了鍾艷瓊, 其他三位都是之前貼中的盧麗麗, Ken 陳嘉建和高成傑. 盧麗麗的外型是大馬盛產的模特類型. 陳嘉建頗上鏡, 但一開口就叫人搖頭. 高成傑, 人如其姓, 就得個 “高”. 鍾艷瓊不是心水因為她的比例不行.其實也太容易貼中了吧, 參賽者的素質本來就乏善可陳; 稍微標青一點, 進入決賽並不是難事.

一開始由所有參賽者出來走台步, 只能用不忍卒睹來形容. 他們是在走台步嗎? 只是在走路吧?!! 毒一點, 有人就說他們像在走夜市. 有些走得拖泥帶水, 有些像死蛇爛鱔, 簡直是在開玩笑. 姑且不說終極四強, 唯一貓步走得有板有眼的是身材嬌小的張佩晶. 缺席的是Paris.

接下來的流程讓我失笑, 我是在看選美還是新新偶像爭霸賽啊?? 四強陸續出列, show他們的生活點滴錄影. 也許主辦單位辦歌唱實況真人秀辦得上手了, 想說照同樣的 “烹調方式”炒一炒, 讓觀眾多了解他們投選的參賽者, 應該會受落的. 我只覺得沉悶可笑. 接下來是經過 Victor Goh 巧手打造的時尚硬照, 感覺還不錯. 只是覺得沒有充分突顯參賽者的伸縮性及可塑性, 有點可惜. 女參賽者的造型分別是 “帽子歌后”, “女探長” 和裸妝 beauty shot. 男參賽者則是氣息相近的黑白紳士休閒look和裸妝 beauty shot. 女參賽者的硬照是沒有全身的, 最多是半身, 是不是將就鍾艷瓊的身形就不得而知了. 而高成傑的白馬王子造型, 腿的比例讓他佔儘便宜, 長腿哥哥之美名不逕而走. 還是那句可惜, 四強的面部表情只有 “冷酷/艷”可言.

然後才夠力, 輪到6位評審講評. 不曉得主辦單位事前有沒有brief眾評審需要講評, 一些評審的講評還真的是沒有建設性, 傳聞中的利舌始終只是傳聞. 到了第三位參賽者, 我們已經可以猜到大概會有甚麼樣的評語 – 進步很多, great potential, all the best. 陳嘉建應該是在跟 Victor Goh合作時遲到了, Victor特別問他身為一位專業的模特應具備怎樣的條件. Ken答了一輪, 給了還不錯的 “穿甚麼裝就應該有甚麼款”的標準答案; 結果Victor要他說的答案只不過是 “守時” 兩個字, 利害. Victor還說Ken有當影星的條件. 外在條件是不錯, 但是那滿口的鄉音除了可以一解我(或其他北方人)的思鄉之苦, 在水銀燈下恐怕會貽笑大方, 要加油改進.

接著的環節是四強和職業模特聯合走秀, 節目在這時候才稍微像個模特大賽. 此環節各分為兩套服裝 – 晚裝和休閒街服. 鍾艷瓊在這個環節發光發熱, 自信滿滿地充分表現她的伸展台魅力. 晚裝的高貴和小妖媚, 休閒街服的不屑耍酷, 小妮子都遊刃有餘, 表情和肢體語言豐富如影后. 但是褲頭前稍稍跑出來的衣服露出里面黑色的cat suit, 難道沒人注意到嗎? 反觀一向表現中上的盧麗麗就略遜一籌, 昨晚她的貓步幾乎是拖著走的. 讓人不禁擔心她是不是受傷了. 馬前失蹄, 有如American Next Top Model(ANTM)第5季我的心水Nik在最後決定性的服裝秀被冠軍Nicole稍稍逬出的energy擠下寶座. 男參賽者則平平無奇, 沒啥個性可言, 一昧的 “酷帥”走天涯. Ken和搭檔的默契不足, 不是走太快就是走太慢, 有一part他還先到終點然後先伸出手等待挽她的腰, 我不禁撲哧一笑. 高成傑則是一貫的木口木面, 脫掉西裝外套後就有點不知所措, 西裝在回程是拖在地上走的, 要死~~. 更甭提他的搭檔了, 那位阿姨跟他根本是在不同場次演出的嘛. 過往ANTM決賽, 冠軍人馬如Eva 或 Naima在伸展台上通常都 “張牙舞爪”, 凶狠(fierce)得很. 反觀我們的4強, 除了鍾艷瓊稍有看頭, 其他人都平淡如嚼白臘.

最後一環, 大夥兒重新出現, 兵慌馬亂, 潰不成軍的景況再次出現, 看得我差一點沒有摔一交.

我一直以為優勝者會有兩位 – 一男一女. 是我沒聽清楚, 還是主辦單位沒交代清楚呢? 結果優勝者只有一位. 到底是 “技巧純熟但比例不足”鍾艷瓊, “馬前失蹄”盧麗麗, “奶油小生”陳嘉建還是 “木口木面長腿哥哥”高成傑? 答案是高成傑, 果然身高還是佔優勢. 評審之一葉良財在講評時就說, 大馬需要男的國際名模. 以國際標準論身高的話, 只有高成傑是合格的. 表情木訥, 台步生硬也都丟到九雲霄外, 反正男模比較多機會拍硬照多於走台步. 但是, 套ANTM常用的一句評語: “Yes, I see a model in the picture, but in person, I don’t see a model.” 哎呀, 反正我們大馬‘鬼’就是 ‘模’ (詳見拙作<自己跌倒自己爬>) 高就是好也不出奇. 況且還有師兄J的親身示範, 同樣身高超然, 五官扁平依然獲得 “大馬第一男模”美譽. 只不過靦腆如高成傑, 今後在‘模’界如何應對如硫酸洪流般的 bitchi-ness, 倒是我比較有興趣看的實況真人秀.

我知道我處處拿ANTM來和“我要做Model”比較, 會有人跳出來抗議不公平, 說我不愛國, 崇洋媚外之類的. 但是向高 “男”度屈服的比賽成績何嘗不是大馬 ‘模’界向國際標準看齊, 邁向國際伸展台的躍進呢你說?

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都是 ‘它’惹的禍

(無聊的牢騷, 可以不看)

昨天在公司遇到 J, 劈頭第一句就是: “你胖了.”, 然後再來一記 “臉圓了呵.” Now, 我是一個自覺性蠻強的人, 那突出的小腹, 我心知肚明 (真的是 “肚明”啊氣死). 秤重機也不會騙人. 其實用衣服遮一遮還是可以見人的. 給朋友這樣一講, 心裡還是不舒服, 趕快檢討, 尋找肥胖的根源.

Let’s see.

這幾個禮拜, 不知道為甚麼, 常常吃燒臘飯. 一個禮拜可以吃好幾頓, 還要是油飯, 還要是 “加個細飯啊唔該” 才夠力. 我不愛吃白切雞, 比較喜歡叉雞或者燒雞燒肉. 那天去載妹妹, 順路到半山芭吃雞飯炒燒肉, 又是“加個細飯啊唔該”. 是這個原因嗎?

貪吃的關係, 家里常常堆積零食 – 薯片, 巧克力, 威化餅, 魚片, 花生, 香豆等等. 吃飽飯, 零食依舊往口里送. 週末更甚, 沙發馬鈴薯冠軍就是我啦, 一邊轉檯, 一邊嗑零食灌水. 是因為這樣嗎?

昨晚臨睡前, 重看西西的 “哀悼乳房”, 說到香蕉易致胖. 馬上驚醒夢中人. 原來是香蕉!!!

話說幾個月前, 我正處於super stress狀態. 很多朋友都看不過眼, 安慰的安慰, 陪伴的陪伴, 給偏方的給偏方 (de-stress偏方), 我感激. 好心的同事傳一篇文章給我 “吃香蕉可以減壓”. 那時起, 每個禮拜一, 我下班後會到附近的夜市買一串香蕉來吃. 減不減壓見仁見智, 但是香蕉香甜容易吃, 又幫助消化倒是真的. 現在我覺悟了另一個 “真理” – 多吃香蕉會胖!!!

看來我要改吃橙了, 也要戒掉以上的壞飲食. 更重要的是, 不要再找藉口不去gym了.

我再也不能驕傲的跟人家說: “我怎麼吃都不會胖” 了.

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兒時記趣 (2)

小學我們流行在下課時間玩幾種遊戲. 其中一種遊戲叫 “大寺客”. 如果你知道這是甚麼遊戲, 喔, 我們來自同樣的鄉下. 這其實就是 “單腳抓人”. 為甚麼叫 “大寺客”, 我也不曉得, 待考.

也是分為兩隊人, 一隊在指定的範圍內逃避, 一隊負責單腳抓人, 碰到對方就得出局, 抓完為勝. 也有情形是負責抓的隊員, 來不及抓完人就 “陣亡”, 那麼整隊必須重新開始抓人.

負責抓的人, 在筋疲力盡的那一刻, 可以孤注一擲, 在另一只腳落地的剎那, 撲出去觸碰對方. 我們叫 “stan”. 有時可以抓到人, 有時會撲個空.

情場上, 不斷的單方面追逐, 實在是非常累人的事兒. 有時候會想不如就孤注一擲, 隨便抓牢眼前的那個人便算了. 但, 畢竟是高智慧情感複雜的人類, 哪肯那麼輕易便找一個人算數 (其實是貪心). 於是不斷的惡性循環, 在情傷的輪迴中轉世再轉世.

Tuesday, October 17, 2006

兒時記趣 (1)

小學六年級, 我們流行在下課時間玩幾種遊戲. 其中一種遊戲叫 “吃肉” (chiak bak), 用的只是一顆小小的網球. 把人分成兩隊, 一隊防一隊攻, 把對方的隊員一一用網球打中出局為勝. 我們通常在籃球場玩, 整場或半場就看人數多寡而定. 這是一個團體遊戲, 很考隊員之間的墨契. 從這遊戲產生一個很好玩的名詞 – “紅頭鯉魚” (ang tao lay hu). 當一個團員總是抓不住丟給他的網球, 其他團員會調侃他說他抓 “紅頭鯉魚”. 偶爾抓一兩次“紅頭鯉魚”是ok的, 經常發生就會被同伴唾棄. 到底甚麼是“紅頭鯉魚”呢? 小時候也沒去研究, 應該是滑不溜秋的鯉魚吧.

成人世界應該也有許多“紅頭鯉魚”吧. 永遠抓不透他們在想甚麼, 出爾反爾, 狡狡滑滑. 開始不曉得傻傻撞板. 後來抓了幾次“紅頭鯉魚”也變聰明了, 也曉得攻守了. 久而久之, 反而累了, 還是迴避來得好.

戲院鬧鬼記

看回這篇舊作, 還是覺得很抵死, 再次把它貼出來. 嗯, 好啦好啦, 我懶惰寫新東西, 頂住檔先啦. :)

(与所有喜欢在戏院说话的人们共勉之)

那天,也只是一个平常的星期六。又因为太平常,他想做一个不寻常的尝试。唉,其实他是逼于无奈,他的死党(注1)临时爽约,他只好独自去看半夜场 - 一部泰国制作的鬼戏。

去到戏院,哇,鬼死那么拥挤(注2),他好不容易才钻进放映室。他一直以为这部戏已经上映那么久,应该没什么观众,结果里头几乎满座,连他坐的最后一排也几乎坐满了。和往常一样,在开场前,群众总是喧哗。他在心里暗暗祈祷:待会儿大家都保持肃静才好啊。他有个怪癖,非常忌讳看戏时有人在说话,他会因此非常生气。他望望左邻右座,都是情侣,看来满有教养的,他松了一口气,应该可以安静的看戏了吧。

不久,戏开场了,他开始让自己投入在恐怖的气氛当中。剧情讲诉一名冤死的女鬼,身首被肢解,身体找到了,可是头颅却不知去向。6位年轻人搬进她受害的房间。5分钟过去了,右座的情侣还在交谈上一部他们看的日本鬼片,他忍不住“嘘”了一声。旁边的男生微微别过头来,看他一下;而男生身旁的女友似乎没有闭嘴的打算。

剧情发展到第一位受害者出现了,右座的男女也在热烈讨论接下来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忍不住,说:“好了啦,不要再说了!”男生转头看看他,马上噤声;而女生仍毫无意识地再追加2句。

画面一转,剩下的年轻人到庙宇求救。女生又发声:“噢,去庙!”他心想“妈的,我有眼睛,看得到,不必你多说。”

接着,戏里其中一名年轻人决定离群。女生继续说:“这样笨的,应该跟在一起嘛,等下他一定死。”男生有点忌讳的只应了一声“嗯”。他呢,叹了一口气,盘算着该怎么做。

当剧情出现鬼片的烂桥,他知道一定是一场梦因为不合逻辑. 女生说:“咦,为什么会这样的?为什么啊?”他马上翻白眼,心想:“看下去!他妈的,看下去就知道啦!”果然,是场梦,女生开心地说:“噢,做梦,难怪,我就奇怪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哈哈!”他忍不住了,坐起来,向右,两眼定定的瞪着那个女生;女生初时还没察觉。当她发现有人在瞪她,有点惊吓,马上停止说话。在漆黑的空间,从大荧幕投射的光影中,他发现这个女生其实长得还蛮清秀的,看起来是个大专生之类的。

他忽然有个念头,不需一秒,他已经下了决定。

剧情越来越烂,他有点看不下去了。女生又发难,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做么这样多鬼的?那个小鬼恐怖噢。哦,她的养父奸杀她,可是她的妹妹为什么会死?”

他这次不发一言,跨过座位,站到座位的后面。悄悄的走到女生的座位后面,迅速的用双手抓住女生的脖子,猛地一拉,女生没来得及吭一声,脖子就被拉断了。接着,他张开血盆大口,从脖子处开始饮吸喷出来的鲜血,大口吃起来。唔,他最爱吃清秀的年青女子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旁边的男生正专注的看戏,并没发现有啥不妥。过了约7秒,男生才意识到女生没说话。一看,男生吓呆了。抬头,男生看见他正吃着女生的脑髓。2秒后,他差不多吃完了,剩下头发,他笑笑把它抛给男生。抹一抹嘴,他走了。剩下目瞪口呆的男生,捧着女生的头发,怔怔的看着他,渐渐如一阵烟般消失在走廊间。

注1:死党者,乃死去的党友也。
注2:周末的戏院,除了人潮汹涌,鬼潮也汹涌。

Friday, October 06, 2006

Bitter:Sweet

雖然"The Devil Wears Prada"滿爛的, 尤其受不了片末, Meryl Streep "giggle"那一幕, 太造作了. 但是裡面有一首歌卻讓我矚"耳", 就是在攝影展那一幕, 一聽到就在心里說:"This is my song!".

在原聲帶里找到這個組合 - Bitter:Sweet. 來自加州, 但是音樂卻陰霾得迷人. 趕緊就上Amazon訂購.

上他們的官網, 才知道他們的音樂都連續出現在最近大紅的影集 - Grey's Anatomy, Nip/Tuck 和 Entourage.

想要知道他們的音樂類型, 官網上是這麼形容的:"Portishead meets Zero 7 with a bit of Serge Gainsbourg and Everything But The Girl mixed in for good measure." Well, sounds like something I like.

好期待他們的專輯到手.

Tuesday, October 03, 2006

舊稿: 中國娃娃 V Mag專訪

〈我們說“霧裡看花,終隔一層”,晤論你一年進出境多少次,對某地的認識也可能僅是片面羽鱗。〉

這次趁著中國娃娃來馬進行巡迴演唱會,V MAG 希望從兩個來自曼谷的可愛女孩的口中,了解中國娃娃和這個毗鄰城市的更多。

〈在傳統金屬敲擊樂叮叮咚咚和羊皮鼓啪啪的伴奏下,我聽見類似HIP-HOP的節奏。忽地重金屬搖滾的喧鬧傳來,四周溫度急速上升,32度C是輕而易舉達到的氣溫。〉

打從第一張專輯開始,中國娃娃最為人知的是他們的電子舞曲,他們平時愛聽的音樂又是怎樣的?兩人不約而同的表示常在聽HIP-HOP,因為容易讓人手舞足蹈,想跳舞。他們表示泰國本土的HIP-HOP樂團並不是太多。相較之下,搖滾樂團是比較多的。畢竟搖滾樂的歷史比 HIP-HOP來得悠久。

當問及中國娃娃所欣賞的泰國歌手,娃娃表示她最喜歡這位泰國男歌手BIRD(草蜢著名舞曲“失戀”的原唱者)。理由是他的現場演出非常棒,很懂得帶動現場氣氛,而且他幽默風趣又溫柔,深深吸引著歌迷。BELLE表示在即將發行的新專輯,中國娃娃將呈現不同的
音樂風格。問會不會加入她倆喜愛的HIP-HOP曲風,兩人神秘兮兮地笑說,到時侯聽聽就知道了。

〈讓我戴上如佛塔般的頭飾,套上十個黃金塑造的指尖。雙肩高高翹起,仿彿和我兩邊上揚的眼線,相互呼應。穿上精心打造的金縷衣,我準備好上街招搖。〉

成名曲〈單眼皮女生〉,中國娃娃打著中國風舞曲風格,如旋風般席捲中文樂壇。當時他們的可愛中國風裝扮,也引起不少歌迷的追隨跟風。隨著他們的音樂歷程成長,在打扮上兩人也日愈呈現不一樣的打扮。訪問當天他們一身層層疊疊的衣裝,帶著濃濃的時尚感,也體現少女成熟的一面。這一身打扮,可是娃娃一手包辦的。

原來娃娃是個愛逛街的女生,對時尚也有她的一套。她表示其實不會花太多錢在這方面,比較著重于MIX AND MATCH和衣物的實用性。娃娃更說她是個“小氣”的女生,看到喜歡的衣飾,也不會衝動買下。在几天三思之下,才會購買。相反BELLE就比較屬於衝動型,所以常常要靠身旁的娃娃給予意見。很多時候,BELLE還要娃娃幫她殺價。

在曼谷,中國娃娃常到EMPORIUM買東西。他們表示在曼谷,因為氣侯的關係,青少年的打扮比較隨性,通常都是以輕便簡單為主。一件T-SHIRT或背心,配上短褲或牛仔褲,涼鞋和球鞋是足下良伴。

談到在曼谷作造型,和台北有何差異,娃娃說台北的造型比較崇尚自然的一面,而曼谷會比較趨向舞台式華麗誇張。

〈指天椒椰漿酸柑胡椒粒痲瘋柑葉蝦米紅蔥班蘭葉香矛魚露,從四方刺激味蕾。氤氳中飄散湄南河的風情,是辛辣是甜膩是鹹酸相濟。〉

談到食物,中國娃娃的興致沒像談打扮般感興趣。但是他們還是推薦几道到曼谷必吃的美食。除了廣為人知的冬蔭公酸辣湯和泰式沙葎,娃娃推薦SOMTAM。SOMTAM就是青木瓜沙葎。切絲的青木瓜,加上椰糖,蝦米,經烘焙的花生碎,切片的小紅番茄,蒜米和指天椒, 澆上青檸汁和魚露,攪混就可食用。BELLE則介紹MIANGKAM,一種用SHAPLOO葉包紮椰干屑,花生碎,指天椒片,酸柑片,蝦米等食材,淋上黑椰糖漿和魚露的美味小點。他們表示即使是在曼谷,不同的地區,食物的料理方式還是會有差異,但是酸辣是免不了的口味。說起街邊小食,娃娃說最受歡迎的應該將是牛肉丸粿條湯了,QQ滑滑香香,口感很好。

〈城市,彼此之間很類似,似乎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的移轉,不是旅程,而是元素的變換。-摘自“看不見的城市”,卡爾維諾著〉

從曼谷到台北,再來到星馬香港,中國娃娃踏遍東南亞的中文音樂市場。要他們比較曼谷和這些城市時,娃娃說曼谷的城市策劃比較亂,常常塞車;吉隆坡和新加坡就顯得有規律,也比較干淨。BELLE說台北其實和曼谷很像,但是台北的夜生活比較蓬勃,可以玩到天亮。曼谷雖然多PUB和DISCO,但是營業時間只到午夜2點,通常一些店舖在晚上10點左右就關門了。而香港的生活節奏很快很急,每個人都好像很趕。相反地,曼谷的節奏比較慢,人們的步調也比較輕鬆。

請中國娃娃形容他們心目中的曼谷,兩人都說曼谷是渡假的好地方。BELLE笑說外國人常常稱曼谷為HEAVEN CITY,因為東西便宜,東西好吃,人民親切友善,風景怡麗動人。娃娃則覺得曼谷像個娛樂之都。她說曼谷有許多購物的好去處,酒吧林立,還有許多不同的娛樂休閒場所。

說到購物,兩人的又興奮起來了,興致勃勃地介紹曼谷的購物景點。例如EMPORIUM,MAHBOONKRONG-SIAM SQUARE是屬於SHOPPING MALL AREA,比較多名牌店,也較容易找得到本土服裝設計師的作品。KAOSARN街多售賣便服和飾物,也有許多PUBS。HATTUCHAK是眾所周知的週末跳蚤市場,販賣的東西包羅萬有,家俱衣服食物飾品盆栽二手物件皆可尋獲。如果要買有泰國風味的紀念品,BELLE說一定要到SUKHUMVIT,必定能找到心頭好。

中國娃娃和許多泰國人一樣,有著親切的笑容。希望他們能夠永遠保有讓人如沐春風的親和態度,也祝他們的歌唱事業更上一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