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1, 2006

孬种

虽然事隔已久,他还是心存忐忑。

战战兢兢地把当时的心情向对方讲述时,即使透过网络,他的心跳还是跳得那么大声,仿佛对方可以听见似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眼眶在发热;堆积已久的委屈,忽然一股脑儿冲上来。

这种感觉就像回到十几年前暗恋初恋情人,头一次心碎的情景。

就只差那么一点,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他承认,他是孬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