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0, 2007

生活节录

许玮伦事件让我感触良多。28号晚上我还梦到有人告诉我某电台DJ没有了,车祸死了。结果第2天就看到许玮伦车祸身亡的消息。这些年,身边陆陆续续有人车祸身亡。唉,还是那句:“马路如虎口,小心驾驶”。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这个礼拜六,博客茶会,我有点犹豫不决了。事关我又胖了/还瘦不下来!我还以为用衣服可以遮到,结果刚刚拿衣服去干洗,连安娣都说我发福了,脸多肉了。我晕~~~。‘我是肥仔!’T_T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上星期六戏炬奖,KK、秀琴和我是司仪。
当天约了朋友吃午餐,日本餐buffet,不告诉你哪里。又是笑一轮,曼谷疯人事件重演。结果吃到小腹突出,好像吃罢除夕大餐!
打了一剂‘笑弹吗啡’,我心情奇好,塞车也不烦躁。只是那天实在太塞,而且是against the city centre的方向。结果才知道Segambut 交通圈水喉爆裂,牵一发动全身,吉隆坡交通瘫痪。
结果我迟到一小时。
当晚我们爆肚爆到乱。事关阿琴到中段穿不惯高跟鞋脚痛,我和KK就顶上。我们两个就开始像平时聊天那样。听说事后还有人欣赏我们三个的表现,哈哈哈哈。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礼拜天和朋友去看房子。我们好像有钱人那样,什么房子都要买,而且是高价地段如孟沙(bungalow lot ah don’t play play),Mont Kiara和 Sri Hartamas。
被我的朋友怂恿,弄到我心痒痒也想买Pantai Hillpark 的 Centrio。
朋友说我们要努力赚钱,那10年后我们可以住bungalow,结果我想不到我该如何才能赚多多钱。以前做sales就话0者,依家?

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这几天要小心饮食了,也要勤上健身房。同学们,加油吧,新年还有2个礼拜!

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生活节录

我忽然间想起网络的虚无。

很多在网络上认识的人们,如果没见过面,就算彼此留过多少次言,网上聊过多少次天,聊得多深入,还是不真实的。如果有一天,部落格忽然没有更新,我会不禁胡思乱想这个人怎么啦没事吧?其实就算这个人去世了,我(们)也不得而知,毕竟还只是网友,他的家人未必知道我(们)的存在。

但是如果有一天,忽然在街上碰到比如说部落格的朋友,我又会窃喜。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一个‘假人’变得活生生了。

00000000000000000000

心有灵犀这回事,主要还是频道相近。

我和阿宝常常就会不约而同的邀对方吃晚餐。通常电话一接通,都会说:‘哎呀,刚刚才想叫你吃饭。’

很神奇的一次是和夜旅行。话说夜旅行来我家玩。他坐下,开了电视,我就到厨房要拿饮料给他。打开冰箱,就听到夜旅行在外面嚷:‘Eh那个怎样念了啊?’奇怪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Comme Des Garcons!’。可是我没有回答。拿了饮料走出去,才问他什么来的。只见他指着杂志上的一行字,正是‘Comme Des Garcons’。惊未?

和一些人不约而同冲口而出相同话语的情形,不胜枚举;但也买少见少。

以前我还可以从星座猜生日,准到彼此都鸡皮疙瘩。现在灵力下降,不复当年。

00000000000000000000

受不了指甲长长的人。女生还好,如果有涂甲油的话。男生的话,呃。。。最怕还是指甲长且藏污垢。有时候自己忘了剪指甲,恨不得把指甲藏起来,仿佛那是最见不得人的一件事,像今天就是。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S for Sale 3

民俗风别针
动物园系列



(SOLD)




民俗风别针每个RM5。
动物别针每个RM15。小狗有数只,其他各一件。
有兴趣者,请电邮我详洽。season.chee@gmail.com.

Monday, January 22, 2007

S for Sale 2

逃离烦嚣都市最快的方式,莫过于躲进冷气房,拉上长长的热带雨林窗帘布,盖住外面的阳光,然后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啃一本魔幻写实的长篇小说。脚上套的串串铜铃不过是让自己更快代入角色的迷你时光机器。

原地时空飞行。


铃铃手工皮质脚链 - RM15/item

Item A (SOLD)


Item B










Item C & D














Item C












Item D


Item E (SOLD)


Item F & G

Item F



Item G










每项单品只有一件。有兴趣者,请电邮我详洽。season.chee@gmail.com.

S for Sale 1

我早已分不清,那是一片天还是一面湖,抑或是辽阔的海洋。我只记得那一双眸子里的蓝/绿/青/碧。


蓝绿色珠子短项链 - RM 60

黑是浩瀚夜空。黑是海底二万里。黑是漫天飞鸦。黑是无止尽的洞。黑是一件小礼服。黑是你的发。黑是。。。

黑色串珠短项链 - RM50


如果说看透只是一种借口,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难过;那你会不会不再为离开我而感到担心?



透明串珠项链 - RM 50
有兴趣者,可直接电邮给我详洽。 season.chee@gmail.com

生活节录

和妹妹到茨厂街买新年吊饰。在喜气洋洋红彤彤的店里头,却有一个不停骂人的主管级女人。这个女人一直在骂工作当中的兼职小弟小妹。骂的内容不外乎是“东西哪里可以放这边”“这个是应该在这里的咩”“这两天没有电梯,看你们怎样死”“东西要再订,5000块的啊”“东西吊起来给人家看妈”内容不断重复再重复,而且走到哪里骂到哪里。明明是喜气洋洋的地方,怎么会养出一个怨气如此深的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OOO

说好了不乱花钱,可是到了书局却发现好书连连。买了马家辉、陶杰和林奕华,捧在手上厚厚的3本。拿了才发现3本书都有共同点 – 作者是男的,都是香港人,写的都是香港娱乐圈。

OOOOOOOOOOOOOOOOOOOOO

我和大妹应该是最没有默契的兄妹。
我拿了要买的书,问她说可以走了吗?她说可以,所以我便先走开。在不远处的漫画部,我停下脚步。大妹可以走过我所在的那个走廊,没有看左看右就直直往前走。我看见她走过,就跟在她后面。嗯你要找人的时候,不是会看左看右偶尔会回头的吗?没有!大妹就直直走,走到收银处我才把她叫住。
一边付钱,我一边问她要不要到百货公司买东西回去当晚餐,她说好。
走出书局,下了楼,我们往百货公司的方向走去。我想上厕所,就跟她说:“我要上厕所,你先去(百货公司看看)”。
上完厕所出来,看见她目无表情的在外面游荡。我心想她在干嘛?
就问她:“那么快看完了吗?”
她说:“看什么?”
我说:“不是叫你先去吗?”
“去哪里?”她答。
“不是叫你先去百货公司看看吗?”我说道。
她说:“我听到你说先去,我又不知道要去哪里。”
“哇~~我们刚才不是讨论说要去百货公司买晚餐吗?”
看吧,是不是很没有默契。
我在想该不该送她去上戏剧课,训练她的alertness。

OOOOOOOOOOOOOOOOOOOOO

在网上碰到某友人。
他:‘有对象了吗?’
我:‘没有哦’再加画一双眼睛向左看,另一双向右看。
他:‘为什么看左又看右?’
我:‘左顾右盼’
他:‘向上看吧,永远抬头向上看’
我:‘抬头看只有一片青天,除非我想和巨人约会。’

又为自己的快言快语感到痛快。

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我爱马来西亚的五十个理由

各位同学,姑且不管现在时势如何乱糟糟,如果要你举出至少一个你觉得身为马来西亚值得骄傲的理由,可以吗?
老师想要独特,很‘马来西亚’的理由。比方说‘麻麻档文化’、每位国民至少可以操2-3种语言等等。
来,踊跃发言,讲得好,老师会给你星星,讲你‘乖!’。
谢谢。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大家小心

刚刚在http://tasteful-okeanos.blogspot.com/看到她说差点在Kota Tinggi公路上被劫的经过,马上想起昨天。
昨晚和Seven,KK和秀琴开戏炬奖的会议时,KK说他的朋友刚才在KESAS高速大道被劫走车子。详细经过他不晓得可是要大家小心。
据说现在越来越多‘假车祸’事件,希望大家警惕。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有一首歌 - 不如不見

不如不見 - 陈奕迅
作曲:陈小霞 填词:林夕 编曲:孙伟明 / C.Y. / 陈珀
监制:孙伟明 / C.Y. / 陈珀


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乘早機 忍耐著呵欠 完全為見你一面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爾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很喜欢这首歌,平淡的旋律,平静的演绎,却能够勾起澎湃的情感。
那么多年以后,再重遇你,我在大堆头人群中,看着那张曾经让我迷醉的脸,心中一阵苦涩。原来演习好的开场白,也都统统抛诸脑后。我只能半仰着嘴角轻笑,心里一阵戚然。

Monday, January 15, 2007

曼谷。曼谷 (day 3)

Chatuchak是一个可以测试一个人的方向感和耐性的地方。Are you in for the challenge?

第三天

今天要到Chatuchak玩。我们5个人分两辆车,我和toto同车。结果到达庞大的Chatuchak,我们就失散了。决定到卖宠物的区域等待,可是辗辗转转还是碰不到面,电话那头急躁的Ben发脾气了,所以我们‘看着办’。

这里有很多可爱的小狗,看得我爱不释手。我俩乱走乱逛,也给我们碰上Monica等人。

Chatuchak是个大迷宫,容易失散也容易遇见,因为有地标-钟楼。后来就和ben等人会合了。

我们继续逛,吃黄梨喝椰水喝甜到得糖尿病的青草水看军装t-shirts二手衣。一个少女和男朋友开档卖衣服和小饰品。眼尖的我,先看到系有小铜铃的皮制脚链。率先抢了几个,要送给自己,张小姐和妹妹们。其他人也不执输,最后除了ben(他穿了不好看),大家手/脚都叮叮当当继续上路。

在小小的咖啡馆喝咖啡,笑话时间又来了。Bryan拍了toto的侧脸,我们都笑说像叶丽仪。Toto马上叶丽仪上身,不是唱‘浪奔浪流’,而是用叶丽仪的唱腔唱‘我有一只小毛驴’和国歌。我像吸大麻一般笑得眼泪也流出来。(再一次此地无银三百两澄清,我没吸过大麻,我猜的)Ben告诉我们他姐夫的笑话:话说姐夫是受英文教育的,但是和姐姐结婚多年,也习惯讲华语了。有一次,接近年关,他们在外面吃饭。街上张灯结彩,姐夫看到年年有鱼的吊饰,恍然大悟地说:“对哦,今年是鱼年!” 哇咔咔,再一次笑到翻筋斗!

午餐我们到对面吃,yakkks,不好吃的,不赘提了。午餐后,在附近走走,我在叫做at Home的小店买了一个杯垫。吸引我的地方是,这杯垫是用旧木条砌成的,木条上还残留原来斑驳的漆,贪它有地中海希腊的感觉。Ben看到,也很喜欢,一口气买了6个。店内也有用旧木条砌成的相框等其他玩意儿。我很喜欢一张椅子,白色的椅身,给印上青青草地,有一种在草地上野餐的感觉。

再次脱队继续留在Chatuchak,因为我雄心万丈要带货回马做买卖。越过天桥,我随便找一个入口走进去。岂料就走到卖项链的地方。算命是的话再次响起,我想这是一个sign来的。就开始认真挑选项链。本钱不多,只选了几条,先试试市场反应。要把项链加上链锁需要时间,所以我到处走,随手买了miangkiam就吃。

不太敢走远,只在附近逛。又讨价还价买了Afganistan妇女穿的金属脚链。还有时间,我便越走越远。想说花了那么多钱买货,接下来要买衣服给自己了。哎前面就是卖t-shirt的。一边走一边买,买了3件 – 猴子戴牙套、披头四梳头和水母!然后on the way回去拿项链时,又买了很特别的铃铃别针。我的方向感不错,轻易就找到卖项链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搭到的士,前往Silom 按摩。这次学聪明了,告诉她我要大人不要小孩子。按摩的叔叔经验老到,手劲儿很够。按摩完毕,全身都松晒。

晚餐我们到Sukumvit的La Na Thai餐厅吃饭。环境真的很优美,服务很周到,食物好吃可是分量比较小但是账单很大。最贵的是什么猜猜看?没错,是水!原来不知不觉我们就喝了2000块泰铢的有气矿泉水,比白酒还贵。

匆忙吃完赶回市中心看toto声称‘此行看不到就要自杀’的秀。妈的,司机也‘应酬’我们飞车,吓死人啦。

看完秀,回到酒店我们都说好不要睡了因为凌晨就要出发到机场。还会留在曼谷的天赐也舍不得我们,熬夜陪我们谈天。短短3天,让人觉得时间飞逝。

你知道我不喜欢泰国机场的什么吗?厕所太少,距离太远。我发现泰国的厕所也实在不多,连Siam Paragon的厕所也寥寥无几。而且机场实在太大~~~~ 如果要赶机,一定跑到脚断。还有,你又看过那么心机重的机场吗?那么多化妆品柜台不说,连在最后一个关卡,也还有化妆品柜台,务求临时改变主意还可以让人狠狠刷上一笔。

好啦,再见了曼谷,我们会再回来!!!

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曼谷。曼谷 (day 2)

Toto说其实把生日会移师到另一个城市,然后约定几个好友赴约是一个好主意。像平时我到Café Café吃饭,短短几小时,并没有和他们好好相处。这次借这个机会,大家促进友谊。虽然说一起旅行也无不可,只是如果不是因为张的生日会,我们大概也没想到要和对方出门旅行尤其我是独行侠。

第二天

大家醒来已经迟了,取消唐人街猪肉饭,直接到Siam Paragon。在昨天用餐的餐馆分店用餐,因为大家还未清醒,懒惰想。我点了猪肉腊肠炒饭,真好吃。其他人点的食物也不错。今天我穿了昨天买的汗渍t-shirt,结果一直被亏说我很会流汗。被亏的人不止我一个,我们一直‘劝’天赐不要再‘吸毒’了因为他依旧‘荣荣地’哈哈哈。

Paragon底层食物小摊种类繁多,toto吃完饭又忍不住买水果形状绿豆沙糕,ben也买了炸香蕉番薯木薯。我们其他3人也豁出去,吃到乱。

大堂展出名贵跑车,我们哇哇声观摩。

Grey Hound扫完货之后,我们上4楼的家具部门。展示厅正展出‘Exotique Thailand’泰国货。发现泰国超多护肤品的,而且包装精美,Toto发晒癫。

走得累了,我们到Vanilla喝下午茶,仿佛疯人俱乐部。

我们都喜欢看室内设计,所以喝完茶,我们对一间一间餐馆的设计品头论足。

Monica到了,我先去和她会合。也是败家女的她,在Erawan已经扫了一回,接着我们要到Siam Centre扫货。

Sian Centre看了几家店铺的服饰,我发现一些设计师还真的秉持着‘more is more’的精神,太多的details未免多余。前后左右都有图案徽章细节设计的衣服,我实在不敢恭维。

我在ANR买了一件肩膀有设计感质料不错的白衬衫,是的,我收集白衬衫。当然也看到其他还蛮喜欢的衣服,可是我觉得我今天的购物额达到了,不敢再乱买。

其他四位也来到了的时候,我们再去逛一次我刚逛过的店铺,一边在吃炸香蕉番薯木薯。在Soda试了一条棕色格子软尼窄身剪裁的长裤,很好看。可是想到没什么机会穿,就作罢。是的,我也是可以很理智的购物,有时。

接近7点,我们才离开,每个人都开始累了。可是今晚的节目才是我们此行的‘主旨’- 生日会。

回到酒店梳洗完毕,大家再次精神抖擞准备到Metropolitan。我穿的是Undercover白色上衣,我已经在背后打了几个折,看起来已经没那么宽了。背后的破洞自然难逃toto的魔嘴,他说他今晚必须提醒我无数次 ‘喂,衣服破了’。Toto穿蓝色白波点衬衫,马上徐小凤上身。 天赐舍弃之前计划穿的Miu Miu黑外套,穿新衣。Ben也是穿刚买的Soda杏色有黑色绣花上衣。Bryan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沉稳的黑色上衣,难怪他的行李箱是我的3倍大。

我们听闻当晚寿星女为我们准备的晚餐是‘啃得落’家乡鸡,聊胜于无啦;结果去到只有几包零食,主办单位请检讨。10点才会下去MET Bar,我们肚子饿,决定到之前就想去吃的餐厅,附属于Sukhothai HotelCeladon Restaurant 。点了泰式酸辣鱼、酥炸软壳蟹、炒杂菜、凤梨鸭红咖喱和猪肉红咖喱。这一餐我们吃得很尽兴,东西好吃、环境优美、服务周到、价钱相宜。

吃饱了,我们在酒店附近走走。好死不死酒店服务员的制服是白色的,结果矛头直接指向我,是的,我是酒店高级服务员。-_-III

回到MET,我们直接到MET Bar。再次破例喝酒,为了寿星女,一杯香槟。这时,竟然一堆食物送来了,不早讲!!!同时有高官显要也在现场,所以有许多军人守卫着。个人意见,MET Bar只是普通而已,还说不上posh。音乐80’s,我以为我在听Mix FM。人也说不上好看,我们这一桌算是最美的了。

剪了俏丽短发的寿星女 in her LBD,开心切生日蛋糕。

唱完生日歌,回到寿星女房间。我开始累了,躺在床上扮死尸休息。



寿星女致谢词,然后要来宾给她30岁后的忠告/感想,次序从年纪最大开始。年纪最大的两位猛说30 is nothing。30岁以后你更懂得你喜欢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这是来自韩国的Eilen说的。我躺着在想:30岁,小时候看似遥不可及,结果我就这样过掉了。30岁生日时和我庆祝的朋友们渐行渐远,是我经营不当还是那些本来就是泡沫友情?胡思乱想之际,此话题已草草结束。

本来应该是重点的派对也因为毫无焦点就在喧闹中结束了。。。。。


(我长大后要穿多多名牌。。。作梦中)

曼谷。曼谷 (day 1)

这次旅行笑声连连,因为和一班疯人去玩。其实我们都是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的,结果生日会被模糊焦点了哈哈(张看到一定很伤心)。

第一天
午餐在Silom 17附近的一间不知名餐厅吃饭。由于在国际学校附近,每天午餐时间都有一堆接送孩子的贵妇到此用餐。Ben & Toto是识途老马,极力推荐这里的Phat Siu,泰式炒馃条。果然不错,锅气很够。店外头有一档风雨无阻的烧鱿鱼档,好吃又便宜。这家店在Siam Paragon及其他地方有分店,店名不懂,标志是一棵树。他们还有卖一些自家烘焙的糕饼,如细蛋卷,有些许烟熏味,很香。笑话从这一刻就开始源源不绝,因为我们有一位从维也纳回来的天赐。他除了jet lag,还因为长时间讲德文,和我们讲福建话脑袋一直转不过来。我们一直笑,toto恐吓我们在泰国不可以笑大大声,警察会抓。还有一位Bryan,他这次主要是来摄影,次要是旅行,什么都影一餐(可是又拍得好噢)。

午餐后我们到唐人街,Ben & Toto要买café打包用的纸袋。在唐人街,沿途一直看到食物食物食物,忍不住就买了小食- 炸鱼饼和miang kiam。当天天气还蛮热的,所以当我们finally喝到‘传说中’的鲜榨柑汁,I tell you, syok!

在等他们买纸袋的当儿,我钻进首饰店买别针,要带回来卖。算命的说我可以开始做点和‘美’有关的小生意,我想服饰应该适合我。

买了卜卜脆的猪肉干后,我们坐下来喝名副其实的糖水,甜到~~~!旁边是猪肉饭档,看到我们流口水。Toto答应我们明天带我们回来吃。

喝完糖水,我脱队到Siam Paragon开始我的购物之旅,直飞Siam Paragon。‘炸弹事件 ’余波未了,进入mall必须检查包包。

一楼的名牌大店我是不看的啦,没钱。上2楼的中价位服装店看看。先到Unka Long介绍的Jaspal,类Zara的时装。我是嫌它太大路,没买。

不远处的走道中间,有川久保玲的Guerilla服装档。收集的应该是欧洲的独立品牌衣服,一贯的女装比男装精彩。而男装郁D就上千,不是富家子,只好讪讪地走开。

在久闻的Grey Hound,见猎心喜。买了胸前口袋设计玩味的白衬衫和灰色前后都有汗渍的t-shirt。适逢他们25周年庆,也推出限量(骗钱)大黑狗图案t-shirt with serial number。

买了衣服,高高兴兴带着开始有点磨损的脚到处走走。在Boots好像不用钱这样扫Botanic产品。本来是要买洁面乳而已,结果看到这样便宜,越买越多,典型败家子。(p/s 他们的磨砂胶好用)

脚很累,在3楼Concept Shop旁边的星巴克喝冰茶。差点睡去。

Concept Shop卖许多的可爱东西,衣服文具饰物CD家饰小玩意。我必须狠下心才不至于乱乱买东西。

在Loft乱逛的时候,接到朋友的简讯,说护照还有两个月就过期,上不了飞机,来不着了。唉,同学们,记得在护照到期的6个月前去更新。

晚上在也是酒店附近的泰国餐厅吃饭。外表看是很美,可是服侍我们的侍应有‘百万脸’,食物也不是像其他桌那样一起上,上一道停一下,次序也怪。菜先上,然后才来上kerabu的你有看过吗?肖的!还好我们笑话连连,食物不太好吃也就算了。

饭后我们徒步去按摩(赶快先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正经的按摩来的)。帮我按摩的小弟应该是新手吧,按得不好;旁边的朋友们都舒服的睡得呼呼声。

回到酒店还讲一堆笑话,大家才舍得睡觉。

Tuesday, January 09, 2007

有一首歌 - 大爱

大愛 - 許志安
作曲:方大同|填詞:林夕|編曲:蔡德才|監製:蔡德才


無數男友陪你的日日夜夜 仍然愛你到花謝
臨去前你能說的就是道謝 如何報答我多些

怎麼你逝去 我們先最像情侶 我餘生也只好 幻想著受罪
我的眼淚可以 流出洪水 是真是虛 人逝去怎追

其實 甚麼放低 甚麼不放低 讓色當空 全因心有鬼
如來佛祖都心虧 佛理可否化得開我一切

無數連次疼我的日日夜夜 原來你也會不捨
純綷朋友情 博得特別多謝 原來我也配守夜

枯乾也是你 惡疾使你未完美 我平生可首次 護親著別離
我的素願得到 又喜又悲 又生又死 緣盡卻記起

到底 甚麼放低 甚麼不放低 未可徹底 忘掉了一切
如來佛祖都心虧 沒法將擁有的包袱放低

時間在理順我的汗毛 而有日我亦會剃鬚
忘記是人生天賜最大 方法活到更好
那個做到 無喜惡恨愛 便能得道
受過苦 口裏只會講及怎麼做到
人那裏會看破 劫 數

到底 甚麼放低 甚麼不放低 在生記得 難道會失禮
如來佛祖都心虧 唸過心經會否將愛縮細

但我追憶會否超過今世


对粤语流行歌曲,近年我总是后知后觉。日前的叱咤颁奖礼,许志安拿奖时说这首歌比较冷门,在卡拉ok少听到人唱。我一听,就爱上了。向同事借来听,原来是个辛酸的故事。我觉得这张专辑是许志安目前做得最好的专辑。

Wednesday, January 03, 2007

明明就是型人

07年第一贴,不要太沉重。轻轻松松看图片就好。V杂志派对的照片,陆续有来。。。


这张我们看起来神采飞扬,格外有型。
果然对的摄影师和灯光是很重要的。

我和丽琴常被误认为是一对,呵呵呵。


我和可爱的Monica蒙,齐来做model!

我的哎呀老婆,希尔维亚。

来来来,大家笑笑拍大合照!

是洪兴十三妹还是无间道? 克里斯丁有大家姐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