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生活节录

我忽然间想起网络的虚无。

很多在网络上认识的人们,如果没见过面,就算彼此留过多少次言,网上聊过多少次天,聊得多深入,还是不真实的。如果有一天,部落格忽然没有更新,我会不禁胡思乱想这个人怎么啦没事吧?其实就算这个人去世了,我(们)也不得而知,毕竟还只是网友,他的家人未必知道我(们)的存在。

但是如果有一天,忽然在街上碰到比如说部落格的朋友,我又会窃喜。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一个‘假人’变得活生生了。

00000000000000000000

心有灵犀这回事,主要还是频道相近。

我和阿宝常常就会不约而同的邀对方吃晚餐。通常电话一接通,都会说:‘哎呀,刚刚才想叫你吃饭。’

很神奇的一次是和夜旅行。话说夜旅行来我家玩。他坐下,开了电视,我就到厨房要拿饮料给他。打开冰箱,就听到夜旅行在外面嚷:‘Eh那个怎样念了啊?’奇怪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Comme Des Garcons!’。可是我没有回答。拿了饮料走出去,才问他什么来的。只见他指着杂志上的一行字,正是‘Comme Des Garcons’。惊未?

和一些人不约而同冲口而出相同话语的情形,不胜枚举;但也买少见少。

以前我还可以从星座猜生日,准到彼此都鸡皮疙瘩。现在灵力下降,不复当年。

00000000000000000000

受不了指甲长长的人。女生还好,如果有涂甲油的话。男生的话,呃。。。最怕还是指甲长且藏污垢。有时候自己忘了剪指甲,恨不得把指甲藏起来,仿佛那是最见不得人的一件事,像今天就是。

33 comments:

pp said...

好像讲到某人
呵呵

钪凯 said...

在车上放一把指甲剪啦~~~

凡奇 Frankie said...

是什么原因你的法力下降了?
我也不喜欢那种人。。。

CherryKoay said...

接受不到男生指甲长过我 =__=感觉很肮脏
我自己也不爱留长指甲,因为比较干净。
时常看到女生朋友指甲留长长,但是黄黄黑黑的,又没有涂指甲弄美美,很像鸡爪 =__= 恶心到死。

seasonc said...

PP,谁是某人?我在说我自己。?(*_*)?

钪凯,咦,做么没有想过的?可是一边开车一边剪指甲,我恐怕会车祸。(白痴来了)

凡奇,我想应该是人长得越大,杂念越多,‘法力’就会下降。法力?听起来我好像茅山师父。

樱桃咪咪,你回来了!!!不要假假,小鸟你不是最爱去做指甲吗?

CherryKoay said...

我是喜欢去做指甲,不过通常只是给人做脚啦,手是自己做的 =E
短指甲才方便我做粗工的人 *blush*

阿恺 said...

要不要我把我爸妈的联络电话给你,因为我怕你找不到我。。。 哈哈哈哈(真是厚脸皮)

我不喜欢留长指甲的男生,觉得很恶心。。。 尤其是那些特地留小尾指的,我觉得他们很想ah beng 咯。女生现在很流行做美甲,就是粘上去在上面点花还是镶石头。。。 哦,那不是不用做家务咯?

我没有留很长的指甲,因为很难拿笔。。 =__=!!

seasonc said...

咪咪,原来是这样。忘记你是做‘土水’的。

阿恺,哈哈哈,厚到~~~~ 美甲镶的是水晶啦!石头~~~?我看过指甲很长然后type sms很快的女孩子,佩服!(蔡依琳就是一个)

kaygoh said...

我跟男友是在网上认识的,不过网络交友还是要小心啦。

bearyip said...

為了不想要座你所謂的"假人" 給個機會你請吃飯...時間地點你話事OK...

EH.. 那天你是不是有去聽"峰起文湧" 講座會阿? 好像見到你哦!

seasonc said...

kay,我不是无知少女,所以还好。

叶熊,你那么会煮,就去你家吃啦。看者有份啊喂!
我很久没有出来社交了,所以不是我。如果这个礼拜六你在中文戏炬奖赏看到类似我的物体,别怀疑,是我来的。

凡奇 Frankie said...

我在报章上看到你去看林忆莲演唱会的装扮,真的有点像茅山师父。。。哈哈。。。开玩笑啦。。。

阿恺 said...

"我在报章上看到你去看林忆莲演唱会的装扮"

那个戴帽子的人,真的是你啊?我以为我老花!

seasonc said...

凡奇,我明明像甘地,哈哈哈。

阿恺,我明明就有在blog写过。你明明就不关心我的。。。

IceAce said...

我有去过一间COFFE SHOP,有看到一个在那里俸面的老阿伯,大概40多岁了,低级黄色(就是肮脏黄啦!)的长发,短裤,花花上衣,这还不恐怖,最最恐怖的是他那长着万年老甲的手,不单是黑色的而且还长到有点卷那一种,我还真的不懂谁有勇气去吃他俸来的面。
还有一次就是在午餐的时候有一年轻人要来跟我们要捐献,是给孤儿院的,当我们看到他那又长又肮脏的指甲的时候,就立刻没有要捐钱的意愿,当那年轻人看到我们没有理他的时候,他竟然说华人就是那么自私的人,连一杯水的前都不愿意捐献,我和同事立刻就站起来离开那餐馆。
有时候不懂是不是一个人的指甲状态就可以代表他的身份呢?

IceAce said...

其实现在也是相当流行男人搽指甲油,可能不是那种很亮的,只是涂了看起来比较健康的粉红色。
要讲到指甲就想到了日本的AYUMI,她的指甲艺术真的很独特,要不是她我真的还没有想到指甲能带来那么大的美感震撼。
听说日本也曾经一度流行指甲减肥法,我忘记了是什么原理,只是知道有人用了这方法在两个月内减了5KG。

IceAce said...

By The Way,我是用美工剪刀减指甲的,因为我的指甲与我的脸皮一样那么又厚又硬。

魅夫 said...

这样是不是要约出来见个面咧?

魅夫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gnes said...

season
muji記事本缺貨(比較好看兼實際的那個設計),欲購無從,看來你需要在kl選購合心意的記事本了。

bearyip said...

哎呀... KAYGOH 要離開大馬出国深造.. 那我們就和他吃頓飯啦.. 好不好??

要就得快點囉

seasonc said...

IceAce,你对指甲还蛮有感触/见解的嘛。

魅夫,你在隔空约谁?

Agnes,酱就没有便啦。还是谢谢你的用心。

bearyip,好主意。几时???

agnes said...

season

我記得kinokuniya的文具部有好些耐看大方實用的organizer,不妨去看看。

懒人 said...

你的店在那,有機會我也去那活生生站在你面前。呵呵!

胡狼 said...

哈哈,茶会那天如果你有出席,会见到很多“假人”陪你聊天,陪你吃饭!

bearyip said...

season 兄阿.. 你魁阿點ADD 我啦.. 然後就快點商量約KAYGOH... 好不好?

胡狼 - 茶會.. 再甚麼時候阿?? 我也要參加~

seasonc said...

各位同学,请visit 阿恺的家,然后报名参加茶会。叫kaygoh也参加,然后我们就可以一箭数雕了。
http://kae79.blogspot.com

Snuffy said...

无意中逛到你家
指甲我是没有什么意见
灵力我倒是觉得很有趣

我曾经听说
每个人的身体外都包围着一团气
这一团气分成不同的层次
人的想法和念头
是储存在这些不同的层次的气质中
敏感的人
接触到别人的气场
就会感知他们的念头
即时对方和你的肉体有段距离
你还是会觉知
如果面对面当然就更强烈了

我经常有的经验就是
对方人还没到
我会先感受到
大概都是5秒之内
人就会出现了
大概是人的气场还蛮大的
所以肉体还没有到已经感知到气场了

生活中有这样的体验
不代表我们比较特别
代表的或许是
生命有我们肉眼所见之外的无形世界吧

对你的文章觉得有兴趣
至于你当然毫无疑问的是帅哥一位
有机会的话
就交个朋友吧
有空来我家坐坐
只是最近在和小男朋友分手
所以部落格里面没有什么开心的文章侍候
请见谅..

seasonc said...

Snuffy,
Welcome.
你说的东西,有趣有趣。
我不是帅哥,很早以前就认了,哈哈。
来,握个手!

IceAce said...

可能是你年纪大了,杂念多了,那么自然灵力就弱。
快快去找个大瀑布,然后在瀑布下脱光衣服静坐好几天,灵力就会恢复了。

Snuffy said...

Seasonc
既然不接受我說你帥
說你型應該可以吧 :)
既然握手了我就把你加到我的部落格的連接囉

iceace 說的對..大自然是可以淨化我們的身體的負面能量的..吃得清淡也會有影響

新年快到了..很羨慕你們可以在家鄉過年...恭喜恭喜...

seasonc said...

Snuffy,
好吧,我承认我‘有型’哈哈。
连吧。
我们才羡慕你在澳洲。

琦 子 said...

"心有灵犀这回事,主要还是频道相近。"


真的是这样!只是要遇到与自己频道相近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几乎千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