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9, 2012

梦录 107

(为何我的梦总是如此真实?)

开着车子在大道上行走的时候,我看到左边不远处有一栋栋的公寓,我跟身后的两人说:“走,我们去那边看,好像很美一下。” 我再找房子搬(买)。

镜头一转,我们来到了一个旧街场。原来那些公寓是新建的,就建在旧街场附近。但是,不懂该怎么去。这时,有两个老人出现了。我就问他们怎么去。啊他们也要去看房子,就一起去了。

镜头又一转,我们从楼下走楼梯上去。白色的空间,上到楼上,左边就是房间了。这原来是我的朋友,lee quin的家。他们夫妻俩准备要睡觉了。房间很窄,窄得只放得下一张双人床跟床尾只隔一条小走道的壁橱。

我问她:“靓,做咩甘窄既?”

她无奈的说:“系啰。”

这时,她老公说:“你地慢慢睇,我训先啦。”双人床突然就分成两张床了。

不想阻碍他们睡觉,我们走出去。这才发现原来大门是在楼梯跟房间之间。然后,我在客厅中间转了转圈,说:“ok吗,个客厅好大吓吗!”不小心把脚下的地毯一角翻了上来,所以我弯身把他弄好。面对楼梯的墙上有一幅画,下面靠着一个高脚小几,几上有盏灯。

Thursday, August 23, 2012

梦录 106

叶伟良把手机递给我,说:“你听看,他讲什么?”
我拿过来,一听,是蒙蒙茫茫的声音,含糊不已。突然,大概听到“我被绑架!”。打电话来的人是我们都认识的女艺人。
我们两人对看,异口同声地说:“怎么办?”
来到楼下外面,才发现我们在类似德教会的地方。
我用类似‘千里眼’的能力,眺望附近的街区,原来这里是Selayang。这时,一辆深蓝色的Kelisa不知从何处冲出来。我大喊:“出来了,她逃出来了。”
才说完,左边的街道冲出一辆Van,Kelisa的后方也出现一辆烂旧Saga,两面夹攻。车上跳下几名大汉,打开Kelisa车门,把女艺人挟持走。
我站在原地观看,紧张又害怕。我想上前扶助,可是又害怕坏人会伤害我。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们的部队只有4个人。我们的任务,是要潜进邻国,至少在移民厅设下炸弹。
国界在一个小山坡上。我们本来已经悄悄爬到半山了,突然一群平民士兵出现,他们都带枪。我赶快躲在一群芦苇群背后。大腿被一颗带芒刺的种子镶入肉里,但是我不敢出声,怕惊动敌人。
等敌人远去后,我才把那颗种子挖出来,还好不痛的。
后来我们潜进移民厅小小的房间里,里面有几个贪官样的警察在里头。我们从天而降,吓坏他们了。我的一位伙伴,只见她一手把住官员的后头勺,另一手按压着他的半边脸,他的脸就慢慢腐蚀了。然后有人设下炸弹(烟雾弹?),就炸开来了。

Sunday, August 12, 2012

梦录 105

那是某人的婚宴,在一个戏院里面进行。我们在上层,下层有一些观众席,和大量的饮食摊位。台上有一些演出,宾客可以一边看戏,一边走动拿食物吃,很自由的。每个摊位都是小帐篷,贩卖各式各样的食物。
我下来找东西吃,右手边是一些意大利面食,冷热均有。而左手边这边是印度食物。我想起我最爱吃的印度香辣马铃薯,便问看摊位的妇女:“potato ing ge?”
不知道是谁的婚姻,但是请了好多人。有《不可能重来。重来》台前幕后卡司,也有我的中学同学。
第二天,晚上的婚宴是在马泰边界。白天的时候,我妈妈买了许多布料,我说帮她设计一些衣服。有一款布料深蓝色底,配上星光图案的,很美,拿来做一件式长裙。最后一个布料是红色的,我建议不如做一套裤装。
我的同学慧晶和玲来找我。我在门口遇见志广,问他要进来吗,(他的双胞胎弟弟)福威在这里。他沉沉的声音说不要。我说你要去赌博是吗,就知道!
家里面有好多人,很热闹,大家准备今晚要去喝喜酒。

Tuesday, August 07, 2012

梦录104

(这几个晚上的梦)

大姐要结婚了。外婆还在,她要带我们去一个店。途中遇见姐夫,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店很暗,好像是咖啡店,可是又有卖糕。穿过那间店,走去后巷。突然跑来两只凶狠的狗。我本来想逃,可是一秒之内,又决定站着,把能量提升成一层保护膜。狗儿夹着尾巴离去。
(醒来,才想起这个姐夫其实是前姐夫来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

好像是一个台湾太太办的party,一个口字形场地。中间的空地是自助餐,我特别有兴趣的是guacamole dip。
宾客们分散在一间一间好像课室的地方。我在的那间,王力宏好像在主讲一个讲座。我也是其中一个VIP,身边的阿姨们对我恭恭敬敬的。
要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林青霞,妹妹头,白 t-shirt,朴实非常。

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只记得最后我驾着车,在路上看到小阿姨和他的女儿。他女儿还小,大概7、8岁左右,不知怎的,就睡昏了。阿姨很辛苦地抱着他,努力不让他跌倒。我在前面U转,倒回来载阿姨。
阿姨上了车,我问他:“如果你不快乐,那你就离开他啊!”阿姨不语。
(醒来,其实阿姨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了。)

生活节录

许多限制,让我没有办法说走就走,或许是一件好事。It keeps me grounded。曾经,我因为自卑而自我膨胀得惹人厌。所幸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所形成的限制,让我认清现实、接受事实,同时更肯定自己。那些过去无谓多余的武装一一卸下,人倒是变得踏实。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十分适合用在我身上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很喜欢某媒体用来宣传“防自杀”的文案 - “前方就是绝路,转角遇见希望”。一个人绝望的时候,往往就像被戴上眼罩的马匹,只看到一个方向 - 黑暗的前方。殊不知,也许再沉着一些,左右边就涌出希望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只有活着才有希望”。那是我的角色 - 金伯的最后一句台词。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原来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确实,如果一死了之,就连一线希望也没有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演出前,热身时,我望着那一大片报章新闻砌成的墙,满满是自杀的新闻。。。11岁孩童在母亲节堕楼自杀。儿子为情自杀,许医生叹有钱买不到天伦。巴籍男子推2年幼子女下楼,随即自己跳楼自杀。思念祖母,印裔男孩吞遗书上吊自杀。德士司机:患癌妇女挣脱我手堕河死。不堪病魔缠身,青年上吊自杀。癌症小女孩要求拔喉止化疗。
活着,真的有那么难吗?
报章标题大大地留下问号。
每一次,看着这些新闻,眼睛总是热热的,感觉身边有一个一个充满怜悯或懊悔的灵体,也同时在怔怔地望着同样的剪报。四周弥漫着感伤。
人,可以那么脆弱。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觉得你演“生命”,是一个美丽的机缘。我看到你现在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美丽无比。曾经我看到从你眼中流露出来的光,如今从你身上每一个毛孔中渗透出来,形成一层隐隐的光圈。
你说你希望永远赖着我。对不起,我不像阿勇,我没办法,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自己站起来。

Wednesday, August 01, 2012

發噏風

这几天我在整理我之前看过的,关于宗教的想法,合并与自己想象到的东西。

我在想,假设真的有神,一个力量无限大的神。姑且不理人类是不是他创造的,或经由他改造基因而成。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人类本来是野人嘛,神看不过眼,就派使者下来教会人类。后来人类慢慢进步,可是因为兽性(劣性)难移,常会有因为私欲等坏习惯造成战争。神又看不过眼,又派使者下来。这个使者的任务是负责引导人类往“真、善、美”的境界走去。简单来说,是教人类如何良好的生活方式。使者以身作则,人类看到他的言行举止,受影响也跟着去做。为了怕忘记这些教诲,人类便记下了。久而久之,变成宗教。
再一次,人类兽性(劣性)难移,宗教就变质了,变成权力的武器,统治的工具。然后战争。。。
于是乎,神又看不过眼,又派另一个使者下来,重复同样的教育。
这个过程不断在历史中循环再循环,也造就了那么多宗教。
有正必有反。另一个‘反神’看到了,有样学样,同样派了他的使者下来地球。但他是善用人类的劣根性,让人类最终走向灭亡。

当然,这些神,是来自外星的个体。

加爱曾经说过:“佛教是充满宇宙观的。” 前几天看到一则文字 “一个大千世界包含一千个中千世界,一个中千世界包含一千个小千世界,一个小千世界包含一千个世界。” 假若这里的世界指的是一个太阳系,那就跟宇宙间拥有无数个太阳系是吻合的。

我觉得在世界各地见到的外星人或UFO,都不是‘神’。‘神’应该是在高于他们一个层次的。

昨天看视频,SS小燕之约访问齐豫,齐豫也说天上大概只有一个神,世间的众神都是神的不同化身。

所以基本上,宗教都是一样的(ok, 不同意的人不要打我),都是源自同一人,只不过经由不同的使者来传授。人类依循着宗教所教授的生活方式,来强化自己(如韧力、意志力、念力),然后才能进化到另一个阶段,类似X-Men, may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