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生活節錄

> 大雨沉沉的下, 我也沉沉的睡去.

> 我喜歡逛百貨公司, 經過香水櫃檯, 呼吸空氣中充滿香水味的空氣. 這讓我感覺生活是甜美的.

> 夢見多年前逝去的狗兒, 化成山神回來 – 壯碩如一只白狼, 渾身散放著銀色的光芒. 我為牠洗去額頭上的血跡.

> ‘There’s always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我的上司總是這樣對我說.

> 大雨過後, 城市的燈火格外明亮.

> 另外一條路開拓出來了. 我自己還不知道走下去會是怎樣的結局, 但也只好走下去. 我得做好心理建設, 說服自己好好走這條路.

> 我還喜歡空氣中熱咖啡的氤氳. 那股香氣是屬於度假的, 一聞到, 整個人就放鬆心情.

> 準備起飛吧!

Monday, April 14, 2008

私祕: 紅遍港九 (?!!!)

不是這一張 ...



也不是這一張 ...



更不是這一張 ....



...

...

...

為甚麼我的紅遍港九要是这一張?!!!


Credit:

Photographer: 小小 (www.ixiaoxiao.com)

Agent: Ms. Agnes Chee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yannlah)

Saturday, April 05, 2008

夢錄 31 (updated 060408)

(旅行的夢)

xxxxxxxxxxxxxxxxx

我們到達旅館了, 外觀還不錯. 我說看这四周, 誰能夠想到會有那麼大一棟旅館在這裡. 旅館門口就是一片海, 我們倚在欄杆上吹風, 海風很大.

走進去, 招待員只給我們一塊布, 薄薄的紗布上寫著房間的號碼. 我們便走過酒店大堂到後面去. 那些房間都是一棟一棟石頭蓋的单層樓房. 游客很多, 大多數都是黑人, 奇怪. 一邊走著, 一邊杞人憂天, 怎麼那麼簡陋, 該不會上了賊船吧???

我一直找不到我的房間, 風又越來越大, 穿著黑色夾棉風衣夜有點不夠耐了. 到底我的房間在哪裡呢?

xxxxxxxxxxxxxxxxx

在半路等巴士, 好久沒有搭巴士了.

第二輛巴士經過, 終於搭上了. 坐了不一會兒, 終於到了目的地. 在路口, 巴士還沒轉右的時候, 我已經可以看到一簇一簇的黃色勿忘我. 然後巴士一轉, 哇, 眼前一片花海. 黃的, 紅的, 紫的, 大的, 小的, 還有久違的櫻花.

車掌小姐, 趙心如老師* 故作軟膩的聲音依然在耳邊縈繞著, 而我已經置身事外, 沉醉在這片花海中.

* 趙心如是台灣知名星座專家
xxxxxxxxxxxxxxxxx

(又是旅行的夢)

我們在馬德里鎮外的一個小商店街 (bazaar). 說它是馬德里鎮外, 我也是猜的. 一, 心底清楚知道是馬德里因為我在講一些簡單的西文如 un momento, gracias等等; 二, 如果是鎮內, 这個地方就不至於如此荒涼了吧, 我想. 這只是像個四方城般的建構, 四方城外黃沙滾滾, 本地人的話應該是上班的居多. 華人不少, 都和我一樣, 像是馬來西亞來的. 還有一些中東人, 洋人和黑人.

廣場的中央, 有位出租長頸鹿的中東人. 可憐的長頸鹿, 還很小, 身上好像還有些脫皮. 突然我聽見口哨聲, 長頸鹿載著遊客往外面的大草原奔去. 天色開始黑了.

我其實是和一班同事來的, 今天應該是最後一天了. 我在城內亂逛, 居然還給我找到賣中文書的地方, 我仔細尋找那位神秘東方女子的書. 這時, 一個同事告訴我有人背叛了我們, 而且還講我壞話.

不可原諒!!! 我大為光火, 衝動地要把她揪出來. 我體內殘暴的因子復甦, 一找到她, 我用力給她打耳光, 推她撞牆, 然後大聲質問她: “為甚麼??!!!! ” 我還想把她押在地上, 用鐵鎚把她的幾節脊椎骨敲碎, 讓她不得好死.

我氣瘋了, 大聲質問另一位和她同謀的同事, 食指指著她的額頭, 道: “你給我小心點!!!!”

我不要回了, 今天我不要回了! 同事勸我不要太生氣, 我說不要管我, 氣憤的離開建築物. 這時, 天開始下起豆大的雨點, 很快整座城就下起傾盆大雨了. 媽的, 她媽的, 我咒罵著.

童言童語

4歲的樂宜看到阿姨很開心, “阿姨姨! 阿姨姨!”的嚷著. 阿姨說: “不要叫我阿姨姨, 叫我小阿姨啦.” 樂宜斜視著阿姨, 說: “小阿姨? 你以為你還小啊?”

^^^^^^^^^^^^^^

嘉駿在飯桌上總是很挑食, 这個不吃那個不吃. 媽媽說: “你這樣瘦, 多吃一點, 才會長胖.” 4歲的嘉骏嚴肅的說: “胖或瘦都不要緊, 健康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