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07

回來了.

我回來了.

這次是全家先到台灣做環島游, 然後再到香港. 朋友戲謔說是 "孝親團". 我們已經19年沒有一起出去玩了.

台灣團爛透了, 再一次提醒我為甚麼我不跟團旅行的原因.

這次到香港, 認識/看到了一些曾經只在紙上/電視上看到的人. 人生真奇妙, 你就是會遇見一些你從來沒有預期會碰見的人.

會用節錄的方法來紀錄這次的長假.

累壞了. 明後天休息夠了, 再出發!

p/s 回到公司, 幾乎看到我的同事, 都說:"喂, 返0黎啦, 掛住你啊." 哎, 原來我人緣不差, 感動 ing.

Tuesday, April 17, 2007

生活節錄

你說世界有多大? 你說世界能夠有多小?

我幾個禮拜前, 認識這個客戶時, 看到她的名片, 我說: “你的名字很熟”.

後來我想起曾經在哪裡看過這個名字了.

上個禮拜, 我們一夥人吃飯. 我再問她: “你小時候是不是天才兒童來的?” 當然我是開玩笑的. 她也附和我說是呀是呀. 我又說: “說真的, 你小時候是不是有寫文章的?” 這次她有点嚇著了, 說: “你真的知道我的啊?”

她小時候和她爸爸曾經聯手在某少年雜誌寫專欄.

可惜現在她不寫了.

000000000000000

我覺得泳兒以後應該會大紅吧? 就算不是大紅大紫, 也是很雋永那種歌手. 才出了兩張專輯, 就有這種唱功. 那種嗓音是得天獨厚的. 她現在該注意的是如何拿捏感情的投注.

000000000000000

我想說部落格對我的意義. 我想說這裡寫的東西, 都是很私人的, 都是很 ‘我’的. 但是這些 ‘肚臍眼’文章, 能夠引起旁人的共鳴, 我還是很開心的.

00000000000000000

寫完這篇, 就要放長假了. 各位同學, 5月再見. J

Friday, April 13, 2007

夢錄14

(隔一晚夢見兩個女明星)

我夢見鞏俐.

我清楚記得她的服裝. 那是一件鮮紅色的晚裝. 上身. 單肩. 高腰. 折皺的布料.下擺. 長直. 約8分長. 輕薄.
她躺在我的胸前, 聊天.
然後她要走了, 我才看見她腳下踩的是膚色的球鞋. 我不悅, 怎麼搭配的這個樣?
她回頭.
開門走到對街去, 再回頭, 她已變成黃髮的洋妞.

------------------

我夢見王祖賢.

小房間里只有我們4個人. 是吳宗憲帶她來的. 她長髮依舊, 笑臉盈盈. 我們在吃 shabu-shabu. 她剛生過小孩, 是個女孩兒. 我問她小孩姓甚麼, 她說姓楊.

王祖賢坐我正對面, 吳宗憲坐我右手邊. 房間裡的另外一個人, 就坐她旁邊, 可是就是看不清楚是誰, 是男是女也不知道.

舊稿: 忽爾今夏之夏午

1. 午安.

2. 燙熱的空氣中, 伸出指尖試探溫度, 無須明說, 汗水已是明証. 炎夏近了, 來了; 炎夏走了, 遠了. 只見時光女神在掩嘴竊笑, 伸出食指豎在唇間, "噓~~!"

3. 街道都陷入休息狀態. 樹影投射在馬路上, 輕輕晃動. 馬路上常出現光暗互替的畫面, 呵呵, 是天上白雲在遊戲 - 學蝸牛蠕動, 經過太陽身旁. 每一戶人家都寂靜無比, 只剩某家一架年邁的收音機, 沙沙地送出過時的曲調. 風悄悄地掠過, 只驚動了樹. 一些黃花嚇著了, 就掉下, 隨風而去了. 片刻, 樹葉又開始彼此寒喧, 低語一段關於夏日的閒話. 僅有一雙眼睛成了目擊者, 別過身, 游移著慵懶的身軀, 沉沉地壓住漫漫長夏.

4. 走近漆黑的沖涼房, 我摸索著走到水池旁. 門關上後, 只有上方向外的一個四方形的洞透著亮光. 我撫摸著水池粗糙的表面, 一粒一粒千千萬萬顆小石子. 掏了一大瓢水, 大力地由頭沖下. 清涼的池水, 有人告訴過我這是山水. 幾次下來, 全身從頭到腳完全地溼透了. 水滴一點一滴從身上每一個部份流落到地上, 流到排水洞, 流出去. 我張開口, 大力呼吸. 雙手按著池沿, 我望進水池里. 池水盪漾, 晃呀晃, 我看見自己模糊不清的樣子, 像鬼. 池水彷彿很深. 我以為里面會有畫, 如果是黃澄澄的金魚, 豈不更妙. 魚困在水池里快樂嗎? 困在透明圓形玻璃缸里又快樂嗎? 我們都不知道, 而我們都習慣自以為是的判斷別人的作為和思想. 又是老話一句: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我忽然想和魚一樣, 沉到水池底. 但我沒有, 我又連續狠狠地沖了幾瓢水, 一邊喘氣, 一邊拿淺綠色的大毛巾抹乾身體. 轉身我看到牆上鏡子中倒影的自己, 嚇了一跳, 真像鬼.
打開沖涼房的門, 光線好猛烈, 我沿著眼假假地低叫一聲 "啊!" 走出去, 我轉身, 電光火石間, 我瞥見水池外緣某部份原來已被歲月染上滑溜溜的青色.

5. 一陣清脆的吉他聲在街尾響起, 如輕煙般在這夏日的午後, 冉冉浮升. 樹影懶洋洋地倚在屋樑上, 窗口上和泥牆上. 淡薄的雲在空中流連. 風吹動了他房里的布簾, 驚醒了他的夢.

6. 樓下主人房那扇可通出院子的門開著, 他坐在門邊, 靠在門上. 手里捧著書, 卻不禁望出外頭. 一堵牆隔住了鄰家, 牆上有四行漂亮青色的鐵線. 只看得見一片天空, 乾淨蔚藍. 他張望地上的情況: 破門和大塊的深色玻璃都是以前做裝修時屋主留著的, 另一邊卻是雜亂叢生但野得夠美的青青野草, 猖狂地吸取陽光. 兩者之間有一張椅子, 獨自站著. 他再把眼光掃量著灰色的石牆. 在牆缝間, 有一棵羊齒植物. 幾天前見它快枯完了, 只剩下一條長長的葉子還見翠綠. 今天它只剩下一小段綠意, 在做垂死的掙扎, 其他部份都已呈暗黑色, 彷彿就要和石牆融為一體了. 他把注意力轉移到黯灰的石牆上. 應該是很粗糙的吧摸上去, 他想. 牆上長滿了不少青苔. 一剎那間, 一種熟悉的感覺牽動了他的回憶. 他低下頭, 正要細想一些甚麼, 卻看見手中的書, 又繼續讀書了.
光陰的影子悄悄地穿過.

7. 在悶熱的空氣中, 彷彿睡在煉獄中做了一場荒謬的夢. 深藏在記憶某處的一段前生回憶在仲夏緩緩甦醒. 你昏昏沉沉地睡在床上, 偶爾有一段夢話, 汗水從每一個毛孔滲透出來. 南國微風輕吹, 招魂似的把記憶帶到遠方一個從未到達卻熟悉如故國的地方 ... ... 又恍恍惚惚地在熱天氣中醒來, 又從一個遙遠的他方渡步回來. 腦袋迷迷糊糊, 分不清身在何方? 稍後, 頭腦逐漸清醒, 你在夢中的經歷和回憶卻淡去了.


8. 夏的腳印, 深深的炙燙著我的記憶我的夢. 沙漏正喃喃地計算著時光, 一顆一粒為單位. "S for Summer," 我發出夢噫般的嘟囔, "and, summer will never end."

9. The end.


(你能夠相信嗎? 10年了. 我還是覺得10年前的文筆和文思比現在好. 為甚麼是夏天? 我也不曉得.)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夢錄13

我在家鄉, 角頭間有一間咖啡店. 光線有點弱. 是黃昏.

----------------

安嫂走進來. 姊姊看到, 忽然想起阿念.

“阿念讀幾年級了? 6年級了沒有?”
“你就想.”
“嗄? From 5了啊?”
“人家阿念早就讀完college, 自己做了.”

----------------

我跑出去外面的馬路. 時候不早了, 火車要來了. 果然, 不一會兒, 一輛火車頭 ‘轟隆轟隆’地, 從左到右駛過, 穿過咖啡店的後面. 不可能, 這麼短的. 來了來了, 另一輛火車拖著幾個車廂也‘轟隆轟隆’地駛過. 接著, 幾輛F1跑車飛快地在火車軌上開過去. 哇, 這些跑車好大哦.

----------------

力行叫我去找阿寶. 有腳踏車. 去到他家, 哼, 還沒有準備好. 戴眼鏡的力恆在猛打電腦遊戲. 阿寶走來.

“昨晚沒有睡到哦.”
“是啦, 打game多一點啦. 快点啦, 遲到了啦.”

----------------

“Doctor, how?”
“他的內臟, 肝臟, 脾, 腎都壞掉了. 哪, 看, 這是切出來的腸 …”
醫生一邊從一個裝著8分滿的液體的四方金屬容器中掏出一段段白色的腸
“這樣 …”
“還有一個禮拜命.”

-----------------

(剩下的我忘記了. 可是, 這是一個很長的夢, 延續不斷, 就像一天之間發生的事情. 下個星期一, 是哪一個老年男人會去世呢?)

生活節錄

我坐在漆黑的空間. 身邊不時传來竊笑聲. 我神經質地用眼角掃秒笑聲的來源. 或轉身窺探. 都是人頭. 一片寂靜. 奇怪. 繼續. 黑暗. 椅背被人踢撞. 它媽的. 笑聲又來了. 我嘀咕著笑甚麼笑. 又不是喜劇. 電話來. 輕聲細語: I call you back. 還好. 笑. 笑. 笑. 為甚麼笑. 不明白.

是我太認真? 是我太正經? 還是我喪失了幽默感?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各位同學, 今天老師要大家回家讀一些參考書.
今天要推薦的是老師的老師, 小施的文字. Ok ok, 我知道 ‘老師的老師, 小施’有像繞口令, 老師故意confuse你們的. 其實老師想說的是, 這才是 “有內涵的 bithcing”. 各位同學, 學0野啦!
http://www.shiyu.lifelogger.com/373149
http://www.shiyu.lifelogger.com/375772

小施老師, 請受學生一拜.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昨天去拍一個馬來語處境喜劇. 拍攝時間1個小時. 3句對白而已. 是的, 我是咖哩菲, 又稱臨記. 噢, 原來單機作業的節目是這樣拍攝的: 背面正面各拍一遍. 幸好我沒有怯場, 很快就收工了, 比預定時間短了半小時. 節目6月會上, 放心, 我會母雞生蛋告訴你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事出突然. 本地詩人作家廣告人, 游川先生昨天逝世了. 我和游川小有交情, 知道消息不免難過. 唉, 人生啊 ... 剛剛去瞻仰他了, 希望他是開開心心的走, 就像他平時一樣.

Monday, April 09, 2007

於是, 我逆著光飛行

她回來了, 帶著不太刺眼的光芒, 光線就像早上7点半, 開著車子的時候, 微微照向你的臉龐的日光. 那是晨曦.

這張專輯可以發現她更洗練, 更沉穩, 更有感情的唱腔; 加上多元化的曲風: 重流行, FUN搖滾, 輕古典, 微電子, 仿藍調, 讓她散發和以往稍微不同的光芒.

主打 “逆光” 重新讓她回到 ‘little power house’ 的行列, 我覺得甚至可以一洗金曲獎表演失誤之恥. (是的, 老師原諒她了.)

充滿畫面感的 “夢游”, 古典中帶迷幻, 彷彿看見漫畫版/紙片人的她, 在大屋子裡頭游蕩, 夢游一次艾利斯的仙境.

“咕嘰咕嘰” 的青春熱血激情, 只有年輕人才唱得出來. 唉 ~~~

我必須承認, 一聽前奏, 我以為是 “開始懂了”, 是故意的相互應嗎? “我懷念的” 是非常典型的 “孫式情歌”. 這首歌演唱會應該不會唱, 因為歌詞長到 ~~~

我喜歡這首 “安寧”. 歌如其名, 安安靜靜, 中段帶著激昂, 再恢復平靜, 正! 尤其喜歡最後一句: “原來分手也能如此安寧”, 那是我追求的境界吶. 文案寫道這首歌是不插電情歌, 可是後面又自相矛盾的說有兩把電吉他伴奏, 暈~~~

“飄著” 就是聽她的爆發力, 如此而已.

另外一首青春歌 “愛情的花樣”, 有啦, 有活潑.

我喜歡 “漩渦” 的編曲. 歌曲開頭的幾個 verse, 旋律蠻清新的, 可是一進入中段, 就開始陳腔濫調了. Sad.

我覺得不插電的應該是 “需要你” 吧?!! 也是很有畫面感, 彷彿可以看見穿著白色吊帶裙的她, 躺在甲板上. 漆黑的天空, 滿天星斗, 海潮聲不絕. 那叫寂寞.

關於 “關於” 這首歌, 我覺得有趣的是看看填詞人怎麼說.

我想總結的是: 各位同學, 小心了, 2008 年金曲獎, 她, 來勢洶洶!

我那杯茶推薦: 安寧, 夢遊, 需要你, 逆光, 漩渦. (排名絕對分先後)

Friday, April 06, 2007

那一夜

我忽然想起那一個晚上.

我們的晚餐是我不愛吃的火鍋, 卻是人很多的時候最省功夫的用餐方法. 是的, 那一天人很多, 認識的或不認識的. 我和元已經借住好多天了, 快要回家了. 晚餐的情況, 我已經毫無印象了.

晚餐後, 大伙建議說要去喝酒. 一群人就興致勃勃的出門了. 那時, 我已經和加爱混得很熟了. 我們不停的亂說話亂笑. 加爱, 如果你知道她的話, 身材小小, 掛個眼鏡, 笑起來哈哈哈嘴巴大大的. 她毫不介意當時我因為缺乏自信而變得狂妄自大的言語, 一笑置之的陪著我亂說話. 然後我也發現她的善意, 就變得友善了.

另一個人是陳文貴. 他喝多了幾杯, 還沒有醉, 知道我來自北馬, 就好像遇到親戚似的拉著我說話. 他說他是獨生子, 叔伯間生的好像都是女兒, 所以公公特別疼他. 還告訴我一些他小時候和公公的故事.

我想這兩個人可能都已經忘記這些事了. 那我為甚麼會忽然間想起呢?

今天早上開車上班時, 聽到王心凌的抒情歌, 曲風聽起來就像當年方季惟會唱的歌. 想到方季惟, 我又想到裘海正伊能靜方文琳. 這時, 一輛大羅哩駛過, 讓我想起曾經讀過一篇文章說到作者騎電單車差點被羅哩撞到. 作者是安, 也就是加爱.

我忽然就想起那一個晚上了.

Wednesday, April 04, 2007

開砲兩件事

幾個禮拜天氣真的很熱. 爸爸媽媽下來住, 姊姊也從美國回來. 他們晚上都睡不著, 嚷著熱死人了. 舊事重提, 要安裝冷氣機. 我堅持不裝. 我的辯詞是裝冷氣機, 我不可能只裝一部; 如果只裝一部在爸媽的睡房, 一年才來睡3個月, 是不是浪費?

哪哪哪, 我不裝冷氣機除了要省錢之外, 也有我環保的一面的嗄. 首先, 要裝冷氣, 必須先買冷氣, 這需要一筆錢. 然後, 冷氣機耗電, 長久下來, 又是一筆多餘錢 (雖然你會說某品牌能節約電源). 第三, 不環保! 我覺得我少裝一部冷氣機, 就少一些熱氣/廢氣排出四周. 是的, 我儘量環保.

上週末, 帶姊姊和男友到布城拍照. 在感嘆布城夜景如斯美麗之餘, 也不禁慨歎到底浪費了多少電源. 昨天看報紙, 再次提到全球暖化的現象/後遺症. 報導還指出世界各地大城市已經開始響應節約電源運動. 悉尼在上週六全市大部分照明設施熄燈一小時, 以示支持節約能源運動. 美國也在二月間推廣 ‘18秒’運動, 鼓勵人民使用節能燈, 遏制全球暖化.

哪哪哪, 各位部長, 這些才是你們應該關心的大事件, 而不是DJ應該穿甚麼衣服走紅地毯或有多少部落格騙子等等小事件.

還是那句, 節約能源, 人人有責.

話說回來, 結果, 雨就下了, 天氣也涼了, 也沒有人 ‘恐不靈’了.

000000000000000

今天聽電臺, 說到一名美國記者到吉蘭丹做旅遊採訪, 結果一踏出酒店門口, 就被電單車騎士襲劫, 挨了一拳, 丟了相機.

我又要開砲了.

So, 部長們, 禁 “黑眼圈”有用嗎?

影片國人看不到, 可是其他國家的觀眾卻可以觀賞到. 即使緣憾一面, 煙霧問題沒解決, 外國遊客到來還是可以 ‘享受’到.

攫奪案沒好好的被解決, 結果就是這樣了.

一.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早日解決問題才是上策.
二. 雞毛蒜皮之事不要管這樣多, 待處理的大事多的是. 人民選你們做代議士, and we expect you to work, not talking nonsense! (翻白眼中)

詛咒紫禁城

很多時候, 我們不認識某個人, 經由別人的詮釋, 難免會造成誤解.
比如瑞強, 我們都叫他 "強哥" 或 "阿爸".
第一次真正認識他, 和他合作是在 "The Girl from Ipoh" 這部劇, 才知道原來他沒有傳言中'可怕'. 反而, 他為人還真的謙卑, 常常樂于分享, 心得或食物.
不過聽說, 他對自己的弟妹們是很嚴厲/肅的. 這是他妹妹爆的料. 他妹妹在我還沒認識他之前的一部劇幫我們化妝.
現在強哥有新戲(演出)了, 我的好朋友, 阿 Berg也有演, 大家去看吧.


Title : The Curse of the Forbidden Palace

Featuring the talents of Lee Swee Keong, Kiea KuanNam, Caecar Chong, Ooi Huei Si, Ng Chor Guan, Loh KokMan, Au Sow Yee, Patrick Yap and Berg Lee.

Venue : The Annexe @ Central MarketJalan Hang Kasturi, Kuala Lumpur

Date & Time : Thu 5 - Sat 7 Apr 2007 (8.30pm)

Tickets : RM38/ RM24 (students)

Ticket Contact :
Tickets available at Central MarketInformation Counter: 03-2274 2757
Cha-No-Yu Tea Art,No.9, Jln Balai Polis: 03-2026 7599 Phone : 012-366 9256/ 012-207 5140/ 012-656 0812

A concubine-turned-tyrant, Empress Dowager CI XI ruledover the last years of the Qing Dynasty, and wasconsidered responsible for the downfall of ImperialChina.The Curse of the Forbidden Palace is based on thedramatic life story of this very Empress, and presentsher in three tableaus: a strong-willed puppet-masterin the court, a lady at play in her private garden,and a woman standing on the roof of the ForbiddenPalace, surveying all that she has – and has not.This multi disciplinary production is curated byexperimental arts troupe Nyoba Kan, who aims topioneer new forms of dance theatre in Malaysia. Theyfuse elements of butoh, mediation and Zen philosophy.They have pulled together a new set of artists fromvarious disciplines, each acclaimed in his own field,to search for new possibilities in performing art inthis production.Occupying all three rooms of the Top Floor of TheAnnexe, The Curse of the Forbidden Palace featuresbutoh dance, performance art, original music, lightinstallation, art installation and other artisticpossibil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