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3, 2007

舊稿: 忽爾今夏之夏午

1. 午安.

2. 燙熱的空氣中, 伸出指尖試探溫度, 無須明說, 汗水已是明証. 炎夏近了, 來了; 炎夏走了, 遠了. 只見時光女神在掩嘴竊笑, 伸出食指豎在唇間, "噓~~!"

3. 街道都陷入休息狀態. 樹影投射在馬路上, 輕輕晃動. 馬路上常出現光暗互替的畫面, 呵呵, 是天上白雲在遊戲 - 學蝸牛蠕動, 經過太陽身旁. 每一戶人家都寂靜無比, 只剩某家一架年邁的收音機, 沙沙地送出過時的曲調. 風悄悄地掠過, 只驚動了樹. 一些黃花嚇著了, 就掉下, 隨風而去了. 片刻, 樹葉又開始彼此寒喧, 低語一段關於夏日的閒話. 僅有一雙眼睛成了目擊者, 別過身, 游移著慵懶的身軀, 沉沉地壓住漫漫長夏.

4. 走近漆黑的沖涼房, 我摸索著走到水池旁. 門關上後, 只有上方向外的一個四方形的洞透著亮光. 我撫摸著水池粗糙的表面, 一粒一粒千千萬萬顆小石子. 掏了一大瓢水, 大力地由頭沖下. 清涼的池水, 有人告訴過我這是山水. 幾次下來, 全身從頭到腳完全地溼透了. 水滴一點一滴從身上每一個部份流落到地上, 流到排水洞, 流出去. 我張開口, 大力呼吸. 雙手按著池沿, 我望進水池里. 池水盪漾, 晃呀晃, 我看見自己模糊不清的樣子, 像鬼. 池水彷彿很深. 我以為里面會有畫, 如果是黃澄澄的金魚, 豈不更妙. 魚困在水池里快樂嗎? 困在透明圓形玻璃缸里又快樂嗎? 我們都不知道, 而我們都習慣自以為是的判斷別人的作為和思想. 又是老話一句: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我忽然想和魚一樣, 沉到水池底. 但我沒有, 我又連續狠狠地沖了幾瓢水, 一邊喘氣, 一邊拿淺綠色的大毛巾抹乾身體. 轉身我看到牆上鏡子中倒影的自己, 嚇了一跳, 真像鬼.
打開沖涼房的門, 光線好猛烈, 我沿著眼假假地低叫一聲 "啊!" 走出去, 我轉身, 電光火石間, 我瞥見水池外緣某部份原來已被歲月染上滑溜溜的青色.

5. 一陣清脆的吉他聲在街尾響起, 如輕煙般在這夏日的午後, 冉冉浮升. 樹影懶洋洋地倚在屋樑上, 窗口上和泥牆上. 淡薄的雲在空中流連. 風吹動了他房里的布簾, 驚醒了他的夢.

6. 樓下主人房那扇可通出院子的門開著, 他坐在門邊, 靠在門上. 手里捧著書, 卻不禁望出外頭. 一堵牆隔住了鄰家, 牆上有四行漂亮青色的鐵線. 只看得見一片天空, 乾淨蔚藍. 他張望地上的情況: 破門和大塊的深色玻璃都是以前做裝修時屋主留著的, 另一邊卻是雜亂叢生但野得夠美的青青野草, 猖狂地吸取陽光. 兩者之間有一張椅子, 獨自站著. 他再把眼光掃量著灰色的石牆. 在牆缝間, 有一棵羊齒植物. 幾天前見它快枯完了, 只剩下一條長長的葉子還見翠綠. 今天它只剩下一小段綠意, 在做垂死的掙扎, 其他部份都已呈暗黑色, 彷彿就要和石牆融為一體了. 他把注意力轉移到黯灰的石牆上. 應該是很粗糙的吧摸上去, 他想. 牆上長滿了不少青苔. 一剎那間, 一種熟悉的感覺牽動了他的回憶. 他低下頭, 正要細想一些甚麼, 卻看見手中的書, 又繼續讀書了.
光陰的影子悄悄地穿過.

7. 在悶熱的空氣中, 彷彿睡在煉獄中做了一場荒謬的夢. 深藏在記憶某處的一段前生回憶在仲夏緩緩甦醒. 你昏昏沉沉地睡在床上, 偶爾有一段夢話, 汗水從每一個毛孔滲透出來. 南國微風輕吹, 招魂似的把記憶帶到遠方一個從未到達卻熟悉如故國的地方 ... ... 又恍恍惚惚地在熱天氣中醒來, 又從一個遙遠的他方渡步回來. 腦袋迷迷糊糊, 分不清身在何方? 稍後, 頭腦逐漸清醒, 你在夢中的經歷和回憶卻淡去了.


8. 夏的腳印, 深深的炙燙著我的記憶我的夢. 沙漏正喃喃地計算著時光, 一顆一粒為單位. "S for Summer," 我發出夢噫般的嘟囔, "and, summer will never end."

9. The end.


(你能夠相信嗎? 10年了. 我還是覺得10年前的文筆和文思比現在好. 為甚麼是夏天? 我也不曉得.)

8 comments:

Jen said...

有时看回很久之前写的文字
有的稚嫩,有的却让自己惊讶
现在的我,是写不出同样的文
所以感谢电脑存档和笔记本
记录了所有的点滴
部落也是

seasonc said...

Jen,
嗯,我也有同樣的想法.
下一篇生活節錄就會寫部落格對我的意義.

JYing said...

前阵子回家也整理了一些十年前的笔记,惊讶才十几岁怎么写得出那些文字,怎么可以写得如此用心。:)
十年了,原来变化可以很多。同样一件事物,看法却不同。不知是自己不用心了,还是变宽心了。

seasonc said...

哈哈哈, 很多潛水的朋友浮出水面了.

jying,
你知道我要找這篇稿, 翻箱倒櫃, 發現不少筆記. 細細的看, 別有一番滋味.
我覺得, 10年, 的確讓我們變得寬心了.

agnes said...

我也覺得自己比較年輕的時候的文思比較好,現在少了一點火一點執著,連帶那靈光流閃閒的火花也少了。

seasonc said...

Agnes,
你現在還是很厲害!

建杰 said...

seasonc,
你現在還是很厲害!

seasonc said...

謝謝建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