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4, 2008

星期天

或許這就是星期天該有的樣子吧.

我坐在戶外涼棚的地方, 頭頂上是不知名的蔓藤植物, 盤沿著白色的木架子. 薄薄的陽光照射下來, 微熱. 一陣的熱帶的風吹過, 葉子輕輕晃動.

這是一家中華料理店, 藏在首邦地區某個公寓里, 算是食堂. 昨天, 我的朋友說: “走, 明天我們去吃日本餐.” 今天當我來到外面, 明明牆上就寫著 ‘中華料理’, 那來的日本餐? 也難怪, 她是不諳中文的. 這是一家日本人開的中華料理店, 難怪她會誤會.

我們各點了一個套餐. 環顧四週, 除了我們, 其他客人就都是住在這裡的日本人了. 我們慢慢的吃, 慢慢的聊. 大多數的客人都是小家庭, 吱吱喳喳在講著日語. 涼棚旁邊就是泳池. 幾個日本小孩正在戲水. 我感覺這真像在度假, 也許我是在冲繩或日本哪一個海島度假勝地似的.

額頭微微的冒汗, 手臂也開始感到粘粘的, 但是我無所謂. 其實我還滿喜歡這種感覺的. 這讓我想起我的海島游記: 不管是停泊島或是巴厘島, 這種熾熱的感覺, 總讓我放鬆, 放開公事上的煩惱, 讓思緒放空.

我微微的笑了. 或許這就是星期天該有的樣子吧.

夢錄 29

那時海水已經退潮, 一大片的海岸線只是泥沼和些許殘余的海水. 我腳上穿著一種特殊的蛙鞋 – 藍色的, 沒有像蛙鞋前端一般散開來, 比較正方. 圓圓的鞋底應該有個小馬達, 好方便我在滑溜的泥沼上奔馳.

於是, 我便在這一帶隨意散步. 白灰色的泥濘, 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銀色的光芒. 我看到紅樹林 (有青色的水潭).

繞了幾圈之後, 我發現某處有一個類似休息處的石灰建築. 我起先以為那是一個迷你博物館之類的, 但又不是哦, 因為找不到文獻之類的東西. 我只看到藍色的救生衣. 然後我看到一個石碑, 上面應該記載是誰建立這個建築物. 我看到幾個名字, 然後下面有一個特別框起來的名字 “Li Tong”, 下面有一個日期 “1st January 2003”.

我記得附近應該有一條橋, 那是連接港口和對面港的啊. 哦原來在後面, 真的是有一條橋.

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夢錄 28

我們一行人在巴士上, 包括我的一些家人, 朋友和同事. 途中我大聲責Jojo, 不料 Jojo開始難過, 哭了起來, 還向我的媽媽投訴. 我在心里忐忑不安, 因為我們其實要送 Jojo回家, 她會向她的父母投訴我嗎?

到了 Jojo, 大家都下車. 原來她的家是一間華人神廟, 她的父母是廟祝. 她的爸爸是一個斯文純樸的華人, 戴著黑邊眼鏡, 淺色的短袖襯衫和西褲. 她的媽媽則是一個頂著黑色短鬈髮的混血女人, 衣著也是樸實, 黑與白. Jojo原來還有三個弟弟, 都是像她一樣, 有著混血兒臉孔和棕色的短髮. Jojo開始和她的弟弟玩起來.

我記得那座廟的外牆, 就和一般神廟一樣, 都有著粗糙的灰色表牆, 裡面還有一張八仙桌.

* Jojo Struys, 是 MIX fm 中午1點到下午4點的當班 DJ. 很 sweet 的一個女孩子. 我覺得她有受英文教育女生式的裝可愛, 跟一般受中文教育女生的裝可愛法是不一樣的.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新年小記

新年開車回家的心情事非常特別的, 那種回鄉的快感是都市人所不能理解的.

#########################

5號一大早就和妹妹開車走人了. 例常的會停在怡保用早餐. 捨棄平常的地點而選擇了另一家茶室, 結果證明是錯誤的選擇. 我因為上廁所, 要妹妹幫我點豬腸粉 (不良: 又是豬腸粉??). 結果錯了. 那個檔主 ‘叻唔切’, 用腸粉包炒沙葛, 再淋上 ‘不知所謂冬菇汁’, 搞到又油又膩. 但是肚子餓, 又不想浪費食物, 所以我還是死死吓把它啃完. 不過白咖啡不管在怡保的哪一個角落喝, 應該都是美味無比吧.

另外, 我上廁所的時候, 看到牆上貼著 “此處不准大便”, 覺得多此一舉, 明明就沒有馬桶嘛, 當然不能大便. 但是想回來, 如果那個人很急, 隔壁又有人, 怎辦呢? 低頭一看, 赫然發現地上排水處居然金條一陀陀. 哇, 趕快解決掉走人, 嚇死我了!

#########################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和妹妹去買叻沙和大大包才塊半的紅豆冰, 爽!!! 然後睡個夠, zzzzzzzz

#########################

有一天媽媽竟然問我還有再寫文章嗎, 我說偶爾有. 媽媽說繼續寫啦, 我覺得你的文筆比瑋栩栩好. 哇, 我差一點沒有哽到. 我說怎麼可能, 人家瑋珝的文章是公認的好呢. 說完馬上溜了, 免得她說要看我的文章.

#########################

年初一老朋友沒事先通知就來我家, 還好我還沒有開始睡午覺. 聊了一會兒, 我們就到加央去. 加央開了一家新的café, 聽說老闆也是蛋糕師傅是個澳洲人. 蛋糕可能放太久, 有點乾. 冰咖啡難喝到一個極點, 不會喝咖啡的我都說難喝, 可想而知. 坐在稍微夕照的café 外頭, 好朋友告訴我們她在夜市擺檔打人的 ‘趣事’. 我們或許在不同的領域工作, 但是每個人都有他在職場上的難處和小人.

結帳時便宜到爆, 就原諒了這家不知能撐多久的café.

#########################

每一次回家, 都會看看我以前寫的文章草稿, 然後遇見那個多愁善感的少年. 也許是心境上的轉變, 那種文筆和境界已經離我甚遠, 再也寫不出那些東西. 我忽然明白在 <雨季不再來>裡頭, 三毛說當她寫出在沙漠的第一篇文章 <沙漠飯店>之後, 就發現她不再是以前的自己. 我知道這樣來拿自己跟三毛比是“臉上貼金”之作, 只是比喻ok.

我不再是我, 而你也不再是你.

#########################

我是一個沒有賭博運的人, 那是唸中學時的某一個新年領悟出來的道理. 今年賭了一個下午, 換了兩種牌和兩次莊家, 最後只輸了1塊錢. 小賭怡情啦.

#########################

和老好朋友到海邊聊天吹海風. 坐在石頭上, 她告訴我一些苦衷和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人生苦短, 然而苦痛的事何其多啊.

後來我們到加央一個露天馬來檔吃大蝦炒粿條. 滿好吃但是手腳很慢, 連飲料都慢過人. 結論是他們只能留在玻璃市.

玲, 我想我們前世一定是一家人或者很好很好的朋友, 所以那個緣份一直延續到今世. 來世我們還是要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就這樣說定了.

#########################

把我小時候的玩具找出來, 又勾起許多回憶. 我有 Silver Hawk, Transformer, Ghost Buster和極冷門的Voltron. 還有小盒裝的樂高積木, 我總是利用現有的積木塊將它們變成不同的東西比如從賽車變成飛機或者過山車. 以前下午如果有空, 我就自己玩起來. 有一天當我發現看書比玩玩具更有趣的時候, 我知道我長大了.

於是, 那個下午我重溫舊夢地玩了起來 … … .

#########################

離開家的那個晚上, 和幾個朋友吃晚飯. 吃完晚飯, 我們到住家附近的酒店外喝茶. 吹著東北季候風, 聽著臺上傳來的歌曲, 我們談著工作生活小孩, 不知不覺夜已深.

#########################

而新年假期就這樣過去了.

Sunday, February 03, 2008

鼠年大吉

1. 鼠年來得好匆忙, 我們都來不及做好準備, 就來了. 雖然很多人都預言鼠年並不被看好, 但是我還是要信心滿滿, 因為今年我還滿旺的 (迷信迷信).

2. 為甚麼是白鼠呢? 還不是懷舊心態. 好多年以前, 我們還在唸書, 為了學術研究, 買了兩隻小白鼠. 一隻叫阿菲 (Ah Faye), 一只叫多麗娜 (Dolina). 兩隻老鼠經常千方百計的要逃命, 每一次都被我們抓回來. 這件事, 某人是否還記得?

3. 新年, 現在對我而言, 就是要好好休息, 調理好身體, 回到工作崗位, 就要開始衝刺了.
4. 祝你鼠年大吉, 事事順利, 身體健康, 數錢數不完!!!

夢錄 27

大姐要去買拖鞋, 我還有兩個小的跟她到田芭去, 踩在泥濘的道路上. 在姐姐進去詢問的當兒, 我想到剛才舅舅在串醃肉, 我問他這就是叉燒? 今晚要BBQ. 姐姐出來了, 買不到.

在一個住宅區裡面, 我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個三輪車, 就在裡面繞呀繞. 還有許多人, 包括我的一些不知名的朋友, 也在踩著三輪車, 好玩. 然後來了一個老頭子, 很老很老, 牙齒都沒了的老, 只穿了一件背心, 短褲和拖鞋, 說是要找人. 我看他手寫的地址 (現在我只記得最後面有一個A), 是附近的一條巷子, 但我不太肯定是哪邊. 我就讓他上了我的三輪車. 但是一直繞著圈子, 就是找不到. 問人, 人家說好像是在運河/大水溝那邊一條巷子. 我的三輪車忽然變得很高很高, 好像在踩高翹, 在鳥瞰著這個地區, 好像看到了耶.

生活節錄

我站在超級市場的蔬果部, 正猶豫不決著要買哪一種水果. 赫然看到旁邊一位孕婦打開包裝盒, 把一顆葡萄放進口, 咬一口說: “唔, 酸的, 你吃看.” 然後把另一顆葡萄放進她老公的口中. 那個老公咬一口後, 很誇張的扭曲臉部, 身體抖動, 說: “酸. 不要買.” 然後這對夫婦就神態自若的走掉了, 留下被嚇壞的我留在犯罪現場, wa~~~lao~~~.

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在想, 我的朋友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隨和的人, 所以跟我約會都不會太認真看待. 不是臨時爽約, 就是在當天我double confirm約會的時候, 才跟我說 “噢對不起, 我沒有空, 我要到外坡.” 之類的. 更甚的是, 這些人會覺得這只是小事一樁, 我何苦執著. 對於這些人, 我已經沒有話可說了, 請你遠離我.

000000000000000000000

楊忠幃的新專輯, 聽完了, 竟然沒有在看電視時的那種感動. 不禁就為這位所謂的星光一哥感到擔憂. 當星星失去可以感動人的光芒, 還能稱之為 ‘星星’乎?

0000000000000000000000

結果我就反反覆覆不舒服了好久, 身體狀況很差. 這教人擔心, 真讓人擔心.

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有時候, 我會幻想, 有一天當我老了, 我會不會說出這番話: “哦, 馬來西亞, 我年輕時曾經住在那邊.”???

小細節

最近常在外面吃飯, 發覺我們的餐飲業的服務, 雖然稍有進步比如比較親切比較殷勤, 但是還是有一些不足的地方. 尤其是在一些小細節上.

昨天和朋友用餐, 他們都吃飽了, 只剩下我還在吃沙拉吃到一半. 我覺得我的warm chicken salad好像有點不夠味, 便招手叫侍應. 一個侍應很快就來了, 笑容滿臉來招呼. 我說我要一些vinegar. 不久, 另一位侍應竟然拿來一小碗白醋來了. 我目瞪口呆, 告訴她我要的是義大利黑醋. 剛剛那位侍應快步走來問個究竟, 我重複我要的其實是義大利黑醋, 是給我的沙拉的. 這位仁兄馬上臉色一變, 臉黑黑的走掉了. 我在想, 這些人的問題就是在行動之前沒有思考過細節, 別人下指令, 就直直的去做, 所以才會撞板. 這只是簡單的邏輯思考, 不是嗎? 然後我們聊起這家店算是滿新的一個分支, 講到他們的食物品質, 大家都直搖頭. 本來那個概念是滿好的, 就是滿符合時下on the go的生活型態, 但是東西難吃, 不是太甜就是太咸, 都不知道想怎樣.

今天, 我在一個日本 ‘攤子’用午餐. 說是攤子其實是不太對的, 因為那個價碼並不是屬於路邊攤級的. 我點了一碗醬油拉麵, 一杯茶和两件壽司. 當東西一上桌, 竟然器皿都是塑膠的. 再咬一口麵條, 太軟了, 失去了日本拉麵弾牙Q爽的口感; 壽司飯又太鬆軟, 比一些迴轉壽司店的口感還差. 突然我就失望了. 撇開食物品質不說, 連個茶杯都是塑膠的, 就叫我不能原諒. 日本人在細節上的講究是世界聞名的. 同樣的食物移師到事事 ‘青菜’的大馬, 就變了樣.

這是我一直深深覺得的, 我們樣樣要模仿人家, 要學人家賺大錢, 但是往往卻只學到外在, 精髓和小細節通通沒掉; 只得其形, 不得其神. 難怪日本是先進國家, 而我們只能永遠是發展中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