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0, 2010

咖啡。时光

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呀。

恬静的午后,空气中仿佛还逗留着中午的一场雨所带来的湿度。我坐在吧台,静候着一杯咖啡。

这是我第3次来这儿吧。这是一个不太熟的朋友开的cafe,却是我许多相熟的朋友爱来的地方。餐单上写了各种咖啡豆的简介。我挑选了一款写着带有香草味的豆子,但原来缺货。于是店员推荐我另一款豆子,据说是呈圆形、在植物学上属畸形的咖啡豆类。经过专员测试,发现它别有一种浓郁的香气,所以人手挑选出来售卖。我无所谓,我不是一名咖啡专家,我只喜欢喝咖啡的感觉。

店子小小的,约有4张桌子和几张吧椅。我一个人,就坐在吧台。星期六的下午,人客算是多的,我坐下之后,就只剩下两张椅子了。

让我看过我挑选的咖啡豆,闻一闻,店员才把豆子研磨成粉。“嗯有很浓的可可味。”我说,店员眯着眼微笑着点头。豆子在瞬间打成粉末。

旁边的一对男女朋友才谈论着鸟类的灵性和能量。那只乌鸦一而再的困在我家的窗台上,其他乌鸦一直在树梢上叫嚣,他说。可是经过两次之后,乌鸦们就再也没有掉进我的窗台了,他顿了顿,鸟类他们是有沟通的。气功。神秘的庙宇。不明灵体跟踪他。那男的不停在说,他的女伴只偶尔搭一两句。看出来,他们是好朋友。

打好的咖啡粉放进纱布制成的漏斗,放进一个特别的玻璃容器,往下摆的长颈圆形容器,热水从下面的容器倒吸向上,渗透漏斗。不一会儿,黑褐色的液体流出来了。整个过程大概5分钟,咖啡就泡好了。

我刚看了一个演出,就在旁边的剧场。这是一个拥有浓浓本地色彩的作品,是第二次被创作了。之前是我的三个朋友们演的,现在换成3个科班出身的新生代演员演出。我没看过之前的演出,无从比较,但是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导演是我敬重的导演,他的作品风格惯常的拥有本地色彩和议论时事。每个演员都必须不停更换角色语言姿态。这真是适合我演的戏啊,我想,模仿不同语言和口音是我的强项。

咖啡倒进用温水泡过的茶杯,好让咖啡的温度能够一致,不会因茶杯的温差而影响了它最初的口感。小心烫,店员说,你可以先闻闻它的香气,放冷一点再喝,可以更尝出它的甘甜。我用手拨了拨咖啡的氤氲,果然很香。

看完戏之后,我写下这样的评语:这是一个可以一再被创作的作品。我期待看到更多不同年代、不同内容、不同演员的《3个小孩》。我满意的笑着把问卷呈上。

尝一口咖啡,顺滑的咖啡慢慢滑进我的喉头,一股温热的甘苦味在整个舌头打转,然后微细的甜味浮现。我喜欢这种香醇的口感。这时,店员在准备一杯冰咖啡。我看见鸡尾酒杯里放进一块黑褐色的东西,我以为是啫哩,噢原来是冰块。咖啡冻结成的冰块。跟温杯的动作一样,咖啡冰块的作用是以防普通冰块溶解后影响咖啡原来的味道。

我一个人坐着,品尝咖啡,也在想着一个故事。一个不能错过的爱,该如何呈献。他和他的对话,要如何精密有趣才不会让观众睡着;他和他的相遇分离,要怎样铺排才不会掉入俗套,同时让观众感动。如何在这个作品中不着迹的带出我原来想表达的讯息,让人略有所得。。。我静默地在和自己斟酌着。

如果说泡咖啡是一门艺术,在这里,也是科学。看着店员们俐落又不失精准的测量着咖啡与水份的比例,那些仿如实验室里的烹调容器,连倒出来的咖啡送到客人面前的温冷也精心设计过,这跟科学家没什么两样。哎看来粗心大意的我,是永远没办法泡出一杯好咖啡的。

一个宁静的星期六下午,在咖啡里得到片刻的私我时光。

[刊登于女友雜誌12月號 City Beat]

2 comments:

欣怡 said...

aww..typica cafe. love the yam cake too.

seasonc sa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