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9, 2011

超级操控狂

同事J近日在筹备她的婚礼。从筹备工作一开始,她和未婚夫就3天一小吵,5天一大吵。其实从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之前,就已经争吵不断。我们这些明眼的局外人当然心知肚明争吵的原因。
J平时在工作上,不算积极;但是一到私人生活,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操制狂”。她当然是不承认的,有哪个酒鬼会说自己是醉的?比方说,她一直在嚷着她未来老公不够有钱,不能让她拥有梦幻婚礼;可是她的婚宴是她决定设在某知名5星级酒店。问她,她说一生人一次嘛,要做得好看。好,给你!然后,继续嚷穷,拍婚纱照拍到去台北。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是说没有钱的吗?”大家都竭尽所能说服她,说婚纱照这一生最多看3 刚拿回来看一次、结婚前亲朋戚友轮流看一次、最后放到衣橱顶收藏的时候看一次 - 不如把钱省下来,用在其他方便。我们的“操控女王”一意孤行,还是去拍了回来。别忘了,这些只是其中两个案例,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生活上的事项;而她可怜的老公,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千百个不愿意,到最后还是顺从她。
最近,J一大早到公司,就一直在骂:“xxx是笨蛋,是坏人。”还在FB大肆渲染说:“xxx摧毁了我的梦想。”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她老公不肯陪她练习婚宴的开场舞。
“之前问他ok吗,他一直支吾以对。现在才跟我讲不肯跳开场舞。”她说“他还说结婚前要一个人去旅行。我就叫他不要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东西,focus!
我忍不住插嘴:“不是应该不要去浪费时间练什么开场舞吗?他如果觉得uncomfortable,跳舞不是他的强项,你何必逼他呢?”
“开场舞是我的梦想来的嘛!”J瞪大眼睛,好像我说了什么傻话。
我听了,说:“那他的梦想呢?从筹备婚礼到现在,哪一样不是你的梦想,他有哪一样不跟从?他连要一个人去旅行都不行吗?”
我自然是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的,J的未婚夫到最后还是会臣服于J的决定。
亲爱的你,看到这里,是同意我的看法,还是觉得我太“男性沙文主义”,抹杀女性的权益呢?
其实,这只是个别案例,仔细看看,我们周围充塞着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操控狂呢。
比如在公司里,每个人企划书,你规定一定要用相同的字形。即使意思相同,文法通顺,你还是忍不住要修改一些什么。日子久了,大家以为你是语文老师,而不是什么市场经理。
或者在家里“橱柜的颜色,我选好了红色和橘色,我给你决定要什么颜色,可是我比较喜欢橘色。”,还是“皮鞋放左边,球鞋放右边,拖鞋放在最下面。”有谁不依从,你就抓狂。
我自己呢,别人一开车,我就变成操控狂。即使是坐在后座,我还是有本事:“小心,它要停!/ 靠左靠左 / 红灯,停 。。。绿灯,走”等等。
别笑了,你等下就开始观察,说不定你也是一个超级操控狂呢!

 (刊登于6月号《女友》"City Bea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