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6, 2012

今晚,我跟大家一起去灯佑苏丹街

我还赖在沙发上看饮食节目,突然外面一阵轰隆响,一望,天色渐沉。我赶快换了衣服,就开车出门去。那时,才7点半多一点。

一路上,雨越下越大。插上爱疯的唱机一首又一首不是暗黑就是哀怨的歌曲 - 你说不是吗,又是Massive Attack又是Brett Anderson?迷信的我,心想这不会是一个预兆吧?快要靠近苏丹街的时候,还一连看到两辆警车在临检。我更是忧心忡忡。

可是,一到了停车场,唱机突然播出蛋堡的“唱一首歌featuring Matzka”,轻快的嘻哈节奏,让迷信的我再度安心了,这应该将会是一件美好的事。(看我无聊没有?!!)

好朋友小撒和丹尼尔已经到了福音堂。我拿了雨伞,也快步赶去。一路上,开始看见街上挂着大灯笼(白的、黄的、红的),黑帽黑裙的女子在做活动装置艺术,还有一些街贴,都在呼吁“保护古迹,灯佑苏丹街”。

到了福音堂,我先遇见“卡卡gang”。而山坡下,我的歌手朋友们已经准备就绪了,要唱歌了。我看到我的朋友“L君”,他正忙着拍照。我走前去,让他看到我,然后举起手,做了个‘敬礼’的手势,他笑笑挥手。就这样,我跟“L君”的友情就是如此淡淡地,君子之交。我们,是明白彼此的。

其实,在小山坡上,一大群人已经在上面聚集,有人在演说和演出。我依然站在山坡下,听着我的朋友们“黄。飞。恒。雁”在唱歌。“明天会更好”、“城里的月光”、“What A Wonderful World”。。。音乐慢慢焕发它的魔幻力量。在这里,我遇见Will David和陈文贵。

我跟好朋友们继续往下走,拿着免费派发的灯笼,走在苏丹街街头。临离开福音堂前,寿板的两位表演者正在做表演,我走前去。这时,一位满身盖满红色章印的活动装置艺术工作者,举着印章和红墨到我面前。我让他在我手上盖个章,然后我再回礼。我满意地出去。

走在街上,人们已经开始把手上的灯笼点燃,悬挂在预先挂好的白绳上。另一边,大大小小的玻璃罐子,写了满满祈福的话语,点了蜡烛在里头,点亮苏丹街。庄雪梅带着孩子来,也为苏丹街点蜡烛祈福。我这才看到原来刚刚那个大黄灯笼,边边都写满了“BELIEF”呢!

在停车场外面,我看到颜薇恩。我笑说想不到我们都那么热血!平时的停车场,今天变成另一个演出场地。一进去,就看到建筑物的墙上都画满了人民要求保留苏丹街的意愿。一块废弃的大石墙,也填满了各种颜色,上书“Preserve Our Heritage”。赖昌鸣看到我,说我的人活过来了。我们一抵达不久,舞龙的队伍就来到了。看着人们为彩龙欢呼,心里一阵悸动。旁边还有摆一些摊子,有卖t-shirt募款的,有准备黄布红墨水供人书写的。我举起毛笔,写下“守护古迹”。

往前一些,一群尊孔的学生们也在即兴表演。我们驻足观看,给他们一些支持。

继续往前走,就是苏丹街和茨厂街交汇的路口。交通开始混乱,因为车辆开始多了。虽然有RELA在帮忙指挥交通,但是还是有不听话的行人,坚持急着过马路。其实,我觉得要出来支持和平请愿的人士,一定要自律,不要让主办单位添麻烦,也不要让有关单位有藉口找我们麻烦。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一阵阵敲kompang的声音。原来是一群马来人正敲着传统上在节庆时会用到的乐器,kompang,游行过来。我听着,眼睛热热的。这不再是你们华人或者你们马来人的事,这已经是马来西亚人的事了!敲击结束后,人潮发出如雷的欢呼声!在这里,我遇见洪秀琴,爱美丽亚,庄可比,夏苗和文复声。

茶室里呢,一班歌咏团的朋友正吟唱着“夜来香”。我们仨在等着另一位朋友,科林来跟我们会合。敲kompang的团队走着回去停车场那边,我看到两位年迈的马来老人,正被一名华裔中年慢慢护送着走回去。他们头戴白帽,衣服上大概写着“保护我们的甘榜”字眼。

科林来了,我跟好朋友继续往前。在我们惯常吃东西的西湖,可比和夏苗已经坐下休息。我们也坐下,稍作休息。夏苗说那群敲kompang的马来人,是来支持这个保护古迹的活动的。之前,他们的甘榜也被征收,做发展的用途。可是,他们的甘榜也有百年历史,于是他们请愿抗议,最后他们成功了。他们知道苏丹街也遭受同样的命运,所以他们要来支持。又是感动。

西湖那位可爱的老板娘也说,有关单位一时说一样。一下子说不用搬,一下子说要搬走6个月,一下又说要全部撤走。也不过是找口饭吃,怎能说搬就搬,她无奈的口吻。另一个朋友,艾力克也来加入我们了。

休息够了,我们要走回去停车场那边了。在停车场那边,我又遇见了KK,StevenSunny,Will David, Kimchi和“好朋友”!敲kompang的青年们正在表演。表演结束后,大会邀请刚才我看到的其中一位老人致词。他的演说十分激动人心,比任何一个政治人物的演说都动人。

然后,大会请出各个宗教的长老代表 - 佛教的、基督教的、天主教的、回教的,为苏丹街进行祈福的动作。

上完厕所回来,《三个小孩》已经开始演了。我看了第三次,这次的让我特别感触,因为他们演的是《三个小孩之叶亚来不见了》。从茨厂街的历史开始到叶亚来从历史课本中剔除结束,观众无不被这部短剧触动。我看着身旁在专注录像的贺世平,默默的感激他排了这么好的一部剧。

在寿板的演出完毕后,另类音乐人的周金亮和张盛德,在手集团的配合下演唱“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和“茨厂街”。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会跟着唱,连我都在想“做么我也会唱的?”我看到那天刚来我家拜年,我妈妈的学生李国X,提着他的摄录机走过。

接近尾声的时候,全体肃立,我们一起唱“国歌”。那一刻,我真的有掉泪的冲动,你知道,我最近泪腺很发达,一点点就要哭了。真的太令人感动了。

本来12点,大家都要放出预先下载的“爆竹”声,可是这时,大宝森节的花车刚好驶过,基于尊重,就先hold着。大会开始呼吁群众把地上的垃圾拾起来。这个我最赞同,因为最讨厌是大家热血干了一些有意义的事,结束后,却留下一堆垃圾。我相信,没几下功夫,停车场就干净如洗。

我在虚拟爆竹声的欢送下,跟“好朋友”一块儿离开。

一整个晚上,我都不断拍照,上载到FB。因为我知道,我的那些未克出席的朋友们 - 新加坡的、香港的、台湾的、伦敦的、法国南部某座雪山上的等等,都会很期待知道到底今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能说:“一切平安,团结就是力量!”

不管以后会怎样,我跟今晚一起出席的朋友们和陌生人们,都会记得“2012年2月5日,那一个晚上,我跟大家一起去灯佑苏丹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