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梦录 94

(Part 1)
我在脑子里翻箱倒柜,都想不出开头那句诗。说的是即将演出的《末日前的一小时》,我会朗诵关于“春夏秋冬”的诗歌,但是‘春’的头一句,怎么也想不起。我想拿出手机查看,天啊,因为之前背好了,所以我删除了那个档案。电脑又不在身边,怎么办呢?
突然,我想到我曾经把诗歌整理好,打印出来。那张纸在屋子里的某处,有救了!

(Part 2)
要准备出门演出了。我衣服穿好,鞋子也准备好。我带了一双球鞋,那是我烂透了的Converse;和两双凉鞋,我要一起穿的。
家人都准备好了,我们就先去舅舅的商店。我尿急,一到就赶快上楼上厕所。
上好了,下楼的时候,遇见小阿姨和舅舅的儿女。在这个关键时候,我又找不到我的凉鞋们,只有那双烂烂的球鞋。爸爸一定不让我穿上台的呀,烂球鞋!
最后终于也上了车, 往海边出发。
演出就在家附近的海边而已。在分叉路,对面一辆非籍人士开的小车,忽然开过来,差点酿成车祸。
最终,还是安全到达表演场地。许多观众已经到场就坐。这是一个集合许多人的演出,我大概是第三组出场的。我将一个人演出,之前两组都是组合演出。我看到第一组的男孩合唱团已经开始唱歌,我赶紧跑到后台。
但是,我的猫纸呢?我开始紧张,手机的存档又没有了。我极力要记起“春”的第一句诗词,是什么呢?我只记得‘秋’的第一个字。。。“Rembulan”。怎么办?怎么办??

(希望到时演出顺利。《末日前的一个小时》,3月1日-4日@ The Actors Studio Lot10)

3 comments:

douglas wong 道格拉斯.王 said...

不要吓我。

导演 上

seasonc said...

Tammy安慰我,通常做梦的都不会发生。谢谢Tammy。

Jiayi said...

嘿!我从澳洲回来了. 终于有机会去看你的演出了 :) 星期四"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