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失眠小记2则

我睡不着,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关于“稀土事件”,因为是在关丹,离我很远,我大可继续沉默,不表关心。可是我不能。
我将心比心,如果明天他们宣布不在关丹设厂了,改设在我的家乡,玻璃市或吉打,我干焦急的当儿,其他国民都插着双手,冷漠不反对,到时,我能怪谁呢?
晚安,我真的要去睡了。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辗转难眠之后,我哭了。
我想念我身边的老人家。
我想到“稀土事件”。
我更心痛的是我想到我的国家,我深爱的国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觉得很无助。我知道很多人都开始关心时事,可是还有多少人是漠不关心的,还有多少人是抱着“食饭都没钱/没时间了,边度仲有闲情理甘多野”的心态的?
昨晚,我因为这些种种,哭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