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夢錄 53

(很長的夢, 記得多少寫多少)

家里來了一隻小白狗. 小狗餓了, 我要找狗糧給他. 明明是放在碗櫥上的櫃子里, 可是怎麼也找不到. 我問媽媽, 媽媽也說是在碗櫥那邊. 可是我找來找去, 都沒有狗糧的蹤影. 我喊道:"如果沒有那個肉的, 啫喱也好啊!" 我懷疑是媽媽不喜歡我養狗, 把狗糧放在別地方. 我又趕著出門工作, 心裡想:"我工作完畢一定要去買一個狗糧盆, 可以同時放狗糧和水. 啊小狗不喜歡吃那種一粒粒的狗糧, 要買罐頭的才可以."

出門去工作, 在雲頂(?)有大show, 有很多藝人都參與. 我們都是走路的. 我跟鱼走在一起. 鱼說他們安排她跟一位新人合唱, 可是她不喜歡, 很無奈. 鏡頭一轉, 鱼拖著那位女新人從傾斜的舞台內部走出來. 我一邊看一邊擔心他會跌倒, 那麼傾斜你又穿高跟鞋! 但是演出完美, 群眾呱嘈.

我們繼續走路去演出現場, 很少有一大班人一起走的. 途中, 一名工作人員說要在附近弄一下他的車. 我們停下來一看, 哇! 由於下雨, 泥地很鬆軟, 他的車子和其他兩輛車子, 都陷入泥漥中, 水已經浸了半辆車. Somehow, 他還是開動了車子, 把車頭開出水面一點, 等下容易出. 同行的uncle問道車子還能開? 我很仙家的說都沒有進到engine.

到達了目的地, 大家都很開心. 圍起圓圈, 準備彩排. 各隊伍都各自作準備. 我看到施宇, 他跟馬哥他們在一起. 我開心的走過去. 他好了, 雖然還是瘦, 身體上有留下一些疤痕. 但是他笑臉盈盈, 穿著一件皺皺的米白色襯衫. 我說:"我可以抱抱他嗎?" 馬哥說:"可以, 輕輕的." 我就輕輕的擁抱了他一下.

接著, 我要準備去比賽了. 今天是參加拼音比賽, 我很緊張. 每一次比賽我都很緊張. 大夥兒聚集在門口, 等待放人. 這個比賽有來自各年齡, 各國的參賽者. 有一個瘦瘦的老uncle說等下如果你先進去, 你幫我霸你旁邊那個位. 我敷衍他, 看住先.

門一開, 我和一位日本女生, 瞳, 一箭似的飛跑進去. 裡面要先經過圖書館, 我喊道:"Hitomi~~!!!"要他跑慢點, 等我的意思. 馬上就被圖書館里面的人"噓"我了.

好不容易跑到3B課室, 上一批的人還沒放, 裡面的監考老師還在訓話. 這時, 有一位坐在後面排的日本男生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關於如何拼某字. 另一個死蠢沾沾自喜的說這個字是由某某來拼的, 你少擔心. 媽的, 這樣就馬上揭露了大家作弊的事實. 考官很生氣, 比賽完全取消. 我們都不用比了, 氣死!!!

(就醒了)

1 comment:

六月 said...

我发现,我也常常记得梦里的细节。
凑巧的是,我近来努力的纪录自己的梦境。
记录的题目如您的一样:梦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