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Facebook-ism

2009年的今天,几乎‘人手一书’。但此书非彼书,此乃“面子书”,Facebook(以下简称 FB)是也。同样是属于社交网络,FB却在同类型的网站中脱颖而出。短短几年,迅速发展进化成为国际化的、庞大的网交帝国。从早期简单的个人档案,到poke 来poke去,以至于现在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书”,FB的魅力叫人无法挡。你几乎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交朋友、买卖、玩心理测验、玩网上游戏、种田、养宠物、创造属于自己的社区等等。

FB的成功,自然催生了一个新族群,我戏称为“Facebook精”的FB活跃份子。如何分辨谁是FB精呢?吃饭,饭菜一上桌就先拍个不停。或者每隔3、5分钟就更新status一次。或是活动结束没超过两小时,照片就上网了。这些都是已成精的迹象。

有正必有反,自然也会有一群人是对FB不屑一顾的。这群人或许也拥有FB账号,但丝毫不活跃。对于经常更新status的作为更是嗤之於鼻,认为那是无聊的attention seeker才有的行为。

当然这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即便不是“精”,也难免不知不觉深陷入FB的迷魂阵里。问问你自己,一打开电脑你会先开那个网站?以前或许会先打开你的电邮信箱;但相信我,越来越多人把FB当成他们的主页面了。许多发生在FB的事情,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显得格格不入,out了。

比方说,我以前从来不玩电脑游戏。当身边的朋友一个两个都在种田、搞餐厅、养宠物,我也开始玩起来。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专注着耕种、播种、收成,而且必须持之于恒。因为一天不进农场,那些西瓜包菜就会被荒废掉,很可惜;但也因此常常跟身边一些年轻同事在网上互动,感情反而好起来。

这事儿不仅是我的个人经验。好友W也分享一个有趣的经验。单身独居的W以前跟其他家族成员每年团圆饭才见一次。但自从开始在FB玩种田游戏后,因经常互相帮忙收成,跟一些晚辈拉近了距离,以至于现在也常相约见面。更惊人的是,他和他外甥女那些还在念小学的小儿女们也开始在餐厅游戏里互动起来。他说那些小瓜一声“舅公,可以送我一个白瓷马桶吗?”,他马上心软,900块的马桶马上给送过去。小瓜们当然因为这样酷的舅公,愿意跟他亲近了。

另外FB的好处是几乎“人手一书”嘛,所以你很轻易地就能联络上小学、中学、大学同学。失散多年的友人一一归巢,天涯若比邻啊。有什么聚会活动,FB invite一发,凡事搞定。朋友的生日不再轻易忘记,因为FB的贴心提醒,你还可以送上虚拟礼物,分毫不需。

可是FB也有他可怕的地方。如果你的意志力不够坚定,FB会让你沉迷,荒废时光。你可以不断不断的参与各种心理测验,不经一小时过去了。或者为了要在某个游戏里,击败你的友好,一而再尝试赢取高积分,时间也因此过了大半天。

我的朋友M说FB很危险,无论做了什么都被赤裸裸似的被摊在全世界的眼里。好几次,不太熟悉的友人跑来问他:“咦那天你也在某某地吗?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的,我也在啊?”,好像什么隐私都不见了。

另一个恐怖现象是你会发现有些人会像个stalker一般,欲罢不能地不断窥看他人的档案、相簿。一问是谁,原来是个陌生人。你一开始可能会觉得恶心,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一个满感兴趣的profile,你开始查看他的个人资料、相簿、朋友群、活动表、笔记。。。从一个人跳到另一个人的档案再到千万个档案,原来你也变成一个FB Stalker了!

Facebook在网络历史上经已是一个传奇。凡事当然有其利与弊。善用的话,FB能让你受益良多;反之,你就成为FB victim。FB的热潮预计将持续蔓延,它将继续进化扩充服务,你很难不被烧到。

(刊登于2009年10月号《女友》杂志〉

2 comments:

bluesky said...

hi,來看你了

seasonc said...

Hi thx for comi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