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7, 2012

梦录 102

(前晚)
我应该是慢慢地在开着车,驶过旧码头那边,车上还有几个人。左边的堤岸,排了一行的桌椅。桌子上铺了蓝色的塑胶纸。那时,风很大,铺在桌上的蓝色塑胶纸,随风飞舞。看到一些桌子上用了两张塑胶纸铺的,飞起来,很不行。我跟车上的人说:“看,就是这样,给马来人做,就是不好看。”
右边是一些帐篷,却是全身黑布的中东女人很小女孩在卖东西,卖什么?一些公仔贴纸。
绕过了,我想上厕所,想去附近的酒店上。
门一开,我从黑暗的房间走出酒店的户外。阳光普照,差点睁不开眼。
我看到下面的海岸,蔚蓝的海,真想下去游泳呢。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昨晚)
前面不记得了,记得我在一条街上。一整条都是卖吃的,类似“为食街”。
我一一走过,停在一个面摊前。不知道是什么面,长长,四方的面,金黄色。以为很硬,可是老板娘一拉,感觉还蛮软的。
她把一段面放进奶白色的液体里,浸啊浸。我看到成品的照片是淡黄色的粗面,放在奶白色的汤头里,一些青葱,很简单。我想那个白色的汤,应该放了牛奶吧,那我就不能吃了。
隔壁摊子在卖沐浴用品。特别的是,那些沐浴露、洗发精、润发素,里面统统都装了一个蓝色的塑胶动物玩具 - 鹰、虎、蝎子之类的。
老板娘说,来来来,里面还有。明明刚才在路边,马上进入一个店面。很典型的中式药妆店。有一个小孩,好像是姐姐的儿子,在店里坐着走路椅。他很会发脾气,大家都很怕他。他跟我说要拍照,我拿起手机,一照,荧幕里出现的他跟另一个小男孩的脸。小男孩约4岁,眉粗眼细,笑脸嘻嘻,但肯定不是我。又一看,我们的脸已经被小叮当的图遮住了。我急了,可是那个小叮当的图却弄不走。姐姐儿子开始发脾气。
整个店的氛围很诡异,那些人都神秘兮兮的,我有点害怕。
我要离开。
(就醒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