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2, 2011

30年前。。。

那时,我上的第三间幼稚园应该是玻璃市教师公会开办的,学生们都是那些马来校长老师的孩子们,全院只有我们3个华人教师的子弟。
我听不懂马来话,也不知道当时是怎样上课的。那时,就已经体会到跟不同种族相处的滋味,同时也知道并不是所以人人都是种族主义的。

我算是插班的,班上的小朋友一早已经混熟。几个比较强势的马来女孩们算是班上的大姐头,联合几位男孩,虾虾霸霸,专欺负人。但是也有亲善的男孩女孩,主动来跟我玩。

幼稚园是一个八角形(?)的设计,中间是一个圆形的空间。我喜欢这个圆形的空间,我记得我曾经在中间表演跳芭蕾。我小时候喜欢跳芭蕾。平时我们在圆圈的角落上课和玩耍,吃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围成一个大圆圈。

我记得第一次跟大家吃东西时,老师要大家祷告,我也跟着念。我记得那时我们常吃沙丁鱼三明治。有一次,我跟马来同学“聊天”,忘了祷告就拿东西往嘴里送,结果两人都被骂。现在,到马来婚宴,如果有祷告,我还是会摆出祷告的手势,只是已经不会念了。

幼稚园外面有一片荒地,下过雨后就是红淤泥。我们拿树枝挖掘,有时会挖到蛋。老师看到就会大声喝止我们,原来那是蛇蛋。

结业典礼那一天,我们有玩telematch。我参加一个比赛,需要做一系列的东西。我记得要把反转过来的衣服弄好,穿上;要吃一块三明治;最后要“徒口”吃完垂吊着的苹果。我小小就很聪明,各就各位之后,就想到衣服一定要先弄回来,才比较快穿上。结果,弄好了,老师又帮我弄反回去。比赛开始了,我一开始速度快速,很快衣服穿好,然后三明治也吃完了,要去吃苹果了。因为手不能碰,就只能用口了。谁知,一碰,苹果太硬,我的牙齿崩了,摇摇欲坠。可是我没有哭,我很有体育精神,继续努力吃苹果。爸爸、妈妈和姐姐不管三七二十一,为我欢呼!后来,我应该没有赢。。。

第二天,就是最后一天上课了。下课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我爸爸好象是开会,所以会迟来接我。班主任陪着我一起等。我记得我们坐在幼稚园外面,天开始下着毛毛雨。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老师跟我讲了一堆话,什么“baik-baik”的。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老师泛红的大眼睛。我不记得老师的名字,只记得她蓬松的卷发,和那时泛红的眼睛。

后来,我上一年级了。

2 comments:

Wayne 施宇 said...

四季芭蕾的牙齒崩了,好好笑。

Anonymous said...

I think I remember the apple eating competition! love you. ~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