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听见夏天 part III



Michael Frank 1995 WARNER MUSIC

(下午三點二十二分,他昏沉地徘徊在半夢半醒的國境.)

半睜著眼,我感覺到背部一片潤溼,有一行汗水正在背脊間逐漸累積.窗外的天氣如何?不得而知.厚厚的藍色格子窗簾隔絕室外的氣候,卻隔絕不了現實的高溫.伸手觸摸牆壁,再緩緩伸向半空,只是為了確認這高溫並不是錯/幻覺.


突然,傳來一陣深沉的鋼琴聲,意識在瞬間回復一半.正在思索鋼琴聲是從哪兒傳出來,馬上就想到客廳的音響在臨睡前,是開著的,播放著米高.法蘭克的"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 鋼琴聲probably是"Hourglass沙漏"這首歌的前奏,唔…,果然是!

你認識米高.法蘭克吧?黃韻玲說他是憂鬱的,記得嗎?這張專輯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憂傷氣息.

我走向廚房,打開冰箱,為自己倒了一杯冰開水,邊喝邊走進客廳.我索性大字躺在淡綠色瓷磚地板上,看著頭頂上的風扇,旋轉.同時,讓地板冰涼的感覺,從背部的細胞一直蔓延到神經系統,然後傳達到身上每一個角落.音響依然播放著"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我閉上雙眼,仔細聆聽米高的歌聲里的故事.

"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其實是在向安東尼.卡洛斯.左賓,這位bossanova的音樂大師致敬.裡頭的音樂風格都滿有 bossanova的味道,配合米高一貫憂鬱的音樂走向,更提高了專輯的可聽性.內頁歌詞除了有米高和安東尼的合照,還特別放了釘在牆上的一張安東尼的照片,下面寫道:“以無儘的尊崇,愛戴及敬愛,致永遠懷念的安東尼.卡洛斯.左賓.”

正因如此,專輯里好几首歌曲都是唱給安東尼.卡洛斯左賓聽的.像"LIKE WATER, LIKE WIND 似水如風"一開始就唱說:“我對你的記憶是/在LEBLON吃午餐/談論亞馬遜/或聊儘你的家鄉-IPANEMA.”而最後一首歌"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道儘了米高對安東尼的緬懷和敬意:“即使那森巴已停止/我知道在你的聲音里,你的鋼琴聲里,你的笛聲里,我可以尋找到你/而那音樂仍憂傷地繼續/逝去的安東尼/你是我的靈感,我的英雄,我的良朋/在時光的快道上,我們可否再重逢/為了逝去的安東尼,傷心若痊癒,傷痕仍顯見吧?”聽了心中倍感歙歔.

每一首曲子里的編曲,都十分簡單且富人性.樂器無論是吉他,鋼琴,擊鼓,貝斯,薩斯風,長笛等等的編排和演奏都近乎完美,各具特色又融會貫通.比如"Hourglass沙漏", "Eighteen Aprils十八個四月", "Abandoned Garden 荒置的花園"都只用了簡單的几種樂器,效果卻豐盛無比.

專輯里收錄了音樂劇"Noa Noa"的兩首歌曲, "Without Your Love沒有你的愛"和"In The Yellow House在那黃屋里". "Without Your Love沒有你的愛"的歌詞頗有意思:“當愛情開始時顯得多麼令人信服/正義又真實,可是很快它又遺棄了你/當你還沒完全了解它,愛情已走到盡頭/說真的,我是無心傷害你的/… …/沒有你的愛,我還是同樣的我嗎/春天會降臨嗎/彩虹會趕走雷雨嗎/倘若沒有你的愛?” "In The Yellow House在那黃屋里"則是畫家棼谷和高更的對話,所以你可以聽見色彩,帆布,光暗,麥田的鴉群,星空下的柏樹,向日葵,當然少不了在黃屋里的生活,平靜中滿佈憂傷.

那年夏天,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在海島上騎著摩哆車,陽光炙燙青春的肌膚.妳比我遲一個星期抵達同樣的地點.從那次起,我仿彿明白生命中許多事情,我將來不及跟妳分享,包括他.沙漏中的青春,分秒為單位,流失后,我便漸漸忘卻年少的面目.每一次汗水橫流的時節,記憶總要被喚起,那個夏天,如電影片段般播放,連自己也有點懷疑其真實性.悠遠陌生然而確實發生.

我站起來把唱機里的CD拿出來,回憶暫時打住.我看見地上有一只綠色的粉蝶.夏天仍無止境地延伸下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