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竹葉青

沙沙沙沙沙,我蹲在那裡,望著陽光在地上勾畫出來你輪廓的剪影。風兒一刮過,竹林內便發出沙沙沙沙沙的聲響,竹葉輕。秋天了,風也就特別大。好久好久,我微微抬起頭,看著你。你背光,我看不清楚你的臉。可是從你一動也不動的身體,我可以感覺到你認真聆聽的表情。沙沙,沙沙,像是誰在輕輕摩擦誰的背部所產生的聲音。我吞了吞口水,小小地發出短短的一聲“嗯”。

四周除了竹林自己的聲音,就沒有任何其他的雜音。沒有虫鳴,沒有鳥叫。我閉上雙眼,學你專心聆聽四周。漸漸地我聽見了,我聽見沙沙以外的聲音。我聽見心跳,一下一下清脆地怦怦作響。沙沙沙砰,砰砰砰沙,沙沙沙。。。

睜開眼,四周顯得特別青綠,比剛剛更青,更綠,更鮮。陽光穿過竹葉的間隙,投射在你的身上,剩下的餘光照到我向前伸展的手指。慘白的手指更明顯地看見紋理,青蛇般的靜脈盤繞著薄瘦的手背。沙沙沙沙,又一陣風,我想起曾經讀過的一首詩:“蝴蝶輕/因為因為/蝴蝶沒有心。”這裡沒有蝴蝶,嗯,也可能有一兩只粉蝶什麼的,但是我沒看見,也聽不見,蝴蝶扑翼的聲音太小了我想。
你依然沒動,不動也許就是你所尋求的境界。

看著你閉著眼的臉,抿著嘴,仿佛此刻你所有的感官,除卻聽覺,其他都是緊閉的。沙沙沙沙,聽起來,實在太像摩擦背部的聲響。你的手指,輕輕輕輕從我的後頸滑下。那是尾指,接著無名指,中指,食指。然後手掌溫暖地摸娑我的背,沙沙沙沙。一來一回,上上下下,你留下數以萬計的指紋,留作日後呈堂証供嗎?我的臉正對著你黝黑的手臂,呼吸你毛細孔排出的氣息。那是一股感覺陌生的氣味。我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希望你沒有發現。你依然閉著眼,手依然緩慢但帶有節奏地愛撫我的背部。我大膽一點,偷偷輕咬一下你的二頭肌,你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然後不動聲色。我微笑了。

啪啪啪,接二連三竹葉被風扯下來,掉落在地上。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已打開眼,好像也移動過,我稍抬頭,鼻尖就幾乎碰到你黑色寬鬆的褲管。你正注視著我,溫暖如太陽的目光。沙沙砰砰,砰砰砰砰,我聽見了自己急速的心跳。看見你把手伸過來,我想想,有點遲鈍地用右手迎接。頭低下來,我感覺聽見另一串心跳聲。那是你。

站起來,輕輕靠向你,然後緊緊擁抱著你。把頭斜靠在你的右肩,鼻尖接近右后頸,深深地吸一口不陌生的味道。你的左手環繞著我的腰,右手習慣性地摩擦著我的背。閉上眼,我再次聽見。沙沙沙沙,沙沙沙沙,這次我肯定了,那是你,不是竹葉青。

我只希望可以不必醒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