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梦录3

我和Wang在flat外面闲聊。灰色的天,但不是晚上,是冬天的傍晚吧。有一辆罗里停在我们旁边。

有两个人走过,其中一个是戴眼镜的熊族。我们装作没看见他们,继续讲话,一边又用眼角留意他们的目光。一会儿他们走过了。

后来我走上去。Flat里面也是满奇怪的,从中间的楼梯走上去到了某层,是一条走廊,左右各两个楼梯。走上去,也是一条走廊,也是我要拜访的人的家了。走廊边的墙有窗,有微微的光透进来,但是基本上还是暗暗的。饭桌摆在走廊中间。一家5口:先生,太太,先生的妹妹,儿子和女儿。我认识那位先生。先生的妹妹不喜欢她的嫂子,口含着饭在数落她的嫂子。她们刚刚应该有争执,气氛满僵的,我有点尴尬。我想,基本上,我有点同情那位太太。太太是大陆人。她从里面端豆腐汤出来,看到我,客气的说:“啊,好久不见了!”我也用北京腔和她寒暄两句,说:“我最近在排戏。”她说:“上一次见到你,你在演四喜临门呵。”我暗地计算,已是两年光景了。

后来的事情,就忘了。只记得人物的服装打扮。

先生:戴眼镜。头发稍长。墨绿色寒衣。
太太:米杏色寒衣。格子围裙。及膝裙。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脸微油。没化妆,和平时不一样。
妹妹:胖。戴眼镜。双颊因青春痘而稍红。深色寒衣。典型乞人憎。
小孩:花色寒衣。戴冷帽。

但是这家人我之前是有梦见过的,所以那位太太才会说好久不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