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愛情盲點

(在我的文章archive里发现这一篇,应该是2002年写的。那么久了为什么还把它po上来,因为我觉得可笑。文中的C和A我已经忘记是谁了,原来某些名字我是可以彻底忘记的。如果不是重新阅读这篇文字,我甚至忘了有这件事。)

經過几個禮拜的愛情抓迷藏后,我猶豫著該否選擇放棄?

我帶著刻意節食而消瘦下來的身軀,走進超市。一邊推著推車,一邊在心裡想著要吃一口甜甜多汁的東西。

漫無目標地轉了一圈,我隨便在推車里加進了兩片巧克力-一黑一白。

回到家里,坐在床上,一面看書,一面咬著巧克力。在無意識之下,我幾乎把巧克力都吃完。

第二天回到公司,我告訴MW。他說這其實代表你想談戀愛,因為甜美的巧克力像征愛情。我覺得吃驚,他說對了嗎?我真的有那麼渴望嗎?有時候,潛意識的舉動,準確性遠是理智的頭腦所不能比擬的。

我回到工作崗位,坐下來,想了想,突然想吃的,甜甜的,多汁的,不正是愛情的禁果么?

几天后,在手提電腦前,我打了一封電郵給在倫敦的W。

“親愛的,我的感情生活正處於遊魂狀態,腦袋無時不刻在虛擬著和他交流。我知道這樣是錯誤的,我就像個妄想症患者。可是,有時候我無法自拔,因為這樣能幫助我入睡。
昨晚我作了一個惡夢。我看到C和他的追求者,A。A微笑向我招手,我也笑笑。C目無表情地挂上墨鏡。當下我想拔腿就跑,卻不知怎的,身體就是不能動彈。這難道是一個征兆,要我把對C的感覺拋下嗎?可是怎麼我在一個週末就在兩個不同的場合碰見他?
我感到悲傷,因為不明白為什麼同樣的情節總是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悲傷,現在。”

W大概也在線上,不消半小時,他便回信了。

他說:“親愛的,或許不是同樣的情節在重復它的宿命,而是你自己不知覺地在摧毀自己的感情生活。我們總被自己的愛情盲點蒙蔽著方向感。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老是以同樣的程序犯下同樣的錯誤?錯誤的那一方是我嗎?是我還沒學會把對方留住的技倆嗎?我是該作出一些改變或更加努力些嗎?
問號,問號,問號,我卻還沒有找到答案。當我看到你說你悲傷時,我也感到悲傷。我想叫你出去盡情享樂,可是我卻不肯定這是一個好主意。像我就是不停地在享樂,和不同的人約會,可是心靈還是空虛的。有時候,我感覺到自己像鉛塊一般沉溺因為我需要一個人來抱住我,緊緊地抱著我。所以我不停的約會,或把一個人的電話號碼留在手機里好一陣子。我不需要一個男朋友,可是我卻需要一個人來珍惜我的存在。祝安好。”

我看了歎了一口氣。原來需要自救的人看來不只我一個。我們兩個人在海洋的兩岸,過境著感情觸礁的港灣。我突然發現我倆就像〈欲望城市〉里的CARRIE,在跟彼此對話。為什麼我們老是掉進同一個自設的陷阱?

當一個人孤單寂寞時,他是極度需要一個可以讓感情依賴,可以將感情投射的對象,所以才會故意把愛情盲點的範圍擴大再擴大。讓自己的悲喜,執著于一些可笑愚蠢的小事頭上,比如他的手機里是否存放著你的電話號碼,或他有否回應你傳的簡訊。在單戀的國境里,我們都變成卑微盲從的小人物,可憐得可笑。

第二天,我決定把C的手機號碼從手機里刪除掉。愛情的盲點頓然消失,視線變得清晰無比。原來還是要自救,第N次告訴自己說。

NOTE: After 6 months, I post this article again in a new blog as a self reminde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