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是这样的

因为开始到结束的过程,我都没有__的感觉,所以现在末了,试图捕捉一些剩余的什么。

能够这样清楚的看透自己的心思,就知道这都是幻象,跟以往绝对不一样。

抑或,过往的经验教会我小心翼翼,以防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请别mind我的自言自语。